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灾!要不要寄希望于比特币?

全都是泡沫 只一刹的花火

图片来源: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

编者按:这些天美股的突然暴跌揉碎了散户们的心。比这些散户更伤心的,或许是比特币的持有者们了——从2017年末开始,比特币一改数年来持续上涨的势头,经历了血腥式下跌。但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市场的新希望。本文翻译自www.alternet.org,梳理了关于比特币的知识,以及相关争论。

比特币是否与历史上那些最臭名昭著的泡沫一样,只是一场投机狂热?还是真正预示着一种新的全球金融架构?在一个债务高企和政府/央行膨胀的资产负债表的全球经济中,关于纸币在未来的稳定性产生了很多问题。尽管近来市场发生动荡,但是比特币的支持者们却将比特币(以及其他电子货币)视为一种理想的以市场为主导的解决方案。加密货币背后的狂热者制造了债务时钟,缓慢有序而无情地让我们相信魏玛式的恶性通货膨胀即将来临。通过容易徇私的央行和腐败的华尔街“仆人”的掌控之外创造另一个价值储备,他们断言比特币为我们的储蓄提供了一个途径摆脱这种即将到来的恶性破坏。

当然,人们可以支持任何一种防止经济大灾难的方式。影响最深的就是奥地利诺贝尔奖获得者弗雷德里克·哈耶克(Frederick Hayek),他是自由市场的预知者,并著有货币理论。他呼吁取消国家控制的货币和“印钞”的中央银行。他认为法定货币以及后金本位时代盛行的通胀主义政策取向是破坏性金融泡沫的根源。

比特币每年第一天涨跌幅对比(图:coinmarketcap.com)

如果比特币和其他电子货币真如支持者所说的那样,谁会不喜欢呢?考虑到最近经济的好转,假如你在2011年买了100美元的比特币,那么如今你会获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回报。但从直觉上看,一个具备多种经典投机泡沫特征的工具在现实中成为哈耶克描述的疾病的治疗方法,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比特币的价格在十二月中旬升至20000美元左右的高点,最近下跌了近一半。现在真正的问题似乎是这次下跌是否会对整个经济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比特币是什么?

我们首先在这些新颖的“加密货币”上做一个快速的ABC。以比特币这个最有名的例子举例:它是一种数字货币,加上一个在线分类帐,称为区块链。“区块链”记录自比特币系统诞生以来发生的所有交易,系统设置为每隔十分钟左右将一个新页面(称为交易块,或者块)添加到分类帐中。这个新页面可以查询过去所有的交易记录(通过查询前一个区块)并记录所有新的交易需求。

货币经济学家Eric Tymoigne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

“X先生使用比特币支付系统向Joe’s Pizza发送一份购买披萨的请求。Joe’s Pizza要想确保这是一个有效的交易,就需要验证X先生是否持有足够的比特币来支付披萨(分类帐将告诉他从哪些交易中得到了比特币),而且他并没有试图双重支付。此验证过程由系统被称为“矿工”的会计师来完成。通常,Joe会等几个矿工确认(经验法则似乎需要六个确认)之后,同意出售比萨饼(“证明”意味着一笔已记录的交易请求将包含在接下来的区块中)。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矿工,你只需要一台电脑。”

这听起来不错,不是吗?你不需要经过银行家、信用卡公司和各种讨厌的金融中介,因为他们会从消费者那里抽取一大笔佣金。所以,怎么会不喜欢呢?

图:@疯狂小强TTbit

嗯,首先,随着比特币的使用量的增加,计算机必须解决计算问题从而提供更多的比特币-意在控制货币供应,这变得越来越难。这是好事,因为限制供应有助于保持货币的基础价值。坏消息是,由于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耗费能源,“开采”货币几乎与传统的挖掘一样不环保。你肯定不会相信这个事实,但比特币的致命缺陷是电力问题。事实上,有一个“比特币能源指数”,显示每笔比特币交易所消耗的电力可同时供电给九间房子。中央银行有很多可以谴责的地方,但“环境破坏”并不是其中之一。

当然,比特币拥趸里支持自由主义的那一派夹杂在气候变化怀疑论者阵营中,所以目前还不清楚这个事实会不会影响他们。如果“绿色倡议”将终止加密货币的涨势行情,那么很难说他们会欢迎这一倡议。但事实是,维持比特币所需的总体计算能力使得它本身在发展中国家是不可行的,因为发展中国家面临电力短缺的现实。同时,如果一种货币阻碍全球增长并使丰富的资源受到约束,这会有多好?大多数货币工具的吸引力在于避免了旧金本位制或固定汇率制度的不灵活性。这种不灵活性阻碍了政府推出为其国内经济带来最佳结果的政策。

争议:比特币是不是合法货币?

