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落厦门:文艺青年与此地的缘起缘灭

总有刁民妨碍我们“朝圣”!

微信图片_20170901153208

图片来源:厦门城市形象宣传片《WE ARE 厦门》

导语:她们好像是从一个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一样,散落在全国各地,那里一定有台湾奶茶铺、有火柴天堂、有烤鱿鱼炸臭豆腐、有义乌廉价工艺品、有时光邮局、有青年旅社,也一定有酒吧,还可能有艳遇。有趣的是,她们都是“文青圣地”。

金秋9月,金砖五国(BRICS,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首脑峰会将在福建厦门举行。据媒体评论,金砖垂青厦门,除了因为此地在政治经济上的开放程度,充分体验了中国各个发展阶段的演变,也因为厦门名声在外的“颜值”。

这一等一的颜值,让3098万个不同肤色的游客在2016年来到厦门享受着太平洋吹来的海风入眠;让3600余万人在这座城市一日流连。2017年,厦门旅游人数预计将达到7000万人次。

过去5年间,厦门接待国内外游客人数年增长率始终保持在12%以上。旅游热度居高不下,厦门的“文艺”标签也越来越牢固。各个旅游网站最近发布的报告中,厦门基本都是最受毕业生欢迎的国内游目的地之一。在文艺青年眼里,这座 “海上花园”城市,俨然就等于诗句里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山、海、湖、岛、礁、岩一应俱全,西洋建筑、闽南民居、华侨建筑交相辉映。鼓浪屿、曾厝(cuo)垵(an)、厦门大学、环岛路,几个关键词已经成为了许多年轻人向往的诗和远方。

不过,对厦门的向往中,总是带着一点尴尬,一点不和谐的声音……

2

一边厢,坊间流传:不到鼓浪屿,文艺也枉然,另一边厢,过来人却颇有微词。厦门,缘何在正反合中,就成了小清新们的“朝圣地”?

历史的“馈赠”

在文艺青年眼里,有海的地方就有爱情,有古建筑的地方就有文化,有西方特色的地方就有格调。恰巧,这三样,厦门都有。

坐落于福建省东南沿海,与中国台湾金门县隔海相望的厦门,其实就是一个巴掌大的岛。面对惊讶的游客们,厦门的导游们会耐心解释:掌心是厦门岛,有两个区,思明区和湖里区。四个手指表示岛外的四个区。大拇指是鼓浪屿。中国大陆临海的城市很多,四季如春的岛独此一个。厦门的惊喜不止于此,因为栖息着上千万的白鹭,再加上厦门的地形就像一只白鹭,这座城市直接被称之为“鹭岛”。只一个名字,便足够让背包客心神荡漾。

厦门城市不大,面积仅1600多平方公里,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最小。尽管小,却沧桑。这正中了文艺青年们的下怀,他们最喜欢有故事的“女同学”。

3

1842年,《南京条约》签署,厦门成为中国最早开放的五个口岸城市之一,十年之后,英国在厦门设置租界;1902年,英、美、德、法、西班牙、丹麦、荷兰、瑞挪联盟、日本等9国与清政府签订《厦门鼓浪屿公共地界章程》,与厦门(岛)隔海相望的鼓浪屿成为公共租界。该章程次年生效后, 13个国家陆续在岛上设立领事馆,鼓浪屿自此成为“一片静土”。

在1903年到1941年的30年间,不少外国人和归侨来此定居,岛内的多元文化经过了30余年的发酵混合,使得当地的建筑和装饰风格别具一格。特别的是,这座小岛的主要功能一直都是住宅区,因而,鼓浪屿的空气里始终交融着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商业与生活。

4

1880年的厦门鼓浪屿,就已是万国建筑博览馆了。 图片来源:网络

仰赖于这样一段历史,如今的鼓浪屿,获得了“万国建筑博览”的美誉。鼓浪屿至少完整保存着8个国家的历史建筑,锈迹斑斑的门窗里似乎封存着历史的印记。曲径通幽、高墙庭院,古希腊三大柱式、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各色建筑不仅适合婚庆摄影,也与格子衬衫、卡片相机、小众歌手、复古范儿最相匹配。

