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江四中肺结核:谁把“学校疫情”变成了秘密?

是十八线县乡的贫与困。

1

导语:这个冬天很冷。全民关注的幼儿安全事件,在谜一样的谣言中真相未明。远在楚地的桃江四中日前爆发群发性肺结核,学校、防疫部门隐瞒推脱,实情依然模糊。祖国花朵“凋零”,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染病”。权力总是无形,新闻总是健忘,但我们不能遗忘。时间抹不平罪恶,也抹不平我们的疑问:是谁把桃江四中的结核病疫情变成了秘密?

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一个18线小县城,桃江四中,一个小县城里的重点中学,因为一场偷偷蔓延的肺结核疫情卷入了舆论的旋涡。

2

桃江四中校门。图片来源:网络

11月15日,北京青年报首发网友爆料,揭开了湖南桃江四中隐瞒了近一年的结核病疫情。

2017年1月份,364班的学生王华(化名)经桃江县人民医院确诊的肺结核。而在此之前的2016年,桃江四中364班就已经陆续有学生因病休学。

2017年2月至7月,先后有5名桃江四中的学生患者分别以工人、农民身份在桃江县疾控中心确诊为肺结核。然而,直到7月26日,疾控中心的医生才偶然从几名相识交谈的患者口中得知这5名患者的真实身份。

8月2号,老师终于通过追问缺勤学生家长得知了肺结核疫情,并通知了学校。当日,班主任报告学校。而其他同学知晓疫情则比这个晚好几天:8月6日晚,364班班主任叫了3位男生进办公室,班上学生才得知他们得了肺结核。

8月10日,据该校学生透露,桃江县四中才组织364班同学做了一次血液检查,查出7人患有肺结核。确诊学生休学在家,学校并未停课。8月18日,364班89名学生全体放假,而外班的同学却不知情。

8月19日,大部分学生家长开始带着孩子去体检,紧接着,数十名学生接连被确诊为肺结核。8月份到9月份期间,桃江县疾控中心对四中全校所有学生进行了一次筛查,总共发现30几例疫情,其中20多例最终被确诊;11月7日,桃江四中再次组织在校上课的364班同学检查,又发现了14例确诊病例。而据多位感染肺结核学生及家长自发统计,至少已有50位学生确诊,其中有42人都是高三文科优生班364班的。

3

患病学生提供的体检结果。图片来源:中华网

11月17日晚,湖南省卫计委就此通报称,截至11月16日,桃江四中共发现29例肺结核确诊病例和5例疑似病例,另有38名学生预防性服药,共计72名学生接受治疗和管理。

11月25日12时许,湖南省卫计委发布疫情通报,经继续复查和主动筛查,截至2017年11月24日20时30分,桃江县第四中学共报告肺结核确诊病例81例、疑似病例7例。除了桃江四中外,桃江县职业中专学校也报告肺结核确诊病例9例、疑似病例3例。

纵览事件脉络以及新闻报道里的消息来源,这是一个几乎完全由学生、家长进行曝出的公共安全事件。在这场被学生称为“桃江四中0806”的事件中,班主任、学校、政府部门或行动迟缓,或暧昧不清,终究引致了疫情失控,也引爆了学生、家长与公众的愤怒。到底是谁,让原本可控的肺结核疫情,成为了一个潜伏了近一年的危险秘密?

谁在制造疫情

从事件时间线来看,自2016年开始,364班就陆续有学生因病休学,但364班班主任易跃新在多次接受采访时均表示,自己在2017年8月份才得知疫情。

2017年6月,他曾当着全班同学面表扬了1月份患病的学生带病坚持上课,如前所述,1月份患病的同学已经确诊为肺结核。后来364班多个同学“因肺炎”请假或者休学,在他的追问下学生家长才说了有3个孩子患肺结核的情况。易跃新在得知了疫情之后立即上报了学校。而该校校长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明自己在8月3号由县疾控中心通知第一次得知结核病疫情。且不论学校到底如何得知此消息,我们看到的是,学校在获知消息之后,慢慢悠悠,迟迟没有动作。

4

图片来源:搜狐

8月10号,学校组织364班学生血检,直到8月18日学校才安排该班统一放假,期间相隔十多天。对于学校并未在第一时间启动停课等应急措施,校长的解释是:一方面疾控中心并没有提示要求校方停课;另一方面,学生家庭分布在全县各个地方,回家后不便于统一筛查。此后,桃江县默默地对364班学生进行了四轮筛查,未向外界公布任何信息。

