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权主义者也加入新年逼婚亲戚团,怎么办?

是时候搞点新意思了

摘要:为什么“结婚没”成了人们春节没话找话时的第一反应?在车子房子票子和逼婚之外,我们还能聊些啥?

我表哥四十好几了,是一名穿皮衣带墨镜养泰迪喝红酒的单身公务员。他有着让旁人羡慕让家人骄傲的薪资和房子,还有像浪人一样潇洒自由的日常生活。但是在家族饭局中,大家都免不了拿他开涮:天勇,你啥时候结婚?

连我这个女权主义者,在一次打火锅的时候,被亲戚问及工作及婚姻状况的时候,我也转头过去问:“表哥,你快点带个表嫂回家给我们看看?”

问完之后我沉重地反省了自己好久:you are better than that!作为一个理应反逼婚爱自由的女权主义者,你竟然在危难关头出卖了你的同辈,加入了新年逼婚亲戚团!天啊!你的女权主义修养被泰迪吃掉了吗?!

反省之后我又冷静地分析了自己的行为,发现询问人家婚姻状况多半是一种没话找话的行为。

当亲戚吃饭出现羞耻play的冷场时,当不习惯冷场的人们开始尴尬时,我们总会模仿小学课本描述英语基础礼仪一样说天气。当天气这种见外生疏的话题被说完之后,我们很可能希望表达亲密感:那,就说说人生大事吧!

人生大事无外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方面我们会问学生亲戚学业成绩和获奖情况;治国方面现在谁还敢在聚会上“妄议国是”呢;齐天下不外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面对非学生的亲戚,最保险的话题就是关于齐家的“你结婚没”。

“结婚没”真是一剂没话找话时万试万灵的万金油啊!一方面它门槛低,大家不需要获得专业技能就可以从多种维度全面阐释婚姻相关的所有人生经验;另一方面你脑海里可能真的一片空白,但是你脑子可能已经不知不觉被诸如百合网逼婚广告或者上海火车站巨幅结婚承诺占领了。

这些花好多钱才能放出来的广告可和你的亲戚们有着不同的出发点:它们既非没话找话,也并不是真心关爱你成家问题,它们都是借“助你结婚”的牌面,来出一手盈利的同花顺。作为相亲平台的百合网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想拉拢孝顺青年,谁知煽情失败落得个“万人抵制百合网”的结果;上海某策划公司借口“帮女员工解决婚姻问题”,为的是做一个一鸣惊人的行为艺术,来打响自己公司的品牌。

而你的多嘴逼婚亲戚,只是它们的“受众”而已。这些铺天盖地的软广硬广不仅仅是一张重金挂在墙上的画,它们会形成一种文化,侵入到各种语言匮乏和信息空白的人们脑子里。当饭局家宴上尴尬的沉默一出现,拼命找话题的大家就会开开心心地翻出脑子里最方便展示的那个“结婚了没”来填补空白。除了不想被问到的那个人,没有人觉得这种行为会让人不爽。

也有人认为,亲戚问你结婚没是一种关心。但是“关心”往往带有双重标准:在说起家庭暴力的时候大家多半会认为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别人的私事不要插手;但是在说到某某是大龄未婚女子的时候,这种私事突然之间就成为了家族的事,成为了可以拿来在饭桌上配酒喝的第五道菜。

因为获取信息的途径很有限,很多人能够获取的信息就更加没干货。全天候看新闻联播和含有催婚元素广告的春节逼婚团长辈们很可能凭着多年的经验,知道他不可以去关心人家性生活愉快不,但是他可能不知道不停地催别人结婚是一种很越界的行为。面对这样的催促,我们可能可以帮助长辈去转向思考一些新大陆,打开他们人生的新地图。比如在饭桌上协作展开新话题,问他们“结婚那么久了,如果很想打老婆(老公)时,会怎样做?”、“家务劳动是怎样分配的?”、“购买大件物品的决定是老公说了算还是老婆说了算”……一开始时可能有点难以启齿,但是如果不断尝试,受益的一定不会只是你自己。

尝试打开别人新地图的战场可能不仅仅在家宴饭桌上。面对百合网的有毒逼婚广告,有女青年就到百合网公司门口唱歌表达讨厌被逼婚的诉求。通过媒体的报道,“反逼婚”成为了一种比表情包还流行的东西,成为大家思考的议题。

而这种尝试的战场可能还可以再打得大一些。2016年初,北京的一群女权主义者一在网上众筹做广告,集腋成裘,在北京的的公众场合广告牌上刊登了“反逼婚”广告,并将原创的宣传标志“手动”展示在人群聚集的街头。这是一个超级棒的尝试,它不仅入侵到铺天盖地宣传传统婚恋价值观的商业广告牌中,从而入侵到饭桌上的尴尬沉默中,制造了更加有趣的话题。它还是女青年的又一次发声,逼着看到它的人重新思考自己随口问的“结婚了没”,帮助他们打开自己人生的新地图。

​作者:大兔

编辑:老胡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