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子悲歌:男权孤儿争宠分家,退继揍父

姑妈捡孩子跟捡蘑菇一样,被遗弃的孩子都是女孩

01

来源:Bahareh Bisheh

姑妈捡孩子跟捡蘑菇一样,被遗弃的孩子都是女孩

每逢佳节,我就羡慕隔壁小妹妹家人欢狗叫,我羡慕小妹妹有三个姑姑给她买的牛奶零食,还有两个舅舅买的书包文具。

这时,我就责怪祖母不多生几个孩子,好让兄弟姐妹之间有个帮衬。

祖母无奈的表示,她生的孩子都饿死了,只有我的母亲和姑妈活了下来。

按照血亲关系,我应该称呼姑妈为“大姨”。然而由于祖母为了延续王家的香火将母亲留在家招亲,原本的“姥姥”成为了“祖母”,“大姨”就成了“姑妈”。

我的母亲和姑妈是同母异父的姐妹。物质贫乏的年代,为了让孩子能活下去,姑妈从小就被祖母送人抚养了,她是祖母与前夫所生的孩子。为了让自己能活下去,祖母与花花肠子的前夫离婚后嫁给了我的祖父——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一个地主家的长工。我的母亲则是祖父和祖母的孩子。

姑妈成年后嫁到彭水湾,母亲则嫁给了祖母收养的儿子。婚后,她们为各自香火的继承而努力着。说来也怪,我的母亲一个劲的生女儿,我的姑妈再怎么使劲也生不出一个孩子来。

更怪的是,姑妈养一个孩子死一个孩子。那个时候,经常有被遗弃的婴儿放在姑妈家的门外。姑妈捡孩子跟捡蘑菇一样,被遗弃的孩子都是女孩,但姑妈看到婴儿总是喜悦的,她觉得这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即使上天赠予的孩子与蘑菇生长的一样多,也抵不过一个毫无生养经验的母亲没有奶粉没钱看病这样的客观条件。

2

来源:《中国妇女报》

姑妈还差一点成为了我二姐的母亲。为了躲避计生委的罚款,同时也为了给未来的儿子创造一个名额,我的父母决定将家里女儿过继给姑妈。谁知二姐在姑妈家日夜啼哭。姑妈被孩子的哭声弄得心神不宁,她害怕二姐也养不活,执意把孩子退回给了我的母亲。不过这还是没有避免我二姐被送走的命运。

既然姑妈的妹妹都为姑妈姑父的“续香火”想尽了办法,姑父的兄长也不能落后不是。同是兄弟,姑父膝下无子,姑父的哥哥却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兄长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女儿孝顺顾家,成年了嫁个条件好的,能收到三份彩礼钱;两个儿子可不好办,要给他们盖房子还得给他们讨老婆,到时候兄弟分家还要分财产,不好办。

这弟弟本是自家人,弟弟弟媳膝下无子,把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他们,他们只有一个儿子定会尽心尽力抚养。兄长向弟弟表明自己的心意,没想到弟弟一开始还不领情。

姑父不愿收养,是因为他家的老四(小儿子排行第四)看上去有点傻,而且说不定以后老婆能给自己生一个儿子,要是命中注定无后的话岂不是无人养老无人送终了吗?怀抱着对孤独终老的恐惧,姑父勉强收养了哥哥家的老四——彭东尔。

当你掉水里了,亲妈会救你还是养母会救你?

姑妈望着眼前这黝黑结实的小男孩,实在欢喜不起来,她仔细端详着他的脸——他的浓眉与丈夫的一致,可怎么是单眼皮呢?右眼角下方的泪痣也不好,鼻子也不像自己的那么挺拔,嘴唇生得也薄,将来定是薄情之人啊。

正当姑妈在彭东尔的脸上搜寻一丝丈夫的基因时,彭东尔张了张嘴,叫了声——娘。

这一声“娘”唤醒了姑妈身上的每一个母性细胞,她热泪盈眶,蹲下来抱着他,抱着她的儿子——彭东尔。

三岁的彭东尔知道自己有两个“爷”(父亲)两个“娘”,三岁前住的地方就在现在的家的上面,没走几步就到了。现在的家就只有他一个小孩,好吃的好玩的都是他一个人的,他对这一点很是开心。

