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怨已久的加泰罗尼亚,分裂的西班牙

当地时间10月27日下午三点左右,加泰罗尼亚主席普伊格蒙特与加泰罗尼亚其他党派召开秘密会议,会议之后便宣布开始独立进程。是什么导致了当前加泰罗尼亚民族的民族主义的产生?10月18日,伦敦政经学院当代西班牙研究荣休教授塞巴斯蒂安·贝尔福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网站撰文认为,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起源于现代西班牙经济的历史变化,并梳理了一个多世纪以来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的简要历史,同时分析了危机的现状和未来可能的走向,这对我们理解加泰罗尼亚独立危机或有裨益。

698873917598209719

2015年9月,加泰罗尼亚分裂分子在巴塞罗那庆祝 “加泰罗尼亚民族日”(Diada de Catalunya)  图片来源:Reuters

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与西班牙国家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就像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撞向一堵不可移动的高墙。在10月1日全民公投中,加泰罗尼亚大多数人投票决定脱离西班牙独立(西班牙政府宣布公投是非法的),而加泰罗尼亚主席卡尔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决定暂缓宣布独立,暂时避免了即将到来的崩溃。不带半点讽刺意味,分离主义报纸《Ara》把即将到来的独立称为黑暗中“渐进的飞跃”。

考虑到西班牙的政治僵化,以及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许多企业仍然偏好留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政府可能无法实现建立一个独立民族国家的承诺。然而与此同时,在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加泰罗尼亚人那里,马德里声色俱厉的回应导致西班牙国家已经丧失了合法性。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之间的裂痕已经扩大。

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冲突至少持续了三百年,而这场危机仅仅是其最新的表现。与之平行的是西班牙和巴斯克地区分离民族主义者之间时断时续、时而暴力的冲突,2008年巴斯克举行独立公投,西班牙政府也严令禁止。但是,为什么西班牙特别容易滋生这种强大的地区民族主义呢?

2

本周五,加泰罗尼亚独立支持者聚集在西班牙巴塞罗那议会之外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西班牙火药桶

在加泰罗尼亚的叙述中,来自马德里的压迫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之前。其标志性事件是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加泰罗尼亚败给了波旁王朝。后来,作为阿拉贡王冠的一部分,加泰罗尼亚以哈布斯堡家族为后援对抗波旁家族,后者在1714年占领了巴塞罗那,从此加泰罗尼亚头顶被强加上中央控制,丧失了自主权。然而,这里隐含的意思是,有一种受压迫的加泰罗尼亚身份认同延续了几个世纪,它掩盖了社会阶级的问题,也遮蔽了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曾经采取的其他不同形式,他们曾支持联邦主义,还曾宣称加泰罗尼亚是颓败西班牙的另一种可能。(19世纪晚期,加泰罗尼亚爱国主义者、作家Joan Maragall称加泰罗尼亚是“真正的西班牙”。)

事实上,当代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起源于现代西班牙经济的历史转变。正如中欧、东欧和南欧的许多国家,西班牙的经济和社会现代化缓慢而不平衡。19世纪早期,西班牙最早实现现代化的部分是巴斯克地区和加泰罗尼亚,这两个外围地区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与西班牙其余部分截然不同。不像法国,强大的中央政府能够利用战争和教育,将多元的种族和语言升华为共同的国家认同,软弱的西班牙政府难以轻而易举地宣示其合法性,也无法确保整个社会的凝聚力。相反,马德里的统治者依靠与外围地区精英结盟而行使权力。

然而,在所谓的1898年灾难后,西班牙被迫放弃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海外殖民地,包括古巴、菲律宾和波多黎各,这种合作关系开始破裂。加泰罗尼亚精英,尤其是纺织大亨,从对殖民地的出口中获益良多。在失去这些殖民地后,这些精英被崛起的加泰罗尼亚职业中产阶级取代,他们对拉后腿的西班牙不再耐烦,开始热衷于——即便不是独立——建立自治。20世纪20年代,部分是为了镇压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一个军事独裁统治崛起。到了1932年,在第二共和国治下,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政府达成自治的协商。1936年的军事政变导致了西班牙内战,佛朗哥将军领导的民族主义力量推翻了共和国,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佛朗哥主义者渴望恢复统一的国家,并通过武力强推单一的国家身份。

二十世纪见证了这些断层的进一步扩大。在佛朗哥独裁统治的最初几年,西班牙政府对加泰罗尼亚进行了文化灭绝,解散了与加泰罗尼亚身份认同相关的机构和协会,并将加泰罗尼亚语逼退到私人领域。这一时期,马德里镇压民主和抗议,这仍然是理解今天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最重要的参考点。对于许多更加年长的加泰罗尼亚人来说,西班牙警方在最近的投票中使用警棍和橡胶子弹攻击选民,唤醒了他们对佛朗哥镇压的强烈回忆。

3

西班牙警方动用武力阻止巴塞罗那部分地区的选民参加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  图片来源:AP

令人失望的民主

上世纪70年代中期,西班牙从独裁统治过渡到民主政治,最初标志是广泛的反独裁社会抗议,而在其中,加泰罗尼亚的权利要求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民主化”的措辞反映了一个事实:当时独裁政权内部的改革派仍然控制着国家权力机制。因此,达成的协议远远没有达到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民族主义者的愿望,也没有满足草根抗议运动的社会和政治要求。

在第二共和国期间,西班牙已经承认了巴斯克地区、加泰罗尼亚和加利西亚各个文化独特地区的自治权。1978年,新的民主宪法没有单独恢复这些自治权,而是把自治权授予给所有的地区,其中一些地区并没有自己的身份认同和文化,从而对老的自治特性加以稀释。加泰罗尼亚民主主义者还有额外的不满:中世纪授予巴斯克地区和纳瓦拉的特权被恢复,比如征收100%税收的权利,加泰罗尼亚却没有享受同等的待遇。

