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式微商这么坑,当妈的、打工的为何奋不顾身?

“不要问我,跟我做微商代理能挣多少!能挣多少,你得问你自己想挣多少!boss都是很有野心的,你必须调整你的思想,你不是跟我在做,我只是你的仓库,而你是boss…”听完这段话,不要轻易心动,不要急着入局,小心血本无归!

00

导语:“不要问我,跟我做微商代理能挣多少!能挣多少,你得问你自己想挣多少!boss都是很有野心的,你必须调整你的思想,你不是跟我在做,我只是你的仓库,而你是boss…”听完这段话,不要轻易心动,不要急着入局,小心血本无归!

近日,一篇名为《内幕曝光,圈钱100亿的摩能国际炸锅了!10万微商血本无归、围攻总部、拼死维权》(下简称《摩能》)的文章在网络上火了。该文剑指号称中国最大的、主营女性私人护理用品的摩能集团,声讨它以微商之名,行传销之实。

目前已经有数百人前往摩能国际总部,网上也组建了QQ和微信维权群,参与维权的个级别代理超过10万人。代理们的诉求都很简单,要么兑现当初的承诺,要么公司把货收回去。但是,摩能国际并没有代理们的诉求,其内部人士甚至对代理爆粗口。

还没等吃瓜群众欢呼“刷屏的微商也有今天啊”,剧情已经反转。该公司官方给出回应,文章中的情况为摩能前代理柏勇的恶意捏造,他纠集了一些代理开始“维权”,因为他作为代理没能通过销售赚到钱。摩能集团早前已向法院起诉柏勇“侵犯名誉权”。此外,摩能集团解释道,所谓的“传销会”是公司峰会,参会者是自愿到场;而产品均有质检报告。

传销的本质是“庞氏骗局”,即以后来者的钱发前面人的收益。那摩能案中到底谁是谁非?中国政法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认为,摩能国际这种行为已经符合传销的特征:

“这个公司以发展会员为目的拉人头、用层级关系来获取差价,物品本身价值远低于销售价格,本质不是为了销售商品,而是为了通过产品获取会员利润。”

文中揭露了摩能集团的传销招数:

第一招,以发财梦洗脑,获得“小白”认同,找“托”诱其入伙。

摩能国际在各地召开峰会,把几百人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进行“洗脑培训”……先是跟大家说,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来了,实体和工厂一定会倒闭,必须要抓住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再就是介绍“成功的经验”,谁加入摩能赚了多少钱,谁贷款做微商实现屌丝逆袭。……“上去介绍成功经验的,争着抢着打款的,其实都是安排好的托,就是为了让小白们赶紧打款,跟过去传销的套路一样一样的。” 

第二招,鼓励代理发展下线,多级分销赚取“虚假”货款。

棒女郎(摩能集体销售的产品)玩的就是击鼓传花,只要忽悠到下一个人来接盘,那手上的钱才是真正赚到了的。如果没有代理来接盘,货就只能砸在手里了,这样的产品本身市场不大。

摩能国际棒女郎一共分为7个级别,最高级别的“官方”要求打款600万,往下分别是132万元的“大核心”……每一层级的拿货价不同,要想获得更大的差价,就必须不断的往上升级。

第三招,虚构市场神话,兜售廉价问题产品。

在棒女郎的宣传中看到,几乎是“万能的神药”。宣称对脸色暗沉长斑长痘、性生活频繁、产后阴道松弛、人流人群、阴道炎、白带异常……等都有效。(然而)从今年3月份开始,棒女郎的凝胶就变成了水,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根本就卖不出去了。代理们都认为产品质量有问题,但公司不承认,也不肯退换货。

微商的套路:说深也浅

目前,摩能集团和维权微商各执一词,谁真谁假一时间难以辨明。于是常被微商刷屏的土逗向微商“卖家”请教了一下,发现上述热文《摩能》中的“传销”套路,在“系统性”的微商平台中并不鲜见。

