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迷局:年轻人正一边用命换钱,一边用钱买命

进化出了智商却总是不用,是人类太潇洒,还是贩子太狡猾?

1

导语:老年人上医药贩子的当和年轻人疯狂购买抗疲劳保健品,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在保健品行业长盛不衰的功劳册上,写满了无数消费者上当受骗的凄惨经历,尤其是那些身体欠佳的老年人,以及有难言之隐的慢性病患。最初,他们将摆脱健康忧虑的希望寄托在保健品上,为此不惜花费重金;结果,在发现上当后痛心疾首,甚至再也不相信社会。

与之相对应的是另一个群体的看客心态。他们通常是一些相对年轻的上班族,自诩理性,是一切骗术的绝缘体。面对不断揭露的保健品骗局,他们往往自带智力优越感,报以轻蔑的一笑,将事情归因于受骗者的讳疾忌医和缺乏判断力:

大爷大妈们活了一大辈子,为何还那么傻。骗子为何多,那是因为你们造就的。——浪潮工作室《骗子们,为什么不放过我爷爷奶奶》网友留言

九年义务教育都学了个啥?男人真好骗。交的是智商税。——正午阳光 《壮阳内裤骗局》网友留言

有趣的是,一方面,这个“理性”的群体认为保健品骗局事不关己,而另一方面,各式各样的进口营养品、防脱洗发水却在他们之间悄悄流行起来,当代年轻人“惜命”的方式已经不是健康作息、均衡饮食,而是吃药。

2

某保健品宣传图

事实上,中老年人上当受骗和年轻人疯狂购买营养品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资本横行的社会一边掏空着劳动者的身体,一边赚足了他们的买药钱。

利益链不断曝光,为何保健品仍越卖越好?

层出不穷的保健品欺诈营销早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保健品行业处在药物与食物的交叉地带,有些商贩从行业位置的模糊性、以及普通消费者医药专业知识的缺乏中看到了可乘之机,在营销中夸大产品功效、谋取暴利。比如近日被曝光的眼药水“莎普爱思”,就声称自己能够用药治好白内障: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该则公告模糊了药品“合格”与“有效”的边界,存在偷换概念之嫌。使得消费者相信了“眼药水就能够治好白内障”,许多消费者出现并发症、延误治疗等情况。——《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在坑害中国老人?专家:治白内障只能靠手术》

此外,保健品行业的暴利也越发为人熟知。调查显示,保健品利润高达200%,科研投入却不及利润的1%,远低于国家规定的3%―5%。也就是说,一瓶价值200元的保健品,成本很可能不到2元。

3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然而,不断曝光的利益链以及饱受诟病的虚假广告并不影响保健品贩子赚钱。到2015年,我国保健品市场规模已突破2300亿元,企业达2000多家,约上万个品种。保健品市场犹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冉冉升起。

男要补肾、女要补血、老要补钙、小要补脑,只有想不到,没有补不了!保健品在广告中宣传的养生观精准对位各个年龄段的消费者。其中,年轻人正在成为它的消费主力。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 54.1%的受访者表示周围食用保健品的年轻人多,其中11.5%的受访者认为非常多。而在保健品的支出费用上,34.2%的受访者(80、90后占70%以上)每月在100元以内,32.7%的受访者每月101~200元。仅19.7%的受访者表示未曾购买过保健品。

4

图片来源:丁香医生

“我和室友都在食用同一种能够改善发质的保健品。这之后我又加入了维生素配合服用。因为我消化系统不好,我还买了月见草胶囊,虽然眼下效果不太明显,但我仍在坚持食用”。张静楠现在每天服用五六粒保健品,她坦言,虽然有的有效,有的没效,“但习惯了,就会一直吃下去”。——中国青年报 《越来越多年轻人食用保健品,有必要吗》

吃保健品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时尚,一切身体的不适似乎都可以通过一粒粒名字奇怪的药片得到改善。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以学生和加班族为主的年轻消费群体与一般印象里的受骗者截然不同:他们在其他方面可能机智过人,可居然被 “不是无效,时候未到”这样的谎话迷惑;他们对产品背后的利益与骗局也并非毫无听闻,可是依然毫不犹豫地把钱送入商贩的口袋。

医疗水平增长,为何健康焦虑却越来越严重?