听姑妈说,彭东尔刚到他们家没多久,她带着他去池塘边洗衣服,刚好那天彭东尔的生母也在那洗衣服。姑妈一不留神,彭东尔就掉池塘了。

小小的彭东尔就在这时给自己的妈妈们出了一个世界难题——当你掉水里了,亲妈会救你还是养母会救你?

彭东尔的亲妈望着在水里扑腾的儿子,在岸边着急地问“谁来救救我的娃,谁来救救我的娃?”

姑妈二话没说,立刻下水救彭东尔,从此落下了风湿的毛病。

彭东尔小时候,姑妈教他数数,问他:家里有爷有娘,还有你,一共几个人?彭东尔心想上面还有一个爷一个娘,这么多人,那一共是多少个人,他困惑了。

等彭东尔到了上学的年纪,一年级就读了三年,姑妈冲到校长办公室说不给彭东尔升二年级就不给他读书了,学校才让他顺利升级。二年级开学前,姑妈抓住一切空余时间教他加减法,他才慢慢开窍。

3

图片来源:腾讯

或许彭东尔的傻笨不过是他想引起父母注意的方法,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的。

彭东尔小学四年级那年,姑妈姑父家收成不好,种的水稻基本上都被蝗虫吃了,没有钱给彭东尔交学费。姑妈差遣彭东尔去找上面的爷娘借两块钱交学费。

“娘,能借两块钱给我交学费吗?我娘说,等卖了鸡蛋就把钱还上。”彭东尔望着正在摘橘子的娘问道。

“今年我们卖橘子也没卖到钱,你哥和姐姐妹妹也等着钱交学费呢。”

彭东尔抹着泪跑回家,对着正在喂猪的姑妈说“我以后再也不去上面了!”

后来,姑妈找我母亲帮忙,才给彭东尔凑上学费。

彭东尔从这个时候开始学会了存钱,他害怕有一天家里再次陷入窘境,他害怕他再一次踏入上面的家开口找他们要钱。

姑妈给彭东尔的零花钱,他舍不得花;姑妈差他去商店里买盐,剩下来的钱他都存着。彭东尔找到几个空的玻璃罐头瓶,他往瓶里放下一个一个硬币,硬币掉入玻璃瓶里发出清脆的“叮当”声,是他听过最美妙的音乐。然后,他趴在地上,伸长胳膊,小心翼翼地把瓶子塞在床底下。

这是他秘密的藏宝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姑妈在四十岁的时候生下了我的表妹——彭佳音

彭东尔初二的时候,在开水房打水被人误会打碎了同学的开水瓶,他自己被开水烫了还要赔偿人家的开水瓶,这样的冤屈对15岁的彭东尔来说比天还大,他一气之下回了家告诉姑妈他不想念书了。

姑妈心想他气消了就自己回学校了,谁知他一歇就在家歇了一星期,学校也派班主任到家里来做思想工作,仍没说服彭东尔。班主任无奈,只好让他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是自己放弃求学的,而不是父母所逼。

既然念书这条路他走不通,那就让他学一门手艺,养活自己总不成问题,于是给他买了缝纫机,带他到邻村有名的裁缝师傅家拜师学徒。

一年后,老师傅把彭东尔送还给姑妈姑父,说他教不了。

姑父看他念书不行,裁缝也学不会,恐怕以后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更别提给他们养老了,于是降低了他的期望值——能给他们送终就行。

4

来源:醒客教育

姑妈得空来我家看望祖母,与母亲一起在厨房烧饭。

“你说,这东尔老待在家也不是个法子,总不能跟他爸一样做庄稼吧,总得让他学门什么手艺。”姑妈盖上锅盖,走到灶门口斜对着母亲。

“你这话说得好像做农民很容易一样,他知道什么时候播种收割,什么时候打农药施肥吗?”母亲塞了一把柴火说道。

“你说得也在理,况且做庄稼也搞不了几个钱。”姑妈叹了口气。

“再试试别的手艺吧,肯定能找到适合他的。”母亲安慰道。

“对了,你明天忙不?”姑妈想起自己的大事来。

“明天应该没什么事,咋了?”母亲问。

“我两个多月没来月事了,你陪我去镇上医院看看……”姑妈答道,“我总不会四十岁就绝经了吧?”

