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孕妇跳楼案和解了?但我们的愤怒没有

除了骂骂渣男、鄙视医闹、宣称不育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b3d841266b8b5ed51fb133829b187a74

编者按:孕妇跳楼案今天爆出消息:医患双方疑和解。此案一直疑点重重,媒体的注意力却大多在家属和医院是谁的责任身上关于那位一尸两命的孕妇的痛,不知会不会随着和解而消逝。无论是“人人都这样生你为什么经不起痛”这种逻辑乱七八糟的过来人的规训,还是“医护人员被体制压迫被医闹威胁”的无解现实,还是“女人一定要觉醒啊”的无奈呐喊,最终受伤的只是女人,而且是处于经济、社会地位底层的女人。

榆林孕妇跳楼案这几天牵动了很多女人的心。网传一位孕妇在剧烈阵痛时提出要剖腹产未果,跳楼自杀。惨剧发生后,医院和家属双方都声称,这是对方拒绝同意她剖腹产而造成的后果。现在双方还在争执,有传闻说医院准备把资料交给臭名昭著的微博博主@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来为自己洗清冤屈。另一方面,相关部门已经设立了一个领导小组,“该领导小组下设调查组、舆情组、善后组3个工作小组,对坠亡事件依法、依纪、依规进行查处”。

我说这件事牵动了很多女人的心,是带着恨意说的。因为我看到了不少男人不咸不淡的高论,以下这个男人就是其中一个发表了令人作呕的言论的代表:

1

2

孕妇跳楼案本来就疑点重重、扑朔迷离,医院公布的视频和丈夫两次“顺产,谅解风险”的签字成为了指正家属的最大证据;加上各种如上图那种从封建社会穿越回来的男人公然口放厥词,更是严重加剧了主流舆论断定“渣男丈夫和恶婆婆联手不让她剖腹产”的风向。

于是这种标题传遍了朋友圈:

产妇跳楼:该死的是你老公

我把你当老公,你把我当子宫

不到怀孕生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

3

图片来源:搜狐网

我非常理解这种愤怒。我看了榆林孕妇相关文章下面的评论,数以万计的女性在评论中写下了自己的分娩故事:老公要不就不上心,要不就妈宝男;婆婆要不就唐僧要不就恶魔;婆家连哄带骗不让自己剖腹产就是因为想快点生二胎;生完孩子全家人都去看孩子留下孕妇一个人躺在那又冷又饿……被看成一个人类幼培养皿的女人,在“做十个月的女王”等等幻觉结束时,也许是最真实地体验到被工具化的感受。

在浪漫爱和异性恋的爱情观年年月月的熏陶下,对幸福爱情生活的向往和婚姻生活中残酷的现实相碰撞,加上种种无用甚至施虐的男人总是在现实生活、媒体、朋友经历、都市传说中无处不在,这种对渣男、对男权代表婆家的愤怒可以被解读为对生命中可能会经历的性别歧视的一种反抗——但却因为毫无反抗工具而感受到的无力感。

顺着孕妇跳楼案,伊能静在微博中呼吁广大女性要记得自己的身体是自己的,自己也是人生父母养,他人父母绝没有权利夺走你一生的平安快乐。

但是,这种呼吁恰恰能够解释为什么大部分在骂渣男的舆论体现了现代女性的无力感:跳楼的孕妇未必不知道身体是自己的,未必不明白他人没有权利夺走自己的平安快乐——只是,明白这些权利的女人,只有极少数能有工具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

我在理解了这种愤怒后,和一位不久前刚刚分娩的朋友乐天聊了聊这件事。她说,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根据自己的分娩经验,医院一定难辞其咎。

临盆在即,乐天宫口开了三指,一个医生过来给她做检查,简单粗暴地直接手指捅阴道。她筋疲力尽地说,请稍等,我好痛……

然后医生生气摔了手套走了。

乐天说,大环境里没有一个人把孕妇当人看,她的死,他们都是合谋。

正聊着,在媒体上开始有人讨论孕妇的知情同意权。这案件好像又有了不同的声音。不少网友指出,丈夫签的知情同意书是一种很常规的文件,基本上医院都会让家属签,而且签字的过程也非常简单粗暴,并不如我们看到的一个签名那么干净利落。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妈妈到医院照肠镜时,医生在大肠中发现了一颗息肉。医生找我签字,当时她用极快的语速说:这个是息肉,诺,看见了吧。不切,会变癌。切,可能会大出血,有生命危险。

我吓住了,说,会有多大可能性有生命危险?

