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我的面试总挂?

他们的故事可能是答案

在一场失败的面试尾声Spud亲吻面试官   图片来源:《猜火车》剧照

导语:春招开始,求职如打怪,面试像通关,BOSS多奇葩,我们怎么办。

又到一年春招季。在这场现实版的开黑中,有人走上路,有人走下路,有人刷中路,有人去打野。

不过,每一条路,每一道关,你都有可能遇到坑,坑到你感叹人生,怀疑自我。(前方高能)

第一关:经验值不够,惨遭秒杀

“ 考研二战失败的,都成了边缘群体,做什么都被排斥。”

最近,小安在社交网络上发了一条状态。

今年2月4日,小安的考研成绩出来,又没有考上,这已经是她的第二次失败。父母开始急切地催促小安找工作。

年后,小安开始在网上投简历,大大小小的公司,投了十几家,面试了六七家。 但等了两个星期,她既没有收到一份录用的通知,也没有收到任何拒绝的消息。

“我连自己被拒绝的理由都不知道。”小安感到深深的绝望。最开始,她试图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熟的人会觉得我特别乖,需要别人来操心。朋友说,我不是面试人员喜欢的类型。”

找了一圈工作,小安终于意识到,第二次考研失败,可能才是她的求职短板。“我们这里大大小小的公司,要么要应届生,要么要有几年工作经验的。我什么都没有,找行政文职类工作人家都不想要,我应聘的还都是助理。”

“因为考研,我没有工作经验,面试特别快。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问一下我之前实习做的事情,有的会问职业规划,或者对你应聘职位的理解,还有对他们公司了解多少。最后问一下你还有没有啥问题,面试就草草结束了。”

小安深感自己被职场排斥了。“二战失败的一群人差不多已经被社会抛弃,都成了边缘群体,做什么都被排斥。”小安理解公司的利益导向,但同时又感到不公:“单凭短短几分钟就给人判死刑,未免太过武断了一点。”

小安奉劝一定要好好珍惜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哪怕多等个半年,马上就成了过期产品。这个快节奏的社会,没有人会有耐心去认真了解别人,等待新人成长。”

第二关:选错“英雄”,有神装也打不着怪

“ 只要是女的,都是毛病。”

“很多人面试时都会被问到有没有恋爱。我也不例外。”

成为一名HR之前,阿楠或许不能理解,但如今,她已经熟练掌握了众多面试“套路”,懂得了“恋爱”面试问题背后的“深意”:“第一,他们会根据你的恋爱经历,来判断你的社交能力以及专注程度;第二,是根据你在入职这个阶段有没有男朋友,来判断你平时加班会不会有太多顾虑。”

阿楠曾经面试过一个女生,硬性指标没问题,长相也ok,还有相关工作经历。但她最后还是被拒绝了,原因竟然是有一个同居四年的男朋友,“行政助理觉得她未婚先孕的可能性很大。”

在阿楠实习的公司,因类似问题而丢工作的女性不止一位:“我招过一个人,薪酬大概10K+/月。已经签了合同入职,但后来没过多久,我的老大就说要再招这个岗位的人。我问为什么,他说之前招过来的这个人,当时隐瞒了自己怀二胎的消息,现在被公司知道,就要解除合同了。这个岗位只有一个人的需求,她之后产假肯定会影响工作。”

图片来源:搜狐

阿楠说,面试是否成功要看很多因素,包括对公司的了解、与面试岗位的匹配度、过往的经历和专长,还有居住的地方与公司的距离、实习期长度、每周出勤几天……都要达到他们的要求。另外,公司还会看着装仪表如何、能否接受加班以及未来的人生规划。“总的来说,公司都喜欢稳定的人,总跳槽很容易被pass。”

在诸多“潜规则”之下,很多人被各种理由PASS出局。“去年我在WPH实习时,领导要我招行政前台,要求大专以上学历、面容姣好、待人接物懂礼节,也不需要太多技术。但是候选人最后能不能通过面试,其实是看需求部门领导的个人意志。比如行政经理就偏爱本地的姑娘,觉得她们更大方、不low,能代表公司门面。”另外,小楠的领导要求,简历上的照片P得太严重、本人实际不太漂亮的、从周边小地方来的……全部都要PASS掉。基层的HR每天看一百份简历,能谈成来面试的大概就两三个,“我需要不断找人、推荐人选、约来面试,但最后决定谁留下的,还是需求部门的主管或经理。”

作为一个有HR经历的人,即使熟知了面试套路,阿楠对自己的求职仍不乐观:“就像豆瓣上说的,只要是女的,已谈未谈恋爱、已婚未婚、已育未育,都是毛病。

第三关:不出恋爱装,技能放不了

“ 没有谈过恋爱,做销售就会有困难。”

