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课秘传:学会了,你也能当大学老师

为什么要让学生陪你一起浪费生命?

1

图片来源:covadonganoticias

在大学里漂了几年,当你熬过足够多的日子,很容易总结出一个道理——只要脸皮够厚,当老师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他们用学生的青春换到了自己的名利,把讲台上的轻松建立在台下学生的痛苦之上。

在广大读者的吐槽里,土逗收集整理了以下六种方法,让你就算只有小学的知识水平,也能轻松胜任大学老师。最后,我们只想问那些水老师一句:你自己不想教就算了,为什么要让学生陪你一起浪费生命?

2

图片来源:读者提供

1.时间控制法

混了几年大学,林晓真见过一字一句用川普念教材的老教授,见过抄整节课板书的学术带头人,下课防止学生提问脚底抹油的短跑选手,还有酷爱提前一小时下课的“脱口秀女王”。

“很多老师根本不备课,只能用尽浑身解数拖时间”,林晓真觉得很无奈,每年几千学费只是买来一张要用“自学”换来的证书。

影视剧里那些课堂上的思想碰撞、那些热情授业的知识分子,在林晓真的身边屈指可数。“绝大部分老师都不备课,甚至完全不懂自己要教的课,这样怎么会有东西可以讲呢?”

教授专业课的老师姓王,同学们管他叫“手表王”,因为他上课每十分钟就要看一次手表。同学们戏称,“他比我们还盼着下课”。

3

图片来源:搜狐

通常“手表王”会比上课时间迟几分钟到教室,然后不慌不忙地开始点名。一堂60人的课,光点名就要十分钟。点完名,手表王会祭出“念PPT讲课大法”。

当然,PPT是买教师参考教材的时候附带光盘里送的,字特别多。“手表王”一比瞅着表盘上的指针,一边把每个字的尾音拖长。一张ppt终于够念上七八分钟。林晓真们只能在没有语调的念词里昏昏欲睡。

一堂三个学时的专业课,光靠念PPT顶多撑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开始发挥群众的力量了。“举手发言的期末加分,每节课都要有小组讨论,轮流发言、互相点评”。这招收效甚好,同学们为了成绩踊跃发言,有时讨论太热烈还会拖堂,其它老师居然也纷纷效仿此招。

“让我们讨论的尽是一些和这门课无关的社会新闻,当然发言很踊跃了”,林晓真叹道,“上课就跟逛新闻app的网友评论区似的,我还不如自己去上网”。

2.脱口秀灌水法

如果说拖时间是水课的基本要素,那么“脱口秀”就是老师的核心技能。当你没有备课的时候,它能产生一种满腹经纶的光环;当你东拉西扯的时候,它能制造一种你在讲课的幻觉。

黄教授在自己眼里就是这么一位脱口秀大王。在这门国际双语课上,他总带着得意的笑容,打开了自己电脑里的相册,用一口流利的山西普通话,一张张介绍自己在美国访学时期的旅游见闻。

这些没意思的扯淡在学生眼里不过是“尬聊”。可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却总是不忘在尬聊里刻意显示自己很厉害、其他人都是垃圾的样子。

他时而大谈狭隘的国际时政见解,时而怒斥流量鲜肉不男不女,时而点评最近电视剧庸俗不堪,时而慨叹微博上的明星出轨、国将不国,时而唱歌跳舞回忆的光辉岁月,时而吹嘘育儿有方把孩子送出了国。

4

图片来源:搜狐

“上他的课,你总觉得是在酒桌听长辈吹牛逼”,学生吐槽道。整节课90分钟,前80分钟基本在尬聊装逼。最后10分钟,估摸着黄教授说累了,开始默默得播完本节课的二三十张PPT。

屏幕上高对比度的配色、艺术字和假山水,像是一张张冰冷的中老年表情包,谄媚又做作得说着: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3.自我造神法

“你们这不是什么好学校吧?你们这样的估计以后也不会考研吧?那就要好好珍惜我的课啊”,台上的中年男子挺着大肚腩,一开口就损了一番台下的同学。还没等学生反应过来,他便吹起了自己的早年经历,现在已经谈到他打死的第四条蛇了,也不知接下来还有几条蛇要打。

他是学校请来带冬季小学期语言学课程的老师,顶着个二流理工科学校的语言学老师名头,看似自信满满。实则他也清楚自己不过是个救场的。若不是大牛临时来不了,这差事也轮不到他。

一到讲课死活不进入正题,基本就是在吹自己多牛逼。这边厢终于谈完了捕蛇功绩,又吹起了自己考研的经历,“我在广州呆了四年都没去过上下九,天天都在学习!”

刚说完自己还还不忘嘲讽台下:“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什么都不懂,你们知道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看了多少书吗?你们十年之后都不一定有我当时看得多!”

