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被骗手册: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中介的套路

为啥这些人在房子和益面前,都变成这样一幅嘴脸呢?

1

图片来源:腾讯图片

几千花钱押金成了初入社会的学费

“永远不要低估中介的无耻程度”,每当碰到有朋友要租房,阿美都会这么告诫他们。大学毕业后,她被黑中介骗走了第一桶金。她希望找一处学校附近的单间。网上搜寻无果的她来到了小门口的中介,“我恨当时没留个心眼,没有去网上搜一下这家中介,心想这几年天天开在眼皮底下,总不能坏到哪去”。

中介见到阿美,听说她是刚毕业要租房,马上殷勤地斟茶递水:“快坐快坐,刚毕业这会儿房子可不好找。”中介领她到了传说中的“好房”,阿美倒吸了一口气:“房子特别破,没有窗帘,本来白色的家用电器都成土黄色,有点发黑了,家具漆早没了,马桶也不冲水了。”但是刚毕业,身上没有太多钱的她也禁不住这里的低价以及中介的巧言令色。

“他就一直说现在房子特别紧张,这地段价位这么低,再犹豫过一会儿别人来看,可能就租走了”,阿美有些心动,确实其他同学租到的,价钱都比这个高一些。中介不但向她承诺,这里包物业水电和电器维修,并且承诺帮阿美装窗帘。这么诱人的条件,阿美把心一横,跟着中介去门店交钱,签合同。

2

图片来源:中青报

可到了门店,几千块钱一交,阿美才发现根本没有合同,中介只给了她一张收据:“放心,你看我们这么多年都在这,跑不了。”阿美想着,“钱都交了,现在退也没办法,反正店在这,跑不掉的”。

接下来的一年里,阿美学会了自己修马桶、自己换热水管、自己修燃气灶。中介不闻不问,一开始承诺的装窗帘,迟迟不肯兑现。阿美去店里提了好几次,中介要么就是不理她,要么就是威胁她:“你有没签合同,信不信把你赶走。”没有社会经验的阿美有些慌了,但想想这里这么便宜,还是凑合住吧。平常搞搞维修,就当增长能力了,等房子到期了再换家好的。谁知,阿美刚住两个月,中介就开始催交下个季度的房租,不交就让她搬走,押金也别想退。

终于熬到退租的日子,中介带了好几个人到了这件小屋子转了一圈,拿着当初签下的收据,看了又看,“你把这一年的水电费、维修费交一下吧”。阿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说好了包水电的么?不光要补水电费,中介还指出了这间屋子的家具好几处“人为损坏的地方”,要从押金里扣折旧费。“可这明明搬来就是坏的啊,我来的时候这里比现在还破呢”,阿美又急又气,呜咽着说。

一来自己当时没有拍照留存证据,二来和中介没有签合同。阿美看到现场这么多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呢,几千花钱押金成了初入社会的学费。

这人根本不是房东,而是包了好几套房子的“二房东”

晓光是在58同城上找的房,听说中介会比较坑的他,还特意选择了“个人房源”一项进行检索。网页里出现了很多高性价比的房子,价格远低于市场价,地段装修都很好。但是这些租房信息都写着“只租给爱干净的女性”。晓光一开始还有些后悔自己投错了胎。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原来这些房源都是假的。“添加微信后,假房东会告诉你房子没了,然后每天在朋友圈发小广告”。

3

经过漫长的检索,他锁定了一套五环内临近地铁的单间,并且上面写着,房东直租。“1500,这个价格简直没谁了”,晓光兴奋极了,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按照房东发来的地址,晓光七拐八拐的通过导航找到了一个老小区。等了一会儿,姗姗来迟的“房东”急忙解释道:“现在房子太紧俏,你看的那套刚租出去,不过我这小区附近还有几个房子也不错,你要不要去看?”晓光突然意识到,这人根本不是房东,而手里包了好几套房子,专门出租的“租房代理”又称“二房东”。

“来都来了”,晓光决定跟着中介去看看。结果,在自己预算内的房子,不是用木板打的隔断间,就是半地下室。这些比宿舍还要破旧的房子,在中介口中统统是“精装修”。晓光有些绝望,但急于搬家的他想着,这里毕竟离地铁近,还没有中介费,最后还是签了。

