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当下年轻人:随时失业、朝不保夕将会成为你生活的常态

90后正在变成最贫穷的一代。

摘要:年轻一代处于最不稳定的雇佣状态,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也不稳定,他们是不断工作又不断寻找工作机会的工人,享受不到全职工人的待遇。面对随时到来又随时失去的工作,他们就像得了精神分裂症,压力与挫败感渗入了日常生活。但这一切却都不可避免。

2010年我刚到北京读大学,麦当劳的服务员还有很多和我同龄的年轻人。当时的影视剧还有大学生为了挣生活费到快餐店打工的桥段。没过两年我再去麦当劳,发现服务员几乎清一色是四五十岁的大妈了。这不只麦当劳,旁边的汉堡王、必胜客、肯德基的服务员也都出现了很多中年以上的面孔。这些人中有说着一口流利北京话的大妈(她是被传统的国企、单位抛开的人),也有普通话发音有困难的外地人(她是一个人负责两层麦当劳卫生的清洁工)。

大概只有星巴克坚持前台雇佣年轻人的原则,这些年轻人旁边就是招聘兼职咖啡师的广告。后来饿了么、美团外卖等外卖平台兴起以后,我连快餐店也不用去了,服务员变成了骑着电动自行车飞驰的、操着外地口音的外卖员。开始大部分是中年和青年的男性,后来我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从事送外卖和送快递的女性外地工人。

这就是Alex Foti的这本《“不稳定无产者”的一般性理论》(General Theory of the Precariat, 或译“流众的一般性理论”)所关注的人群与主题。Precariat(“不稳定无产者”,或译“流众”)来自于precarious(不稳定的)和proletariat(无产阶级)两个词的组合,他们是处于不稳定雇佣关系中的无产者:低工资、缺乏劳动保护、没有社会保障、随时需要工作也随时可能被解雇。

本书封面 图片来源:Amazon

他们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是移民工人,他们中有更多的女性。同样关注这个领域的Standing(1999)生动地把这种现象描绘为“全球女性化”。女性越来越多地进入劳动力市场,但是工作本身变得更像是传统的女性的工作:不稳定(终身雇佣已经成为了历史)、低工资、不规律(工人被迫适应可能非常不合理的轮班制度)。

什么是“不稳定无产者”(precariat)?

Foti认为临时工(temporary workers或temps)是不稳定雇佣的一种典型代表,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传统的上班族。在中国,这个对比是国企里的正式工与合同工,是不同机关的公务员与临时工,是大型企业中的核心员工与派遣工人

虽然临时工所做的可能是和正式工完全相同的工作,但是他们的工资是按小时、按天支付的,他们享受不了企业提供的各种社会保障,所以他们的收入更低,企业为他们的付出远低于正式的上班族。他们还要遭到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正式员工的忽略或歧视。

不稳定雇佣的范围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Precariat就像是下层阶级的一个大杂烩。所谓的创意劳动(creative labor)常常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很多人所羡慕的自由作者(freelancer),很可能每天都为下一份工作在哪里而苦恼,自由画家都有街头摆摊画肖像的风险。

服务业是不稳定雇佣的一个重灾区。连锁快餐店的服务员、沃尔玛和家乐福超市的收银员、中国上海某个家庭里的保姆、深圳某所大学雇佣的临时清洁工。高学历也不能保障稳定就业。就连大学也减少了终身教职的数量,转而雇佣那些只用上课、随时可以解雇的兼职讲师们。所以,不要对这个概念陌生:不稳定雇佣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

 作者在本书中展现的Precariat群体构成

大学生们在毕业前热衷找一份实习,很遗憾,这是另一种重要的不稳定雇佣。想象一下每年不计其数的在媒体、互联网、金融、咨询行业实习的准毕业生们。他们得到了什么?除了简历上的几行字和微薄的补助(甚至也可能没有),只有漫长的工作时间和不被尊重的工作经验。然而拥有实习经历的大学生或许已经是幸运者了,越来越多的欧洲年轻人正在成为NEETs:不工作、不上学、也不在就业培训中的近似“啃老”状态(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事实上,不在稳定雇佣关系中的成年人占据了资本主义世界人口的极大比重(意大利45%,法国35%,美国30%,德国25%)。