6

图片来源:搜狐

这样的水老师没什么真才实学。他们想划水,又怕面子上挂不住,只好打肿脸自我追捧,即便充不了胖子,也能当个大头。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收获几枚没见过世面的小粉丝。

每堂课,他会戴上金丝眼镜,像模像样地扎一个领带,花色鲜艳,柔顺地伏在他的肚子上被挺出一个大弧度,装作很有文化的样子。可配上一本正经的打蛇传奇,既滑稽又可笑。

4.视觉艺术消遣法

如果你已经能卸下误人子弟的负罪感,修炼出了吹牛逼不打草稿的自信,还差的可能是一块经久耐用的移动硬盘。动画片、纪录片、专题片,电影、电视剧、教学视频,硬盘里的它们对于教水课必不可少。

陈老师就是靠着一块1T硬盘和学校的百兆宽带上了几百个小时的西方美术史。“这个东西不能讲太深,你们不懂,就这样吧”,陈老师对着台下稀稀拉拉的同学,打开了硬盘里一部两小时的系列纪录片。

“他都不讲怎么就知道我们不懂?而且我们要是都会了,干嘛还来上课”,面对这样的老师,我投诉过,却依旧敌不过评教时分超高的好评率。同学们普遍认为,这门课随随便便都有90分,万一换了个严格的老师,就没这么轻松了。

0

图片来源:搜狐

我们的学校还有一门火爆异常的公选课——“建筑欣赏”。那老师每周直接放俩小时建筑纪录片走人。不点名不签到,有几节课,他甚至直接播别人的讲课视频,变身网络课堂。

教室长期只来三分之一不到的人,也有不少人带对象来当私人影院看的,自带花生瓜子外加谈情说爱。连大莉这种从不翘课的好学生也忍受不了逃了大半个学期,结果一到期末——成绩98分。

这种放放视频不考试不点名分数还高的课,堪称性价比一流了。只是直到结课我也没能记得老师是男是女,“存在感低的老师才是好的大学老师,好过的课才是好的大学选修。”

5.威胁恐吓法

当了老师真的可以厚颜无耻为所欲为!碰到不听话的学生,利用权威压下去就好了。

去年有门专业课,那老师第一节课就让我们买他编的教材,开始只是说从他那儿买有优惠。但大学生嘛,不都是借师兄师姐的或者去复印,更何况早知道他这门课水,都不愿意掏那钱。

他看课后没什么人上来登记,就用那尖刺的方言腔宣告,“都给我听着,上课用这本,考点从这儿划!”

课室里死一般的沉默,但班群炸开了锅。“握草,有没有搞错?!”“他这是变相威胁吧?”“活久见,我想退课……”

那个课间,我们各种贴图洗版狂diss,但毕竟是专业课考试用书,大部分人还是乖乖掏钱了。

没想到,他后来还当着七八十人的面点名,“你们班基本都买好书了,XXX……这几个,不买是吧?没事儿,期末考试成绩看着办。”

“老师我们已经问学长姐借了书了。”

他那颗地中海从电脑屏幕抬起,三白眼转了转,一锤定音道,“我不管,反正以我这的名单为准。”

8

图片来源:搜狐

他卖书积极得要死,课却上得一塌糊涂一米六的个头,一手插着裤袋,溜肩弓缩在咸菜一样的西装外套里面,一手点击鼠标。不过那简陋的PPT也没啥可点的。一页放七八行,基本都是一二三四罗列关键词,术语的定义不是抄网站百科的介绍,就是从那本烂教材挪过来的。一堂课只有下课前那5分钟有点用,因为他会让我们划书。

快期中的时候,他的“激情讲授”戛然刹车,因为下一张PPT空白了。他尴尬地咳了咳,解释了两句,然后就打开豆瓣,兜售各种熟人的专业书,念目录和短评,又念了半学期。“这书是我师哥主编的,从目录就看得出来……架构很清晰”。我看着那灰色的“评价人数不足”,都觉得丢人。

后来就有同学不来上课了,他就把重心放在谴责我们上面,“我跟你们讲,缺勤一次的,玩手机还有睡觉的,别指望上90分。两次期末从80分起扣,三次直接挂!”

没想到临近结课,他突然变脸了!“不用太担心(成绩),反正来上课、交论文的,分数都不会低,至于教学评估”,他意味深长地扫视全班,“你们好好填,别以为学校说是匿名,老师就看不到”。

“总之”,他咧开嘴,鞋拔子脸翘得更厉害,“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那排凹凸漏风的烟渍牙露出来,定格了我们大学最恶心的回忆。

6.水课与科研结合法

本来,教师考评晋升主要看科研成果,授课只是费力不讨好的副业罢了。副业上省力,“主业”才能给力。

往课程里灌水只是混日子的初级做法!人千万别让善良限制了想象力!若是能利用水课这个机会,给科研创造免费劳动力。借力使力,彰显大家风范。

刘杰的硕士导师就是个中好手。因为学校图书馆的数据库过期就得收费,就让研究方法课的学生下载整理他课题需要的文献。上百个关键词,摊下来一人负责十来个,就当作一次课程考核了,美其名曰科研能力训练。

9

图片来源:网络

还有的老师一开学就给画起大饼,说自己在做某个课题,感兴趣的可以参与一个子项目,能当期末论文上交。不想参与的话,期末论文题目也可以自选。结果成绩出来,做课题的都上了90分,自选的只有70来分。

刘杰的导师平时流窜于几个跨度极大的二级学科。实验自己不会做就让刘杰去蹭课去自学,问学生拿数据的时候心安理得、面不改色。久而久之,同学们发现,有时候学生写过的题,他过会儿就能发一篇主题相似度极高的。难怪科研如此高产,评职称跟坐火箭一样。

最搞笑的是,老师们还窝里斗,一开学就私下联系抢学生,弄得最后有老师一个学生都没有。一开始以为他想培养你,内心激动得要死,其实不过是想使役你。

刘杰苦笑道:“我以前觉得,以学术为志业,真的是很崇高的理想。现在才明白,象牙塔里面黑漆漆的,一个看不到人也不关心人的深渊罢了。”

作者:吴碧莲 云 讳言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