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一名“工作生活两不误”的精致职场妈妈?

那还要男人干嘛?当宠物吗?

编者按:“精致职场妈妈”们在平衡职场与家庭之间精疲力竭。在大城市从事保姆工作的妈妈们劳累不堪,这一个个熬黑了眼圈的中年妇女们,一个个都满怀丧偶育儿的苦恼。

来上海的第一年,我24岁,梅子姐姐27岁。

我们在同一家公司打工,工作的压力与相似的成长经历让我们很快互相熟识。我们都来自小城市,都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梦想着在大城市落脚,对于家庭,我们都或多或少感受到压力——家人希望我们在小城市安家,平(画)平(饼)淡(充)淡(饥)地过完一生,而我们自己喜欢大城市充(累)实(得)忙(像)碌(狗)地生活。

我当时在公司兼职,而她是正式员工。梅子姐娴熟的职业技能令我佩服,我曾经私下里问过她,为什么不跳槽去更大的公司,获得更高的收入。梅子姐告诉我,她还在备孕中,要生完孩子再跳槽,不然刚刚入职就怀孕会惹用人单位不满。她在窗前仰望着外面的蓝天,满怀憧憬地说:

“我想当个工作、家庭两不误的精致职场妈妈,掌控好自己的人生。”

我被梅子姐的豪言壮语打动了。后来我辞职了,准备考研。我留了下梅子的联系方式,时而看一下她的近况。

再次和梅子姐联系的时候已是两年后,我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关于职场妈妈压力大问题的文章,梅子姐在下面回复了几句,她表示:深以为然。于是我们又畅快地聊了一个晚上。

原来,梅子姐的孩子已经1岁了,为了让孩子读更好的幼儿园,她离开了原来的公司,跳槽去另一家公司。工资涨了些,但消费也呈现几何倍数增长。最大的消费是聘请请月嫂和育儿嫂,其次是购买尿不湿、奶瓶等育婴用品和花样繁多的玩具,还要经常拜托在美国工作的朋友回国时捎带当地销售的奶粉。

梅子姐还说,经济上的压力还好,精神上的压力更大——她在网络平台、时尚杂志上看到过一些令人不舒服的说辞:

“对于孩子来说,父母的陪伴无法取代,特别妈妈的陪伴,对孩子今后的成长至关重要。而有些妈妈为了自己的事业不受影响,就把孩子交给满口乡土音的婆婆或者小学没毕业的阿姨,这对孩子是十分不利的,将来这些妈妈会后悔莫及。”

“简直一派胡言!”我听到以后气愤地说。

梅子姐接着说,她为此专门看了一些文献,得知母乳喂养、母亲亲自照料孩子是不是一定比食用奶粉、由他人照料的孩子优秀这问题尚且存在争议。更可气的是那些辛苦工作、分担家庭开销的妈妈却要承担“自私、不负责任”这类污名,还要被预言式恐吓——“将来会后悔莫及”。

四处可见要求你做一个“辣妈”的广告。

梅子姐的这些话我都同意,但令我生气的还不止这些。

职业女性饱受争议已经不是一两天了,“满口乡土音的婆婆”和“小学没毕业的阿姨”又如何戳中了某些人的玻璃心?这话里面透出的意思更是令人细思极恐。

他们先是制造出一个“土气”的劳动妇女的形象,并且预设她们的“土”会对孩子造成不利影响。然后疾呼:“你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妇女快回家去吧,不要跟男人抢地盘了,不然会后悔的。只有你亲自带孩子,孩子才可能一开口就是流利的英语。不然你们的孩子要被这些没文化的妇女教得满嘴乡土音了!”

我不禁感叹,散布这些论调的人真是为了男性精英们的后代操碎了心!即使孩子一口乡土音又如何,即使带孩子的阿姨(育儿嫂)、奶奶姥姥们(包括部分带娃的姥爷、爷爷)文化程度不高,难道她/他们就不能给予孩子爱和陪伴吗?

虽然梅子姐把那本杂志扔了,无法再将它拍照给我作为批判对象,但是类似言论却并不罕见,在网上随手一搜就出现了。

而近年来,职场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的话题也越来越热,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奶爸行列,要不要请阿姨和妇女回归家庭的争议也不小。一部分职业女性声称阿姨解决了她们的“后顾之忧”,也有一部分的新爸爸自称“暖男”,声称体恤妻子的不容易,愿意请阿姨,分担妻子的负担(好像哪里不对,为什么不提爸爸的育儿责任?难道这些家庭都是爸爸一个人赚钱,妈妈没有承担经济责任?)。

阿姨多么了不起!但是阿姨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怎样的呢?

梅子姐大概说了一下,她家里先后请了两位阿姨。第一位做事有些毛躁, 工作几次出错,被家人指出错误时还不耐烦,梅子姐只好另请一位。第二位阿姨脾气温和,做事认真。她闲暇时便和阿姨聊天,得知阿姨来自一座县城,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读大学,一个读高中。阿姨的丈夫在医院做护工,夫妻俩想在身体还能坚持的时候多攒钱,让自己的两个女儿未来的路好走一些。两位阿姨平时脸上都带着倦容,其中一位的脸上带着明显的黑眼圈。

梅子姐家的阿姨曾经这样说道。

“当育儿嫂的时候还好点,可以选择接白天的工作,夜里能上睡觉。可是月嫂就苦了,一个月内的婴儿往往不分昼夜地哭,需要哺育和照料,不仅产妇睡不好,月嫂也是累的不行。虽说收入不算低,但真是拿命在拼啊,尤其我们这把年纪了…”

在我的循循善诱下,梅子姐也开始反思“精致职场妈妈”这套说辞。当一个女白领穿上纤细的高跟鞋,穿上干练的工作装,涂上精心挑选色号的口红时,往往有种“化身女王”的错觉。但是这种感觉随时会破灭——例如我就曾因膝盖不适不能穿高跟鞋,而无法进入销售岗位。而对于生育孩子的职场女性,社会和家庭有着更为苛刻的要求:

你要坚持母乳喂养,为了孩子养好自己;但你又要精致,不能变胖,不能因为带孩子变得不顾形象;

你要多陪伴孩子,让孩子一出生就有优质的教育;但你又不能因为带孩子耽误了工作破坏了事业;

你要时时刻刻关注孩子的一举一动,给ta无微不至的关爱;但你又不能成为“眼里除了孩子什么都不顾、充满怨气的妈妈”,还要注意时尚紧跟潮流,做一名“辣妈”。

如果做不到这些,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精致职场妈妈”,有可能被公司歧视,影响经济收入;或者被社会不齿,没有做一个好妈妈陪伴孩子成长。在这样的无形的压迫下,梅子姐只能每天小心翼翼地“走钢索”,心中满是压抑却又无处可逃。

图片来源:瑞丽

其实我们都是如履薄冰地被迫扮演着某种角色,一种被挑剔、凝视的角色,以至于不断自我审查。处于这样环境的家长们更是时常担心自己的孩子以后连被挑剔和凝视的“资格”都失去,各种处境更艰难,所以从幼儿园开始就进入了“育儿比赛”。

“其实大家都不容易,都是劳动者啊”,我终于把心底的话说了。职场妈妈不该被歧视,同时,而那些撑起育儿责任的家政人员和承担无酬劳动的中老年人(事实情况下,这类人员多数为妇女)更不该被忽略,他们的权益应该被重视,是全体劳动者共同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但如今,有几人能真正享受劳动的快乐,而不是被劳力压迫呢?

作者:李霜氤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