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过善心汇:大学生亲历传销洗脑陷阱

精神控制的套路总是类似

1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

头目发现我没有在听,用手机狠抽了我一个耳光

很不幸,我曾经被北派传销组织的虚假招工信息骗进了窝点,被非法拘禁了7天。比起传销南派强调资本运作的软洗脑模式,北派组织的威胁、拘禁要粗暴血腥得多。这是我经历过的洗脑套路,希望更多人看到后,可以远离传销,远离精神控制。

进入窝点的头一天,匆忙安顿下来的我睡得很安稳。第二天一早起来,噩梦就开始了。

一个大哥一进门就拉住我,热络地说,“哎,有科长正好路过楼下。听说新人可以先面试,如果合格就能直接入职,不合格就得走人了。小兄弟加油!”说罢,还拍了拍我肩膀。

面试时,我隐隐觉得自己很可能掉坑里了。下意识地往外瞥了一眼,发现大门口已经多了三个壮男在把守。

“面试”结束,科长宣布我不合格。他神色凝重,问我想不想知道面试不合格的原因。好奇的我自然说想。

完全出乎我预料,科长猛地扑冲过来,两只手拽起我的领口,提到他面前,吼道:“你被骗了!你知道么?!”

这一下把我吓得不轻,躯体都僵直了。科长松开我,才补充道,“我们干的‘直销’这行,只是暂时没通过立法,国家规定要5000万人从事才能通过……”

他说了一大堆毫无法律常识的胡话,滔滔不绝,唾沫星喷了我一脸。而我一边佯装在听,一边打量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可供逃生的窗口。没想到,他看出了我在走神,用手机狠抽了我一耳光。

突如其来,脸热辣辣得痛,我吓傻了。而他神色自若,停顿几秒,又继续着他的激情演讲。

这时,洗脑、拘禁已经开始了。

忽悠我的时候,那个哥们他是真的干过我要应聘的那个岗位,所以说话一套套的,一副很专业很懂的样子,压得我没话可说。后来我才发现,这也是他们惯用的伎俩,让以前做过那行的人去忽悠前来应聘的求职受害者,分工明确。

看清楚自己什么货色!你哪里配得到这份工作?!

在那出来以后,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不反抗,多少有点“哀我不幸,怒我不争”的意思。但在那个环境里,安全都没法保障,哪里还谈得上反抗。

我本来就被吓坏了,有时被打完,肌肉一直抽搐着,没法用意识控制住。而且那是个封闭环境,呼天喊地都没人知道。更何况敌众我寡,屋里起码有三个壮男守着。后来我才发现,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劣。附近不仅有好几个窝点,而且窝点内还有退役战士。

他们没收了我一切通讯设备,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被困在一个小小的寝室里,彻底丧失了与外界的联系。

他们恐吓我,“你再也别想回去了!”他们掐我抽我打我,但不会往死里打,因为伤口太明显就容易留下证据,日后可能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当“领导”来电话或者点到组织的某个成员时,他们会突然90度鞠躬,右手做出摘礼帽状,嘴里冒出一声“咻用~”(谐音,后来发现说的是辛苦,语速很快)。几个人同时或者依次做出这种举动,姿势齐整而虔诚。

由于信息闭塞,加上身处陌生而封闭环境,人很容易对身边情况产生误判。更何况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其他人都是自己观念上的敌对者,初次见识时都熟练了表现出宗教仪式似的举止。

这是洗脑的第一步,让你恐慌,丧失判断的基准。

对我进行了掌掴后,他们又开始新一波攻击——言语侮辱。他们羞辱我的智商,说我蠢说我是猪。“为什么你自己被骗了,别人没有?看清楚自己什么货色!你哪里配得到这份工作?!”(当初他们就是盗用正规公司的名义进行招聘培训)

这一步就是让你的自信动摇受挫。在受到恐吓的封闭环境里,人常有无助之感。此时对其进行言语侮辱,可加深其绝望,动摇其信心。

2

图片来源:中新网

在长时间的言语侮辱和暴力下,我感到非常无助。孤惶之际,窝点里其他人开始主动和我聊天,试图拉近距离。这里面高学历的不少,我所在的窝点就有两个985本科三个211硕士,还有一大堆普通本科专科生。他们要么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要么经济上遇到难题,都想着来这里发财以改变生活。而这些传销的受害者最终都成为加害人,对我非法拘禁、恐吓、肢体暴力。用他们的话说,“这些我们来时都受到过,等你‘考察’明白了,就会理解的。”陷在传销里的人,总以为自己是清醒的。

不时,头目会过来继续羞辱我,要我认清自己和其他成员之间的能力差距,打击我的自信。在“掌掴+侮辱”这套组合拳之后,他们稍稍停歇,我得以短暂喘息。那些大学生开始陪我玩一些很无趣很催眠的游戏,如打各种扑克,不停地背诵演练自我介绍。或者让两个受害者当着所有人的面,按照他们写的剧情来模仿男女自慰,或者一些“不和谐”的动作,美其名曰“丢下节操,丢掉包袱”。

其实是潜移默化让你放弃自己的原则,让你“融入”他们的群体——你看,我们很友善,对你很关心,亲如一家人不是么?呵呵,这些人都受过高等教育,现在却心安理得地做这些事。

为什么领导打你不打我?领导打你打得不对么?