11月15号,媒体报道了桃江四中疫情。16日,桃江县疾控中心、桃江县宣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均拒绝透露相关信息。17日晚,湖南省卫计委才在其官网发布了事件通报。

公众舆论的讨论聚焦在了哪一方应当担责的问题上,有人指责学校“瞒报”,有人质疑防疫部门低效,也有人认为学生对病情的隐瞒是罪魁祸首。如今,不少相关部门的官员已被行政处理——这似乎是许多大多数社会事件的惯例结局。然而,处理掉了官员,学生就不会因为学习压力和对歧视的恐惧而隐瞒病情吗?县乡校园的防疫能力就会得到提升吗?

信息断裂让可控的疫情失控

如果操作得当,肺结核一类的传染病是可控的。传染病防控需要遵循“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原则,如果信息通畅、处理及时,那么疫情也并不可怕。近日发生在香港学校的一次有效控制的肺结核疫情是一次成功的案例:

香港沙田苏浙公学8人集体染肺结核,校方称今年9月已有学生感染,截至昨日共7名学生及1名教职员“中招”,幸全部情况稳定。香港卫生署昨日表示,除源头学生外,其余7人全无病征、无传染性,部分人已服药,相信传播疫情基本受控……

香港沙田苏浙公学副校长刘志业表示,校方于9月27日获悉一名今年升高一的男生,确诊感染肺结核杆菌……校方随即向家长通告情况及通知香港教育局,也获得香港卫生署胸肺科协助,两周前为曾接触源头病人的同学、教职员,共50人,涉及初三至高一年级,分批照肺检查。

校方早前已向家长通告情况,刘志业透露今日会再向家长发信,及后召开家长会,邀请胸肺科人员到场讲解。

5

图片来源:香港《大公报》

刘志业又表示,已按香港卫生署指引,校方上月起为上学学生探热,提醒他们若身体不适,及早求医,还在上周五开展全校大扫除,每日放学后并会清洁及为所有教室消毒,本周起教室全面停用冷气,改为开窗,保持空气流通。

——中国新闻网 《香港一学校8名师生感染肺结核 50人照肺检查》,2017.11.16

所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校园防疫是一个需要多部门联动的信息交流系统。如果没有多层次、多机构的联动,或是任何一个环节断裂,都意味着疫情有多一分爆发的可能。

实际上,针对传染病的高危地带的校园,我国已有一套较为完整成熟的防疫机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在学校内部,老师需要每日对学生进行健康状况观察;学校对缺勤学生病因应当询问追踪;校内也应有专门的卫生保健人员对学校师生的健康建档,以便及时发现疫情。而在学校外部,则需要学校在发现疫情时及时向防疫部门报告,由防疫部门采取措施处理疫情。另外在日常,学校需要保证学校内设施、食品的清洁卫生,保持教学场所通风,也有义务对学生进行健康教育,包括教授识别、预防传染病的知识等。

而反观桃江四中肺结核事件,疫情信息在预防与应急环节都不通畅。首先,学生自身在高考压力、医院误诊或是家长对肺结核认识不清的信息模糊状况下“带病上课”;校方就算不是知情不报,他们对疫情的后知后觉已经意味着该校校内老师、卫生保健人员以及领导方对疫情监测工作的缺失;而当地的防疫部门连对患者身份都无法辨识,更不用说做出快速应急反应 。

凋敝的县乡,疫情难治

的确,在整个过程当中,每一方似乎都难辞其咎,但实质则是防疫能力的低下,其背后则是县乡被掏空的教育资源与卫生防控力量。

在新闻采访中,患病学生表示,被误诊的学生们原本计划集体去湖南的省会长沙就医来获得可靠的诊断,这让人不得不质疑桃江这个小县城的医疗水平。

6

图片来源:CCTV截图

老师与校方对于疫情的视而不见,则反映出当地学校在基本的防疫教育培训上的匮乏。该校老师没有及时对学生的症状引起重视,在采访中,班主任表示,家长、老师都以为学生是感冒、肠胃病、肺炎,“我们农村的这些,对这类小病见怪不怪”。他们对疫情的低敏感与上面香港中学做法形成鲜明的对比。