经师姐的推荐,Michelle顺利进入面试环节。如果顺利通过,这将是她的第一份实习——在一家初创公司担任行政助理兼销售助理。

面试的前半部分进展顺利。面试官根据她的简历问了相关问题,问了和工作相关的问题,并问她排不排斥做销售。聊着聊着,男面试官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有没有谈过恋爱?”Michelle老实地回答:“没有。”面试官感叹了一声,显得有些为难: “那你做销售会有点困难。”Michelle有点懵:为什么没谈过恋爱就会导致做销售有困难?但因为是面试,她也没好发问,只能给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不过,兴许由于公司刚刚开业,Michelle几乎没有竞争者,还是顺利得到了这份实习。

刚入职,Michelle就开始身兼数职:“最基础的就是会议记录啊,老板的行程记录啊,跟着出去见客户啊这些。慢慢地,老板接的单我来跟,老板做的项目我来跟,老板催的货我来催,老板见的人我来联系,老板开的发票我来开,吃饭我先买单,文件我来整理,办公室我来收拾……”老板要做的工作,Michelle分去了一半。老板对她的期待是:“你最好什么都会,这样我什么事都只用找你就可以了。”

虽然公司有“大小周”的休息制度,但老板是个“加班狂魔”。他对Michelle说:“周末没什么安排就来公司加个班吧。”这时候,没谈恋爱的Michelle反倒对公司更有用处了。

后来,Michelle终于被分配到了销售的工作,“但做成了一个单之后我就走了。”并非工资太低,也并非学不到东西,Michelle离职,只是因为长远的职业规划并非销售方向。

不过,Michelle并不认为自己不擅长做销售;自己不爱做销售,也跟恋爱没有任何关系。

在Michelle走后,公司招了两个助理。不知道他们谈没谈过恋爱。

第四关:打完怪,金币呢?

“ 比面试更可怕的,是活来了,却没人跟你谈入职程序。”

毕业后,Mary在北京一家大型私营媒体干过一年编辑,今年,Mary打算换个工作,Mary将简历投给X社。X社虽是独立注册的公司,但因其央媒背景,打个擦边球,算是许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去的“铁饭碗”单位。

名校毕业,有工作经验,面试的领导对Mary没有为难,当场通过。

让Mary意外的是领导的“来势汹汹”。“我面试完之后刚回到家,领导直接线上丢了一大堆活让我干。”到新环境,还不熟悉业务就干活,Mary认了。关键是活干了几天, 却“没人给我办入职手续。

Mary咨询部门老员工。不问不知道,原来其他同事刚入职的时候都是如此,甚至有人的入职手续一两个月才办得下来。“不过,这可是X社!”同事说,言下之意,这等权威机构没有你质疑的理由。Mary一听就觉得不靠谱:既然是雇佣关系,公司不及时签合同就算是违法,没有合同,Mary的薪酬、社保都将没个说法。

Mary找到部门领导。她直接提出要求:“我要签合同。”领导皱着眉头,沉默片刻,一句话怼得Mary无言以对:“你们90后,怎么都喜欢这种仪式感的东西?”

依法签订合同什么时候成了可有可无的仪式?Mary吐槽道:“真的很让人怀疑他下个月会不会用大白兔代替毛爷爷。”

最后,领导把她这颗麻烦的皮球踢到了人事部:“你去找人事部,他们人太忙了,一时间顾不上。”

Mary 来到人事部门。然而,隔着透明的门窗,Mary分明看到人事部的员工正在办公室里呼呼大睡。

图片来源:www.wumii.com

“如果不是我后来每天都去敲人事部的门,我的合同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着落。”Mary说,像X社这种性质的单位,一边从社会上招来雇佣员工,一边在行政、财务、人事部门养一些体制内的人,其中很多还是领导家属,免不了工作效率低下,官僚气还很重。

Mary刚入职,一个干了一年的姐姐就劝她:“能走赶紧走,要不是财务那边还欠了我一堆报销的钱,我早就走了。”

第五关: 苦苦练级打怪,打不过满级大佬带飞

“ 告诉你吧,咱俩都是陪太子读书。”

阿明从某985大学传媒系毕业后回到老家,在几家私企辗转过后,决定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恰好,她家乡的一所985大学校博物馆讲解员一职正在招聘,不要求研究生及以上学历,本科毕业的阿明决定去试一试。

阿明不可谓不优秀。大学期间积极参与各类展览活动,大到深港双年展助理,小到学校老师的项目策划。凭借过硬的知识功底,阿明顺利通过笔试。进入面试环节时,阿明惊喜地发现,她的主面试官是曾担任该市文联主席的作家X先生。

自从在小学课本上第一次读到X先生的小说,阿明就一直非常热爱X先生的文字。因此她非常激动:这次终于不用再面对刁钻奇葩肤浅的HR了。在例行公事的几个问题后,X先生进入了正题:“你对展览有什么自己的见解呢?”阿明胸有成竹地谈起她在担任几次国际策展助理时学到的经验,没成想,才说了几句,X先生就挥挥手表示:“我们的候选人很多,时间不够,谢谢你的讲解。”

