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辍学、误杀人、扮小丑的网红,能拯救意大利吗?

聚焦意大利大选与五星运动。

图片来源:https://usaherald.com/vaffanculo-knight-rises/

摘要:其虽疯狂,但其中自有缘由。 ——莎士比亚

如果回到1985年亚平宁半岛,一位算命师告诉你,他或她预见到,有这么一个人,在大学里因为成绩不佳,而从会计学专业辍学、因为交通事故害死了三个朋友而被判“误杀”,已经37岁了却还在靠插科打诨讲段子谋生的喜剧演员会成为21世纪的“意大利之无冕之王”,我想多数人会以为这是个疯狂的预言。

但是,今天这却变成了现实,他就是意大利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的领导人贝佩·格里洛(Giuseppe Piero “Beppe” Grillo)。在3月4日的意大利大选中,这个成立不到10年的政治运动(甚至不能算严格意义的政党)成为了意大利议会中的第一大党,获得32.22%的选票,约231个席位。

意大利大选各党派得票结果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贝佩·格里洛是谁?

2009年10月4日,意大利著名喜剧演员贝佩·格里洛和网络咨询专家吉安罗伯托·卡塞雷吉奥(Gianroberto Casaleggio)组建了五星运动组织,而之所以起名所谓“五星运动”,就是因为该政党的五大支柱理念是:水资源公共化、可持续交通、发展、沟通性和环保主义。

五星运动从建立之初就没有清晰的传统的政治理念与意识形态,也没有完整的政党架构与基层力量;基本上是依靠贝佩·格里洛的个人魅力和广泛的互联网网络动员而发展的。

贝佩·格里洛从1980年代开始在表演中抨击意大利的主流的政治人物,议题涉及贪污、腐败、黑社会、政治惰性等等;他抨击的对象无论其左右意识形态,最初主要是抨击当时执政的右派富豪政客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但也批评所谓“中左”的社会党与后来的民主党等官僚政客。

因此,从1990年代开始,他就成为了著名的“政治话题的表演艺术家”,但也因为经常无厘头地“攻击政府”,而被排除在公共电视台的节目之外。从那时起很多政客对他又恨又爱,既祈祷他不要揭自己的丑事,但又期待着他能揭政治对手的丑闻。

从21世纪初起,他开通个人博客(http://www.beppegrillo.it/),并逐步开始同时使用意大利文、英文与日文发表博文。随着影响力日增,他的话语体系越来越激进、民粹与政治化。

2005年,因为他揭露金融丑闻与腐败,英国《泰晤士报》将他评选为“2005年度欧洲英雄”。当年他依靠博客宣传,获得网友大量募捐而在国内外主流报纸购买版面揭露意大利国内丑闻。2008年,《卫报》将他个人博客列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个人博客之一。

2007和2008年,他两次通过博客与FACEBOOK等社交媒体发起“V字运动”(V‑Day,“V”指的是意大利文“vaffanculo”,相当于“fuck off”),点名道姓指控多名意大利政坛主流政客的违法行为与贪污腐化,这场运动最终发展成为有超过200万意大利人参与的,网络拍砖与现实抗议集会共存的,社会运动。并被互联网分析专家称为“意大利历史上第一场依靠网络发起的群众运动”,一场真正的“键盘客们的胜利”。

Beppe Grillo在V字运动中演讲 图片来源:The Conversation

职业演员出身的他,演讲时表情夸张、手势丰富、须发怒张、用语刻薄、经常有惊人之语,观赏性极强,因而拥有大量粉丝,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被国际上的主流媒体称为“小丑王子”(Clown Prince)。而且他动辄以所谓“普通劳动人民的代表”自居,因此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他在饱受打击与对前途无望的民众中极为受欢迎。(虽然他自己也拥有法拉利跑车与郊外别墅,并且因为1980年代的交通事故被判误杀,而无法自己参加公职竞选。)

“五星运动”应运而生

作为欧洲第四大经济体、世界第八大经济体的意大利,其内部经济构成极不平衡,南北差异巨大,所以金融危机对其冲击影响巨大,被列为“欧猪四国”(PIGS,其余三国为葡萄牙、希腊和西班牙)之一。2008年至2014年,意大利GDP萎缩了9%以上,失业率由6.9%升至13.4%,其中35岁青年失业率更是一度高达43.9%。意大利2017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是1.5%,虽然是2010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但2007年曾经制定的经济增长目标估计在2020年无法完成。2017年12月份,意大利失业率从2016年底的11.8%下降到了10.8%,但仍大大高于欧元区8.7%的平均水平。面临贫困风险的意大利人从2006年时的300万人上升到了2016年时的1800万人。

意大利与欧元区的失业率 数据来源:FRED

十年间民众愤怒情绪极重,两代青年已经对未来充满绝望,青年人开始对传统政治表现出厌恶,资本主义传统建制下的左右两翼政党自然也成为“众矢之的”。

在这样的基础上,2009年开始贝佩·格里洛和已故的网络咨询专家吉安罗伯托·卡塞雷吉奥搭档合作发起了“五星运动”,要以人民的名义,以直接民主的方式改造意大利政治,并提出了相应的具体五项需求。

在当时,传统政党仍然认为这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政治现象”而已,但是,在2013年议会选举中,“五星运动”就拿下了25.5%的选票,与传统中左政党民主党(25.4%)并驾齐驱,在2016年的选举中更是拿下了罗马和都灵意大利两大城市的市长职位。而五年后的本次竞选,“五星运动”得票领先执政的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近14个百分点,领先贝卢斯科尼担纲的中右政党“意大利前进”(Forza Italia)与极右翼民粹政党“联盟党”(Lega Nord,原“北方联盟”)更是分别15到20个百分点。

“五星运动”在30岁以下青年人口比例高的大城市都表现良好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在当前局势下,即使其他政党能不与“五星运动”结盟,而在议会中组成执政联盟,但在议会中仍然将面对“五星运动”近三分之一的否决席位,作为政坛新兵的老者贝佩·格里洛(出生于1948年,2005年正式介入政治,今年正好70岁)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意大利政坛的无冕之王”。

五星运动,是左还是右?