在银行工作的小海告诉土逗,由于银行下午5点关门之后工作人员仍要留行点数,他每天都是晚上9点以后回到家才吃晚饭,引发了急性肠胃炎。瞒着家里自己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之后,马上就回去上班了。从那以后,急性转慢性,但作息没法改。现在他的胃口一直不好,比起入职前,他已经瘦了十几斤。

是的,在年轻人的“明知故买”背后,是日益普遍的健康焦虑。工作和生活压力一方面滋生出了各种若有若无的慢性病,另一方面让他们连调理身体的时间都没有。日渐虚弱却无力照管的身体,正在成为许多加班青年的隐痛。

在竞争越发激烈的今天,年轻加班族们废寝忘食地学习和工作,“吃得比猪少,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同时还需要时刻费心地揣摩着老板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眼神,时刻警惕着同行的竞争。这些都给他们造成了了巨大的压力。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演绎了近百年,却总是昨日重现。

5

图片来源:《欢乐颂》剧照

一个随机对100名分属于20个行业的“80后上班族”进行的调查显示:60%的人“经常加班”,10%的人“偶尔加班”,加班者中月平均加班超过20个小时的多达65%。而调查对象中有逾七成人认为自己处于“过劳”的状态,只有17.0%的人明确地表示自己现在没有“过劳”问题。——中国新闻网 《中国白领正面临健康危机 工作压力成最大祸根》

过劳埋下的身体隐患最终成了体检报告上的一串红色的数字。大到脂肪肝、高血压、肾结石,小到脱发、长痘、失眠、健忘症,各项失常的症状让人慌乱不已。中国医学科学院2004年的一项调查说,中国白领阶层“过劳死”现象已开始蔓延,糖尿病、心脏病病人日益年轻化。另外,由于电脑辐射、超时工作、室外运动减少等方面原因,肥胖,记忆功能衰退,性功能减退,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心脑血管系统和内分泌系统疾病的发病率也正在增加。

过劳疾病如此普遍,然而,我国法律却没有对疾病发作与工作之间关联性的明确规定,导致过劳者的身体健康处于无法律保护的尴尬境地。即便请得了病假,在绩效制度下,生病耽误的工作也将在上班后被“一并奉还”。这种“过劳无责”不仅加剧了“过劳用工”的肆无忌惮,还使得劳动者连养病的时间和金钱都没有。

慢性病需要慢慢养的道理人尽皆知,好好休息、加强锻炼、均衡饮食几乎是疾病治愈的必要条件,问题是,争分夺秒的工作状态让劳动者根本放不下手中的外卖,少熬夜、多休息更是难上加难。

6

图片来源:智联招聘

我每天都要坐着上班,还要加班,没时间运动,怎样可以快速减肥?——@百度知道某网友

脸上出油很多,晚上经常加班,也没时间锻炼,怎么办?——@健客网某网友

这几天流鼻涕,放假生点病也好,工作没时间生病。——@豆瓣某网友

在这个效率第一的社会中,不仅工作、学习追求效率,甚至连治病、休息也追求越快越好。苦于没时间调整生活习惯的人们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省时省力的现代医疗体系上,毕竟,吞保健药片的时间与锻炼、睡觉比起来,实在是短得不值一提。

此外,社会不仅让人持续地生病,还让人们因为生病而产生持续地焦虑。对亚健康人群说,真正让他们抓狂的还不是症状本身,而是它背后所包含的象征意义以及对工作、生活的影响。比如,肥胖意味着没有魅力,健忘、失眠、脱发代表过早的衰老,而夜里失眠则容易导致白天效率低下。

因睡眠问题而导致的担心:担心会影响第二天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担心会因状态不佳而导致失败。担心第二天会萎靡不振,给人留下坏印象……——@百度知道某网友

面对日益加重的生活压力和人民群众身体日渐虚弱的矛盾,保健品成了调和之道。商贩们瞄准了这些加班族的软肋,不断刺激和放大焦虑。各种宣传不断诱惑用命换钱的年轻人再用赚来的钱换命。但结果呢?

没病变有病,有病变濒危,吃药才能好?