稳定雇佣、工作福利、带薪休假,这些资本用来换取员工的忠诚与努力的手段,precariat都失去了。事实上,在2008经济大衰退之前,稳定雇佣已经成为了历史,precariat正在成为人口结构中的主流。在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10%-40%的劳动者都处于不稳定雇佣的状态,20-30岁的年轻人尤其如此。在西班牙,2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超过50%的人都没有稳定的工作。所以,马克思所描绘的产业工人阶级与资本家的对立已经成为了历史,在今天的资本主义世界,新的阶级图景正在生成:

Precariat不仅是一种劳工状态(labor condition),也是一种完全不确定的生活状态(life condition)。Foti把这种状态称为弹性剥削(flexible exploitation)。Precariat不仅收入不稳定,而且他们的工作时间安排也充满了不确定性。今天需要加班,明天却可能完全没有工作。这周每天8个小时晚班,下周却可能又完全没有工作。我们不应该把所谓的弹性工作浪漫化。因为享受弹性的是雇佣者,而不是劳动者。Precariat面临的弹性工作制,不仅没有帮助他们平衡工作与生活,反而因为随时到来又随时失去的工作,日常生活更加破碎。

面临这样不确定的生活状态的precariat,就像是得了精神分裂症,他们的状态就像是薛定谔的猫,同时处于临时雇佣和临时失业的叠加状态。他既是一个工人又不是一个工人,他既是一个公民同时又不是一个公民。他是个不断工作又不断寻找工作机会的工人,但是他又享受不到全职工人的待遇,他是社会的一员,却得不到公民应有的权利。没有标准化的上下班的界限,来自工作场所的压力与挫败感渗入了precariat的日常生活。但这又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们是不稳定的被雇佣者。

谁最不稳定?移民工人与年轻人

2017年真实发生在北京、但在互联网上并不存在的新闻,证实了流动中的劳动者是多么地脆弱。西方国家的国际移民工人面临着类似的处境:基本的公民权的缺失促进了不稳定雇佣状况的恶化。

Foti的另一个振聋发聩的论点是,90后、00后正在成为precariat中最重要的部分。年轻一代的不稳定雇佣的状态,是对资本主义所宣称的人力资本和个人奋斗神话的最有力的反驳与讽刺:正是这群历史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劳动者,面临着最不稳定的工作状况。

当80后开始欢呼弹性工作制带给他们掌握工作以外的生活的自由时,新自由主义迅速地撕开了温柔的面纱,弹性工作制变成了不稳定雇佣,90后00后的生活因为缺乏保障彻底失去了自由。对于西方世界的年轻人来说,商品化的高等教育正在变成一个陷阱。除了高昂的、给整个青年时代蒙上阴影的助学贷款债务以外,他们似乎什么也没有获得。

当下年轻人越来越难找到工作 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充斥于国内各种社交媒体的职场“心灵鸡汤”和“职业生涯规划”的迷思早已经被打破了。在不稳定雇佣的时代,技能本身也不再是工作稳定的保障了。缺乏技能的服务业工人、工厂的季节性工人没有工作稳定性,而那些高学历的自由作者、创意工人、学术工作者一样随时可能没有工作。

Precariat如何在历史中形成?

