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式freestyle惨遭diss,《中国假嘻哈》和谐了什么?

爱奇艺的两个亿是喂了狗吗?

1

导语:以反抗为内核的嘻哈,渐渐完成了它的本土化。但是嘻哈这门生意,爱奇艺做不来,一不小心还会被轰下台。

您知道什么是free style吗?不知道的话可是out了,赶紧看《中国有嘻哈》赶上这趟儿时髦吧。

2

Adam Greenfield,图片来源:网络

本周,《中国有嘻哈》第四期在爱奇艺平台上40分钟点击量就突破了一亿,成为中国最快点击量破亿的综艺节目。截止目前,《中国有嘻哈》前三期节目累计播放量已过5亿,关于#中国有嘻哈#的微博话题,已经吸引了超过10亿的阅读。

在《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声》等流行音乐节目风流俱往矣的今天,在民谣、摇滚商业化道阻且长的今天,HIP-HOP,这种纯正美国味儿的音乐,出人意料的搭上了中国娱乐资本的快车,一飞冲天。

但这款“伟大”的综艺,却引来了地下Hiphop的集体愤怒。难道这是因为他们太不领情了吗?

爱奇艺有钱,中国才有嘻哈?

嘻哈音乐自八、九十年代传入中国大陆,风风雨雨三十年,终于出现了从地下走到地上的迹象。

直到去年底,摩登天空签下《中国新歌声》选手万妮达,同时创办MDSK说唱音乐厂牌,紧接着签约陈冠希,打响了中国说唱音乐市场的第一枪。到了今年3月,MDSK又非常“手快”地接连签约满舒克、Tizzy T、红花会,完成了对于嘻哈音乐市场的初步布局。

——36KR

而《中国有嘻哈》这档节目抓住了这个商机。它自称是中国嘻哈的最大集结地,它能让中国的地下嘻哈走向大众,成功地让大多数小白观众们相信:《中国有嘻哈》的嘻哈就代表着中国的地下嘻哈。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在心里却不能否认,我国音乐形态的发展一直在默默追随美国音乐市场的脚步。努力了很多年,终于在互联网、年轻文化以及资本的合力下,在今年通过《中国有嘻哈》实现了这个“追赶欧美”的梦想。

——36KR

在西学东渐的年代,大清国通过日本学习欧洲;这次嘻哈音乐入华,则是借道韩国。《中国有嘻哈》一播出就被指模(抄)仿(袭)韩国综艺节目《show me the money》。

3

图片来源:见水印

在韩国的综艺节目中,节目组就塑造了“偶像”和“undergurand rapper”之间的矛盾,以此提高话题度。而这一手法被《中国有嘻哈》发扬光大,青出于蓝。连喊麦界天王巨星MC天佑都出来通过“怼”的方式,不小心就让节目组增加了热度。

此外,靠着爱奇艺刷新投资记录的2亿人民币投资,《中国有嘻哈》在制作上可以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超强制作团队,业内诸多名导名编加盟,包括《蒙面歌王》系列总导演车澈,《跑男》三季总编剧岑俊义,《跨界歌王》总导演宫鹏。而搭配出人意料的评委团,也成功引爆了网络对该节目的讨论。

微信图片_20170719173311

《中国有嘻哈》评委:张震岳、热狗、潘玮柏、吴亦凡。图片来源:微博

但这凑热闹的吃瓜路人的狂欢中,不少媒体提出了质疑:综艺节目上的嘻哈,是真嘻哈吗?这个嘻哈是谁在唱?又是唱给谁听的?而到底什么,才是嘻哈?

Hiphop精神:社会不公,说唱不止

嘻哈最初来自美国黑人的底层社区。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进入“滞涨”期,白人中产家庭迁往郊区,黑人集中在大城市中,饱受暴力、失业、毒品等问题的困扰。经济不景气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动荡,黑豹党等黑人平权运动应运大兴。

在纽约布朗克斯区——这个贫困的黑人、拉丁裔聚集区,在帮派冲突的夹缝中,“AFRIKA BAMBAATAA”站了出来,他们表示要用HIP-HOP文化把各个帮派凝聚在了一起,阻止了无休止的斗争,捍卫社区。之后,FANTASTIC FIVE 和COLD CRUSH BROTHERS 这两个脱颖而出的乐团为争夺纽约第一说唱天团的宝座,在一间名为“哈林世界”的俱乐部一决高下。这就是世界上第一场有规模的嘻哈battle。