如果还是不服从,接下来就会被暴打一顿。那段时间里,我大概是挨打最多的人了,每天都要接受从语言到肢体上的暴力对待,所有行为都受到监控。连同我在内、还没洗脑成功的四名受害者,从来没有单独呆在一起超过五秒钟。即便是上厕所,都有专人跟着盯着,当然这也是在“关心”你。

第四天,我被一个小头目掌掴到耳鸣。他让我扎着马步半蹲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边打我一边吼:“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每天给你做饭吃,陪你玩扑克,冷了给你打热水,上厕所还陪着你,你拉屎不臭啊,哼”。话音刚落又是一巴掌,继续道:“兄弟姐妹们拿你当朋友,你却怀疑他们是不是别有所图,是不是要害你,我真是为他们不值,付出这么大精力陪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东西……”一停顿就是一巴掌,他语气越激就越用力,扇得我耳朵嗡嗡响。

他们一群干着非法传销,非法拘禁公民之事的人居然大谈良心?虽然我内心这么想,但为了少受点皮肉之苦,我没有回话。不过从窝点其它成员的表现来看,不少人或许真的从内心深处认同这个想法:“你丫这么穷,我们图你什么,你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腐烂下去,关我们什么事?你以后去了单位,做错了事,会有人告诉你么?大家都巴不得你犯错,把你挤下去。”

当我被打到有阴影,以至于看到那个头目就发抖时,另一个窝点成员就问我到底怕什么,我嗫嗫道“他打我了”。没想到他把我推了个踉跄,劈头盖脸地质问起我来:“领导打你怎么了?领导打你难道打错了么?为什么领导打你不打我?领导打你打得不对么?”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笑了,轻蔑地笑,“肯定是你哪里说了什么让领导不高兴的话才会被打,活该!”

关押那几天,会有所谓的老师来吹嘘传销,上课又臭又长。最常见的就是五级三阶制。大概意思就是拉人入会,拉够了就会在下个月的首日晋升。类似的还有三商法、几何倍增理论等玄乎的名词。

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些虚假的致富例子,谁谁谁在多短的时间内连升几级,现在活得有滋有味,走上人生巅峰。这些例子大都集中在90年代,当时咨询信息并不发达,而大多数听众在那会还小,三观也尚未形成,因此对所举的信息难辨真伪。

套路就是那些,稍有逻辑分析能力就明白个中荒谬。甚至连他们窝点的人都不信这套,我就亲眼见过小头目在课堂上睡着打呼。只是他们不断地灌输传销这行的好处,给你带来高附加值的收益,如金钱人脉能力,很容易就将人内心的致富欲暴富欲勾引出来。但仅仅这样还不够,毕竟大家都受过教育,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干嘛非要从事这行呢?

而这个问题就就是洗脑的精髓所在了。

以孝亲之名,为入局之饵

我们对于洗脑有个认知误区,即一般认知的观念会认为洗脑是重新构建你的三观,把你的大脑架构颠覆变得六亲不认;然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洗脑不仅不是重构你的三观,相反是在强化你既有三观中的某一部分,进而有利于你们能达成共识,相互理解。最终产生了认同。这也是为何传销人员总是执迷不悟,以为自己很清醒。

我所在的那个窝点,亦是这种情况,而他们选择的共鸣点,大多数人往往无法回避——孝顺父母。孝亲作为传统道德的延续,又是维系亲情和家庭伦理的纽带,大部分传统的国民都非常重视。

由于我自幼至今家庭关系都恶劣不堪,启蒙读物又是西方那套契约思想,所以我对洗脑课完全免疫。但孝亲这点深深地击中了我所在窝点的受害群体。他们大都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成长过程中家庭或多或少遭受过不幸,家境相对贫寒。他们知识结构的体系很单一,除了本专业,对其他东西几乎一无所知。心态上又想尽快报答父母,急于求成,行为上难免会有点不择手段,因此在一般人看来违背常识的骗局,在他们那里就可能无法判断。

3

图片来源:网易

他们会颠来倒去地控诉,你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啃父母老本,没有父母你什么都不是,你的学费生活费大多是由父母承担的。还有什么,父母把你养育这么大,都一把年纪了,你才开始养他们,而你成家立业,父母就不在你的人生规划里了。

说到动情处,他们甚至会自我感动、涕泗横流:“谈了女朋友忘记了亲生父母,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在用你父母的生命去养一个和你素不相关的女人啊!”