2006年,一场旨在改善1979年加泰罗尼亚自治条例的群众运动导致了一项新的法令,并得到西班牙议会和加泰罗尼亚公投的批准。令人瞩目的是,加泰罗尼亚在序言中被称为一个“国家”(nation)。这项新法令还延长了加泰罗尼亚在税收、司法独立和官方使用加泰罗尼亚语等方面的特权。西班牙现任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当时是中右翼人民党(Popular Party)的领导人,它反对这项法令,并将其提交给宪法法院,后者在2010年作出判决,法令的部分内容——包括扩大加泰罗尼亚的财政权力,以及将“地区”(region)当做国家(nation)的说辞——违反宪法。

4

西班牙首相Mariano Rajoy面对独立公投,发誓要捍卫他的国家“主权”   图片来源:Reuters

民粹主义的崛起

2010年的判决比其他任何事件都更资格作为加泰罗尼亚自由民族主义者的战略转折点。在阿图尔·马斯(Artur Mas,2010-2015年期间任加泰罗尼亚主席)治下,在西班牙政府主持下寻求更大自治权的策略让道于明确支持独立。这种战略转变完全打破了加泰罗尼亚保守派精英的传统,过去他们依赖西班牙政府维护利润、法律和秩序。2010年开始的社会和民族主义运动,挑战了马斯的政党联盟的选民基础,进一步推动了战略的转变。

这些运动是一种崭新的、充满活力的加泰罗尼亚民粹民族主义。由平民组织者和民族主义机构驱动,比如加泰罗尼亚文化协会(Omnium Cultural)和加泰罗尼亚国民议会(Assemblea Nacional Catalana),它们的两位主席都在10月16日因煽动叛乱罪入狱。这个新的民族主义通过创造性地运用社交媒体和充满想象力的大规模示威艺术团结成千上万的加泰罗尼亚人,比如2013年9月11日的“加泰罗尼亚之路”运动(Via Catalonia)——从加泰罗尼亚的一头到另一头,结成了长达250英里的人链。它还设法挪移和引导许多广为流行的不满情绪,在它的叙述中,从紧缩和失业等社会经济议题,到腐败等道德议题,都是受马德里统治阶级控制的恶果,只有通过独立才能解决。

当前的独立计划提供了一个新国家的希望或者说幻想,它不受紧缩和腐败的影响,加泰罗尼亚也不需要向西班牙的其他部分过度输血,财富不再以税收和转让的形式转移到不富裕地区。然而,这一叙事忽略了加泰罗尼亚精英们也在腐败丑闻中分一杯羹,以及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的统治记录中也有不受欢迎的紧缩政策,这其实是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经济精英们的共同政策。也就是说,在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的话语中,身份政治打败了阶级政治。

5

“加泰罗尼亚之路”运动中的一段人链 图片来源:Wikipedia

是时候改变了?

独立计划还有其他几个问题。一是一直以来民意调查显示,加泰罗尼亚人在独立的前景上分歧严重。根据加泰罗尼亚政府自己的民意调查中心(Centre d’Estudis d’Opinio)今年6月做的调查,41.1%的受访者称他们希望加泰罗尼亚成为独立国家,而49.4%的人表示不希望。反对独立的原因包括对经济安全的担忧,以及在加泰罗尼亚的城市地区,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双重身份占据优势,这得益于佛朗哥年间西班牙其他地区向该地移民的浪潮。

另一个问题是,西班牙主流政党中缺乏对加泰罗尼亚民族自决的支持,除了左翼民粹主义政党Podemos(意为“我们可以”)及其在加泰罗尼亚的盟友,如Catalunya en Comu——它的领导人之一艾达·克劳(Ada Colau)是巴塞罗尼亚市长——但这个运动支持民族自决权利,却反对独立。另一项挑战是,该地区执政联盟包括亲独立的中右翼和中左翼,还必须联合一个反资本主义和政治精英的民族主义小党the Candidatura d’Unitat Popular(意为“人民团结候选人”)才得以形成议会多数,联盟内部存在意识形态分歧,因此难以形成一个清晰和连贯的独立路线图。

6

Podemos党领导人Pablo Iglesias 图片来源:Podemos.info

最后,欧洲领导人明确表示,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将被排除在欧盟之外,并需要申请加入欧盟,而这取决于包括西班牙在内的所有成员国的同意。“欧洲人”一直是加泰罗尼亚重要的身份认同。然而,欧洲国家对遍及整个大陆的亚民族主义(substate nationalisms)持谨慎态度,并不鼓励加泰罗尼亚独立。

目前关于打破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僵局的提议包括对话和调节。问题是,对于这个问题的性质,并没有形成一个普遍共识。马德里只对扩大自治权的讨论持开放态度,而加泰罗尼亚政府则只致力于独立。调解并不能弥合这一鸿沟,马德里也无法接受任何某个欧洲国家的仲裁(欧盟委员会已经跟任何调解撇清了关系),也不会接受一个重要国家组成的国际委员会的仲裁。

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政府之间的战线已经划定。加泰罗尼亚倾向于发布独立宣言,接着是立宪选举,西班牙则将根据宪法第155条规定对加泰罗尼亚统治进行干预,这将引发广泛的内乱。

我们应该清楚的是,加泰罗尼亚有几百万人不满于与西班牙的关系,一项长期但非最终的解决方案,将涉及修改宪法允许民族自决的权利,这是一项适应不断变化的身份认同和结盟的改革。

原文链接: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spain/2017-10-18/brief-history-catalan-nationalism?cid=int-lea&pgtype=hpg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作者: Sebastian Balfour

译者:卢南峰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