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哲学大牛遇上十二星座,哪一款是你的菜?

据说本雅明是巨蟹座,福柯是天秤座,那你呢?

0

已经看好几次看到朋友圈里的金牛座同学转载的那篇《西方哲学家星座统计》了,作为里面哲学家统计数量第一的星座,金牛宝宝们纷纷借此傲娇了一把。这可让别的星座怎么办呢?这回我们就来好好地唠一唠各个哲学大牛的星座,也好让别的星座也能刷一波存在感~~【允悲】【允悲】

1 巨蟹座本雅明

1

首先介绍的是据说最让人看不懂的巨蟹座哲学家——本雅明。这位哲学家通常被誉为具有“卡夫卡式的细腻、敏感、脆弱”的内心。他还特别喜欢同为巨蟹座的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并尝试翻译他的作品。他曾对人说:“每当我读他写的东西时,我就感到我们心灵相通”。与普鲁斯特类似,本雅明也喜欢谈及回忆、怀旧与收集旧物件,他觉得在这些“历史的碎片”中有“命运的场景”,是生命活生生的记录。要说到念旧和最容易触景伤情,没有哪个星座能比得上巨蟹座,巨蟹非常容易缺乏安全感,需要永恒的安定感。他们热衷于收集旧物,这与其说是占有物件,不如说是希望曾经发生过的美好时光永远地驻留在身边。可有些讽刺的是,本雅明一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大概也因为如此,他的思想总是被投下了一抹忧郁与伤悼的阴影。

2

本雅明 图片来源:Wikipedia

围绕本雅明的一个重要关键词就是“神秘”!什么神秘主义者,神学家,犹太教……这些包围在外部的标签似乎让这位大神更加云遮雾障、面目模糊、难以解读。但是,如果“无法被定义”恰恰是他自己本身所追求的呢?阿伦特在《启迪》里面分析本雅明成名之难的时候说,本雅明自觉地逃离了社会系统里所有的分门别类,因而难以被纳入任何圈子。那么,巨蟹身上这种又神秘又疏离的特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巨蟹座所掌管的是人类的童年、家庭和出生的宫位,它在象征意义上代表的是最原始的母性,这与荣格所谓的个体潜意识和原生环境所引发的直觉反应相关联。这种潜意识不是集体潜意识,而是非常个人化的。巨蟹座总是抱持了一种追寻永恒神圣源头的渴望,这个源头即为代表生命起源的子宫和汪洋大海。希腊神话里,海洋女神西蒂斯诞生了世界万物。巨蟹所追寻的,正是这种创世之初的混沌状态。他们不想被定型的追求就来源于此。

因为巨蟹代表母性,因此,即便是一个身为男性的巨蟹座也难以同人进行直接面对面的对立,他厌恶一切冲突之物,当他面对冲突的时候会选择非常迂回的手段。本雅明在很早年的时候就自觉地与当时如火如荼的青年运动保持距离,甚至因此和多位参与其中的友人绝交。他认为,这些直接反叛资产阶级社会的年轻人最后仍然会成为资本主义的同构物,对政治的对抗只会沦为政治的同构物,因此最激进的反抗形式应该是非政治的。这是一种典型的巨蟹式对抗形式,它迂回而又无形无迹。

2 天秤座福柯

3

福柯不负于天秤最文艺、最盛产浪子的名声,他传奇的感情私生活和传奇的死亡方式,方方面面都太符合这个经典设定了。他尝试过自杀、吸毒、同性恋、SM、有过许多风流韵事、死于艾滋。天秤座天生讨厌礼教,追逐自由,也可以容忍各种“越界”之事。天秤座的人通常热情开朗,擅长社交,热衷于享乐。福柯曾盛赞过美国的同性恋解放运动,在1980年代,福柯每年都会去旧金山待一段时间尽情玩乐,那里的公共浴室一直是同性恋者的天堂。在那里他可以经历一种与众不同的、以集体组织为形式的社交文化,他还旅居过瑞典,那也是他盛赞不已的一处性解放的国度。这些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体验,最后都成为了他思想的养分。

