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度热词:我们抱着“保温杯”,看了一年的“戏”

在套路中,读懂中国

0

引言:年度词像是一个路标,指向一个开放的民主阐释空间,让人们得以进入到对“我“与“他”、“个人”与“社会”、“过去”与“未来”的讨论中来,而不至于让个体在生活的无穷烦恼中迷失,在时代的快速流转中失忆。

近些年来,年度词已成为一种影响较大的文化现象。每到年末,各个国家的各大媒体机构竞相公布年度词排行榜,无论是公众投票还是大数据分析出的年度关键词,人们争相以此为入口,对过去的一年的社会变化与集体体验热烈讨论,并对年度关键词进行多元而丰富的阐释甚至赋予新的意义。一年一度精彩的个体情感体验与公共社会议题交互而成的话语制造正在发生。

大多数时候,年度词能够折射出社会万象,凝结这一时期的公众情绪和集体记忆,既能准确书写了人们的共同体验,替个体发声,也助我们窥一斑而见全豹,理解自己与社会的命运联结。

词中的中国:被代表还是真经验?

在中国,年度词的评选伴随着网络时代的兴盛而流行起来,不少机构在这场年终的文字游戏中占得一席之地,纷纷亮出代表自身立场与观点的热词牌。

自2006年起,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网络媒体语言分中心、商务印书馆及人民网等媒体开始以“汉语盘点”的活动形式来为过去的一年作总结。每年,该评选会选出国内字、国内词、国际字、国际词四个具有总结意义的年度文字。2016年,“规”、“小目标”、“变”和“一带一路”当选;而2015年,当选的分别为“廉”、“互联网+”、“恐”和“反恐”。

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似乎更加关注宏观的政策。无论是国内词还是国际词,似乎都透着一种国家发展式的宏大叙事特征。如同2016年国内年度汉字“规”字,按照评选方的解释:“规”体现出了“中华传统与时代需求的融合”。2017年,最终结果未定,但从候选词提名单来预测,官方体系最终选出的年度词肯定不会low。

汉语盘点2017候选字词

国内字:享、云、赞、怼、强;

国际字:退、核、智、袭、独;

国内词:新时代、初心、新四大发明、人工智能、幼儿园;

国际词:人类命运共同体、朝核危机、习特会、阿尔法狗、引力波。

——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人民网、腾讯网联合主办。

官方机构评选的关键词与阐释与人们的主体经验显然离得尚远,而《新周刊》的评选就没那么“规矩”。其评选出的2016年度汉字是“刷”,指全民低头刷手机的状态。至于2017年,《新周刊》给出的五个候选“尬、戏、新、油、租”中,《新周刊》认为,2017年中国的年度汉字为“戏”,解释为“2017,中国有好戏”,“人民更爱老戏骨”以及”全民游戏”。

“首艘国产航母下水、C919大飞机首飞、“中国天眼”发现脉冲星、“悟空号”探测到疑似暗物质、“墨子号”实现千公里量级量子纠缠;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开启改革创新的千年大计……”

“《人民的名义》打造出’达康书记’和’汉东天团’,《中国有嘻哈》贡献了一场选秀大戏。小鲜肉养眼,然而速朽;老戏骨沧桑,然而扎心。嫩不一定就鲜,老不一定就是戏骨,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有太多的人戏精上身,有太多的人设一夜崩塌,只有少数人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诱惑、守得住初心。”

“全民游戏:这是泛娱乐时代的一场游戏社交,在排队等位的间隙,你随时可以呼朋引伴杀一局“王者农药”,或者成为《绝地求生》里“最后的幸存者”,傲娇地吼一句’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

——《新周刊》12月10日《2017中国年度汉字》

1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不过有趣的是,在《新周刊》网友评论中,点赞最高的字是“穷”,其次是“丧”。相较官方评选的宏大叙事,也不同于《新周刊》对网民行为与日常生活的关注,这几个字似乎更能接近一种“人民的名义”,如同近日刷爆朋友圈的“佛系”,那些表达人们在现实的巨大压力下经济紧张,内心“无可奈何”、“求不得”状态的词语,似乎更能引起共鸣。

退到生活中,工薪阶层仍然在经历无尽的加班、不见涨的工资和持续坚挺的房价,着实让人难以乐观。目前发布的国内年度词中,较能击中人心的,大概是12月16日《中国家庭健康大数据报告(2017)》发布的年度热词:“保温杯与枸杞”、宫颈癌、自行车……