不过,正如六十年代革命中诞生的民谣与摇滚都迅速被资本收编,嘻哈也难逃资本的洗劫。1979年,第一张嘻哈唱片诞生了:《rapper’s delight》,此后,依靠嘻哈赚的盆满钵满的唱片公司老板们开始大力运作这种音乐形式。从涂鸦艺术家 KEITH HARING 邀请 AFRIKA BAMBAATAA 到下城的派对放歌开始,嘻哈音乐渐渐从下城区的朋克群体扩散到曼哈顿的白人派对。而后,以“闪耀大师和狂暴五人组”的一首新歌“信息”为标志,嘻哈被主流接纳了。

然而嘻哈精神的精神却顽强的生存生长着。嘻哈不仅仅是歌唱黑人的贫穷与暴力,更是展现社会现实,抗议社会不公,批判社会问题的一个窗口。

4

图为fuck the police封面,图片来源:youtube

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70年代到1999年,匪帮说唱团体“NWA”以一曲“FUCK THA POLICE ”唱响全美,他们让所有听众感受到普遍商业化时代,嘻哈音乐仍然保持着旺盛的批判精神;从Five-Percent Nation 、The Black Eyed Peas的反种族主义,到Tupac Shakur, Ice Cube, and Killer Mike等人从马克思列宁主义中汲取养分的阶级斗争议题,再到反阴谋论等,美国一批hip-hop将触角伸向多样化的社会议题,他们超越了文化的呐喊,形成了政治性的抵抗力量。

不论商业化与强权如何肆虐,社会不公,嘻哈不死。

中国有嘻哈,却压在地下

对中国来说,嘻哈音乐这种来自于黑人社区的文化无疑是舶来品。自80年代开始,香港的林子祥、台湾的庾澄庆以及L.A Boyz组合将嘻哈音乐带入了华语流行音乐界,这种音乐类型从此为人知晓。但这些最初以流行音乐产品面貌出现的嘻哈作品实在少了一些美国原产hiphop的火药味和烟火气。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嘻哈音乐风格也传入大陆。1993年尹相杰、图图、谢东的说唱专辑《某某人》是大陆的第一张说唱专辑。这张专辑出于尹相杰走红之前,带有地下的特质。除了其中极少的作品流行,该专辑并未受到广泛的欢迎。有人评论,里面缺乏律动感的flow和嘻哈式的beat的说唱歌曲,让这张作品带着中国数来宝的味道。

5

但就《某某人》的内容而言,却可以说是real的。90年代正是中国市场化转型初期,外来文化与商品的出现,欲望的膨胀以及旧制崩塌后生计的困窘让这些城市青年深陷迷茫,恰如美国“垮掉的一代”所感受到的无意义感。《某某人》中的不少作品便是当时青年人心态的写照。

6

7

谢东的《啦啦啦》的歌词中控诉了生活困窘、欲望膨胀和努力无用的状态,并且diss了港台的流行音乐作品。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

在后来的若干年中,嘻哈音乐在中国大陆的地下音乐圈里野蛮生长。

01

感谢mp3版权保护给我们插歌带来的麻烦。听肥宝《吞食我》请长按二维码。

2005年,一批广州人组成了广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型的Hip-Hop组合——“噔哚”组合(“噔哚”取自广州地方话,比喻他们当时倒霉的境况),他们后来成立在国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嘻哈厂牌“精气神”。长在广州、看着自己生活的地方在飞速的城市化中面目全非的他们,用戏谑的形式将广州市井百象说唱出来。

8

精气神演出现场。右一为肥宝。图片来源:昨日的世界

该组织中的一名rapper肥宝在早期创作中曾通过一些Hardcore(硬核)音乐来直接揭露社会现实,现在,他的风格转向黑色幽默,但仍不忘批判:“地沟油我也很有意见,但我不会直接写地沟油有多脏,我现在正在写一首歌,叫做《中华抵抗力超人》,讲的是中国每一个吃过地沟油的人都是超人,食人族咬一口都会腻死的故事”。

在川渝地区,用rap真实地记录着市井生活与城市变化,并呐喊自己不满的嘻哈人也成了一股气候。第一个唱出“勒是雾都”的重庆本土rapper Wudu Montana在《雾都夜话》里用刻写了重庆被物欲的潮水倾覆的社会场景,用强烈的情绪表达了对过速现代化的不满。

02

听Wudu Montana的《雾都夜话》请长按二维码。

9

10

11

《雾都夜话》中Wudu Montana最开始唱了他小时候充满人情味和市井气的重庆,后面则说了时代飞速变化之后的钱味重庆。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截图

