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官司,只是用户隐私泄露的冰山一角

用数据谋的利,远比2000000000000美元多

图片来源:newsunited.com

编者按:大名鼎鼎的网络社交平台Facebook最近惹了大麻烦:《纽约时报》爆出,一家叫“剑桥分析”的数据公司非法窃取5000万Facebook用户资料后进行大数据分析,预测他们的政治、消费倾向等,进行精准广告投放,甚至为美国大选提供数据支持,进行政治干预。一时网民震动。其实早在今年2月,比利时法院就判定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但法律的裁定真的就能防止用户隐私的泄露吗?

2月16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法院一审判定脸书违反比利时隐私法,要求脸书停止非法收集和保存用户数据,否则将被处以每天25万欧元,累积总额最高可达一亿欧元的罚款。[1]

法院判定,脸书在第三方网站上追踪用户信息违反了比利时隐私法。法院表示,脸书并未充分告知用户及非用户其对信息的收集行为、收集何种信息、如何使用和保存信息,同时其收取和保存信息的行为也并未获得同意。因此其必须删除非法收集到的比利时公民的个人信息数据,否则将会被处以上述巨额罚款。

2015年,比利时隐私委员会(CCP)曾就脸书对非用户的追踪行为将其告上法院——脸书会将一种特殊的cookie (其称作datr cookies)置入访问过其页面的互联网用户上,即使他们未曾登录或注册脸书账号,这种cookie可以在用户的设备上保存2年之久,并且在用户继续访问脸书页面或者访问任何有脸书设置的’喜欢’(like)和’分享到脸书’(share)的页面上时,帮助脸书进行浏览行为分析[2]。

这意味着即使你是一名非脸书用户或并未登入脸书账号,但只要浏览过脸书界面,你的互联网行为信息都将被脸书收集起来以便更有效的在其相关页面上投放广告[3]。2015年的法院判决表示,用户在互联网上的行为应为个人隐私数据,脸书在没有取得明确的同意下对这些数据的使用是违法的。2016年脸书曾提起上诉反对法院限制其继续使用datr cookies的判决并被通过[4],但这次新的判决,推翻了2016年的上诉,即本次判决中法院支持CPP最初提起的诉求。

欧洲的隐私保护

大型社交媒体与用户之间的隐私之争由来已久。欧洲拥有隐私保护最为全面的法律体系,早在1995年便颁布过个人数据保护的相关条例(Data Protection Directive作为条例欧盟各国可以根据本国本国法律进行调整),2016年更新升级为法案(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在欧盟各国同时作为法律实施),并且将于2018年5月25日强制实施[5]。新法案对所有涉及欧盟公民的用户信息服务的公司进行约束(即使其总部或注册地点并不在欧洲,只要处理欧盟数据即需遵守本法案),进一步加强了对欧盟公民的个人隐私保护,将个人数据的定义扩大至网络空间(如IP地址),防止个人信息被滥用和非法谋取利润,强调‘被遗忘’(right to be forgotten)的权力和‘数据可移植性’(data portability),并且赋予各国政府更大的权力对违反法规的公司采取行动,包括处以高达2千万欧元和/或公司年营业额4%的巨额罚款。这一法案的颁布在当时被认为是开创性的,其他任何政权都没有颁布过类似的相关法案[6]。

图片来源: https://auth0.com

就笔者的个人经历来看,目前很多欧洲网站已经开始进行调整,正如法案所要求的一样,所有对用户数据的(有形或无形)追踪,都会在进入网页的时候跳出提示,征求用户许可。

与此同时,很多用户出于对个人隐私泄露的担忧,也开始选择一些对个人信息保护更好的平台或应用。例如在Whatsapp被收购并违反其原本的承诺[7],与Facebook共享用户信息之后,很多用户开始选择使用一些替代性的产品,如不追踪用户信息并且加密性更好的即时通讯软件 Signals。另外还有取代Google的浏览器如Tor及其使用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

你对自己在网络上提供的信息有多少控制权?

虽然控制权在一定程度上是用户个体的主观判断,并且根据用户对互联网的了解程度高低而有所区别,但是更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平台或网络所提供的选项——例如被网络‘遗忘’的权力,你能否自主删除、改写自己的网络历史记录,是否拥有随时撤回自己信息的权力,等等。虽然从技术层面来说,由于互联网自身的设计,任何信息一旦上网便不可能“消失”,但是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所要求的无非是一些非技术层面上的修改、转移、收回或者删除。

根据上述欧盟法案的规定,虽然现在很多平台已经开始提供删除账号的服务,但是离开一段时日后的“一键找回”是他们更希望看到的结果。而想要将一个平台上的个人信息整体移动到另一个平台目前来看仍不是轻松做到的事情。那么这些信息,真的还属于用户么?用户对这些又有多少的控制权呢?

