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兔:取消彩礼,男人你真的受得起吗

也有很多男人只要权利不要义务

1

编者按:土逗公社曾刊发有关彩礼问题的分析文章,女权行动派大兔也有话要说。只有消灭性别歧视、消灭对妇女的剥削与压迫,彩礼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这几年时不时会有男人走过来对我说:“哦?你是女权主义者?那么你应该和我们一起,倡导取消彩礼!”

先不说这些莫名的女权运动指导师为什么总爱找我指导运动,当我听到男人说要取消彩礼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往往是:取消彩礼?男人,你真的受得起吗?

是是是,彩礼是私有制下物化女性、剥削人类的手段;是是是,彩礼体现了经济交换爱情;是是是,彩礼风俗逐渐铺张奢侈——道理我都懂,但是撇开性别歧视男尊女卑的大环境,谈取消某项不利于男性的正式或非正式制度行为,则等于仅仅把“卖女儿”变成“免费送女儿”而已。

2

2017年2月2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根据调查结果,绘制出了最新的“全国彩礼地图”。

既然谈男性出资把女性从其父辈手中买过来,就不能不谈女性的经济政治地位。在女性的价值没有被充分肯定和发挥的社会里,她们的角色就只能被限定在性对象和再生产的定位上。《2016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指出,虽然女性的工作时间更长(包括有酬和无酬工作),但全球女性的平均收入仅为男性收入的一半以上。全球女性的平均劳动力参与率为54%,男性则达到了81%。虽然有95个国家(也有可能更多)的女大学生人数占到在校生的多数,但担任高级职务的女性人数仍然很少;全球只有四个国家拥有同等数量的男性与女性议员、高级官员和管理人员。

在一个女性付出更多劳动时间,却得不到和男性同等水平价值回报的世界里,无法经济独立的女性很可能需要依附更高经济地位的男性存活。女性自然而然地成为被购买、被转让、被占有的物品。性别倒转地思考一下,很少男性在结婚的时候会向女方家长索要彩礼——他的“男性气质”决定了这样做将是一件让祖上蒙羞的事情。何况,他也不需要用彩礼交换的方式证明自己的价值和估价自己的社会地位。

消灭彩礼并不能指向性别平等的康庄大道,性别平等才是彩礼消失的充分条件。当社会中每一个人的价值,不因性别差异而被自己和社会所认可、创造社会价值时,当“男强女弱”不再被看成理所当然的刻板模式时,当这个社会不再仅把浪漫爱情和婚姻繁殖当作唯一有意义的目标时,我们就没有理由再花费巨额交换一个配偶了。

各位哭着喊着要取消彩礼、还爱情纯洁、减轻男人负担的男青年们,如果彩礼真的因为性别平等社会的实现而消失,有多少人能“承受”这样的“结果”呢:妇女地位提升,越来越多妇女得到充分的受教育权,妇女拥有比现在更多择业和升迁的可能性,更多妇女比同侪男性更优秀。面对择偶,妇女可以更有权力选择更性别友好更女权的伴侣,舍弃那些喜欢调侃、物化、戏谑妇女的男性沙文主义者,舍弃那些习惯于亲密关系暴力、性能力不足却因自大而拒绝改善、动手能力弱不屑家务的男人,舍弃那些依仗经济地位高、家庭背景好而盛气凌人的白目狼……

3

男人们,这样酷炫狂拽屌炸天的结果,你们能够接受吗?

不止一次地,当说起性别平等、女权主义的时候,不少(男)同志喜欢上前来表明心声:我支持女权主义,但是太多女人只想要权利不想要义务,什么都不干光问男人要钱!

诚然拜金主义、贪图享乐的人总是存在的,其中恰好有一部分是女性,(也有男性)。但由于不少(男)同志被社会达尔文那一套禁锢了思想,总把再生产领域的劳动看得不值一文,只愿意讨论看得见的经济收益,所以当一名全职妈妈要求丈夫提供家用并自己有点兴趣爱好时,女人贪图享乐、只要权利不要义务这种评语就开始泛滥了。但是实际上,有一种男性更能配得上“只要利益不要义务”的招牌:那些要求取消彩礼的、却在同时强调男女之间本质主义差别、否认女性经济权利和性权利的叶公好龙式理中客。

男青年们,如果你们被天价彩礼而困扰,因没钱结婚而痛苦的话,第一件可以做的事情绝不是惨兮兮呼吁取消彩礼——因为没有人会理你——而是可以加入女权主义运动阵营,带上社会性别视角的眼睛分析世界,使用一切必要手段消灭性别歧视,消灭对妇女的轻视和剥削。当性别平等的世界来临时,男性所面临的性别问题也会引刃而解。

作者:大兔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