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惨死,咪蒙们却说凶手杀错了人

忽略了凶手的人,你们没有资格辱骂刘鑫。

1

导语:江歌案已经够令人发指,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个造就陈世峰、刘鑫和咪蒙们的自私社会。

江歌被杀惨案,明明是去年发生的恶性暴力事件,却在一年之后的今天刷遍朋友圈。并不是因为罪犯得到了或没得到法律的严惩,而是因为一场会面,不少看客可以对重要的涉事人刘鑫进行道德审判,尽情地吐唾沫、扔炸弹。以致于很多人都忘了,这件事的直接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

对江歌的母亲和刘鑫的跟踪报道,对他们的聊天记录、见面的每个细节都进行了细致描绘,为了谴责刘鑫发出了无数篇十万+,把她称为“人渣”“婊子”“应该死的人”,而凶手陈世峰却只有一张蒙着脸的图片。如果说是谁纵容了这样恶性的事件,谁在吃人血馄饨,忽略了凶手的人,一个都没有落下。

2

案情回溯:江歌是谁?

2016年11月3日,青岛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害。凶手是其闺蜜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凶案发生在一间公寓门前,当时陈世峰纠缠刘鑫,要求复合。江歌与刘鑫一路被陈尾随,为了保护刘鑫的安全,江歌让刘鑫先走进公寓门,而这也让刘鑫得以幸存,江歌却在门口无辜被杀害。

在案件已经发生370多天后,这个残忍的杀人事件被刷爆朋友圈,原因是江歌的妈妈与刘鑫终于见面。从视频里来看,江歌的妈妈虽然心中充满极大的苦痛,但依然思路清晰地与刘鑫对话,情绪激动,但没有过激言辞,对刘鑫说出了自己憋在心里很久的话。

这样的一位母亲,能够培养如江歌一般善良、仗义的女儿,是可以想见的事。根据已有的报道显示,江歌的父亲在其一岁左右就离开的江歌母女,竟只因为江歌是个女孩儿,母亲独自带大江歌,也教育她如何去关爱他人。甚至在刘鑫最初向江歌求助之时,江歌母亲也鼓励她多帮助朋友,支持她的善良。

然而,虽然母亲带着一岁的江歌走出了性别歧视的暴力,却没有和她一起突破更可怕的新一轮暴力——这正是杀人凶手陈世峰带来的。

陈世峰是谁?

可怕的是,在网络铺天盖地的起底、谩骂刘鑫时,对真正杀人凶手陈世峰却没有多少关注。在网上仅有的信息看来:这并不是陈世峰第一次因分手对女性实施暴力!

据公开信息显示,陈世峰,26岁,曾就读于华侨大学厦门校区,2015年到日本福冈语言学校,2016年就读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事发时,他正值研究生一年级。

而在知乎贴“陈世峰为什么要杀死江歌”中转载了一名来自陈世峰本科期间的前女友的回复:她表示,自己就曾经遭遇过陈世峰的分手暴力,对陈能杀人一点都不奇怪。

3

更可怕的是,虽然在当时,这件事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但后来竟因为学校“包庇”而平息。

4

之后有记者致电了华侨大学厦门校区新闻中心。据工作人员透露,由于陈世峰不是在校生,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信息,才能确定。

虽然对于陈世峰,这样的事实真相不得而知。但类似的分手暴力,无论在留学生,还是在一般大学生中都不少见。而分手暴力的施暴方,大多都是男性。

一名在美留学生做出了这样的统计:

我从2012年八月赴美留学,到现在五年多一点。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不完全统计,我和我的社群经历了如下的事情:

2013年九月,UIUC博士次永飞杀害了同样来自大陆的前女友黄梦晨;

2014年九月,我的朋友圈见证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寻人,一个叫邵童的在爱荷华读书的女生失联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她被男友李向南杀死并且藏尸。李犯案后潜逃回国了;

2016年八月,留英女生毕熙熙在寓所被同居男友殴打致死;

2016年十一月,留学日本的江歌被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因为刘鑫的态度,现在媒体的焦点全部在江歌母亲和刘的身上;

短短五年,能够见诸公开报道的因分手而暴力杀人的事件就如此之多。但除了江歌的事情,其他几个恶性事件国内却少有耳闻。似乎这仅仅是因为:陈世峰杀错了人,刘鑫该死却让江歌偿命。

“陈世峰”就在我们身边。但很多人,正如知乎帖子中那位老师一样,对性别暴力司空见惯,充满了纵容,却对女生的正当防卫充满了鄙夷,甚至怀疑、揣测是女生先勾引了男生。正如在江歌案中,很多人质疑刘鑫的生活不检点、指出江歌的愚善蠢慈悲,却对陈世峰的暴力视而不见,都是一样的问题。

