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团出手解救空巢青年,然而没钱还是不敢爱

共青团要送对象了

1

编者按:困扰于处女情结的邱莹莹、被逼婚的关雎尔、团中央出手解救单身狗,青年一代的情感生活婚姻取向,在现实重压下统统都变成了兹事体大的社会新闻。

最近热播的《欢乐颂2》中五美的感情线描写再一次把年轻人的婚恋问题推向了热议。

其中,比起对处女情节的描写,关雎尔被七大姑八大姨齐逼婚的桥段,更是让广大单身狗深有同感。

2

单身人士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人群,可是“单身狗”成为最流行的词语之一,只是近几年的事情。

以色列学者艾弗纳·兹夫(Avner Ziv)在《个性与幽默感》(Personality and Sense of Humor)一书里,把幽默按其社会功能区分为五种:攻击型幽默、性幽默、社交幽默、智力型幽默和自我保护的幽默。玩笑的心理保护功能在几乎所有的幽默研究里都会涉及,但一般情况下玩笑的自我保护与在不良社会环境中是不同的。不良社会环境中,人与人等级区分森严、群体对立严重、冲突和敌意不能在现实中得到化解,这给他们带来高度压力和身心伤害。由此,他们也就更倾向于用玩笑语减轻压力带来的焦虑、抑郁和愤怒。

可以说,“单身狗”的走红,离不开上述的社会环境——学业压力大、就业困难、加班成为常态、房价飞涨……这一切残酷的现实,无不把青年从“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的热切期望中拉扯出来。

一边是对爱情的本能渴望,另一边是生活的高压,二者的冲突产生了极大的张力。如果说来自家长的逼婚、催婚是婚恋焦虑的催化剂,那么经济上的压力则是滋生这种焦虑的根源所在。

4

当代青年人在消费主义和娱乐化的大潮下,个人晋升及家庭稳定成了年轻人奋斗的最终目标,但对于那些认为未来没有方向、人生没有意义的年轻人来说,享乐便成了终极目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年轻人的两性观念逐渐向西方靠拢,似乎有过度开放的趋势。中国大学生艾滋病发病率连年提升;另一方面,在人与人的关系简单化、原子化的大背景下,年轻人的情感需求逐渐得不到填充,与人的情感交流也变得越来越少,此时也就更渴望有一份“爱情”填补空虚的生活。

而对于“逼婚”、“催婚”的父母来说,年轻人的婚恋更类似于一种传宗接代的任务,而结婚的必需条件“房子、票子、车子”更是使婚姻体现出利益交换的特点,在广大农村表现得尤甚。爱情、婚恋逐渐成为了一种利益的、社会的需求,是从客观或主观角度从外界施加给人的,而不是自然而然产生的关系。

也许是单身狗的数量庞大到越来越引人注目,近日,“共青团中央”微信公众号也出手了:

5

事实上,近几年来共青团中央明显开始注重青年人的意识形态教育工作,不仅是微博、知乎、微信这样的常规宣传平台,甚至还入驻了视频网站bilibili。如果你走入青年学生的历史、马哲、思修课课堂,就会发现中国青年的政治教育状况不容乐观,不少大学生认为政治课就是一堆无聊的、用来洗脑的概念。为了改善青年学生对主旋律的印象,让青年们响应国家的号召、聚集在党的周围,共青团身为面向青年的媒体,就需要改变宣传策略。我们能明显感受到共青团中央的宣传方式越来越年轻化、亲民化、轻松化,是和当代青年人口味相符的。

6

本次“团团帮你找对象”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团团主办的活动完美迎合了当下“空巢青年”对于另一半的需求。团团作为青年人的“媒人”,通过各种大型联谊活动将青年人聚集起来约会、恋爱,是树立当下青年人心中良好形象的一种高效手段,比要求青年记忆一百遍政治课文要有用得多。

然而纵观团团的宣传内容,却似乎总有一种单薄之感,除了千篇一律地褒奖中国现实,还有一大部分是宣扬传统文化的,甚至只是单纯地利用了一下明星效应。但是就对一些社会热点的分析来说,鲜少有从社会现实矛盾出发、深刻剖析的。青年人面对这样的宣传,很难说不会更加陷入虚无和迷茫。

比如,中国大龄青年的尴尬现状,果真是因为没有缘分而恰巧找不到吗?还是说这实际上是反映了青年人巨大的生活成本和压力。而如果我们不去分析,只是使用给单身青年找对象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药方,真的能从根本上解决“空巢青年”的情感问题吗?

如果说课堂里的政治学习显得太过无聊刻板,那么团团的花样宣传似乎改掉了这个缺点,但结果却是殊途同归。无孔不入的娱乐化、消费主义浸淫到青年人的生活之中,使他们更不会主动了解社会现实,青年人在面对生活窘境时,似乎仍然只能从自身寻找原因。青年人是八九点钟的太阳,是一个国家未来的中流砥柱。相比于有家庭牵连的中老年,未来社会的走向终将取决于青年人。青年人受到的外物羁绊更小,因此也是更加进步、更有创造性的。所以,一代的青年具有什么样的思想和行动,也就决定了社会未来的走向。

以本次“团团帮你找对象”来说,婚恋在当下社会起到稳定剂的作用。如果有大量的青年人的婚恋问题得不到解决,生活不能稳定,阶层上升的空间又越来越小,很难说他们不会寻求改变,从而构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大量的年轻人选择回归家庭,承担起为人父母的责任,也会有利于维护社会稳定。

然而,从共青团成立的历史来看,团团所应担当的意义应该远远丰富于此。

“五四”播下的火种,揭开了中国青年运动的新篇章。上个世纪20年代初,一批热血青年汇集在“渔阳里”6号,在党的早期组织领导下,建立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李大钊、毛泽东、董必武、赵世炎、周恩来等相继在北京、长沙、武汉和法国巴黎等地建立了青年团组织。“共青团”这个响亮的名字,是青年人勇于牺牲自己、挑起时代大梁的象征,是朝气蓬勃、充满希望的象征。

而今天的青年们却似乎普遍沉浸在个人前途的小世界里不闻世事,要命的是,现在连小小的事业和爱情也无法得到保证了。直面现实,才能忠于理想。

作者:梦婧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