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璇在欧美:涂上口红,她还是法西斯

另类右翼女性政治背后是年长傲慢的冲锋队员,企图以男性暴力保护白人女性免受‘种族堕落’的影响。

2

拉娜罗克迪符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共同理想大会”上发言

图片来源:YouTube

他们(左翼)每一次谈及另类右翼,就好像那是群见不得光的人。他们从来不提另类右翼的妻子,这些妻子们也会出席某些场合和会议,以表示自己对丈夫的支持。所以我认为另类右翼女性展示自我立场是很重要的。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错的是你们。

——拉娜罗克迪符与同伴搭档主持《红冰》(Red Ice)电视节目时说

我们一想到另类右翼发动暴乱,脑海中可能浮现这样的画面:另类右翼领袖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s)麾下的大军——一群愤怒的白人留着时髦的发型、高举青蛙佩佩的旗帜大步前进。然而画面中缺少了与军队人数相当,且影响力越来越大的一伙极端右翼主义者:女性。

同丈夫一样,这些女性也是白种民族主义者和新法西斯主义者,她们反对“马克思主义文化主宰一切”,并将左翼分子称作为卡尔马克思(Karl Marx)和蕾娜杜汉姆(Lena Dunham)的孩子们——试图把美国变成一个敌视白人的粪坑,并按照犹太人的喜好鼓励种族通婚、女性主义及享乐主义。

这类另类右翼女性为父权制社会和排外主义赋予了女性化的色彩,倡导传统的两性角色分工和从前的审美标准。她们提倡组成中世纪式的核心家庭,效仿小说《高堡奇人》中,组建像约翰史密斯上校那样的美国白人纳粹家庭。

3

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迪克于1962年所写的架空历史小说。故事发生于1962年的美国,设定15年前轴心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击败了同盟国,美国向纳粹德国和大日本帝国投降。该作品获得雨果奖,并于2015年改编为电视剧,在亚马逊影片播出。图片来源:wiki

另类右翼在这一问题上寻求回归自然,残酷并且守旧。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的政治格局变化只要足够大,他们的意识形态也随之在很大程度上被回炉。

父权制重回巅峰

拉娜罗克迪符是另类右翼女性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拥有俄罗斯裔美国血统的她声称自己的家人逃离东欧“布尔什维克”来到中国,她的父亲出生于此。她在美国西北部长大,曾经崇尚自由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后来转变成为白人民族主义者。

拉娜罗克迪符与丈夫亨里克·帕尔姆格伦(Henrik Palmgren)一同主持一个脱口秀,宣扬白人民族主义,因而该脱口秀被誉为“CNN的另类右翼”。《红冰》(Red Ice)总部恰巧在瑞典,一大批另类右翼领导人来自那里。这对夫妇致力于在节目中揭露“文化马克思主义者”的行径。他们将其定义为“形而上学政治斗争”,即学术和文化界精英试图颠覆白人文明,实现多元文化主义而发起的斗争。

4

Red Ice的宣传语为Dispelling the Myth Makers,驱逐迷思制造者。图片来源:Red Ice官网

这位另类右翼女性视女权主义为“来自好莱坞的疯狂激进的左翼产物”。她认为女权主义蔑视男性,认为女性自己更重要。她认为从娱乐界到学术界,女权主义不断渗透到文化中,把所有的教材都变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品。这也是为什么那多极右翼女性支持家庭教育,而反对公共教育的原因。

罗克迪符发现女权主义本质上还是以自我为中心,因为其关注的是每名妇女的自主权而并非家庭的。伴随女权主义的兴起,选举权运动开始从“每户一票”变为“妇女每人一票”。她说道:丈夫和妻子理应一起投票,而给予妇女每人一票的权利剥夺了核心家庭在社会中的重要地位,这样本质上造成了家庭差异。“不学无术又吸毒成瘾的”妇女组建的单亲家庭顺理成章地形成,而那些丈夫负担生计,妻子持家照看子女的家庭则慢慢消失。另类右翼女性呼吁重建紧密联系的家庭,并遵循传统价值观和两性角色。

这样的家庭组织结构源于自然的等级制度:尽管罗克迪符承认女性最终决定家庭是否能延续,但她们实际上只是附属品,而且必须接受从属于男性。一旦你认定男性生来占据性别优势,那么父权制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一种标准甚至是必需的:处于弱势的女性应该由男性“照顾”——这只是从属关系委婉的表达方式。

