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美国弗吉尼亚骚乱中的种族回潮

种族主义始终是美国社会的癌症

微信图片_20170817135151

图片来源:abcnews

编者按:在美国“开国三杰”托马斯·杰斐逊的家乡,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爆发了10年来最大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游行最终演化成暴力骚乱,引得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声谴责。

那么白人至上主义的思想起源与现实诉求究竟是什么,捍卫李将军何以成为一场政治斗争?

这两天,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的事件震动了全世界。尤其引人瞩目的是,这次事件中白人游行者直接打出了纳粹的旗帜。事件的导火索是当地的一座罗伯特·李(Robert Lee)将军的雕像被移除,引发了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三K党徒和新纳粹们的游行以及之后的冲突。这位李将军,是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的南方邦联军队总司令;虽然不少人拼命减轻李对南方奴隶制的支持,从而试图切割李与美国右翼以及种族主义的关系,但是这些说法并不符合历史事实。与特朗普的当选一样,这次事件也让美国国内的右翼思潮再一次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1

3K党旗出现在抗议拆除李将军雕像现场。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众所周知,美国是由白人殖民者建立的国家。白人至上主义和美国右翼的其它思潮一样,是在美国建立之初甚至建立之前就发生的。这种思潮的要义与核心,当然是确保白人在美国社会中的宰制地位。这种思潮的追随者要求的宰制地位不仅是经济上的,也报货社会、政治和思想文化等领域。

经济上,这在19世纪意味着维护、捍卫美国南方的奴隶制度。在当前,意味着维护并且强化“新自由主义”。在政治领域,奴隶制时代的黑人当然是不会有参与政治的权利的。但是,在南北战争之后,黑人已经在形式上获得了人身权利,白人至上主义者们就通过吉姆·克劳(Jim Crow)制度,即用例如教育、文化水平等各种借口把黑人排除在政治活动之外。在社会生活上,美国南方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就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推行所谓“隔离且平等”的措施,也就是系统的种族隔离制度。在思想文化领域,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则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抹杀和掩盖美国南北战争的政治性质。

目前在中文互联网上流行的所谓李“反对奴隶制”、“保卫家乡”,还有把美国南方打扮成抵抗北方的联邦政府暴政,捍卫“州权”的“自由斗士”,“抹红”林肯等等,不一而足。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南北战争之后的“重建”时期,虽然美国北方的共和党人无视黑人的要求,对南方做出了无数让步,例如解散黑人武装、停止没收并重新分配南方种植园主们的土地等,但是南方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并不领情,他们不仅建立了系统的种族隔离制度,而且直接通过谋杀、强奸、酷刑、殴打等手段企图把黑人重新赶回奴隶地位。三K党徒们还把黑人男性获得政治上的投票权,解释为使得黑人男性有能力强奸白人女性,并实际地以此为借口对黑人大肆施行私刑。不难发现,目前国内一些人士提出的种种美化李本人以及白人殖民者、白人至上主义的种种说辞,无非是这些观点的简单翻版。

2

图片来源:bbc新闻

当然,白人至上主义者们的歧视对象不仅仅是黑人,在相当一个时期里,犹太人和东/南欧裔白人也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们的靶子。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华人也是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们特别针对的一个目标,除了著名的《排华法案》之外,各种各样的排华(以及针对其它有色人种)暴力行为也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周期性地回潮。这就让上述这些为白人种族主义辩护的人士显得十分滑稽。

当然,美国黑人和其它有色人种,是不可能欣然接受这样一种种族主义制度的。美国黑人为了反抗这样一种系统性的种族隔离制度,进行了艰苦而漫长的斗争。这些斗争也得到了包括共产主义者在内的白人左翼的直接声援和支持。这在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尤其显著。这次拆除夏洛茨维尔的李将军雕像,实际上也是这种斗争的又一具体行动。眼下,美国南方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们,以及其它右翼分子正在进行了强烈的反扑。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之后,美国黑人在法律上不再被歧视了,但是,美国的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并未就此偃旗息鼓,而是一直以白人民兵等等形式存在着并展开活动。事实上,虽然1960年代民权法案之后黑人获得了法律上的平等地位,但是多数黑人并未真正改变他们的处境。因为美国公共部门对补偿性质的平权法案执行得较好,美国黑人也比白人更加依赖公共部门的雇佣和工作,这样一来,1980年代以来兴起的强调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对美国黑人的打击尤其剧烈。虽然美国白人底层在新自由主义政策下,也受到了极大损害,但是,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和美国右翼的其它派别一样,把美国社会以及他们自身遇到的各种问题,都归咎为资本主义制度受到了所谓“精英”们的阻碍,归咎为“精英”们和黑人等底层的“共同阴谋”。也就是说,由于白人种族主义的影响,这部分美国白人把矛头对准了改良主义,而不是加剧他们困境的新自由主义。

3

白人至上主义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毫不奇怪,美国在罗斯福新政和约翰逊时期建立的极为有限的社会福利制度也成了美国右翼的主要靶子。黑人在这个过程中受到的打击尤其大,黑人以及拉丁裔等底层聚居的“内城”(inner-city)在这个过程中进一步衰败,成了美国警方“特别关照”的对象。相应地,部分黑人提出了“Black Lives matter”这个要求得到美国警方形式上公平对待的口号——在中文互联网上,这个口号被故意翻译成了所谓“黑命贵”。特朗普去年的当选,不仅受到了美国右翼的支持,而且正如笔者曾经指出的,极大地刺激了白人右翼,夏洛茨维尔就是表现之一。

那么,美国的右翼又将如何发展?这将是我们拭目以待的。

本文系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

特色内容

作者:叶攀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