4

米歇尔·福柯 图片来源:网络

福柯贯穿一生都在探究两个主题——权力与身体,这两个主题正好都带有天秤座印记。众所周知,天秤座的符号是一杆秤,它象征着人间的公平和正义,关注的是道德法则和伦理问题。福柯一生的研究工作已经表达了天秤座崇高的理想,这种理想不允许天秤座在做出选择的情况下偏袒任何一方。福柯考察的各种权力模式——无论是实体的政治、社会体制,还是各种抽象的知识和心理机制——对他来说都会造成压迫和不平等,因而这些建制会激发出天秤座天赋的正义感。之前提到,巨蟹座所关注的是个体意识和混沌的潜意识,而天秤座则相反,他们关心的是社会集体意识问题。它总是处于理性意识指挥的层面上,因而,它所标举的理想主义原则因而总是能够引领各种集体运动和大众风潮。因为这种群众魅力,福柯也深受六十年代学生运动中渴望战斗的学生们的爱戴。

身体是福柯哲学中另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天秤座在古希腊神话中是属雌雄同体的,在原型神话里,提瑞西阿斯被蛇咬死后经历了一次女性的生命,又通过同样的情景再次经历了男性的生命。天秤座的平衡感不允许它在理念和身体之间、在阳性和阴性之间往任何一边倾斜,它会遗忘自身的本能和感觉层面的东西,而站在客观立场上进行调停。这样的权衡通常都会给天秤带来很多痛苦和麻烦。这种矛盾共生的状况会贯穿天秤座整个生命历程。这也决定了福柯在探索知识和权力这些很宏观抽象的主题时,总是以最微观的方式进行。他在对性行为、医院还是和监狱的讨论中提出的“快感”、“肉体”、“拷打”这些敏感词,都呈现了他要将抽象的哲学拉到地面的尝试,呈现了他的一种平衡感。

3 白羊座拉康

5

白羊座一直被视为开天辟地式的存在。如果说开启了整个近代哲学的人物是笛卡尔,开启了现代政治哲学进程的是霍布斯,那么拉康早在结构主义盛行的年代就已经孕育出了后结构主义哲学的滥觞。白羊都坚信“一切从我这里出发”,这是因为白羊座代表的是最原初的创造力和生殖力。它总是和“父权”与“律法”的问题相互牵扯,它的命运只能在不断地与既定律法和秩序的斗争中来找寻自己内心的“父亲”,从而推翻旧世界,并创造一片新世界。

6

雅克·拉康 图片来源:Twitter

我们同样可以在拉康自身的学术命运中感受到这一点。在弗洛伊德死后,他的亲属和弟子就四分五裂,都自认为是弗洛伊德的嫡系传人。但在这时,拉康自己的理论早已另辟蹊径,从而被一些分羹者诋为叛徒。其后拉康似乎又命途多舛,又不断地与既成的建制分裂:先是从弗洛伊德传人所领导的“巴黎精神分析学会”决裂,而后由自己一手建立的“法国精神分析学会”竟也将自己驱逐。同心甘情愿站在边缘地带的本雅明截然不同,白羊座一次次的决裂总是为了谋求自身的主体性权威。事实证明,他出走以后领导的团体为精神分析的普及做了更强有力的推动,并最终成为该领域的权威,被封上了神坛。但他在其中不免遭遇了许多权力的争夺,陷入与“父权”竞争的状况。

拉康在晚年成名之前,尽管和学界人士关系不错,但他却一直作为一个学界的“编外”人员存在。这是因为他的老师当时同他关系恶化,拒绝给他教授资格。拉康也曾经坦言,正是这一事件让他转向了精神分析的研究,只能寄希望在医学界寻求一席之地。拉康将弗洛伊德的弑父情节与结构主义语言学的遗产结合,形成了更为精致的“三界”理论。他认为,人从想象界转入语言结构所编织的象征界时,才能获得意义,而这同时也是阉割和缺失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丧失了与母亲的原始联结。父亲代表了象征界,他永远地对希求享乐的孩子说着“不”,赋予他以准则和结构。人的成长于是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过程,他既需要将自己铭写入象征界,同时又要与父权的壁障进行斗争。我们可以从拉康这些经典理论中读出他的人生经验在他心理结构上投下的阴影。

每一个星座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故事,会塑造你的成长轨迹,继而影响你的性格、价值观和思维方式。我们从哲学家的理念追溯到他们的个性养成,从中可以发现,每个星座的特质可能成为思想的养分,也可能成为一种壁障和挑战。我们也可以借此对照并反思自己,思考如何能够把握和利用这些特质。

有些朋友曾总结道,不是所有的星座的思维模式都适合哲学思维,所以导致了一些星座盛产哲学家,而另一些星座却数量稀少。比如很多人就认为射手座、水瓶座和天蝎座就不太适合哲学思考。(简直拉仇恨啊!)到底是不是这样呢?欲知详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作者提示:此文仅供娱乐)

作者:苏拉

编辑:xd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