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美食背后,黄牛在贱卖身体

喜茶和鲍师傅,真没那么好吃。

微信图片_20170608180602

导语:黄牛排队背后,是店家坐收暴利,是消费品被神化,是你我被物化。被雇来排队的黄牛时间的确是金钱,只不过这份钱靠的是贱卖时间与身体。

前些天,网红店的套路突然被公之于众。像网红靠玻尿酸撑起精致的妆容,网红店的门面原来也是靠排队的黄牛硬撑的。

2

被暗访的黄牛称,自己属于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团队,并曾与鲍师傅达成合作,在其开张的第一天派了70多人去排假队,而喜茶也曾“下大投资”雇人排假队。

3

图片来源:网络

喜茶和鲍师傅一脸严肃地否认了这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消息,并表示一直在协助警方打击黄牛。他们就差在脸上写上:“你们就是嫉妒我太红。”被欺骗的路人们也有些无辜,“原来线下也能刷单”。

雇黄牛排队的营销套路屡试不爽,难免让土逗心生荡漾,这里面到底藏着怎样一夜爆红,日进斗金的秘密?

排队套路秘笈

雇黄牛制造火热假象绝非网红食品店首创。从热门旅游景区前卖臭豆腐、炸土豆等小食的小摊,到喜茶、鲍师傅之类的网红美食店,再到楼盘开盘、明星接机、展会等,都不乏黄牛排队充场的身影。

4

图:看看新闻

排队黄牛与传统的黄牛有所不同。排队黄牛和商品的卖家有更深的勾连——他们往往受雇于商家,为商家排队,目的是为商家刷人气,引客流,营造“网红店”的假象。那商家是如何组织“假顾客”,又如何靠“排队”盈利的呢?

第一招:雇人排队,制造视觉冲突

门庭若市挣钱还是门可罗雀挣钱,答案不言自明。所以,商家不惜重金雇人排队制造视觉奇观,试图劝服消费者:自家的生意好,是因为产品好。

看看新闻采访到的黄牛表示,一般排十天的队,吸粉的效果就能达到。据一名喜茶的黄牛称,喜茶7天就办到了。喜茶为了制造出强烈的视觉效果,开张第一天聘了300多个人假排队,且早上商场还没开门就要求站在门口,等真顾客来买的时候,就让出位置给他们购买。假排队的人员构成很有讲究,学生、青年、白领、中年人皆有。另一位黄牛表示,黄牛的分布也有讲究——他们不能一起到,而要分批到,慢慢到,不能让人家看出来。

第二招:减缓出品速度,拉长队伍,持续震撼

为保证“人气”居高不下,商家还需要通过减缓产品加工速度来助力。2014年左右,成都天天“排长队”的乔东家脆皮火烧店看起来甚是流行。但这个人气却是排队排出来的——商家在对其加盟商的培训中,核心培训内容并非如何制作,而是如何找“托”,以及通过延长制作时间,故意控制人流量,以保证随时有十几个人在排队。

奶茶“一点点”的排队场面同样闻名网络,其套路也是“减速劳动”。有网友对奶茶店的劳动过程做过分析:

传统台式奶茶店吧台一般为“一字型”,把所有工具设备放在同一条线上,有助于快速出单,提高效率。一点点把吧台设置成L型,操作区域相对较大,将所需工具设备分散,每个员工又是各司其职,所以经常看到店内员工走来走去很忙,降低了做单速度……一般奶茶单品制作速度大约在10-30秒左右,一点点则需要1-3分钟。最终的结果,即使其它奶茶店和一点点顾客数量差不多,总是一点点在排队,而且店员似乎都很忙。再经过社交媒体反复发酵,自然就会让人觉得一点点很火。

——公众号比目 《网红店,究竟值不值得排队5小时?》

土逗曾作为一名无知买家光顾过一家广州的“一点点”。点单后,排在前面的顾客不过三两个,土逗却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5

图:比目

第三招:排队“骗取”加盟商投资

上文提到的乔东家脆皮火烧店不仅制造排队来欺哄顾客,同样也为自己招来了加盟商的大额投资。据成都商报报道,一名来自长沙的旅客在成都目睹了这家火烧店的“火爆人气”后,决定加盟。而成为“市级代理”,需要“加盟费34万元,其中包括8万元押金。”