支持者解释道,尽管存在环境方面的担忧,持续的价格上涨证实了比特币越来越有可能成为价值储蓄的替代品。与此相反的是,十七世纪中期荷兰郁金香的情况也是如此(17世纪,郁金香价格飞涨,是人类历史早期的金融泡沫,史称“郁金香泡沫”。)。至少郁金香(或任何种类的花)具有某种美学价值,你可以在任何市场看到它们,买回家放在花瓶里,而这样它们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的芬芳。这是一个很棒的礼物。

当您将美元(或日元,英镑或欧元)换成加密货币时,您实际得到了什么?深入研究其基本要素,它们实际上不过是数字化、分散化、部分匿名的货币,不受任何政府或其他法律实体的支持,也不能兑换黄金或其他商品。

但是辩方说,任何纸币或“法定货币”,不管是美元,日元,英镑还是欧元,都是通过电脑键盘进行数字化创建的,而且自从我们已经脱离黄金标准以来,它们都没有内在价值。美国发行的纸币—美元—就是这样表述的:“这张钞票是所有公共和私人债务的法定货币。”它并没有说“以诺克斯堡储存的黄金为后盾”。

然而,比特币和美元之间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区别:主权政府声称的最重要的权力之一(可能是最重要的)是征集税收的权力(以及向政府支付的其他项目,包括费用和罚款)。国民账户征收税款是以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美元,日本的日元,中国的人民币和墨西哥的比索为标准的。此外,主权政府也决定可以交付什么来履行纳税义务。在现当代的国家中,政府只接受用它发行的货币来纳税。

用美国经济学家阿巴·勒纳(Abba Lerner)1947年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文章中的话说:

“现代国家可以把它选择的任何东西都当作货币……确实,即使是以最具说服力的宪法证据为后盾的国家绝对主权,简单地宣布这个或那个是货币也是行不通的。但是,如果国家愿意接受拟议的货币来支付税收和其他义务,那么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现代国家对公民强制赋予公民纳税义务,并选择纳税的范围。如果最终没有得到国家的批准,记账单位就没有实际价值。进一步说,国家从来没有受到收入约束,因为它决定了什么构成“货币”。税收(以及相应的强制执行能力)就是给死去的总统写了一张价值不菲的纸张。即使这张纸张没有被任何东西“支持”,税收的作用就是创造纸币的名义需求。价值是通过履行纳税义务来实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正如哈耶克所主张的那样,“货币化”这个概念,与把离婚与生育分开的意义一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政府允许使用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来消除现有的税收负债,这肯定会使它们成为可行的替代货币,因为它们会自动成为指定的法定货币。然而,具有历史意义的讽刺是比特币泡沫将被其自由主义热衷者鄙视的政府所保留。虽然他们认为,加密货币预示着一个与美元霸权世界的债务和腐败分开的健全货币新时代,但矛盾的是,拯救加密货币的真正的唯一手段是通过将其纳入到他们希望逃离的这个世界中来。

换句话说,为什么政府会自愿放弃这种垄断特权呢?实际上,许多国家,特别是中国,越南和瑞典,已经禁止加密货币,理由是它使犯罪分子和恐怖组织能够在世界各地的国家政府和执法部门之外转移价值。

撇开国家安全问题不谈,比特币可以远离政府和中央银行的“暴政”,这听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比特币和其他电子货币违反了所有的金融规则。再次引用Tymoigne:

“没有中央发行人保证以面值支付给持票人;事实上,没有任何基础面值,于是在到期时也没有估算价值,这意味着用它们偿还债务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以未来现金流量折现值衡量的比特币的公允价格为零。”

泡沫是否会在这里再现?

当然,这并没有阻止我们的现代金融分析师在看到机会时抓住一个好泡沫。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已经推出了首个比特币期货市场。芝加哥交易所(CME)和场外交易纳斯达克(NASDAQ)等竞争对手的交易预计将随之而来。除非监管机构开始采取更加主动的态度,否则伦敦金融城肯定会陷入困境。

是的,创新是件好事。但最近的经验应该使我们能够理解,当它被应用于银行和金融时,要警惕后果。就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污染信贷体系而言,它们对我们的经济福利是一种真正的危险。诚然,正如风险投资家威廉·简威(William Janeway)所主张的(《在创新经济中做资本主义:市场,投机和国家》),一些投机性泡沫,如铁路或互联网泡沫,并没有产生恶意的影响。当这些躁狂症消耗殆尽时,至少社会留下了零零散散的创新方式为我所用。但在信贷体系本身中扎根的泡沫(如住房混乱)留下了一片文字废墟。

目前为止,比特币的崩溃似乎并没有引发任何系统性的担忧,值得庆幸的是,它还没有在信用体系中扎根。但是,这又是什么呢?任何能够使参与者将法定货币美元或其他实际资产换成没有内在价值或收益的加密货币的任何东西都具有环境毒性,在网络空间中进行交易,在受监管的银行世界和金融支付之外进行交易是欺诈。我们有没有在一段时间内填补这段空白呢?

作者:马歇尔·奥尔巴克

校对:江下村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