历史的馈赠不止于此,同样得益于这一段被侵略的“黑历史”,“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于2017年7月8日,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按照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话说,鼓浪屿保留着定居者从东南亚、欧洲和北美的原籍地或先前居住地带来的文化影响,这些影响通过现实的交融,形成了一种新的混合风格,即所谓“厦门装饰风格”。这种风格,一言以蔽之,就是古典融合现代,东方融合西方。

如此的先天优势足以让远亲近邻们望洋兴叹。国务院在《关于厦门市城市总体规划部批复》中明确厦门的定位是东南沿海重要的风景旅游城市。多姿多彩的文化风貌、不设围墙的中国最美的大学,串起厦门大学、胡里山炮台、曾厝垵、黄厝沙滩等景观的“环岛路”,厦门先后获得“国际花园城市”、“联合国人居奖”等9项荣誉。

形象传播下的“城设”

当下的影视明星讲究人设。经纪公司会挖掘或者凭空编造明星的人设特点,迅速增加明星辨识度,然后通过各种媒体采访,真人秀表现突出放大,使人设深入人心。与之类似的,当下的许多旅游城市也讲究“城设”,对硬件实力过人的厦门来说,文艺的“城设”则来自于精准的城市形象传播策略。

5

图片来源:网络

对一个旅游城市来说,明确的定位是命门。定位决定着城市里的利益相关者诸如政府、企业、居民是否都愿意成为城市无偿的宣传员。早前,有学者分析厦门政府2010年左右近三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投放于央视的城市形象广告,分析得出厦门城市形象的基本定位—“国际化的风景旅游城市”。这一定位显然过于空泛。到2017年4月,厦门的外宣机构决定发动群众智慧,面向全球征集描绘厦门专属气质的口号,主办方初选出的20条口号中,“温馨”、“浪漫”、“生活”成为关键词,显然,官方已经有意识地钦定这座城市的文艺气质,并且有意糅合了宜居、诗意的双重气质,换言之,这里既适合生活,也适合休闲。

大方向之下,传播策略整齐划一。以影视剧为代表的大众传媒策略无疑是助力“文艺厦门”深入人心的利器。导演宁浩曾说,“当我从哈尔滨一路南下,到了厦门,就决定不再南行。”得益于先天的优势,厦门是影视界公认的影棚。据厦门文史专家洪卜仁研究,厦门作为取景地可追溯到百年之前。

6

“来厦大感受下慕容云海和楚雨荨的贵族校园吧!”图片来源:湖南卫视

2005年后,大陆“粉丝文化”开始崛起,人气偶像逐渐诞生,厦门抓住了先机。2009湖南卫视自制偶像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不仅开启了大陆偶像剧新时代,捧红了一众主演,而且让剧中的取景地—厦门大学成为无数人的心头之好。彼时,已经有主演粉专门奔赴厦门寻找主演们的场景拍摄地。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厦门成了众多偶像剧、爱情电影(《左耳》、《夏至未至》等)的取景地。爱情影视剧镜头里的俊男靓女,阳光沙滩,唯美青春逐渐演变成了厦门自身的特质,嵌入到了看偶像剧长大的年青一代人的心中。得益于影视剧,厦门达成了一次最伟大的旅游“说服”实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实验没有停止,2016年,汇集了厦门多家影视、金融及互联网公司的厦门国际影视文化产业联盟成立,厦门即将打造自己的影视基地。

对于文艺青年来说,一座城市的美不仅在于美,更在于才华。刚好,厦门正好似一位极具音乐才华的天才淑女。厦门的鼓浪屿得益于多民族音乐文化的交融,音乐人才辈出,中国现代第一位专业声乐教育家、第一位合唱女指挥家、第一位女作曲家等等均诞生于此。面积不到2平方公里的岛上目前有100多个音乐世家,人均钢琴拥有率居全国第一,2002年这里被中国音乐家协会命名为“音乐之岛”。岛上音乐学校、音乐厅、交响乐团、钢琴博物馆、风琴博物馆等一应俱全。