从报告公布的一组由在线就医大数据提取出的年度疾病情况看,国人健康状况仍不容乐观,尤其是慢性病增加和患者年轻化的趋势值得警惕。

……

数据显示,白领阶层健康状况出现下滑。不良生活方式导致的普遍性“亚健康”状态,出现进一步恶化趋势——高血压、糖尿病等传统意义上的老年疾病,开始向更年轻的群体蔓延。

——北京青年报 《“保温杯与枸杞”成2017家庭健康热词》

台湾:茫然一年,未来何安?

与大陆官方评选出的“积极向上”的词不同,台湾官方连续几年的年度汉字则体现出另一种社会图景。从2008年的“乱”、2009年的“盼”、2010年的“淡”、2011年的“赞”、2012年的“忧”、2013年的“假”、2014年的“黑”、2015 年的“换”到2016年的“苦”。 每个字由投票评选出,较为真实地刻画了当年的台湾社会意向与民众想法。

2017年,台湾过得很迷茫。12月7日,台湾“中国信托文教基金会”和《联合报》举办的年度台湾代表字大选结果公布,“茫”字以12445票排名第一,“劳”字紧随其后。

2

图片来源:台媒

台湾劳工阵线秘书长孙友联认为,许多劳工很茫然,为何长工时、低工资问题一直没办法解决。台湾行政主管部门日前公布2017年调查显示,受雇者经常性薪资较去年仅微幅增加,而全台有305.1万人(约占总就业人口的34%)主要工作月薪仍低于3万元(新台币)的起薪标准。

台湾执政党画下的政策大饼也让民众吃得不是滋味。过去一年,台湾推出的“一例一休”法案修正,当地媒体称,这项本意改善劳工条件的政策在实施后带来物价上涨、雇主多聘临时工、劳工实际工资减少、工时灵活的服务业行业受冲击等问题。此外,台湾当局推行“年金改革”(年金,相当于养老金),说是为了削减公职人员养老福利、延长其退休年龄,拉平军公教(军人、公务员、教师)与劳工之间的福利差距,实际执政者却将军公教人群塑造成“坐享特权、贪得无厌的‘肥猫’”,煽动劳工阶层对其仇视,引发大规模抗议游行。台湾团结工联秘书长黄育德认为,年度代表字“茫”“劳”都符合现况。

3

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美国:特朗普效应持续,女权主义崛起

2016年,特朗普上台使得美国民众对于身份的讨论变得尖锐而险恶。美国的Dictionary.com网站根据搜索量评选出去年的年度词汇是“仇外”(xenophobia):特朗普主义占据上风,异性恋、白人、基督徒身份政治排挤着其他人的身份政治。

2017年,特朗普效应开始被清算。今年,由美国的Dictionary.com网站选出的美国年度词是“共谋”(complicit)。今年3月,一则由女明星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扮演的伊万卡代言的香水广告让“共谋”一词首度火爆。这则广告片满是讽刺:身着紧身连衣裙的“伊万卡”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而映照在镜中的人像却是她的父亲特朗普,作为背景音的广告词念叨着“她美丽,她有影响力,她是共谋”,并直白地指出这款香水是专为这位“本可以阻止这一切,却选择不作为”的女人准备的。此后,在Dictionary.com上对“共谋”的搜索次数暴增。

4

“共谋”广告中,“伊万卡”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而映照在镜中的人像却是她的父亲特朗普。图片来源:东方IC

几周后,伊凡卡在某节目中被要求对“共谋”的控诉做回应,她称:“如果‘同谋’意味成为着一种好的力量,并且产生积极的影响,那么我就是同谋。”不过,当有人指出“同谋”的真正定义是“参与作恶”,伊凡卡不得不用自己“并不知晓 complicit 的含义”来为自己开脱。此外,近日美国的名人圈被曝出的性侵事件也被认为是权贵共谋的恶果。在dictionary.com 看来“如果没有这些权力人士的助力以及视而不见的错误行为作为同谋,这些人有可能就不会在这么多年间伤害那么多人。”