其实就和那种声嘶力竭的感恩教育差不多,勾起你的愧疚感,释放亲情催泪弹,在讲台上大呼“爸妈我爱你”。虽然俗套,但真可以触动大多数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毕竟很多人在孝顺和亲情这两个坎上很难跨越,甚至一生都为之束缚。

而眼下他们则告诉你,这个窝点的人没比你大几岁则已经收入颇丰,很快就能成为人生赢家(就和我父母一直想的,大学毕业就该年入10万起,过几年买房买车把家人接到城里来住过好日子一样,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们眼中的废物)。

在窝点,受害者在智商、品德以及能力上都被全方位压制控制,道德愧疚感、孝亲责任感则被不断强调激发。一部分不幸中毒的受害者会痛哭流涕,表示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同时也开始相信窝点里是一批忍辱负重的正义之士。

你们就以为我们想要你那点钱?告诉你别太看不起人了!

传销团伙为了测试你是否真的信任他们,会问你这几天的“课”听明白了没,他们到底是怎么赚钱的。接着称“你们怎么过来的,我们就是怎么赚钱的”,再摆出一副“你不拿钱来就别想走出去”的架势,胁迫式地问你到底给不给钱买他们的“产品”(产品是什么无关紧要,本质就是打非法集资的擦边球)。

这时心情刚刚好转的受害者往往被这么当头一棒再次吓懵,胆怯的人还是会交钱,稍有头脑的人则会称“你们是在测试我,如果真要钱的话,刚把我们骗过来时就该抢了,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后者往往更容易得到赏识,被选定为发展对象。为了提升这个组织的含金量和可信度,这些团伙会告诉你这个组织有门槛,不是这么好加入的,有名额限制。你想买他们的产品,他们也未必愿意卖给你。就算你拿了钱来,也要对你进行“考核”,考核不过,钱还你,你离开(当然,大家最终都会通过考核,考核不通过,就代表你可能很危险了)。

而对于那些胆怯交钱的人,可能就没有这么友善了。他们站在道德高地,发出猛烈的抨击:“我们兄弟姐妹每天供你吃喝陪你玩,自己睡沙发给你睡床,把你当兄弟看,你们就以为我们想要你那点钱?告诉你别太看不起人了!真是替他们难过。”

善良的受害者又一次受到良心谴责,斯德哥尔摩情节在这时很容易泛滥。加上财富欲望的驱动,受害者可能因此而沉沦陷入暴富的美梦,却仍然认为自己处于清醒之中。

4

图片来源:网易

这些人最可恨的地方在于,就算你同意买他们的产品了,却没有这么多钱购买。而他们作为孝顺的卫道士,也不会让你去和父母要钱,而是怂恿你去和你的同学朋友借钱,妄图坑害更多的人下水(后期没能力挣到钱一定是你废物的原因)。他们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许诺几乎没有风险,等你赚了钱成了开着豪车回去,同学朋友一定会围着恭维你,一副出任CEO、赢取白富美的节奏。

还算幸运的是,我被放出来了,时间不算太长。因为前面交代自幼家庭关系恶劣,他们所动用的共鸣点无效。而我在里面从一开始的真害怕真怂,到后期真认怂,他们愈发觉得我没用,是个废物,而我就越发表现出自己是个废物的样子,让他们更加看不起我,没法继承起他们的大业。最终我被踢出了窝点。虽然难看了点,但是我却是所有受害者里被非法拘禁时间最短的。

被他们押送到火车站之前,同我一起被放出来的哥们却在中途反悔了,他坚定地表示,自己还是希望留下来,加入他们一起奋斗。我静静地看着他返回深渊,却无能为力。如果再多十几分钟,我或许有机会告诉他,这里的手段是什么,有哪些知识结构上的硬伤等等。

我知道神州大地上还有千千万万这样的传销窝点,我想知道这些受害者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和他们聊聊,现身说法,拆穿这种营销骗局。

附上我所在窝点的链接,或许它已经被驱散了,但是熟悉其组织架构的人必定知道,只要有几个核心分子还愿意做下去,他们还是会组成网络,继续坑害其他人:http://news.163.com/16/0826/17/BVDMFSPT00014SEH.html

作者:老学渣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