“就像他们这种有一个平台、公司的系统性微商和个体微商不一样,他们根本都不靠零售赚钱,都是靠这些拿带提成奖金分红的。”一位曾做过儿童零食微商的宝妈(全职妈妈)透露。她向我们秘传了一份某儿童卫生用品微商“代理政策”,其中附有一套清晰的“升级型游戏”的“玩法”。

1

选择担任的产品代理层级越高,投入金额要求越高,但拿到的进货价越低。

图:儿童卫生用品微商培训材料截图

“如果我进的是低级别的代理——米粉,做微商的零售的利润是很低的,进货价跟零售价中间的差别非常非常小。”

2

最低级的“米粉”进价108元一包,卖一包仅赚20元。图:截图

“(如果)我进两万的米王,那么以后我每卖出去一包,我的上家都有更高的分红提成,他的业绩也会从我这业绩里面算。对于我来讲,我进一个米王的话,我的拿货价跟零售价中间的利润差也就比较多了”。

3

销售量和分红奖金挂钩,自己“下线”的业绩也算在自己的业绩中。图:截图

“这种情况下,我的上家,就是联系我的这个人,他肯定是希望我能够拿米王的代理。而不是拿米粉。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说服我。”

4

最高级别的“米王”若推荐越高级别的代理,就能获得越高额的奖金。图:截图

“那假如说他推荐我拿了米王之后,我肯定就会要想尽办法去收代理啊。很多的微商都是这样的,零售利润不高的,纯靠代理的业绩提成、分红、奖金这些东西。所以我就会希望我的下家再去收更多更大的代理,只有这样,我才能拿到更多的分红奖金。”也就是说,产品代理收了下线之后,业绩才能上去,不仅可以拿到更低的进货价、从自己发展的代理那里拿利润差,还可以获得更高的奖励金。

这位宝妈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微商不过是通过别人骗自己入局、自己骗别人赚钱的无聊游戏。“我入了之后几个月我就发现,他之前给我的利润承诺没有实现。进去之后发现零售利润非常低,非常低,我就觉得没有意思——我把代理收进来,难道我也像她(自己的上家)一样跟人家说,这个利润很高很高的,然后等人加入了代理之后才发现利润其实没那么多,然后我再告诉人家应该去收代理什么的?这就像骗人,我这人就不喜欢做这种。”

5

“政策”里面提到和摩能集团承诺类似的“送客户”。图:截图

这种看似正规的微商集团套路与《摩能》文中展示的如出一辙,以“高利润”买卖忽悠“小白”进入实际上“无利可图”的销售,再利用一套“人套人”的升级游戏规则诱导代理们对他人进行“再诱骗”。

小白们自以为是通过微商“投资创业”,实际上,即使成为最高级别的代理,也不过是局中的一颗棋子,制定规则的人不是任何一级的代理,而是藏在背后为代理供货的资本集团。

被套路的是谁?

对于微商,人民群众的感情是复杂的。有时候,微商意味着“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只要投资几千块,月入过万不是梦”的轻松赚钱大法。而有时候,微商意味着朋友圈里花里胡哨,烦不胜烦的小广告。不难发现,这些小广告都以美容、瘦身、保健产品为主。

6

充斥着健康知识、段子、产品神效案例以及产品推销信息的丰胸产品微商的朋友圈

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的《2016年中国微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直至2016年,我国已经有1535.2万微商从业人员。其中大多是宝妈、在校(女)大学生、低收入打工族等。

7

图:艾瑞咨询

女性成为了微商的主力军。据《2016中国微商行业市场研究报告》,购买微商产品的消费者中女性同样占大多数。这些微商用户,极有可能在产品使用的过程中被带入微商代理之路,成为朋友圈广告的“散布者”:

符女士因患有妇科疾病,曾花去治疗费20多万。2015年10月,她被某微信公众号里对棒女郎功效的描述所吸引:“纯中药、无副作用、有治疗效果”。在公众号小编的介绍下,符女士认识了一位摩能国际内部员工。2015年10月25号,符女士通过微信将600元转给这位“上家”,通过快递收到了8盒棒女郎,开始使用。她发现有一些效果,便将产品介绍给好友,收获好评后,符女士决定成为代理,开始在朋友圈里“做生意”。

