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既不算白,也不够左

“笨蛋,问题是经济!”

1

图为Why Liberals are Incapable of Understanding The World的配图。图片来源:https://imgur.com/

编者按:白左从美国到中国,从政治正确到备受嘲讽,其间社会语境与斗争目标的转化,值得细细推敲。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但是这场选举引发的种种争论并没有就此结束。“白左”就是随着这次大选而在中国大陆网络上广为传播的词汇之一。特朗普的粉丝们对所谓“白左”们做出了这样那样的指控。

那么这些人说的“白左”究竟指的是谁呢?其实就是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竞选中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以及她代表的美国民主党,以及和希拉里在某些问题上观点较为接近的人士。不过任何一个熟悉美国历史和美国政治的人们都知道,希拉里-克林顿和美国民主党只能算是自由主义的中间派(亦即美国话语中的“自由主义”),这样一种政治思潮和立场与任何意义上的“左翼”都不沾边。倒是希拉里在民主党初选中的对手桑德斯有些许改良主义倾向。事实上,美国民主党只是在小罗斯福时期以及1960年代的林登-约翰逊时期,由于美国工人运动的压力和美国黑人运动的冲击,才搞了一定程度的改良。但是这些改良的力度还不如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在政治光谱里,美国民主党从来是处于自由主义中间派的位置。到了1990年代,比尔·克林顿执政时期,美国民主党早已从先前的立场上后退,在所谓“第三条道路”的旗帜下推行新自由主义——这本来就是美国白人工人阶级和他们离心离德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样一个政党、这样一种思潮有什么“左”可言呢?如果这样一个政党、这样一种思潮都觉得太“左”而难以容忍,那么评论者的立场又到了何种程度?

除了希拉里-克林顿和美国民主党以外,上述人士所说的“白左”还包括了一些知识分子等人士。这些人士的主张无非是“文化多元”、所谓“政治正确”等,即反对赤裸裸的种族主义,以及反对一些非阶级性质的压迫等。种族主义,以及歧视女性等,并不是一个“文化”上的问题,而是一个“虚假意识”的问题,亦即把现实社会中的各种问题尤其是阶级问题以“种族”的话语加以扭曲。

2

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围绕白人至上主义,已经发生了多场游行示威。图片来源:网易新闻

就目前来说,是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社会分化恶化、加剧被扭曲成“种族”的问题。“白左”回避种族主义的根源,仅仅考察种族主义的“文化”层面,抛开阶级推行所谓的“身份政治”,显然是隔靴搔痒,扬汤止沸。无论在美国,还是比如波兰和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由于种种原因,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抗并没有转化为大规模左翼社会运动——在中东欧各国,这与“阶级”在一个时期内成为禁忌有关;在美国,这是美国源远流长的右翼传统尤其是白人种族主义(当然也对阶级造成了压抑)的一个体现。二者的共同之处则是左翼社会运动的低潮。

因此所谓“文化多元”、“政治正确”等主张并不能真正地克服种族主义。事实上,美国的种族主义即使是在1960年代的黑人运动之后也远远没有克服。美国黑人在美国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反攻倒算过程中,受到的打击也特别严重。例如,美国“内城”(inner-city)的底层黑人就受到了美国警方的“特别关照”——这也是“Black lives matter”口号的来源。当然,正如美国的学者指出的,这种歧视,更多地还是对美国底层的歧视(奥巴马显然不会受到这样的特别关照)。既然所谓“白左”并没有批判新自由主义本身,他们的主张也就流于表面,十分软弱。如前所述,他们的主张也就无法真正地缓解,更不用说克服种族主义了。一些“白左”人士也许会采取一些行动例如收养孤儿等等,但是这些措施在结构性的不平等面前显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以前段时间发生的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事件为标志,特朗普上台以后欧美各国特别是美国右翼受到的“鼓励”也说明了“白左”对于右翼的软弱无力。也就是说,“白左”的问题是太右了。毫无疑问,指出“文化多元”、“政治正确”的问题,当然是认为种族主义应该被更强有力的途径和更有效的手段反对。

3

图片来源:网易新闻

但是,国内这些人士,以及美国的部分华人中产阶级对“白左”的指控并不是因为“白左”太软弱了,没有能够有效地批判和反抗新自由主义。从理论上说,大家都知道,哈耶克、柏林等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家们致力于否认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贫困等问题的“社会”性质,以及通过改良主义缓解这些问题的可能。在社会问题上,新自由主义既然否认了哪怕改良主义的可能性,其唯一的结论也就只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上述这些人士和欧美的右翼一样,把现实社会中的问题归咎于底层和“少数民族”——荒谬的是,这些人中不乏生活在国外,自己就是“少数民族”一部分的华人华侨。换言之,他们接受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认为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和奴役是天经地义的,如果还有什么问题,那就是这些剥削压迫和奴役还不够强烈。因此,稍微在程度上缓解一点剥削压迫和奴役的“白左”就被他们认为太“激进”了。例如,美国为了补偿黑人遭到的歧视实行的某些措施(事实上这些措施也没有惠及黑人整体)就被这些人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些人甚至以“二白人”的口吻对黑人等颐指气使。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华人自己在很长一个时期内就是种族歧视的直接对象,《排华法案》并不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这些反对白左的人士,鼓吹的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作者注:新自由主义,就目前来说,是1980年代里根、撒切尔在英美大规模地贯彻强化市场化,削弱改良主义的社会职能、打击工会等措施新自由主义,以及1990年代以来美国民主党和欧洲社会民主党在“第三条道路”的名义下推行新自由主义造成的社会分化恶化、加剧被扭曲成“种族”的问题。

作者:叶攀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