医生白了我一眼,说,就是会有危险,大出血,就像你坐飞机,没事你就没事了,有事你就死了,懂吗。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切!

我再多问,医生就更加生气,我不敢多问了。含着泪签了“谅解风险”,被这个医生火烧火燎地要求马上到门诊拿个号“以备大出血马上动手术”,被那个医生说“我不会给他们体检科开号的,岂有此理”,被那个护士说“哎呀医生脾气臭,你去挂个主任医师”,被挂号处的人说“号已经挂完了你明天再来”,我当时在医院就哭出来了。直到有一个老医生看我在哭,说,“屁大点事不用哭吧,我来给你插个号,你到楼下交50元就好了”,我才拿到了这个宝贵的莫名其妙的号。

那时候我觉得医院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所以我完全相信乐天说的医生摔手套走人是一件怎样真实的事情。我看见很多文章说,医生现在处于一个不公平的医疗制度中,一直饱受压迫,还经常被医闹,甚至被砍。医生天天处在紧张的工作节奏中,非常辛苦。所以发生孕妇跳楼的事情,如果医生建议剖腹产、孕妇要求剖腹产,家人不愿意的话,医生基本上都会选择听从手持委托授权书的家属的意见。因为如果听从了孕妇的意见剖腹了,出了什么意外,家属来医闹怎么办?

是啊 ,“医闹多着呢”。网上不是一直大肆报道各种“医闹公司”、“无耻刁民”为了钱去医闹的吗?医闹那么多,如果真的有医生遵循了孕妇的自主决定权或者反对家属的非专业意见采用自己的专业选择,医闹起来医生的权利谁来保障?

于是我又去和一位医生朋友聊了一下。医生朋友也表示高压的工作环境、紧张的医疗体系、频频出现的医闹和伤害医护人员事件,都让一些医生比较倾向自保,大家都战战兢兢。而且,据说不同医院在同一个问题上的决定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的。一个后台比较硬的医院,做决定的时候会比较有底气。

这位医生朋友说起妇产科业内一个被传为佳话的故事:南方医院以前是军队医院,当时有一位产妇,有剖腹产的指征但是因为种种因素不愿意开刀,但是南方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们直接把产妇拉进去开刀了,母子平安。这件事之所以被传为佳话,是因为在关键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希望医生作为专业人士给出技术性判断,因为这就是医生的价值啊。

但是这位医生朋友也很明白地指出,中国的医学院一般都没有设置人文关怀、沟通方面的课程。我们知道中国的学生很多成绩很好,但是缺乏沟通技能。这一部分人去了医院院,医学院也不会教ta们怎样关怀,加上非常忙碌的工作节奏,医生和患者之间的矛盾就更加容易激化了。

新晋妈妈和医生朋友的话都非常现实地告诉我们,在中国这个由吃苦耐劳传统文化、(男)宝宝大于全世界的生育文化、医患矛盾紧张、医疗制度不完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性别歧视等等酱料混成的大酱缸里,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理论和理由来做出自己的决定与行为。只是,一个最无助和疼痛的产妇就最自然常规地成为了被这些种种理论理由压在底下受苦的牺牲品。

4

无论是“人人都这样生你为什么经不起痛”这种逻辑乱七八糟的过来人的规训,还是“医护人员被体制压迫被医闹威胁”的无解现实,还是“女人一定要觉醒啊”的无奈呐喊,最终受伤的只是女人,而且是处于经济、社会地位底层的女人。她们不能自己选择无痛分娩,不能自己选择是否采纳医生的建议,就如榆林这位孕妇,只能透过生命中最后几个小时的下跪视频,和冰冷的尸体像世界宣告女人的反抗。

而在这个只能言说个体,不能触及结构的社会里,很多人能够做的,也只是真心或违心地骂骂渣男、鄙视医闹、宣称不育,然后面对现实的肆虐继续毫无还击之力而已。

本文系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

特色内容

作者:大兔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