6

乔东家脆皮火烧店门口。图:成都商报

但不到一年他就发现,与当时看到的人气不同,自己家的火烧根本卖不出去。公司给的培训也是一些排队虚售的套路,令门店不赚反赔。而后他决定终止这场生意,到公司总部要求退押金却无果而返。在一个讨押金的微信群里,和他有一样经历的人达到87个。加盟商血本无归,总公司却已拿着钱消失了。

来排队吧,买一份优越

假排队只是商家营销链条上的一环,在打造出万人空巷的场面后,网红美食店还会买网络平台的大号做推广文章,以达到“制造幻象”的终极效果。

“饥饿营销”的套路显然已经尽人皆知,但商家依旧屡试不爽。商品提供者一方面,故意调低生产效率,制造低产量,以求“物以稀为贵”,提高价格;另一边,则通过雇“托”排队的方式来制造假需求,以吸引真顾客;最终通过旅游攻略平台、朋友圈等社交媒体病毒式的扩散,一个网红食品就诞生了。

“我也想去尝尝”大约是最单纯又最直接的想法,但在宛若静止的长龙以及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中,大约你已不再相信自己的味觉,而更愿意发一个朋友圈宣布大功告成,潜台词是我也尝到了稀缺品,买到了你没有的东西。

黄牛的时间不是生命

像明星买加粉装点人气一样,被神话的明星食品靠的是“黄牛”撑场。有组织、有规模的“黄牛党”往往层级分明,有负责和商家联系的“黄牛”、负责组织排队的“黄牛”等。而平日在商店门口排队的“黄牛”则处于金字塔的最底层。相较于其上级,他们的工作更为辛苦,但拿到的钱也最少。网上流传的“当黄牛月入万元”指的并非是这一群“排队员”,而是他们的上级。

这些“排队员”一般是兼职,主要由中老年人和学生党,或是一些无固定收入的人群组成。

2001年,姜凯经老乡介绍来到北京,摆过摊,打过散工,扛过包,倒过票,最后终于转了正行。按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容易。……

姜凯常年混迹于北京各个火车站。回忆起当年倒票的日子,姜凯说,那都是被逼得没办法,谁愿意没事风里雨里地倒票。

——经济观察报:《 “黄牛”生存法则调查》

根据网络上曝光的“喜茶排队员”招募信息,如果有处于大城市的、需要工作一整天的“快活儿”,一天的工资可以达到130元,工作时间为早上10点半到晚上8点半。但这样的情况并非经常出现。许多充当“排队员”的“黄牛”一般月入数百到数千不等,且收入极不稳定。

靠出售时间来盈利的商家并不只有我们熟悉的“黄牛”。苏州有一名小伙创立了一家“时间工坊”的电商平台,专门为人买菜、买早饭、排队、取号、办理业务,每小时定价十元。而在淘宝网上也有类似的“时间店铺”,靠出卖人的时间帮忙排队、跑腿来获取利润。在淘宝网上搜索“代人排队”,马上就能得到40家店铺的信息,所在地区遍布我国大江南北。

7

图片来源:淘宝网

而这样的“时间经济”甚至渗入到了高校当中,成为了不少大学生创业的路径。

记者下载了一款号称专注于高校跑腿服务的手机软件,学生通过该平台可发布跑腿需求和相应的赏金,若有人响应接受任务,完成后即可当面获得赏金。任务内容包含取快递、买外卖、代打卡等,赏金由5元到20元不等。

——中新网:《高校“懒人经济”日渐凸显,大学生变懒了吗?》

在“时间就是生命”的当下,有能力、有资本的而人靠脑力赚钱,而未能获得这样的能力与资本的“排队员”,只能贱卖自己的人力和时间。这种“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排队经济”,看似对店家、排队员和消费者均有好处,而实际上,这是一颗包着糖衣的毒药。

当人的时间被明晃晃地拿出来叫卖时,则喻示着社会分化和人的商品化均往前大迈了一步。一部分人用金钱将他人视作生命的时间买到手,用他人的命,为自己“续命”。

概而言之,黄牛排队背后,是店家坐收暴利,是消费品被神化,你我被物化。被雇来排队的黄牛时间的确是金钱,只不过这份钱靠的是贱卖时间与身体,而那一杯杯供不应求的喜茶宛若佛堂里供奉的泥像,路人虔诚等候,只待朋友圈炫耀那一刻灵魂升华!

本文系

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

特色内容

作者:苏胡思 理识平 林深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