“两个多月没来……你最近有没有恶心想吐?”母亲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啊,我最近胃口好得不得了,总觉得饿,总觉得吃不够,你说我不是有什么病吧?”姑妈担忧道。

“姐,以我的经验来看,你可能怀上了。”母亲有点按捺不住内心欣喜,“姐,你怀上了!”

“真的吗?”姑妈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错不了!我明天陪你去医院做检查……姐,肉是不是烧糊了……”

“哎呀,哎呀……”

就这样,姑妈在四十岁的时候生下了我的表妹——彭佳音。

取名“佳音”,是因为姑妈在这不久前信了耶稣,她相信这是上帝赐福于她的,佳音的降临,更加坚定了她的信仰。

姑父姑母老来得女,自是将表妹视为掌上明珠。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富裕,但只要是表妹想要的喜欢的东西,都会一一满足她。

孩子,这钱你自己存着,我和你爷以后都帮不到你什么…

佳音的出生对于彭东尔来说却是惊天噩耗,他感觉危机重重,他的生命再次出现了“竞争者“。他不能在家晃悠了,他要做点什么。一天下午,他跟姑妈说他想去学木匠,姑妈听了觉得木匠这门手艺不错,能搞到钱,于是找人托了关系让他去当学徒。

彭东尔当了三年学徒就出师了,跟着村子里的人去了广东做木匠活。

对于年幼的佳音来说,这个长年在外又比她年长19岁的哥哥陌生而又遥远。她对他的记忆是彭东尔没事就给家里做个板凳小桌子什么的。

5

来源:儿童网

佳音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让哥哥教她做数学题。没想到彭东尔都给出了正确的答案,这让佳音惊奇不已,因为她听妈妈说过哥哥念书很笨。

自佳音记事起,她就听村子里的人说“他是抱来的”“他不是你亲哥”,故而她从没有把他当成是“自家人”。一开始问他数学题也是故意刁难他,想看他出洋相的窘迫样子。

第一年打工回来,彭东尔给自己的小妹妹买了很多玩具,他不知道她会喜欢什么,他给她买了很多小汽车和飞机模型。他在买那些玩具的时候似乎是在弥补自己童年的缺失。

当他把自己攒了一年的钱——2000块交给姑妈的时候,姑妈对他说——

“孩子,这钱你自己存着,我和你爷以后都帮不到你什么…….“

彭东尔两眼一黑,耳朵像是听到了一阵轰鸣。他愣住了会儿,把钱收了回来。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给姑妈姑父一分钱。

彭东尔打工第三年春节回家,姑妈给她物色了个对象——是姑妈教会姐妹的女儿。

彭东尔与女孩一见如故,很快就定下了过门的日子。姑父拿着多年积蓄下来的三万块钱,去女方家里提亲。双方父母选了一个黄道吉日,举行了婚礼。

他向姑父姑母提出了分家

婚后,彭东尔老婆的泼辣性格日渐增显,常因为菜园子少了几棵青菜,鸡窝里少了几颗鸡蛋而骂骂咧咧好几天。但她却很维护自己的丈夫,我想这是彭东尔疼老婆的缘故。彭东尔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听自己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老婆。

“上面爷娘又不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们家有橘子园、桃园,就多了我一张嘴吗?”彭东尔说到此处流泪了。

这是妻子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她安慰他不要担心,以后她会站在他这一边。

“佳音生下来之后,我在家里根本就没地位!爷娘眼里只有佳音,根本没有我!”他抹了一把眼泪。

“你啊,就是太老实了!”妻子听了愤愤不平,“你以后要狠一点!”

