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遇到的美国工会,到底强不强?

就资本主义的天堂而论,中国和美国哪个更强?

1

图片:福耀的美国工人正在进行生产  来源:美国中国总商会

编者按:嫌中国缴税高跑到美国开厂,又在美国遇到了工会抵抗。6月初纽约时报的一篇有关福耀玻璃工厂在美遭遇工人抵制的报道将福耀在俄亥俄州莫瑞恩市的工厂推上了舆论风口。去年,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因安全违规向福耀集团开出22.6万元美元的罚单,福耀集团随后与管理局达成了和解,罚单金额减至10万美元,工厂配合管理局做出整改。昨天,曹德旺再次发声,美国工会没有对其造成困扰,他还要继续在美开厂。

风口浪尖的美国工会到底长什么样?本文作者会告诉你,曹德旺现在遇到工会,其实力量早已被打压不少。在长期劳资斗争中,特别是在整体经济下行的整体状况之下,工会力量一次又一次被减退。

上周,《纽约时报》报道说,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所设立的工厂因为存在安全生产隐患被职业安全和健康局罚款十万美元,此外还面临一些员工诉讼,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简称UAW,下文简称汽车工会)也在该厂积极吸收工会会员尝试建立工会。福耀老总曹德旺曾经因为“在美国建厂的成本比在中国建厂的成本还低”的言论引爆媒体[1],如今,《纽约时报》的报道也在中文世界迅速传播。

其实曹德旺有些话说的没错,比如他说美国土地基本上不要钱,电价也便宜。路透社有篇讨论美国南部投资环境的文章就说,在南部几个州,劳动力便宜,税也不高,如果工厂规模足够大有几千人的话,土地也是免费。然而,在讨论福耀工厂面临的工会问题时,网上出现了一些渲染美国工会如何强大的文章,甚至将08年金融危机后汽车公司破产和底特律市破产都归咎于工会。笔者认为,不能因为几家公司的工会比较强势就夸大美国工会的力量。

逐渐降低的工会力量

先来看美国工会的总体情况。美国工会已经积贫积弱很多年。半个世纪之前,美国工会在私营企业的覆盖率一度达到三分之一,如今,私营企业的工会会员比例更是只有6.4%,即使加上公共部门,也只有10.7%的美国员工属于工会会员。

工会覆盖率下降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在经济结构上看,过去制造业占国民经济比重高,蓝领工人往往是工会的主力,然而现在美国是服务业占优势,白领工人往往不愿意加入工会。然而,不可忽视的一个原因是,资本不喜欢工会。工人成立工会后,工厂不得不和工会进行集体谈判,如果谈判结果是提高工资和其他福利,这就意味着劳动力成本的增长。因此,很多企业都会选择阻挠员工成立工会[2]。阻挠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在工会筹建阶段就禁止外界工会进入工厂吸收工会会员,或者通过短信、会议邀请或者电话调查等形式,劝说员工不要加入工会。有些企业还警告员工,一旦工会成立,公司的经济效益和内部团结都会受到负面影响,最后伤害到的还是员工本身。

而有些地方政府出于各种原因也会打压工会。从政治上看,工会会员一直是民主党的票仓,一旦共和党掌握地方政府后,便会想方设法打压工会,进而削弱民主党力量。从经济上看,为了招商引资,一些地方政府也愿意和企业一道反对工会,帮助企业降低成本。

波音公司:为了躲避工会势力选择新厂址

以波音公司为例。波音公司原来在华盛顿州设有工厂,该工厂的工会组织比较强大,在与公司进行集体谈判时还会举行罢工来施加压力。1999年,为了扩大生产能力,波音公司决定增加一条生产线。华盛顿州希望波音公司将第二条生产线也留在本地,而南卡罗来纳州也向波音抛出橄榄枝,提出税收、土地等一系列优惠。波音公司也乐见两个州互相竞争来获得更优惠的投资条件。而波音最后选择南卡州,一个原因就是忌惮华盛顿州原工厂的工会势力。

相反,南卡是一个工作权利州[3],工会在南卡的势力很薄弱。随后,负责处理工会事务的美国劳动关系委员会的代理总法律顾问Lafe Solomon提出,波音公司将第二条生产线放在南卡,是对原华盛顿州工厂工会活动的报复行为,违反了《劳动关系法》。此时,南卡的政治人物齐上阵,反对劳动关系委员会的行动。南卡州的联邦参议员Lindsey Graham直接打电话给Solomon施加压力。南卡的州长和前任州长都上电视严厉批评委员会的行为。此外,一批共和党国会议员也威胁取消委员会的拨款以及阻扰委员会的提名人选。在多方压力下,委员会最终放弃了这一调查。

2

2014年,波音机师罢工,多个工会支持

汽车工会:曾经的强大已不复返

再来看汽车工会。历史上汽车工会如何强大我们暂时不考证,然而今天福耀所面对的汽车工会要比以前弱的多。从规模上看,截止2015年,汽车工会的会员人数也不过40万,与鼎盛时期的150万相距甚远。更重要的是,汽车工会的动员能力也大大下降,几次动员工人组建工会都以失败告终。

3

曾经强大的美国汽车工会

2014年,在田纳西州查塔努加(Chattanooga)的德国大众的工厂,汽车工会动员工人举行是否成立工会的投票,结果626名员工赞成,712名反对,根据《劳动关系法》,因为支持票数没有过半数,工会未能成立。对此,汽车工会将失败归咎于田纳西共和党籍州长Bill Haslam、参议员Bob Corker以及其他团体的反对。汽车工会还尝试在密西西比州的本田公司组建工会。今年三月份,参议员桑德斯曾前往密西西比举行集会声援汽车工会。汽车工会也调整了策略,与民权组织合作,建立工会的统一战线,然而本田公司也在采取措施反对员工成立工会,现在胜负难料。此外,汽车工会一直努力推动特斯拉工厂的员工成立工会,到现在也没有成功。

最后要指出的是,包括汽车工会在内的美国工会还面临被共和党进一步打压的风险。前段时间,共和党众议员Steve King 和Joe Wilson已经向国会提出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工作权利法的草案,目前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控制,虽然川普总统一直都称自己是工会的朋友,但是他毕竟也是共和党人,如果参众两院通过该法案,川普也不一定会反对。到那时,美国工会恐怕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1]其实曹德旺有些话说的没错,比如他说美国土地基本上不要钱,电价便宜,劳动力相比中国也没有那么贵。路透社有篇讨论美国南部投资环境的文章就说,在南部的一些州,劳动力便宜,税也不高,如果工厂规模足够大有几千人的话,土地价格也是免费。

[2]与美国不同,欧洲的集体谈判是建立了行业层面,往往是一个行业的雇主联盟和工会联盟进行集体谈判,行业内的每一个雇主都不得不遵守集体协议,遵守相同的工资和福利标准涨幅。因此,相对来说,欧洲公司打压工会的动力就没有美国企业那么强。

[3]Right to work,指州立法禁止工会对非工会会员收代理费或者将收取代理费作为雇佣前提。一般实行该法后,该州工会人数都会大幅下降。

本文系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

特色内容

 

作者:柯振兴

编辑:默默然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