5

如果在陈世峰第一次打人的时候,就能得到校方、陈的家庭或是更多群体组织的重视,对其进行彻底的教育、干预;

如果在第一起分手暴力杀人事件被爆出的时候,舆论就能掀起与这次江歌事件同样的大浪,对这样的性别暴力予以警惕;

如果能够防范与日常,对暴力倾向的人有预警有干预……

如果……

当然,已经没有那么多如果了,因为江歌,还有那么多年轻的生命已经陨落……但痛心的是,整个网络和社会舆论没有对陈世峰这样的施暴者予以痛斥,却对险些同样成为受害者的刘鑫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斥责。

这样充满情绪的斥责,不过是满足了一些人一时的情感冲击,对社会的进步没有半点好处。甚至,时刻提醒人们:要防人渣、防闺蜜,要注意自我保护,不要和“交友不慎”“生活不检点”的人做朋友,以免威胁到自己……这样一个不断强化“自私是智慧”的社会,真的能防范下一个陈世峰的出现吗?

说回刘鑫

不巧,刘鑫正是这样一个自私社会的产物。

在前央视记者王志安对此事进行专访的文章末尾,他写下这样一段话:

请各位注意节目背后的这些细节:在刘鑫父母反对见面时,是她率先表示同意江妈的条件,同意见面;第二天,她还如约面对镜头接受了我的采访。或许,刘鑫在镜头中的解释,也包括她和江妈的见面,没有达到公众的期待。但至少我们应该看到,刘鑫希望承担的意愿。

……

刘鑫在过去的三百天里当然有过逃避,否则,事件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一地步。但至少,当我走进她家门时,她最终选择了面对。

仅此一点,我尊重她。

至少她在成长,在反思,在试图努力承担。我依然希望各位不要忽视她愿意和江妈见面的意愿。一个良善的社会,应该给一个愿意承担的年轻人机会。至少在她愿意和江妈见面那一刻,我认为刘鑫是真诚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人的成长如刘鑫一般:家庭或是学校,教育的是如何保护自己,如何让自己得到发展,而不是如何关心他人和社会,如何承担社会责任。

在这次事件中,刘鑫一开始的选择也是如此:自己遇到困难,找仗义的江歌帮助;自己陷入舆论中心,她就躲起来,不想接触与面对。而这时她父母给她的意见也是一样的,这从她母亲与江歌母亲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

6

或许刘鑫的妈妈只是想保护女儿,因为当舆论浪潮忽视真凶,反而向刘鑫袭来时,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保护女儿了。她看上去,用词恶毒、凶狠,这一方面给足了看客们谩骂她的理由;另一方面,不也正是所有只知道谩骂她的人的真实写照?

更多的人只想看戏,只想在两个女人的斗争中站队,尽情地表现自己的同情心与善良,根本不想去反思这起暴力事件的社会力量,更不想去以实际的行动去防范这样的危害。毕竟,前者更加酣畅淋漓;后者看起来却筚路蓝缕。于是这样的社会,只能把刘鑫的妈妈逼成一个恶毒的人,才能替刘鑫背上舆论的中伤,同时也教育刘鑫,及所有刘鑫的同龄人:顾好自己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照顾别人?

刘鑫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成长,即使她想要去承担、去改变,怕也是最终被滔天的杀气所淹没。但这群看似正义、充满了杀气的人,在挥霍完自己的同情心和正义感后就扬长而去,寻找自己情绪的下一个挥霍目标。留给刘鑫的,只能是越来越自我的、闭塞甚至是自私的内心。

这次制造热点的同样是咪蒙,《刘鑫江歌案: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一文,一句:“人渣早就原谅了自己,轮不到你来原谅他;人渣不仅早就原谅了自己,还表示绝不原谅你。”就把整个事情推卸到一两个“人渣”身上(当然,把责任主体归为一两个人,是咪蒙等看似充满情绪、情感和正义感的大V们惯用的,煽动和宣泄的伎俩),忘记了真正需要改变的,是整个社会对性别暴力的漠视。

跟风去骂一两个人是很容易的事情,伸张正义,塑造自己善良英雄的形象。但有多少人能把这种力量变成对江歌这样受暴群体的大爱,对陈世峰一般施暴群体的现象的反思,去改变、去行动呢?

再过十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只希望这次事件之后,这种对施暴个人的忽视,以正义为面具对另一受暴人的群体舆论暴力事件少点发生。毕竟,陈世峰的错,不是他杀错了人。

7

作者:卢布

编辑:沙捞越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