《迷雾》:没有烂尾,但告诉了男人一个重要的真相

男主杀人不精分,他从头到尾只爱自己

编者按:从冠以女权主义“大女主剧”的名义被四处安利,到所有时尚博主竞相推荐的气场着装,《迷雾》却在最后一集崩了。《迷雾》真的烂尾了吗?到最后,人设真的崩塌了吗?其实,这部剧要用这个结局告诉男同胞们:学不会爱一个优秀的女人,不懂收敛男人那点脆弱的“自尊”,是要出人命的。

年初最热韩剧《迷雾》受到观众们的一路追捧,而又在略带失望的叹息中,达到了完结。很多人以“烂尾”评价《迷雾》的结局,甚至赌气地在豆瓣刷出一星评价。感到失望的人,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不满于编剧没能把前面挖的坑填上,以致于有线索没有交待清楚;而另一类则是对高慧兰没能一硬到底感到失望——说好的做“正义使者”,却选择了回归家庭。于是“大女主”一秒钟变成了“玛丽苏”。

在大结局之前,《迷雾》中女主人公的形象一反主流韩剧的套路,表现出女性智勇双全的面向,因而也在观众热烈的讨论中披上了一层女权的意味。也正因为如此,最后回归家庭才被看做“人设崩了”、“背叛了女权”。但是,男同胞们心里还是应该有点B数的,大女主“回归家庭”只是想说:“用了14集都带不动,老公我们还是去旅游吧,你开心就好…”这是在打你们的脸啊,男筒子们!

在剧中,高慧兰处于绝对核心,她与三个男人的感情纠葛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三条重要线索。三条感情线都丰富而复杂,三个男人的形象也都亦正亦邪,到了最后,这三条线索又指向同一个要旨——高慧兰悲剧人生的根源。

我们先来看高慧兰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全剧伊始,著名新闻主播高慧兰由于涉嫌杀人而遭受警方问讯,但作为嫌疑人,她出现在警察局时的登场亮相却笼罩着强大的气场,举手投足淡定自若又极致优雅。

在谈话中处处占据主动,惜字如金、滴水不漏,同时又“惜时如金”,表示要在30分钟内结束谈话,好回去主播新闻节目。

面对审讯,“惜时如金”

可以明显地看出,这是一个干练、强大,拥有盛世美颜而又事业有成的女人。不过随着她身边人物的一一登场,我们也看到她光鲜外表之下危机重重的生活:虽然身处事业巅峰,却面对后辈的竞争、前辈的嘲讽,以及领导的喜新厌旧;拥有身份显赫的老公,夫妻之间却貌合神离;除此之外还要艰难地平衡婆婆和母亲的期待。她仿佛一直独自面对一切,没有人站在她的身后。

高慧兰的生活,一如她主播的位置——独自上场,无人站在身后

随着感情线索的推进,丈夫姜太昱对慧兰的情感逐渐升温,并在慧兰官司缠身的时候为她提供了重大的支持。不过,如果我们知道故事的结尾就会发现,太昱的爱是狭隘的,他最初被慧兰正直率真的新闻态度吸引,但却迅速走向了“结完婚就生娃娃,让老太太尽快抱孙子”这样的生活逻辑。实际上,7年前慧兰曾怀了身孕,当时为了能竞争到第一主播的位置,她私自选择了打掉孩子。这件事让太昱不能释怀,他从此对慧兰冷漠相向。但追溯慧兰的经历,我们会知道,她之所以如此拼命地想要出人头地,一部分原因正来自于公公婆婆当年的轻视。“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慧兰面对的生育和事业之间的紧张关系,几乎是难以回避的,并几乎将她压垮。

太昱的狭隘还体现在他强烈的嫉妒心上,这最终促使他使用暴力来处理情感矛盾。在得知慧兰新闻访谈的对象——明星高尔夫选手凯文李——是妻子的老情人后,太昱陷入了不安,甚至怀疑妻子慧兰和凯文李“旧梦重温”,妻子的申辩也难以说服他。而在受到凯文李的当面挑衅后,太昱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失手致死了凯文李。(至于为什么一个高尔夫选手一推就会死,或许是因为编剧考虑不周,但也可以理解为,男主角的嫉妒心已经让他失去理智,下手也失去了分寸。)