没成想,转账押金还不到 1 分钟,中介立马郑重其事地说:“把一年的暖气费、物业费交一下吧,一共 6300 元。”再三确认过合同的晓光愣住了,没想到自己百密一疏,没有看到合同里并没有提及物业费和取暖费。不交钱,压根没法住人,但现在合同签了,押金也没法退。晓光咬咬牙,把家里刚打来的生活费统统给了中介。

看房的时候,中介声称,这个房子只有4个人住。住进去之后,这套原本两居室的隔断房,实际有住了6个人,也就是说这6人要共享一个卫生间。其他几个室友也是贪便宜,咬牙租下了这套房子,可黑中介实在是让让人有苦难言。“大家平时上班都很辛苦,碰上这种无赖不敢维权,只好忍气吞声”,晓光叹气道。

4

图片来源:金融之家

晓光忍气吞声住了凑活了三个月,第二个季度的房租刚交,“房东”就找上门来了。原来这个中介(二房东)整租了这套房子,在房东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打了隔断,再转租出去。这个中介拖欠房租很久,房东追讨欠款,上门才知道自己房子被改造了。房东报警后,要求收回房子,并让租客们一周之内搬走。

“真没想到这个中介这么黑”,晓光说。他和室友们恳求房东能够通融一下,可房东坚持自己作为受害者已经损失惨重,一周内必须搬走,否则丢东西。几个室友们,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开始联系中介退押金。晓光拨通了中介的一个手机,中介很快接通了,不但坚持不退押金,还骂骂咧咧教训晓光,“就算告他也不怕”。“原本以为这个中介会换手机号,从此人间蒸发,万万没想到,他不但不逃跑,还这么嚣张”,晓光说。

被骗后,晓光忍不住心中愤懑,发了条朋友圈,痛陈自己的遭遇。一位朋友安慰他说:“报警也没有用,这是经济纠纷,警察不会管的。现在北五环几个北漂社区基本上都被黑中介垄断了,他们往往来自同一个地方,不但平时抱团经营,还和派出所有交情,和他们签了合同,押金基本上就一去不复返了。”

像租房签的这种格式合同,对租客来说非常不公平

晓光和阿美栽在了作为二房东的中介手里,后者连房东都没见过。但唐菲不一样,她坚持通过中介,见到了房东本人,反复确认了房产证、身份证后才去签约的。可最后,她还是没有逃过被坑的结局。

由于中介验房的时候不仔细,唐菲预交了房租和两个月押金(一共6000多)才发现,大衣柜背面和遮挡的墙壁有很大块发霉,很厚还长了虫。唐菲觉得这根本没法住人,想要退租。但是房东坚决不同意,声称重新粉刷一遍就好了。“但装修期间和装修后有化学味道,而且发霉很可能日后复发”,房租交了却无法入住,唐菲想要拿回钱,可是中介和房东都在耍赖。

唐菲上网找了法律咨询。律师告诉她,这种情况理论上,所有钱都拿得回来,但碰到不讲道理的能拿回一半就不错了。唐菲想直接诉讼,拿回的钱能多些,但周围朋友们都劝她,“夜长梦多,临时怕有变数,还是协商解决,为了那一点钱诉讼不值得花心力”。

5

图片来源:中新网

最终,唐菲选择了和中介房东协商解决。可是到了现场,房东开始花样百出地拒不认账,一下说是因为没人住房子才发霉,一下又说不是装修原因是柜子原因墙才发霉。中介老板也过来了,承诺帮忙找下一任租客,中介费优惠房东一些,对于唐菲的损失一概不理。

唐菲最后只拿回了押金,一个月的房租算是打了水漂。房东收到了一个月房租,明明没有亏,但“一直死咬着不放,不停说自己亏大了”。声称自己中立的中介,倒是和房东沆瀣一气。“中介与房东利益上相对是一致的,因为承认房子出问题,等于连同中介一起问责”。更过分的是,大家差不多协商好准备撤的时候,中介还教训唐菲:”房东没赖是你造成的发霉,还肯退押金已经很不错了。”

在租房市场里,中介往往站在房东一边,而租客们平时为了生计奔忙,城市里往往无依无靠,在这个关系里成了相对的弱势,权益很难得到保障。租房经验丰富的小吴表示:“像租房签的这种格式合同(条款预先拟定,未与对方协商),会更多地偏袒房东的利益,合同里更是不会提及中介的义务,对租客来说非常不公平”。

这是你们的房子么?你们有房子么?

