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翁》游戏被发明出来,是为了展示地产霸权之恶

把贫困与进步这两股力量绑在一起的,是土地所有制的不平等。地税该有多高?由此而来的税收应该如何分配?这些问题无疑将引起大富翁玩家的激烈辩论。

微信图片_20170808164217

马克·吐温曾打趣说,“买地吧——因为土地已经停产了。”而这对于大富翁游戏里的你来说,当然是一则好用的格言。因为这款畅销的桌面游戏,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儿童,去囤积地产、大建宾馆,然后对那些意外踏足其产业的游戏玩伴征收极高的租金。

这个游戏鲜为人知的发明者伊丽莎白·玛姬,要是知道今天她的游戏被扭曲了后,如此具有影响力,那她肯定要去自首。为什么?因为这个游戏鼓励玩家去赞颂的,恰恰是她发明这个游戏所要反对的。

玛姬生于1866年,是个直率的时代规范反对者和政治叛逆者。她一直到四十多岁都独立未婚,且以此为豪,并以公开作秀的方式宣扬自己的观点。她在报纸上登了则广告,说自己是“年轻的美洲女奴”(young woman American slave),竞价最高者可得之。她告诉瞠目结舌的读者们,做这些是要强调女性在社会中所处的次属地位。她说“我们不是机器……姑娘们也有想法,有欲望,有希望和抱负。”

1

图为伊丽莎白•玛姬(Elizabeth Magie),图片来源:网络

除了直面性别政治外,玛姬决心与资本主义土地所有制体系作一番较量,而这回斗争,不是通过公开作秀,而是以桌面游戏的形式进行。灵感始于她的父亲詹姆斯·玛姬,这位反垄断政治家曾给过她一本书——亨利·乔治的经典《进步与贫困》(1879) (Progress and Poverty)。在这本书中,亨利·乔治认为“所有人使用土地的权利平等,就像他们平等地呼吸空气一样——这是宣告他们存在的权利。”

2

亨利·乔治(Henry George 1839年—1897年),现代土地制度改革运动人物。其以关于为废止那些未改善土地价值所有税的主张(single tax)而闻名,主张只对土地进行征税。图片来源:网络

乔治在19世纪70年代周游美洲时,见证了财富增长中所存在的长久贫困,他认为,把贫困与进步这两股力量绑在一起的,是土地所有制的不平等。因此,与马克·吐温鼓励人们买地相反,他号召国家对土地征税。因为土地的价值,大多来自地表下的水或矿藏等自然恩赐,或是来自其周围环境所创造的公共价值,比如附近的公路和铁路;蓬勃的经济,安全的街区;地方学校和医院,而不是来自地皮上所建造的东西。他也提出,由此征收的税收应该花在相应的地方。

玛姬决心要证明乔治的提议值得被采纳,于是发明了她所称的地主游戏(Landlord’s Game),并于1904年申请了专利。该游戏在一个绘有回路的桌板上进行,上面布满了等待出售的街道和地标,这在当时还很新鲜。然而该游戏主要的创新之处在于,她为之设置的两组规则。

3

“大富翁”的前身,即为地主游戏(The Landlord’s Game),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根据“景气”(Prosperity)规则,每个玩家在有人买入新地的时候都会获益(这个设计反映了乔治的土地价值征税政策),当一开始钱最少的玩家资金翻倍时,游戏结束,玩家(所有玩家!)获胜。相对地,根据“垄断”(Monopolist)规则,玩家通过买地和从向其他玩家(他们倒霉地停在那里)征税来获得成功,最终使其他玩家破产的玩家,将作为唯一的获胜者取得胜利(听起来有些熟悉?)。

玛姬说设定两套规则的目的,是为了让玩家体验“当下土地掠夺体系及其常见的结果和后果”,继而理解不同的土地所有制如何导致截然不同的社会后果。“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游戏叫做‘生命游戏’”,玛姬评论道,“因为它包含了真实世界中所有的成败要素,而且总体而言,游戏中的目标也和人类的目标一样,即积累财富。”

这个游戏很快受到左翼知识分子的欢迎,并且走红大学校园,包括沃顿学院、哈佛和哥伦比亚大学等。在贵格会(编辑注:维基百科上解释,贵格会又称公谊会或者教友派(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是基督教新教的一个派别,主张任何人之间要像兄弟一样,主张和平主义和宗教自由。由于宾西法尼亚州有大量贵格会教徒聚居,习惯上以“Quaker City”作为费城(Philadelphia)的别名。)中,游戏规则被调整,并用取自大西洋城的街道名重绘了桌板。在由贵格会改版的游戏玩家中,有个名叫查尔斯·达罗的无业游民,把修订版的游戏据为己有,后又卖给了一家叫派克兄弟的游戏公司。

4

派克兄弟公司是曾是一家美国玩具和游戏制造商,后来成为“孩之宝”品牌。自1883年以来,该公司推出了1800种游戏,大富翁位于受欢迎之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当游戏的真实起源水落石出时,派克兄弟便直接买断了玛姬的专利,然后重新发布了这个游戏——把它简单化,包装成“大富翁”,而且只向玩家们提供一套规则,即赞颂一人胜过所有人。更糟糕的是,在营销的时候,游戏的发明者依然被声称是查尔斯·达罗,他在上世纪30年代想出这个游戏,并卖给派克兄弟,成为百万富翁。讽刺的是,这个编织出来的白手起家的神话,正是“大富翁”潜在价值理念的例证:追逐财富,为了出人头地而碾压对手。

所以,下一次有人邀请你一起玩大富翁的时候,你可以试试这么做:在设置机会卡和福利卡的同时,也设置一堆地价税卡,让每个玩家在对其他玩家收取租金时,都必须抽取一张地价税卡。地税该有多高呢?由此而来的税收应该如何分配呢?这些问题无疑将引起大富翁玩家的激烈辩论——但这恰恰就是玛姬希望看到的。

原文链接参见:https://aeon.co/ideas/monopoly-was-invented-to-demonstrate-the-evils-of-capitalism

作者:Kate Raworth

翻译:王立秋

校对、编辑:屐松松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