7

厦门有声乐,也有嘻哈,一样都不能少。 图片来源:厦门网

即便到今天,登上鼓浪屿的每一个游客依然可以听到广播里循环播放的厦门音乐的象征—《鼓浪屿之波》,这首在1984年春晚上享誉全国的歌曲已经有了二三十个演唱版本,也吸引了无数人到厦门一堵鼓浪屿芳容。厦门充分利用了自身的音乐优势进行了精准的城市营销策略,早在1999年便举办“鼓浪屿音乐旅游年”,近年来,各色各样的音乐节数不胜计。一个文艺的厦门形象呼之欲出。

文青的朝圣之旅

如果厦门是一个美且文艺的少女,那么文青们最先爱上了她的哪里,厦门又缘何成为了文青圣地。

答案显然不止在厦门,也在江湖,因为文青圣地不止厦门一个。随便打开任何一个旅游网站,搜索“文艺青年”,弹出的结果都至少包含以下几个:丽江、凤凰古城、大理、婺源。这些地方明显有一些共同特征——远离城市,有文化古迹。由此观之,文艺青年希望通过文化遗产有所追寻。

并不排除有人希望通过文化遗产旅游学习新知,或者简单的放松娱乐,但在这两个一般性的动机之外,也可能一种遗产体验动机在作祟,在该动机中,游客把遗产视作自己遗产的一部分,希望在遗产地祈福、投人感情并产生归属感。

有学者以丽江为例,对25个丽江游客做了深入访谈,访谈结果按照价值—结果—属性三个级别进行分层,分析发现,逃离、寻找自我,归属感,成就感是遗产旅游最主要的价值诉求。这意味着,旅游者希望超越日常生活中的孤立感,摆脱生活压力,享受慢生活方式和动静相宜的周边环境,逃离现代生活中的虚假,而希望从一些前现代的社会中寻找真实的人际关系。除此之外,也可以从“走出去”当中获得极大的成就感与满足感。研究结论虽然来自于丽江,但显然可以推而论之。

在生态危机、社会分离、快节奏、社会竞争造成的焦虑与恐惧中,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年轻人很容易厌倦水泥丛林,宗教般地追寻人的本质属性,继而渴望逃脱这个世俗的世界,到外面去寻求一种真实的、属于自己心灵的家园。从这一层面讲,“坐上那火车去拉萨”像极了一次现代版的朝圣之旅。那里似乎人迹罕至,那里似乎有最原始的生活方式。遗憾的是,我们看似在逃离,却可能只是换了个地方受苦。蓬勃的旅游经济,已经改变了鼓浪屿等社区原有的社会形态和产业形态。本地居民陆续搬走,原有的公共机构因为需求不足而被裁撤,现有的公共设施则难以应付大批游客,公厕门前常常大排长龙……换了一个地方,我们还是我们。

8

图片来源:环球华人网

我们一次次被“一生必去的旅游目的地”吸引,一次次被各种各样的人安利,然后背着行囊来到了所谓的著名景点,却突然发现:她们好像是从一个工厂里生产出来的一样,散落在全国各地,那里一定有台湾奶茶铺、有火柴天堂、有烤鱿鱼炸臭豆腐、有义务廉价工艺品、有时光邮局、有青年旅社,也一定有酒吧,还可能有艳遇。有趣的是,她们都是“文青圣地”。

哲学家拉康说,欲望本质上是通过欲望他人所欲望的对象,使得他人承认我的价值所在。我们不难发现,在每个个体抉择的过程中,他者始终以其绝对力量主宰着个人行为之表现。旅游动机的分化深刻体现着这一事理。所以,一个文青的朝圣之旅很可能不是自我内心而生,而只是在替别人完成一个愿望。

作者:理识平

编辑:酥麻麻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