欧洲男人一直被赞天资聪颖,是捍卫文明的强者,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罗克迪符认为女性会被男性的阳刚之气吸引,也应该接受自己抚养下一代的家庭角色。理所当然,养育下一代是“必须的”。如果右翼遗产想要传给后人,白人女性必须早早结婚生儿育女。

丹尼尔·弗里贝里(Daniel Friberg)是另类右翼网站(altright.com)的首席执行官,也是罗克迪符与丈夫帕尔姆格伦的政治合作者之一。他在为法西斯主义活动分子撰写的手册《纯右翼的回归》(The Real Right Return)中提到过类似的建议:男女平等的神话既伤害了女性也伤害了男性,尤其是那些被迫在就业市场与女性竞争的男性。

5

图左为ALTRIGHT.com官网页面

图片来源:网络

他认为,男女之间存在着“根本性差异”,宣扬“文化马克思主义”并不能使差异消除,男女之间差异之一就是女性基本不关心政治,女权主义者代表了仅有的例外,但对弗里贝里来说,“有例外反而证明了规律的存在。”因此右翼女性是被忽视的群体,这才讲得通,因为她们属于家庭。女性从来就不应该模仿男性的举止和特征,那是错误的。

然而就弗里贝里对两性之间的严格界定,罗克迪符进行了适当的补充。她认为另类右翼女性虽然对身为男性附属了然于心,但仍可凭借女性气质推翻左翼势力。在《西方的美德》(Virtue of the West)的某一集,罗克迪符认为一名女性发言人“并不想从肢体上控制任何人”而希望“更多的在言语上”取得成功。

作为“白人种族灭绝者”的移民

罗克迪符再不会因为种族主义的指控而受伤。相反地,她说,“我一直被无数人咒骂,事实上这反倒让我精力旺盛,因为我会把批评当作脚凳,笑着把它踩在脚下。”她在《红冰》(Red Ice)上的言论,充满着对多元文化主义和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的恶意攻击,穆斯林成了她蛊惑人心的替罪羊。其错误地指证难民是欧洲犯罪率上升的诱因,且将他们描述成“懒惰的流浪汉们——成群结队地挤在社会福利办公室,寻求救济。”

她把穆斯林移民称作不尊重白人女性的“外来入侵者”。罗克迪符呼吁女性面对所谓的威胁,要做好准备为种族而战:“入侵者冒着生命危险试图进入我们的国家,进入男人们为我们建立的国家,所以我们必须做好战斗的准备。”

她问道:来自非欧洲地区的大规模移民使瑞典更加安全成为机遇无限的乐土了吗?答案一目了然,大写的否定。我们给出的解决方案很简单: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请离开。

反抗情绪是欧洲右翼分子的标配,最近不幸得到了荷兰总理的响应。除此之外,罗克迪符经常过分夸大的,还有移民对妇女的暴力事件。

如果被移民强奸的妇女聚在一起发声,几分钟内,多年来被掩盖的大规模强奸事件将曝露无疑。(强调语气)

然而她却并未提及发生在欧洲、针对难民的暴力事件,尤其是在德国。

6

据报道,2015年在德国的难民受袭击案件数量大幅度增加。

图片来源:网络

罗克迪符认为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反对白人的阴谋推动了大规模移民入境。马克思主义的秘密计划就是“白人种族灭绝”,即通过颁布边境开放政策,鼓励对白人社区的破坏。她认为文化马克思主义的元-政治冲突已经让白人饱受争议,也让人感到在欧洲非白人会享受更多优待。

从凯文麦克唐纳到罗克迪符,另类右翼人士都认为马克思主义只是表面上的平等,事实上是为了掩盖对白人的偏见,从而对白人进行种族灭绝。罗克迪符说,白人理想中“带白篱笆墙的郊外小屋已经变成了微型碳中和(carbon-neutral)的公寓(编辑注:碳中和是指总释放碳量为零,即排放多少碳就做多少抵消措施来达到平衡),周围的邻居挤满了各式各样的移民。”文化马克思主义让白人男性软弱得不堪一击,他们被女性化成了男性“测试版”,身着紧身牛仔裤拿着牌子大喊‘欢迎难民’。

与罗克迪符耸人听闻的种族主义言论相反,根据瑞典犯罪调查,2005年以来性侵案件实际犯罪率一直变化不大。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性侵案件上报数量增多和大规模移民之间存在什么联系,而性侵犯定义范围扩大是此类案件上报数量增多的直接原因。