半年后,彭东尔的妻子怀孕了,她向丈夫建议他们应该有自己的家庭。

这句话,彭东尔在脑海里想过几百遍。妻子帮他说了出来,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第二日,他向姑父姑母提出了分家。

“分家?结婚了翅膀就硬了是吧?”姑父听着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说出要分家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彭东尔默不作声。

姑父把他臭骂了一顿,表示分家可以,让他自己盖房子去。

彭东尔听到要自己出钱盖房子,妥协了。要他掏钱那是在割他的肉啊。

姑妈劝姑父,儿子大了要与妻子结合,成立自己的家庭,由他去吧。

姑父一边咒骂着“白眼狼”,一边还是张罗了附近村子的瓦匠小工,出钱给儿子另盖了一间新房,挨着他们的老房子。

姑妈在老房子做大扫除的时候,从床底下扫出一个玻璃罐头瓶来,里面装满了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

姑妈看着一大瓶早就不能使用的硬币,有点心酸。她没想到东尔这么节省。

房子盖好后,彭东尔与新婚妻子住在新房的另一边,姑父姑母和表妹住在堂屋走廊的另一头。佳音的行军床与姑父姑母的卧床靠着一条布帘做隔断。

彭东尔妻子怀孕之后,陆陆续续会有一些亲戚带着礼品来看他们。每次佳音想搜刮一些零食吃的时候,总发现放在堂屋桌子上的礼品不见踪影。

“坏女人!“佳音对着彭东尔夫妇的房门轻声咒骂道。

佳音不仅看到嫂子把所有的礼品都搬回自己的房间,还看到她把房间里的垃圾扫到堂屋后置之不理。每次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如果有彭东尔妻子喜欢吃的菜,她就会让佳音不要动那盘菜。佳音打从心底的讨厌这个女人。

佳音不知道这个女人自私的举动来源于彭东尔对她的嫉妒。

彭东尔在跟妻子诉苦的时候,曾说——

“我爷刚刚又给了佳音一百块!我小时候找他们讨零花钱,他们才给我几分钱!““佳音要天上的月亮,我娘绝不会把星星摘给她!我小时候想要一个机器人,他们却说家里没钱……“

说到动情处,彭东尔红了眼。

一个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干什么?浪费钱!

一年后,彭东尔夫妇生了一个女儿。姑妈辞去了城里的保洁员工作,专心在家给他们带了两年孩子,彭东尔和妻子在城里打工挣钱。

彭东尔夫妇过年回村的时候,彭东尔的妻子给她另一个婆婆买了件大棉袄,却没为给自己带孩子的婆婆添置一件新衣。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给我妈买衣服吗?因为上面条件比我家好,他们家几个女儿都嫁了好人家,对父母又孝顺,经常带礼物回娘家看他们,大哥家里也不错,两个老人家应该是存了不少钱。看中了他们的钱呐!“表妹的语气和眼神里都带着鄙视的味道。

“不给我妈买衣服也就算了,还说我妈把她孩子带得又黑又瘦!我妈辛辛苦苦给他们带孩子落不到一声好,这也算了吧!还要在孩子身上倒贴钱,他们一毛钱都不给!”佳音为自己的母亲感到委屈,“都是那坏女人教唆的…….”

6

来源:博闻社 

佳音的愤怒感染了我,这让我替我那将近六十岁的姑父姑母不值。姑父是个文盲,不会说普通话,比姑妈年纪还大,在城里连份卖苦力的工作都找不到。姑妈为了能在城里找份工作,只好把我母亲的身份证借去用,因为姑妈看上去没有那么显老,才能蒙混过关。为了供女儿上学,为了多挣些钱,姑妈已经有两年春节没回来了。

成家之后的彭东尔的世界里只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怀上第二胎的时候,他老婆说“我看你爷娘的房子、田地还有钱,以后只会给佳音了,不会给你的。我们不妨这样……”

“老婆,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彭东尔满脸柔情地抚摸着妻子的肚子。

正在厨房准备着晚饭的姑父和佳音,等来了彭东尔的摊牌。

姑父在塞柴火,佳音在一边切菜。

“爷,我跟你商量件事。”彭东尔开门见山。

“啥事?”姑父头也没抬,望着灶膛里烧得正旺的火。

“以后让东尔当家!”彭东尔妻子声音很大,“你和娘年纪大了,都把钱给东尔管,我们都要听他的!”

