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优先车厢:把女性关进笼子里,咸猪手就不会乱伸了?

原来不让女性被性骚扰的方法居然是把她们隔离开!

1

编者按:“女士优先车厢”近来引发热议,如果将女人装进笼子,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如果隔离弱者只会更为强化弱者的边缘境地,那么“关爱女性”如何做到不是空谈,治标又治本?除了女性车厢,我们还可以有更为赋权和支持女人的办法。

继深圳地铁之后,广州地铁也推出了女性车厢。据悉这个方案是根据两会代表的提案,经过调研谨慎提出的,并且处于试行阶段。而且,这样的方案也不只在广东被提出。

01

图片来源:搜狐新闻

02

图片来源:新浪新闻

我曾做过的一次高校性骚扰状况调查显示,在公共场所(包括公共交通工具)上有5成的人曾经遭遇过性骚扰,我自己也是这50%的人中的一个,在公交车上遭遇过咸猪手。从积极的角度看,这样的措施出台,说明女性遭遇性骚扰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了解和重视,希望通过设立特殊的“保护”车厢,一定程度上关爱女性/解决拥挤和性骚扰的问题。虽然初衷很好,我也同意这确实在现实情况下为一些女性提供了便利和利益——当然有人不愿意在上下班的路上,除了要忍受拥挤和汗臭,还要时时提防着被骚扰的危机。

将女人装进笼子并不能长远解决问题

然而这一措施又陷入了一贯的,本着“关爱”的原则,最后落入弱化女性的逻辑,不仅无法系统地解决女性遭遇的整体性别歧视,甚至在这样的“关爱”之下,将女性隔离开而不是让其安全地融入到社会,造成了另一层的隐形歧视:加剧了女性的弱化地位,并且强调由于这种弱化才需要把女性保护起来。

其背后的潜在逻辑是:大环境已经那么“乱和不友好”(我们默认并接受,但是这不应是倡导的主要方向),所以应该将女人隔离保护起来,能躲就躲。这样的“隔离”措施,虽然看上去“关怀”女性,但是如不改变整体不友好的环境,这样的关怀又能有多少作用呢:乘坐完女性车厢的人,就不需要坐公交吗?是不是要设立专用公交?这一措施是不是也在暗示,乘坐非女性车厢的人就会处于更不安全的位置?性骚扰不能发生在女性车厢,但是其他车厢或许不是问题?只有一节的女性车厢如何保护那么多的人,如果多数女性涌入女性车厢,那么试想下,少数被环绕在全是男性车厢里的女性,是否感受到更多的不安全感。(内心os:专门的女性车厢还设在最后一节,搞得好像一群女人奔到最后寻求庇护似的,即便要放也要在中间好么)

4

图片来源:韩国电影《色即是空》剧照

要命的是,这一逻辑在当前的社会中并不少见:当女性遭遇强暴的时候,便会劝导女性不要在夜里独自出门,却不会想到教育男性不要强奸;当女性遭遇性骚扰,常见的话是不要穿的那么少,却少见对骚扰者的谴责;当女人在事业上没有足够成就的时候,便开始说女人应该找个男人依靠,却不去检视职场性别歧视对女性造成的玻璃天花板。

这样的逻辑和思维也并不只是在女性领域中出现,在残障领域,残障人被认为和要求少出门或者不出门,而非倡导改善外界的设施让残障人融入到整个社会中。更有甚者,这样的措施和语境一旦被合理化和正当化,弱者遭到的侵害就会被归咎于自己:已经说叫你晚上不要出门,已经设置了女性车厢你为什么不去……整体环境的压迫并不得到监视和反思,被压迫者反倒承受更大压力和负担。

除了“女性车厢”,还可以做什么

我访谈过不少遭受性骚扰和性侵害的女性,一个很深切的感受便是在这个男性主导和性污名的文化中,犯罪的成本太低,而往往是受害者承受着最不应该的成本和负担。在我的调查中,性骚扰的报警报案率仅有4%,而如果真的开始报警和报案,对于多数的人来说,这维权的过程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你需要搜集足够的证据——在常见的公交地铁性骚扰中,骚扰者很快就消失了或者很难找到和辨识;你需要随时跟进问询,否则很可能不了了之——在当下的法律并没有足够多的法律规范去惩治和预防性骚扰,唯一的《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中禁止对妇女的性骚扰,但却没有具体的定义和惩戒措施;你还需要准备好面对来自各方面的质疑目光:我一个遭遇熟人性侵的女性朋友,被反复要求复述经过和细节,以此证明她并没有诬陷对方;同时,她还面临着性污名带来的其他困扰:害怕家长知道,同伴类似“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的劝诫等等……之所以举上面的例子,是想说明,在预防性骚扰的措施中,仅仅是政治正确的强调”关爱女性”设置的女性车厢治标不治本,甚至连标都不一定治——有网友实测女性车厢照样有男性进入,且男性比女性还多。

5

各地关于公交地铁性骚扰的调研数据  图片来源:女权之声

预防性骚扰需要认识到根源来源于整个社会环境对女性的不友好, 继而进行系统性的治理,这包括全民性别意识和素质的提高,对男性更多的教育而不是女性的“教导”,给予女性更多赋权和支持而不是隔离式的“关爱”。

随着“女性车厢”引发热议,不少人说,女权主义者真不容易讨好啊,做点关心女性的事情也不领情。讲真,我觉得女性车厢不是一个坏事,只是这样的好心,还可以用在更好的地方。除了女性车厢,我们还可以有更为赋权和支持女人的办法。比如,在地铁上投放鼓励女性发声举报性骚扰的宣传和广告,公开举报热线,投入警力和摄像头监控,给地铁工作人员上一场培训课……这些,是不是比单纯的贴一个女性优先车厢的标志更有效和切实呢?

换一个角度看,地铁管理部门真的没有想到这些吗?简单的隔离并不能给女性更多安全空间,但是恐怕对地铁管理部门来说,这是最“省事”的办法:只是贴一个招牌做一些口头上的呼吁。这与“三·八妇女节”以爱护女性为由促进更多女性消费相得益彰,却无法触到现实痛处,建议深圳和广州地铁,拿出决心彻底的整治性骚扰的决心,给予女性真正安全的空间而不是虚假安全的“隔离区“。

较为讽刺和搞笑的是,广州热心市民张累累去年众筹了一笔钱,想要将反性骚扰的公益广告投放到深圳的地铁上,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达成,而今因为反性骚扰的宣传被广州当地部门逼迁,想想也是醉了。

6

反性骚扰广告无法投放,张累累做了“人肉广告牌”  图片来源:新媒体女性 

附录:广州性别中心关于高校性骚扰的调研

文:韦婷婷

编辑:耄耋 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