嫉妒与屈辱感蒙蔽了双眼,冲破了理智

太昱家境优渥,尽管他看起来是一个具有社会责任的完美暖男,但传统的男性气质却让他陷入偏执,放不下脆弱的自尊。他虽然娶到了慧兰,却自感不能征服慧兰的心。用家庭和孩子驯服慧兰的尝试失败后,太昱陷入了长时间的失落。这种失落感在遭遇假想情敌之后,又演变为了妒火和更强的占有欲,使他认为,妻子的容颜和身体必然为另外的男人所觊觎,这是合情合理的。最终,这种心态成为了一颗炸弹,酿成了惨剧。

慧兰并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预设,剧情的推展向我们诉说,学生时代的慧兰就曾有相似的经历。同样是由于妒火攻心,暗恋慧兰的男同学何明宇怀疑慧兰借钱时被金店老板猥亵,而怒杀了金店老板,遭受19年牢狱之灾。

除此之外,慧兰还有与凯文李的感情线。与凯文李(成名之前还叫李英宰)的恋爱是在慧兰初入职场的时期,同样是为了追求事业,慧兰甩了当时还默默无闻的李英宰。但是,在被甩的李英宰眼里,慧兰的动机无非是嫌贫爱富。

李英宰被甩的雨夜

剧中没有清楚地交待慧兰甩掉李英宰的具体原因和细节。但是我们在这里想要反问的一句是,难道女人都是追求攀高枝的吗?为了追求事业甩男朋友不行么?

被甩的李英宰恨恨地说:“我倒要看看你离开了我过得有多么好。”这恨意一直延续到他成名后,成为了举世瞩目的世界级运动员——凯文李。“荣归故里”后的他还不忘借受访的机会挑衅慧兰,以解心头之恨。

做节目时挑衅慧兰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三个优秀的男人,都在如何爱一个成功优秀的女人的问题上遭遇滑铁卢。由于不能摆正态度,不能以合适的方式去爱,他们都“失去”了慧兰,没能守护住慧兰,也无法带给这个优秀的女人以幸福。

全剧的最后,我们的女主慧兰面对观众的提问:“你幸福吗?”陷入了沉思,并泛起了泪花。

观众问,“你幸福吗?”

因为一路打拼的铁娘子慧兰,也想要有一个幸福的归宿,可是这幸福对于她来说又太过渺茫,“在某一时刻觉得几乎已经握在手中,可张开手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不幸和悲剧色彩的人生是必然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不缺少优秀的男人,却缺少包容欣赏优秀女人的男人。在东亚文化当中,女人仍受到家庭和社会氛围的束缚,一个极其优秀而强大的女人,在有些时候非但不是得到肯定,反而是受到排挤并被边缘化。原因无外乎两个方面,一则是女人如果没能履行生育、教子以及照料家庭生活的功能就被认为是失职;二则女人的强大常常会“伤及”男性的“玻璃心”,造成其自尊心受损,而很多男性又难以养成与女人公平竞争的心态,反而变为恼羞成怒地破坏和中伤女性,以宣泄不满。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话更适用于优秀的女性。在剧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除了上面提到的三名男性之外,其他的男性角色也几乎无一例外地对慧兰抱有不良的预设,并在各种场合诋毁她,比如在审讯室里,检察官一再眼神猥琐地断定高慧兰“你跟李宰英睡过!”。

在审讯室中,检察官对高慧兰的审讯。

他们矮化女性的恶意还在于,似乎漂亮的女人一定是男人的性猎物。漂亮女人要么洁身自好却保护不了自己,要么就是功成名就却不可避免地出卖了肉体。而可悲之处就在于,慧兰即便是在她的三任男友的眼中,也始终没有逃脱这样的预设。但慧兰的强大恰恰表现在,她不仅有过人的智慧和工作能力,同时在男性面前具有独立的人格和极强的能动性。面对前来挑战她的男性,她既能做到不卑不亢,也能游刃有余地与他们展开较量。她不需要被当做一个“弱女子”来保护,也绝不是男人面前待宰的羔羊。

学会去爱一个优秀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也是重要和有价值的一课。凯文李命丧黄泉,他再也没有机会学到了。但何明宇和姜太昱都对自己有了反思。19年的牢狱生活让何明宇看得透了,所以他警告了姜太昱不要被自己的自尊心控制。

何明宇对男主角姜太昱的警告。

姜太昱在杀人事件败露后,也内心独白道,自己追求和维护的不是慧兰,而是一个“完美的自己”的形象。也就是那放不下的自尊。

真正自信的男性,不需要通过矮化女性来增耀自己的形象。明白这个道理,或许才是男人们真正的成人礼。

作者:直南子衿

编辑:林深  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