但是,“五星运动”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运动?特别是由于它在本次选举中提出780欧元的基本全民收入、确保水资源与环境持续发展、反对参与欧盟与北约的对外军事干涉、改善与俄罗斯等国的关系等等,而被一些评论人士认为是“左翼民粹”运动。但我们需要对它进行更进一步的具体的分析。

如果仔细分析会发现,“五星运动”也存在一些值得注意的消极特征,诸如在2016年都灵地区选举中,“五星运动”的女候选人是在极右翼民粹政党“联盟党”的支持下当选的。此次议会选举中,五星运动派出年仅31岁的路易吉·迪·迈耶(Luigi Di Maio,他也是“贝佩·格里洛粉丝俱乐部”的发起人)作为运动领导人初选,获得了贝佩·格里洛完全背书;但是路易吉·迪·迈耶被认为是“五星运动”中最右倾与接近体制化的领导成员之一,同时他的父亲也是新法西斯主义主义的“意大利社会运动”(Italian Social Movement)的领导成员,并且与极右翼“联盟党”关系密切。

路易吉·迪·迈耶(Luigi Di Maio)为此次大选“五星运动”的政治领导人 图片来源:Daily Express

贝佩·格里洛本人在对外国非法移民的问题上,也与极右翼一样主张全面驱逐,并强调所谓的意大利主体文化。在“五星运动”执政的罗马与都灵两市,事实上“五星运动”的具体执政与其他建制政党无太大区别,包括支持有害工人权益的劳工改革以及对公共服务的削减。

而在欧盟问题上,从2013年选举开始,“五星运动”就从原来明确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欧盟立场倒退,直到今年议会选举中,路易吉·迪·迈耶明确喊出“欧盟就是‘五星运动’的家园”的口号。

事实上,在“五星运动”对主流政坛的攻城掠地之中,本身也正在被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逻辑所同化,而原本运动中相对更为左翼与草根的力量则被逐步边缘化。未来“五星运动”的发展何去何从,是否可能重新左转,虽然有待观察,但并不乐观。

五星运动与联盟党的南北对峙

在本次选举中,传统中左中右翼民主党与意大利前进党事实上已经几近崩溃,执政的民主党约25%的支持率跌到18.9%,支持率下降四分之一,而由81岁的贝卢斯科尼担纲的意大利前进党则从21.6%跌至13.94%,跌去了约三分之一的支持率,这些丢失的选票基本都流向了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联盟党”。

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Lega Nord)则在本次选举中颇有斩获,其获取的选票从原来全意大利不过4%左右跃升到全意大利17.69%(而在北方多数地区,其获得选票多超过30%),一跃超过右翼竞选联盟中“意大利前进党”近4个百分点。

“联盟党”从由原来数个只关注意大利北方工业地区利益、乃至主张北方地方从意大利独立出去的政党构成的“北方联盟”,发展成为一定程度上强调意大利民族主义的政党。

如果说,“五星运动”的民粹主义的左右面貌是比较模糊的,那么“联盟党”则是不折不扣的极右翼民粹政党。它反对外来移民、强调意大利本土文化与天主教意识、反对同性恋与堕胎、反对政府干预社会、维护小业主利益等主张在北方工业地区与中老年选民中颇受欢迎。同时在欧洲内部,“联盟党”也与法国的国民阵线、英国的独立党等保持密切的交流。

根据以下选举得票按地理区域划分即可看出,事实上今天意大利的政治格局已经形成了由“五星运动”与“联盟党”两党南北对峙的格局,而且只要在没有新的政治与经济形势明显变化,没有新的具有明确替代性纲领与群众动员能力的左翼政党出现,那么这种民粹主义政党之间南北对峙的局面将仍然继续,这种对峙不仅是地理上的,更重要的也是政治与经济格局上的。

此次选举中不同政党得票的地理分布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在金融危机后十年,如同“五星运动”这样一批批在过去“通常平稳时期”看来不靠谱的政党与政客越来越成为欧美发达国家政治舞台的主角,但是这种基于反建制、底层力量的民粹主义政治,既在犁清历史上各种已经落后与陈腐的、政治经济既得利益集团构成的政治空间,又为未来的政治不确定性带来条件,并很可能无法从根本反映群众愤怒的根源,而只是流于普通的、表面的、短期的、松散的抗争。

在21世纪的今天,只有与时俱进推动真正的左翼与社会主义的替代选择,并彻底摒弃传统的左翼既得利益集团做法,才可能真正赢得群众、说服群众,并动员向社会主义发展。

而这正如恩格斯曾经说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普遍地感到,老的政党注定要灭亡,老的套语变得没有意义了,老的口号已被推翻,老的万应灵丹已经失效了。各个阶级的有思想的人,开始看到必须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作者:羽佳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