在北京,同样出现了不输于川渝的辛辣嘻哈。阴三儿是个不可不提的地下组合。如公众号“燃点白酒”的评论,“阴三儿的音乐珍贵之处在于,野生、接地气,像凌晨三点夜市的脏摊,说的全都是大家能懂的东西。那种独属于北京爷们的混不吝的劲儿,被阴三儿他们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03

听《北京晚报》请长按二维码。

而阴三儿的rapper们本身也有意识地去触碰社会的病灶。阴三儿rapper贾伟称,“Hiphop是一种能够激发感情的音乐,它激发有激情的年轻人,我们也要激发他们更年轻的那种感觉。我们通过Hiphop提出问题,是这个社会让我们看到的问题,也是我们自己要想的问题。” 他们在《老师你好》里面唱教育问题,在《北京晚报》里提到媒体冷漠及腐败等问题,在《No Money No Friend》里面讽刺这个利益为上的冰冷时代。

12 图片来源:YouTube

然而这些歌曲却再难在网上找到。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下架了一批网络歌曲,其中就有阴三儿所演唱的17首歌曲因涉及淫秽、煽动犯罪等原因“中枪”。面对体制对他们的污名化,他们并没有停下。

文化局不批阴三儿照样走下去

我不管

嘻哈这个词我敏感我们是北京的hip-hop

其他与我无关13岁犯.法依法都不能判罚

拿我没办法一直到现在照样想干嘛干嘛

别招我我不管你.丫从哪来的

别他.妈罩我我在这北京城长大

总有人想跟我分胜负

但什么是正路不公平的愤怒

谁又能揭幕贫穷的内幕

——阴三儿嘻哈作品 《我不管》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国嘻哈在城市空间的底层空间里面汲取了本土的养分,渐渐祛除了舶来嘻哈最初带有的仿制塑料味。同时,嘻哈文化中的叛逆与反抗精神也随着中国嘻哈与本土社区、生活的碰撞中生长开来。如果说hip-hop最原始的爆发力源自其反抗的内核,那么《中国有嘻哈》呈现的不过是空有其表的绣花枕头,不足以代表中国嘻哈。

Diss《中国有嘻哈》:真嘻哈起义在戏外

可笑的是,嘻哈中的那股叛逆精神到了《中国有嘻哈》,却成了被消费的对象。节目故意制造着偶像明星与地下嘻哈之间的冲突,观众看着刺激,对于投下两个亿的爱奇艺,有人骂好过没人气。然后,节目组又试图借四位评委的最终解释权,以及节目组剪辑的权力,以一套流行音乐营销式的标准招安地下嘻哈。

在这个过程中,商业化的综艺节目看似赋予了中国地下嘻哈合法性,实际上,那些辛辣的部分早就被阉割,只留下了那些正面与阳光的,那些不知所云的成名梦想,那些虚妄的个性与自我,还有那些隔靴搔痒的温柔抱怨。嘻哈音乐“反抗”的内核,却成为了最不可告人的秘密。

赛程本身却并不光彩,在赛程安排上就引发众多参赛rapper不满。不少参选者吐槽道,自己自掏腰包来北京却给爱奇艺当了群演。另外赛前尿检(查是否吸毒)、残疾选手到场却被忽略、比赛过程中备受争议的判断标准等都让rapper们极其愤怒。有rapper在diss中质问,爱奇艺的两亿用到哪里去了?都给了吴亦凡么?

13

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的地下嘻哈绝不是好惹的。《中国有嘻哈》开播没多久,就收到了百余地下rapper的diss嘻哈作品。他们对节目组的谩骂和嘲讽,才真正地构成了地下与商业主流的战争,他们用行动表达了对“被代表”的愤怒。战场不靠表演,battle还在戏外。

14

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搜索页

这只是音乐资本与地下音乐的第一场大战。商业制造的流行音乐宛如一碗致幻的鸡汤,以“keep real”的假面诱惑人们接受这虚假的盛世。但那些用真诚并强烈的声音声讨这魔幻时代的地下嘻哈,却可能被消失在资本与权力的屠刀之下。

正因为如此,那些以社会良心与真挚情感演绎嘻哈精神的地下rapper,才更当如这次的集体愤怒与行动,去刺破资本编织的虚假,并担纲这个“坏”时代的反抗先锋。

勒是Chinese Hip-hop!

作者:林深 Catherine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