美国另一个2017年度关键词是由韦氏出版公司评选出来的“女权主义”(feminism)。与女性主义在英文词典中最初的定义“女性气质”不同,如今据韦氏词典解释,“女权主义”指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两性平权的理论。对应英文单词也有“女权运动”之意,指为支持女性权益而组织的活动。

5

图片来源:韦氏词典网站

过去一年,韦氏词典在线网站上,“女权主义”一词的搜索量比2016年增长了70%,相关的多起社会事件使得搜索量激增。这些事件包括年内多个“女权主义”倡议活动,如年初在世界多地举行的“女性大游行”,在社交媒体上以“我也是”为标签控诉遭受性侵或性骚扰的热潮等。而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康韦今年2月作出“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表态引发了人们对“女权主义”的广泛关注。此外,今年上映的影视作品,如科幻美剧《使女的故事》和由女性导演詹金斯执导的超级英雄电影《神奇女侠》也引起了人们对“女权主义”一词的兴趣。

英国:青年力量正爆发

2017年,“青年震荡”(youthquake)一词异军突起,成为《牛津词典》2017年的年度词汇。据英国BBC报道,“青年震荡”第一次出现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时的一位时尚编辑戴安娜·弗雷兰用该词来形容时尚、音乐和评论界的突然变化。而今该词以“青年人推动政治变革”之意重新复苏。

“在英国,这个词因描述青年人在大选中的影响力而火起来。”《牛津词典》负责人卡斯珀·格拉斯沃透露。数据显示,2017年期间“青年震荡”在日常用语中的使用增加了五倍,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01%。而在今年英国议会举中,青年人的投票率也明显激增。

6

西班牙的年轻抗议者。图片来源:英国卫报

格拉斯沃解释了选择这一词汇的深意:“我们基于数据和语言的趣味性选择了青年震荡(youthquake)。但最重要的是,当语言反映了我们日益加深的不安和疲惫,这是一个罕见的听起来充满希望的政治词汇。有时你选择一个词作为年度词,是因为你意识到它已经到来;但有时又会选择一个‘正在敲门’的词汇,你想通过它来有所引导……我认为过去的一年,需要一个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词汇。”

年度词,再来一点想象力

纵观世界各地的年度词语,大多都足够真诚。基于数据、民意与人们深刻的反思,一个小小的词语用最简单的形式表现了特定时空里极其复杂的社会关系与变化。它也像是一个路标,指向一个开放的民主阐释空间,让人们得以进入到对“我“与“他”、“个人”与“社会”、“过去”与“未来”等问题的讨论中,而不至于让个体在生活的无穷琐碎中迷失,在时代的快速流转中失忆。

反观中国大陆媒体的年度词选项,似乎还少了点民主、反思和想象力。要么过于宏大,要么耽溺于小生活,要么就是缺少反思性的阐释与讨论。所以人们要么在一大堆“中国梦”式的词语中被代表,要么在那些表达心声却过于个体化的生活/情绪词中一笑而过。我们似乎也缺少这样的权威媒体与机构,来观照个人烦恼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关系,来挖掘类似于“青年震荡”、“女权主义”一样蕴含着政治变革希望的正能量词汇。

介于此,土逗公社决定提名一项2017年年度热词:低端。低端,指“事物等级排序的最低端点,末端,低水平的,与高端相对。”2017年,尤其是后半年,该词汇频繁出现在大小媒体的报道中,也因为北京人口清退事件的敏感化而被频繁屏蔽,但这未影响人们对该词的高度关注与灵活运用。对于城市白领甚至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准白领,当“丧”、“佛系”等词语不足以解释他们的生活困境时,“低端”词语越来越被视为一个能够准确描述他们相对于“高端”的阶级地位,以及造成其当下生存状态的社会原因的词汇。

另外,“低端”一词汇正转变为一种批判与行动的潜在力量。作为一种讽刺性的政治文化标签,它也以微博名、微信名、用户头像等形式进入社交网络领域。另外,人们意识到当该词汇用于农民工为主的底层群体是带有歧视意味的。该词虽被官方否认出现在政策文件中,但互联网社区中,网民仍在相关事件的评议中频繁使用(多为表达自嘲、愤怒、不满),这从一个侧面,可解释为人们对当前社(政)会(制)环境不信任的一种表达。

最后,土逗公社认为,将来的一年,我们需要一个更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词汇。

作者:林深 迟恩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