此外,根据瑞典国家犯罪预防部的调查,犯罪嫌疑人大多出生在瑞典,或者父母出生在瑞典。大多有外国背景的人与刑事司法部门一点关系都没有。据调查,大多数犯罪案件的起因是社会经济因素,而非种族因素。

当然,罗克迪符可以说上述事件的发生是文化马克思主义阴谋的一部分。然而,她单列性侵和犯罪事件作为证据,描述的也是根本不存在的阴谋。

迷恋美的丑态

罗克迪符认为,女性应该牢记于心三样事物:美、亲人和家庭,这是白人种族主义吸引右翼女性的核心价值观。另类右翼十分看重美,甚至是沉迷,他们将美看作是一个女人获得优质生活的主要推动力。

这种意识形态的基础并不科学,其认为女性生来就有这样的欲望,想要一个能够给她提供安全、舒适的物质环境的伴侣,直到死亡。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可靠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地展现魅力以吸引异性。

罗克迪符几乎在每一次采访和演讲中,都会强调另类右翼女性的“美丽”和“迷人”:

她们是聪明、美丽的女人,明白接受大规模移民是行不通的……民族主义倡导者已经成了万人迷,所有的女孩都开始被民族主义者吸引。欧洲民族主义者和另类右翼在一起相互吸引,成为伴侣,这是一个优生的过程。情侣们郎才女貌,现在是时候养育后代了。

追随尼采,罗克迪符和另类右翼希望人们转变价值观,以传统主义取代文化马克思主义。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正在发动一场反对真理和美的战争:自然选择让一些人占据优势成为社会‘赢家’,而另一些人处于劣势成为‘输家’。如今输家正联合起来打算扳倒贵族和贵族政治的佼佼者。

另类右翼认为,一切左翼运动都是嫉妒作祟。罗克迪符讽刺女权主义是“为丑陋的人打造的平权法案”。她认为左派“把以胖为美的丑陋女权主义者视为女神,并且认为丈夫打扮得像个女人是自然现象,或者偶尔为了证明自己不害怕同性恋而跟另一个男人做爱,也没必要大惊小怪。”

弗里贝里在书中重申了法西斯女性气质,他对另类右翼女性的建议如下:

培养你的女性气质,意识到女性气质是你最大的财富。因此,要培养个人气质并使其不断完善。自然选择中存在竞争,女性气质是你的重要武器,尤其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这也是你与男性交往的主要推动力。

口红法西斯主义

罗克迪符的观点并没有证据支撑。无论种族还是性别,她的观点全无实证支撑。她声称,越来越多无辜的白人成为令人发指的犯罪事件的受害者,这些罪行无耻到近似低等生物。在臭名昭著的纳粹启发之下,她曾反复发表大量煽动性言论。关于种族,她的言论大部分是陈词滥调或者张冠李戴;关于性别,她的言论则基本上归咎于天性使然。她认为那些将性与性别区分的人是糊涂的,都被马克思主义洗过脑,这种对性别的理解,本质上回到了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那时候的德国认为女性的社会角色是围绕“儿童、厨房、教堂”(Kinder, Küche, Kirche)展开的。

7

纳粹的女性角色的口号宣传:Kinder, Küche, Kirche

图片来源:网络

罗克迪符声称她仅仅期望,只和欧洲白人同胞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并称如果每个民族都可以单独生活,世上的暴力事件便可能减少发生。意料之中的是,她从未谈及我们将如何达成那样的社会——但从历史中我们得知,创建白人单一民族国家,会很快导致种族清洗和灭绝。罗克迪符和她的同僚们忽视了国际化和民族融合的可能性,同时谴责人类种族化霍布斯式的各自为战。她的政治观无非类似于动物学:人类的思想已清零,剩下的只是低等动物之间的交战。

然而这一切不足为奇:拉娜罗克迪符的女性政治背后同样是年长傲慢、嗜酒成性的冲锋队员,他们企图以男性暴力幻想保护白人女性免受‘种族堕落’的影响。曾经作为威胁的“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已经变成了“文化马克思主义”,这也并不奇怪:毕竟“alt”在德语的意思是“老”。

本文作者SAM MILLER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现作为老师供职于曼哈顿。

文章原文链接: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7/04/alt-right-lana-lokteff-racism-misogyny-women-feminism/

作者:SAM MILLER

翻译:张瑶

校对、编辑:屐松松

美编:黄山

来源:土逗译文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