图片来源:虎鱼网

阿明有点泄气,不过结果还好,她成为了三个终面候选人之一。终面的形式是,候选人在博物馆实习五天,由几位老师根据表现投票决定最终的录取者是谁。

开始实习前或许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X先生勉励他们说,即使落选,也不要灰心,人生的路非常长,不要被面前小小的得失迷惑双眼。X先生顿了顿,道:“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后来,阿明才明白X先生当时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谈话的最后,X先生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他说:“我年轻时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每天奔波在路上,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个乞丐。有一次去乡下,我在路上看到一个牛车,我就想,要是它能把我腿压断多好,这样我就能名正言顺回到家里写我的小说。”阿明当时听得非常感动,没想到这样的大作家竟然也曾困窘如斯。临别前,X先生最后又鼓励了他们一次:“年轻人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啊。”

五天倏忽而过,两位竞争对手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威胁。A号竞争者虽然是本校学生,但工科出身可能成为他的专业劣势;B号竞争者更不用说,在实习第二天就打着“帮老师干活”的名义消失不见,最终的试讲环节更是错漏百出,甚至说出了“我没有另外两位同学的背诵能力,就谈一谈个人感悟吧”这样的话。

但令阿明没想到的是,最终的胜出者正是B号。震惊的阿明第一反应便是不服气,她为此托人直接询问了该校的领导,想要“死个明白”。领导的话让阿明更加不平:并没有什么老师集体投票,都是“X先生一个人决定的”。听到阿明的吐槽,在本校颇能混得开的A号淘汰者说:“告诉你吧,咱俩都是陪太子读书,这个坑,就是准备给B那个萝卜的。你没发现楼里所有的老师都会跟B号打招呼吗?他们跟你打过吗?”

这时,阿明又回忆起X先生在面试时说的话,有些事,确实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

第六关:BOSS的变态BUFF

“ 你要是不出来谈谈,我是不会给你入职的。”

小道就读于某外语学院英语系,因为非常喜欢小朋友,毕业之际到英语培训机构应聘,希望当一名英语老师。

笔试顺手,试讲流畅,小道自觉这个职位十拿九稳。终面过后,面试她的男HR找她要微信,小道想也没想就给了出去,反正以后都是同事。

当晚,HR的讯息成串地发了过来。 “要不要一起吃饭”、“要不要出去看电影”……诸如此类,内容并非工作的事情,小道烦不胜烦。“不吃”、“不去”,耿直的小道回绝了HR工作外的一切请求。没想到,过了几天,HR终于耐不住性子了,竟然威胁小道:“你要是不出来谈谈,我是不会给你入职的。”

图片来源:知乎问题“面试时受到性骚扰?”

事后,她从几位认识的实习生同事那里得知,这位HR正是该校区出了名的“炮王”,常用自己的职权,专找漂亮的求职者下手。这时,小道才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性骚扰威胁。小道庆幸自己没有出去跟他“谈谈”,不过,因为当时还没签合同,小道不得不和他继续周旋。

签完合同,小道自觉摆脱了HR的折磨。但小道还不知道,她的历练才刚刚开始。

一办完入职,小道就被空降到一个小班做英语老师,承诺的岗前培训并不存在。一头雾水的小道磕磕绊绊地摸索着上了几节课后,忽然又接到通知,要求新老师集中进行“教研培训”与“摸底测试”。但不巧的是,培训时间和小道课时重合了。为了不能放小朋友们鸽子,小道在和主管汇报情况后,还是选择了给学生上课。然而,小道却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培训主管以小道无故缺勤为由,扣掉了她整月底薪。

小道愤怒了。在内部协商无果后,她向该区劳动监察大队实名举报了机构。举报的第二天,监察大队将举报情况反馈给了单位,希望他们能自行解决问题。当天,怕小道把机构拉去劳动仲裁,学区主管打电话来威胁:如果走上劳动仲裁的道路,她的档案里将永远背负着这个“污点”,根本不会有哪家公司愿意录取一个告发自己公司的员工。棒槌之后加萝卜。主管要求小道乖乖回来上班,他就可以宽宏大量地当这件事“不存在”。

听罢主管的话,小道毅然决定提请仲裁,并且提出了辞职。

求职路上,每个人似乎都做过无数的选择,有着无限的希望。然而,劳动力市场上,求职者都是菜市场的萝卜,一次次被看中、掂量、把玩,有的被收入囊中,有的被弃之一旁。很多时候,成功者有成功者的幸运,失败者有失败者的苦衷。个人的路,或许并没有想象中的开阔。

然而,每一个求职者,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人,即便遭遇以上种种关卡,仍有要求人格尊严、合法待遇和平等权力的自由。这个职场,你也可以说了算。

欢迎在留言区写下你的求职故事。

作者:苏胡 Catherine 林深

编辑:大蘑菇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