黄晓玲和两个朋友毕业后租住在北京五环外的某高密度小区。房东夫妻在附近的一家国内IT巨头工作,家里有两套房子。刚入住不到三个月,出租屋刚有了家的感觉,房东大姐就发来微信,打算把房子卖了,置换一套市区里的学区房,给孩子上学用。至于几个租客,房东声称:“一定按照合同,妥善解决你们的安置问题。”

房东把房子托给附近几家中介后,不同的中介恨不得每天都带人来看房。有一家中介态度还算诚恳,会提前和黄晓玲约时间,看房的时候会尽量小声,不打扰她们生活。其他家的中介,看房的时候就没那么客气了。“那个链家,每次招呼都不打就过来看房,一次带十几个人过来,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我们在卧室睡觉,他们也直接冲进来”,黄晓玲表示,链家的中介不但态度恶劣,还经常向房东打小报告。

有一次,房东无意间提起,黄晓玲才知道,原来链家好几次对房东说,这几个租客老是对看房的人板着脸,还经常假装不在家,拒绝看房,影响他们销售。“太无语了,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又不是专职给他们看房子的,凭什么要随叫随到,他们这房子被自己小孩破坏得破破烂烂的,卖不出去居然还赖到我们头上”,黄晓玲说。

房子挂牌了三个月还没卖出去,房东夫妻急了,开始找租客商量提前退租的事情。租约到期前的一个月,中介陪同房东大姐一起,上门协商退租事宜。令黄晓玲匪夷所思的是,房东理直气壮地拒绝支付相当于一个月租金的违约金,一共五千块。“合同上白纸黑字都写得清清楚楚,大家都签字了,我们租房的时候按照合同来,房东要退租了就说可以不按合同,要我们通融一下”,黄晓玲和室友坚持,必须拿到违约金才退,没想到房东开始列举几个租客的“罪状”。

6

图片来源:腾讯

“一会儿说我们把房子转租出去了,一会儿说我们用房子办公、开公司,一会儿说耽误他们卖房, 要我们赔钱,这实在太荒唐了”,黄晓玲觉得这些莫须有的指控,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一看就知道站不住脚,可是中介还一个劲的帮着房东说话。见几个租客不肯退让,中介把房东拉到一边,小声嘀咕了一会儿,对黄晓玲说:“要不这样吧,大家各让一步,违约金打个折,3000块怎么样,你们租这里的时候,租金也比较低,其实是你们占了便宜。”

黄晓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隔三差五带人来看房影响我们生活,房租也是一开始大家谈好的,现在突然要赶我们走,怎么到头来还是我们占便宜呢?”就在几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房东大姐的老公突然破门而入,对着几个租客开始破口大骂。

“你们几个贱逼,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呢?你们这么不积极配合看房,知道我们损失有多大么”,男房东抬着嗓门,希望能吓住几个刚毕业的学生。

“我们退租可以,按合同办事,你们赔违约金就好了”,黄晓玲的室友冷冰冰地说。

男房东破口大骂:“合同合同,你们知不知道出来社会,要讲什么?要讲人情知道么?谁跟你讲合同?”

“我们就要讲合同,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大不了上法院啊”,黄晓玲觉得,眼前这两个知名IT企业的管理层,主流眼中的成功人士,怎么看都和无赖没有分别。

“你们屌什么?这是你们的房子么?你们有房子么?你们不就是为了钱么,钱真是好东西,五千块也不多,这点小钱我无所谓”,男房东轻蔑地说。

“你们找我们吵,不也是为了钱么?”,黄晓玲回复道。

房东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涨得满脸通红,和中介一起摔门而去。据理力争下,几个姐妹最后拿到了违约金,离开了那个被叫作“北京睡城”的地方。有的时候,黄晓玲和朋友们交流租房经验。大家发现无论是房东还是中介,收到钱后,永远觉得租客欠了他们。还有的朋友因为实在厌恶房东的百般刁难,把房东的昵称改成了地主、地主婆。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黄晓玲们只是想在城市里有一个安心落脚的地方。但买不起房子就像成了一种罪,作为租客的他们眼里总是低人一等。“我们是没有自己的房子,可也是辛辛苦苦劳动,按时交租,没有破坏房屋家具,你说为啥,这些人在房子,在利益面前,都变成这样一幅嘴脸呢?”

作者:吴碧莲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