——新京报 《微商公司被指传销声称可“月入五万”》

8

图:《2016中国微商行业市场研究报告》

不少低收入人群也成为了微商的忠实拥趸。在上图的三四线城市的底层青年中,最红的莫过于“快手”捧红的搬砖小伟:

但去年就有人在知乎指出,(快手曾经大力PR过的搬砖)小伟的主业,其实是假鞋假表微商。在被爆料后,如今小伟隐去了卖表的微信,阿迪耐克新百伦则变成了自己做的鞋,但其实,朋友圈里,卖假鞋,仍然是他的主要工作。和其他网红不同,小伟有一套自己的底线。2016年底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小伟说,自己只接衣服和鞋子的广告,药品保健品的广告一概不接,因为“容易搞出人命”。三四线城市,假鞋、假包难道不是刚需吗?

——虎嗅网 《快手和他的微商帝国:小镇网红灰色变现之路》

直观看来,灵活的工作时间、便利的营销方式(朋友圈)以及赚钱的机会,是吸引这些低收入甚至无收入微商入行的首要原因。其中赚钱或许排在首位。但这一行却并不如想象的轻松无压力:

但是微商还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存货。我一个月存货几十万,不存货,没有利润空间,赚不到钱。去年我是怎么做,怎么赚钱。今天所有产品和行业都开始滞销了,钱是赚了,但是存着一堆货。

——微商网 《黄丽群:我加入微商传媒的8大理由》

深陷微商套路,智商背锅?

不少人认为做微商或者光顾微商的小白是在交智商税。那么问题来了,作为微商主力军的女性(尤其是家庭女性、宝妈)以及低收入者真的“智商余额不足”吗?

有的人选择从性别刻板印象来解释这种现象。

在微商里面,女人才是执行销售的第一主力,遇到一个好产品,拉一帮姐们一起推论,你一句,我一句,我说好,你不妨试试,相信我,不会骗你的,你看我都卖出好几套了……女人感性能力比较强,受不了诱惑,受不了眼红,耳根子软,反正试试吧,来给我一套。

——知乎用户@疯狂的Alex

如此驾轻就熟的归因忽略了宝妈们深陷的社会性尴尬。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 因为结婚、生育而退出劳动力市场、选择做全职妈妈的女性越来越多。对于一个全职妈妈来说,前有丁璇式伪传统文化的还魂以及《做全职妈妈是没追求的人生》在微信朋友圈的热传,后有就业歧视的夹击——怀孕、哺乳成为女性被职场遗弃的重要因素。失去经济独立的女性,其焦虑可想而知。这种焦虑却不幸被那贪婪的商人劫持了去。

“结婚以后,没有一个工作适合我,照顾不了孩子,照顾不了家庭。有了微商,满足了我的所有需求,时间自由,人身自由,付出就有回报,多劳多得。”

——微商网 《黄丽群:我加入微商传媒的8大理由》

当然,不按套路出牌也是可以的。

9

图:知乎

有的人从“突破”阶层固化的角度来打鸡血。

现在做微商及直播是底层人员反抗阶层固化让自己发财的少数机会。

——自我介绍为“微博电商专家”,拥有400多万粉丝的微博用户@龚文祥

然而,事实证明,这个观点只对了一半。阶层固化,正在酝酿着各种各样关于“创业致富”的神话,当“劳动光荣”成为笑话,当低收入者再“兢兢业业”、加班加点地工作也无法养家糊口、得到有尊严的生活,那么实现中国梦,也就只能搞些利润不高,风险却不小的“创业”了。

因此,传销型微商才能趁虚而入,在大多数人的绝望中,凭空勾勒出了一个“发财致富”的太虚幻境。

作者:林深 酥麻麻 Catherine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