Precariat的发展史应该被置于资本主义的历史下才可以被理解。

80后一代人开始遇到的弹性工作制(flexible work),正是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所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浪潮的产物。新自由主义用“个体自由”(individual freedom)向劳动者们换取劳动弹性(labor flexibility)。弹性工作被管理学奉为新的提升组织效率的良药。这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临时工作的工资水平更低。

当80后90后把弹性工作当作他们进入职业生涯的起点时,曾经团结和保护了长期雇佣关系中的劳动者的工会弃他们于不顾。很快,弹性工作从短期合同变成了完全弹性:没有最低工资,没有工作保障,所有工作安排与报酬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市场需求。经历了最初的甜蜜期后,新自由主义的不平等本质和不稳定雇佣的残酷性开始同时露出本来面目。真相开始变得清晰:弹性工作制始终是不稳定雇佣,所谓的“工作-生活平衡”从一开始就只是资本所创造的虚假宣传。

Foti相信,雇佣关系的转变根源于整个资本主义经济的转变。稳定的、长期的、存在工会的雇佣关系存在于福特主义的时代(大工业生产的时代),precariat诞生于沃尔玛化的时代(服务业的时代)、信息经济的时代(平台经济的时代,例如Uber、Amazon、淘宝、饿了么等平台)。在新自由主义的发展神话之下,不平等逐渐积累,孕育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危机。

很多人相信,2008年金融危机是新自由主义危机的一个信号。Foti相信当代的政治现实已经证实了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但是世界历史的前途还并不清晰。在不稳定的时代背景下,有稳定工作的、受到工会保护的传统工人阶级/薪水阶级正在成为民族主义的保守派。美国的川普上台、俄罗斯的普京、土耳其的埃尔多安代表了取代了新自由主义的一种可能性:民族民粹主义(national populist)。这样一种右翼的意识形态代表了一种民族主义与白人至上主义,排外、反移民与地方保护(例如川普的一系列反移民政策,和退出TPP等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歧视少数族裔、性少数及女性的意识形态(例如川普一直为人所诟病的毫无掩饰的对女性的歧视)。

在Foti眼中,真正支持平等主义、真正对移民友好、真正相信性别与多元平权、真正的革命派,已经不再是马克思所期待的产业工人阶级,而是新的precariat阶级。他所推崇的拯救资本主义危机的意识形态,可以称为社会民粹主义(social populism)。这个主张强调平等主义、女权主义、反对种族主义,既强调地区发展,也支持国际间的公平贸易。Precariat的共同行动,将会吹响新自由主义终结的号角。

其他与评论

本书的作者Alex Foti是来自米兰的研究者、随笔作家;他是一个行动派,他在美国发动连锁超市的员工联合起来(ChainWorkers),在欧洲参与领导了每年5月1日的呼吁经济再分配和自由边境迁徙的工人示威活动(Euro Mayday);他是一个左派的自由主义者。这本书并不是一本系统地介绍precariat的理论书籍,书中穿插了大量作者关于时事政治几乎是同意反复的评论。为了使自己的分析显得更有道理,Foti还提出了一个只包含资本积累(accumulation)和国家管制(regulation)两个核心变量的解释资本主义动力机制的经济模型。

本文作者Alex Foti 图片来源:Youtube

在世界范围内,占领运动(http://www.occupy.com/)、阿拉伯之春、西班牙的Podemos政党、以及作者自己参与组织的连锁工人联盟(ChainWorkers)等,都是新时代precariat革命力量的先锋。在全书的最后,Foti还为precariat如何改变资本主义世界和挽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提出了四项充满浪漫气息的行动纲领。上面这些内容,读者都可以轻易在原书中找到。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这本书使用了声讨新自由主义的战斗檄文般的问题,但是作者并没能深入新自由主义、或者说资本主义的本质,揭露出当代年轻人不稳定雇佣的状态正是资本主义市场竞争神话的必然结果。企业为了不断地追求效率、实现盈利,就必须不断地降低人力成本;资本主义为了鼓励这种市场竞争,不断地将劳动力再生产有关的各种责任从企业中剥离。

最后,正是资本主义的市场规则造就了企业不对个人负责、只需要支付工资的雇佣体制。在这样的体制下,不稳定雇佣正是资本主义的必然结果。无论如何,意识到precariat的存在,批判新自由主义不断生产的极端不平等,是促进改变的第一步。

关于不稳定无产者的进一步论述,请参见今日二条推送:

Guy Standing、潘毅、李静君谈当代中国的“不稳定无产者”

作者:李傻圆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