劳动人民没时间锻炼,太忙只能吃外卖,体检看病不是太麻烦就是太贵,我们感受着人生的艰难,商家看到的却是充满商(套)机(路)的蓝海。

7

某保健品广告对“亚健康”的宣传

首先,商家们致力于“制造疾病”,即让你相信自己有病。个人的身体经验是一回事,但怎么定义这种体验(什么是“病”、“病”有多重),就不完全是个人能判断的。以我们耳熟能详的概念“亚健康”为例:这个概念最初是由青岛医学院的中医教授王育学在1990年代在《健康报》提出,他认为,造成亚健康的主要原因是疲劳症,许多焦虑症和情绪类疾病都可划入亚健康的范畴。

然而,这项研究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商业利益。清华大学医学人类学学者景军、薛伟玲后来发现,当时,青岛海尔药业集团打算推出一种抗疲劳、防健忘、治失眠、通排泄的保健品,但苦于无法定位到特定人群,于是海尔出资帮助王育学完成调查,将具有不同健康问题的人归到“亚健康”一类,得出七成中国人处于亚健康状态的“科学依据”。

实际上,据北京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李爽称,国内外均无关于“亚健康”确切定义和诊断标准的文献,医学上只有“亚临床”这个概念。药商的营销加上舆论的炒作,让这个造出来的伪学术概念深入人心。

接下来,商家需要做的就是“制造焦虑”,也就是让你相信自己得的病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没事别在百度上乱搜,因为随便一搜都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8

我与百度一相逢,便是躺枪无数……(点击可看大图)

甚至有保健品广告直接喊出这种话:

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女人,如花。

加班熬夜的女人?——如塑料花。

为呵护塑料花,XXXX贴心安排了一次周末环游世界之行。

用48小时跨越地球,去盛产 VC 果王针叶樱桃的巴西、出产奶中贵族乳清蛋白的新西兰、除了 LV 和 CHANEL 还拥有胶原蛋白的法国以及生产深海鱼油的挪威……

9

配合广告的H5。说得好像是我自己喜欢加班熬夜一样……

最后,当然是要让你相信用了我家产品,你的难受就会一扫而光!不管是强调自家产品的成分稀有、疗效显著,还是找来类似刘洪斌这样戏精老专家站台,抑或是那些真伪难辨的虚假案例和用户评价,反正买买买就对了!

一圈套路下来,钱都流进了保健品商贩的口袋,给消费者留下的,仍然是那一副苟延残喘的躯体。

我们和抽鸦片的农民有什么区别?

《大卫·柯鲁克镜头里的中国 : 1938—1948》这本书里讲到过这样的一个故事: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柯鲁克夫妇来到中国四川做田野调查。柯鲁克夫妇发现当地辛苦劳作的农民普遍有抽鸦片的习惯。问及他们为什么要抽,农民答曰:抽了这个就没那么累,可以继续干活,不然实在撑不下去。

在那个年代,掌握土地、垄断耕作收入分配的土豪恶霸垄断着鸦片的销售。一方面,地主老财不断压榨与欺侮佃农,让他们过劳、挨饿、受冻(参考《白毛女》和《半夜鸡叫》);另一方面,地主向佃农兜售鸦片,让佃农既能短暂地忘记疲劳和痛苦(这样才能继续干活),又能让他们上瘾回购,地主恶霸们坐收渔翁之利,从中获得巨大的利润。而对于被套牢的农民来说,他们“不能不”抽鸦片,不然就干不了活,干不了活就会失业,失业就会家破人亡……

在21世纪的今天,这个故事并没有消失,而是以崭新的面貌重演。佃农变成了加班族,鸦片变成了各种生发剂、营养保健品和美妆护肤品。地主老财和恶霸土豪的面目更多种多样,甚至看起来十分“和蔼可亲”。我们一边嘲笑商品营销的套路,为识破商品背后的利润空间而沾沾自喜,却依然在资本制造的生活困境中卸下了智商,在牢不可破的连环商业套路面前缴械投降。

10

不过,就像柯鲁克夫妇明确指出的那样,解决之道不在于让农民多抽点鸦片,而是改善他们的劳动和生活待遇。货比三家地嗑药不是办法,拒绝毒害健康的无谓加班,才是王道。

作者:沙捞越  山谷

编辑:大蘑菇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