7

图片来源:CCTV截图

另外,小地方的高考压力同样也成为了疫情蔓延的“帮凶”。学校对体育锻炼长期忽视,让过多的学生挤在一间教室内,且不注意室内通风环境,加上老师对“带病上课”的鼓励褒奖,不仅给传染提供了物质条件,同时也以学习为名制造了学生对身体健康问题的轻视。如果说在大城市中,高考成绩意味着未来起点的高低,那么对于小地方那些能够跻身进入县城重点的学生来说,高考往往意味着唯一的出路。在桃江四中优生班实施的“末位淘汰”制之下,谁都不敢停下脚步喘一口气。在这个关键的时期,学习的意义甚至大过了生命健康。

进入到案件的细节会发现,这些看起来无意却恰巧同时发生的各种“失误”,都指向了小地方教育、医疗及防疫资源的缺乏。正如《新京报》评论指出,“预警不足、动员迟缓,这不只是桃江一地的问题。因公共卫生防控力量分布不均衡和下沉不充分,很多基层政府公共卫生应急,都面临专业技术人才匮乏,应急体系触角没有广泛延伸开来,遇事反应不够迅速、原因不能及时查明等问题。”

这样的情况也让更为底层的农村学校在疫情面前脆弱不堪。

今年(2005年)三四月间,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地处鄂西北秦巴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县十堰市郧县谭山镇中小学校,先后暴发甲肝、麻疹、出血性结膜炎3起疫情,病例涉及60多人,部分疫情呈局部流行态势。……在宁夏南部山区的国家级贫困县海原县,3月下旬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个县的中小学校共发生流行性腮腺炎、风疹等7起疫情。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农村学校疫情频发 学生健康无人埋单》

在“偏向城市、抛弃农村”的发展思路下,“村不办小学,乡不办中学”,农村学校不断撤并成简陋的寄宿学校,却让防疫成为难题。

“当前我国农村寄宿制学校卫生防疫工作普遍存在‘三无’现象:基本无卫生室,无卫生保健人员,无卫生防疫设施设备,再加上住宿条件差,一旦疫情袭来,防控很难。”驻鄂全国政协委员、恩施州副州长曹毅不无忧心地说。

曹毅调研发现,目前基层学校卫生防疫基本是“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特别是近年来各地调整教育资源布局,农村学校大量实行寄宿制后,卫生防疫薄弱环节更是凸显。

——湖北日报 《曹毅委员:农村寄宿制学校卫生防疫亟待加强》

8

县城寄宿学校。图片来源:人民网

农村防疫医疗工作中公权力的退出,让农村学校留不住资源,压不住疫情:

卫生部门反映,农村中小学疫情频发,与近年来卫生防疫工作在农村地区的弱化有直接关系。……谭山镇中心学校校长刘东才告诉记者,过去,学校每年开展体检的时候,几千名学生中总能发现几例患有结核病,可以及时进行治疗,相对隔离。……而今年,学校只是力所能及地购买了一些简单仪器,对学生进行形态指标的检测,对健康指标却无能为力。

“(2002年)一费制”后,农村中小学学生体检和卫生防疫经费没有了渠道,学校不敢收,家长也不愿意掏;而卫生防疫部门自身经费不足,又不可能做到免费为学生体检,学校卫生防疫工作无法开展,几乎等于空白。

(谭山镇中学校长)杨伟无奈地说,目前,学校的经费连保证基本教学运转都困难,发展资金根本无从谈起,更不用说拿钱给学生体检。“如果按每个学生8元的卫生经费来算,全校一年需支付近两万元,这对学校来说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农村学校疫情频发 学生健康无人埋单》

卫生健康不是个人的事情,通过它我们可以探视一个单位、地区乃至整个社会制度的运行情况。在各省的传染病疫情调查报告中,农村学校的传染病罹患率、农村地区的死亡率均高于城市。在以城市为中心的发展思路下,县乡镇的资源被抽空,在免于感染疾病这件事情面前,竟人人不平等。

另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切以城市为中心的中国,媒体舆论也难脱此逻辑。当上海维秘模特摔了一跤登上热搜榜首,当媒体在大量曝光大城市新闻并制造出大型舆论事件的时候,更多发生在欠发达地区孩子身上的生命安全事件,却也像桃江四中的那场疫情一样不为人知,成为了“危险的秘密”。

作者:林深 理识平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