不只是隐私——社交媒体的数据‘金矿’

对于此次比利时法院的判决,脸书欧洲公司公关部门负责人理查德·阿兰表示失望,并且坚称脸书使用cookies和pixels来收集用户信息的行为属于行业标准技术。

虽然脸书的对于网络用户的信息追踪技术也许领先于其他平台,但收集用户信息确实是行业的行为标准。定向广告(targeted advertising)对用户来说早已并不新鲜,其一直以来都是营销及媒体推广的重中之重,而在互联网上投放定向广告早已成为市场部门追捧的新星——用户信息的追踪和使用给广告的投放提供了梦寐以求的准确性和高效率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互联网上的广告投入不断上涨并已在多国超过其他媒体上的投放。从下面的数据中可以看出,互联网上的广告投入于2016在瑞典(54%)、中国(53%)和英国(52%)首次超过了所有广告投入的50%。而互联网广告投入在各国中的比例还在不断上涨。

(数据来源:Ofcom,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market report 2017 https://www.ofcom.org.uk/__data/assets/pdf_file/0032/108896/icmr-2017.pdf p167)

虽然行业内对定向广告的切实效果还有所疑问,但毫无疑问的是,互联网上的广告投入在不断增加,平台不断的从广告中收益,而用户数据就是这些互联网平台的金矿,算法则是挖掘这一金矿的有力工具。下面四组数据分别显示了脸书、谷歌、微博和百度的广告收入在年收入中的占比,可以看出,对这四个互联网平台来说,广告是最大的收入来源,均达到80-90%以上。

Facebook 年收入,来源:Annual Report 2016,2015, Form 10-K, and press release Full Year 2017 Results (in millions, US dollar)

谷歌年收入,来源:annual report 2017, 2014, Form 10-K (in millions, US dollar)

微博年收入,来源:annual report 2016, Form 20-F (in thousands, US dollar)

百度年收入,来源: annual report 2016, Form 20-F (in thousands, RMB)

而另一边作为用户,作为数据金矿的提供者和原本的拥有者,用户却并不能得到任何的实质上的收益。近年来已经有很多研究者指出,互联网看起来并没有让世界更平或者贫富差异更小,相反,它似乎加速了财富向一方聚集的趋势。人们在网络上收集信息或者娱乐的同时,却成为了另一种数字劳工(Christian Fuchs),通过上传个人数据信息和公开网络浏览记录不断为互联网公司提供财富的来源。根据Fuchs (2014)的计算,脸书2011的利润率超过50%,大部分来自于对其用户的无限剥削(网上无偿劳动)[8]。

然而这一现状也许将会有所改变:欧盟新的隐私法案将于今年5月开始强制实施;法国与英国都判定Whatapp与脸书分享用户信息违法,两公司或将面临巨额罚款[9] [10];以及此次比利时的法院判决。这些新的法律裁决和实施,作为用户集体合作反抗的另一种形式,也许会成为改变这一现状的开始。

[1] Facebook ordered to stop collecting user data by Belgian court,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8/feb/16/facebook-ordered-stop-collecting-user-data-fines-belgian-court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2] Belgian court orders Facebook to stop tracking non-members,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5/nov/10/belgian-court-orders-facebook-to-stop-tracking-non-members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3] Facebook ‘tracks all visitors, breaching EU law’,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5/mar/31/facebook-tracks-all-visitors-breaching-eu-law-report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4] Facebook wins appeal against Belgian privacy watchdog over tracking,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6/jun/30/facebook-wins-appeal-against-belgian-privacy-watchdog-over-tracking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5]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neral_Data_Protection_Regulation[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6] European parliament approves tougher data privacy rules,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6/apr/14/european-parliament-approve-tougher-data-privacy-rules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7] Facebook and WhatsApp broke their promise to you, Androidpit,

https://www.androidpit.com/facebook-and-whatsapp-broke-their-promise-to-you [Accessed on 22 March, 2018] [8] Christian Fuchs (2014). Digital Labour and Karl Marx. London: Routledge.

[9] France orders WhatsApp to stop sharing user data with Facebook without consent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7/dec/19/france-orders-whatsapp-stop-sharing-user-data-facebook-without-consent

[10] WhatsApp sharing user data with Facebook would be illegal, rules ICO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8/mar/14/whatsapp-sharing-user-data-facebook-illegal-ico-gdpr

作者:那那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