“不中!”姑父怒声道,灶膛的火把他的脸照得像关公。

“我当家了,会把家里这老房子拆了重新盖,盖个楼房,你们到时候都可以住在里面。”彭东尔说。

“不中!到时候你让我们走我们去哪里住?”姑父站了起来。

“爷,瞧你这话说得,我们怎么会赶你们走呢?”彭东尔不知怎的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大概是想显得自己有理吧。

“不让东尔当家,我们就要退继,我们就搬到上面去住!”彭东尔的妻子双手叉腰。

“闭嘴!”佳音气得把菜刀往砧板上一扔,“闭上你这到处嚷嚷的臭嘴!”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彭东尔的妻子抽出右手,指着佳音的脸吼道,“我跟你说,你以后也莫念书了!一个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干什么?浪费钱!!”

姑父被她的话气得发抖,但是他不能冲一个孕妇发脾气,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不中用的儿子,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骂他“孬子”!

彭东尔被他爷这一耳光抽得有点懵,他本能地手一推,就把姑父推了个趔趄。

姑父忘了自己已经衰老的身体,一心只想教训这“白眼狼”,脚还没站稳就扑到彭东尔身上。

接着他们就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啊~啊~啊~”佳音大哭大叫,她的哭喊声引来了左邻右舍。

在邻居的帮忙下,彭东尔停止了自己挥舞的拳头。

“他把我爸摁在地上打…….我当时很想拿刀砍他,他们扭打在一起,我怕伤到我爸…..我怕得不得了……不知道怎么办……站在那里大哭大叫…….”佳音眼眶泛红地跟我说起这她不愿意回忆的往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

“要怪啊只能怪他们自己生不出个男娃来!”

尔后,彭东尔去派出所办理了退继手续。他和妻子孩子回到了自己亲生父母家。

亲生父母觉得对送走的老四有所亏欠,对于他的归来,自是接纳的。

姑妈在电话里得知了这一切,在电话里哭得不能自已,失眠了好几个晚上。

彭水湾的人说“他们家容不下彭东尔,把他赶走了”。

我母亲说退得好,不然总要生些幺蛾子。

佳音对彭东尔的离去表示鼓掌欢送,因为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了,再也没人跟她争跟她抢了。

姑父说“白养了,白养了……”

彭东尔回到亲生父母那里后,面临一个难题,他要与大哥抓阄——谁来赡养父亲,谁来赡养母亲?

兄弟两个都想赡养父亲,因为父亲身强力壮还能劳动。他们谁都不想赡养母亲,因为母亲体弱多病负担重。

很遗憾,彭东尔抓到了“母亲”的阄。他说他不养,“你没养我的小,我为何要养你的老?”

后来,彭东尔的姐姐妹妹帮他分担了赡养母亲的责任,女儿们经常接母亲出去游山玩水,过年的时候也会给妈妈红包。

所以,彭东尔的负担也没那么重了。

后来,彭东尔的妻子又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这时,彭水湾的村民们安慰姑妈姑父——

“东尔真是个白眼郎啊,好处全是他得了!”

“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了!这不又生了个女娃吗?不是带把的,没啥用!”

姑父姑妈转身回家后,村民们低声叨咕着:“要怪啊只能怪他们自己生不出个男娃来,还不都是自己造的孽!”

“对呀,能怪谁啊?四十八岁才生个女娃,还金贵得不得了!”

“就是就是……”

作者:张若水

编辑:小蛮妖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