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不玩王者荣耀,就像一年没有性生活

现代人:一种可以一个月没有性生活,却无法忍受一天没有手机的生物。

1

导语:弹指间,某果手机发布十周年,也标志着智能手机飞速发展的十年。原来低头族的青春,不是被狗吃了,而是被手机吃了啊!手机上瘾这病,到底是谁的锅?还能治吗?

可能太多人没有性生活吧,所以大家都去玩王者荣耀和阴阳师了。

不仅睡觉前玩,睡醒了还要玩。不仅成年人玩,小孩也玩。

你见过清晨七点的深圳地铁吗?上学的和上班的,有一大半都在玩王者荣耀或者阴阳师。

3

低头族不一定在玩王者荣耀,但玩王者荣耀的一定是一枚合格的低头族。手游和社交媒体让我们觉得,当低头族并不孤单。可是这些年在修炼成为低头族的道路上,鬼知道人类经历了什么……

做一个低头族是什么体验?

作为一个低头族,首先,舍弃性生活不在话下。所以,有时候不是你没有性生活,是你为了手机放弃性生活。

Online Psychology Degree 网站制作了一张信息图表,表示美国有 75% 的使用者会通过移动电子设备上网。同时有 1/3 的使用者睡觉前宁愿玩手机,也不愿与另一半做爱做的事。

4

图:OnlinePsychologyDegree.net

其次,作为一个低头族,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手机故,二者皆可抛……

5

不要手贱去搜视频,看完很寒心

为了玩手机,不要自己的小命就算了,娃也不管了……

6

7

随便一搜,发现自有智能手机以来,类似的惨剧越发频繁(而且新闻标题上都是妈妈惹祸的比较多)。敢情现在爸爸都去玩手机打游戏了,所以只能让妈妈一边带孩子一边玩游戏……吗?

作为一个低头族,查看手机的“手速”一定很快。据应用分析公司Flurry在2015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如果按照“每天在手机上打开各种应用的次数超过了60次就属于手机上瘾”这一标准,全球手机上瘾人数已经超过2.8亿,并且这个数字增长神速。

作为一个低头族,查看手机的“专注力”一定很高。诺基亚前高管Tomi Ahonen近日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普通人平均每天会看手机150次,去掉每天睡眠的时间,在醒着的时间里平均每6.5分钟会看一次手机。

作为一个低头族……啊!纵然我内心呐喊,我也不想当低头族,可是

8

因为手机比男女朋友好玩啊

为什么还要找男女朋友,为什么还需要性生活,是手机不够你玩吗?

《查令十字街84号》和《电子情书》里面那些石器时代的传情达意的方法,你该不会还在用吧?

9

图:澎湃新闻

你不是唯一一个想和Siri和微软小冰谈恋爱的人。

10

图:Davide Milgrim

如果你的心已经属于女神男神爱豆们,自然是极好的,因为TA们经常恨不得花钱买热搜来与你“相见”。手机上,随便滑两下就能看到爱豆们的最新动态,多么有恋爱的赶脚呀。感谢高科技,让我们在上下翻飞的手指中实现高潮(误):

11

刷完文字刷视频,穷尽三生三世,追遍四海八荒:

12

图:看看新闻

终于看完男神女神的动态惹,那不如再刷刷今天的热搜、搞笑视频、高能段子吧啊哈哈哈哈哈……刷完X友圈刷X博,刷完X博刷X扑步行街,再刷X瓣,再刷X乎……咦,怎么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我都干了些啥???

13

小小的一块屏幕,玩游戏听歌看小说看直播一应俱全,难怪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不低头不是中国人:

0

可是低头这个锅,手机不想接:没了我,你还能是一个好员工吗?

15

15

X信被竞争对手撕上门,也是因为这个。图:网络

没了我,你还能是那个天下大事无所不知的你吗?

16

不过就像某些黑心餐厅的员工不会吃自家菜品一样,某些科技巨头反而对自己孩子使用科技产品管得死死的:

“所以,你的小孩一定超爱iPad的?”我问乔布斯……“他们压根没用过,”他告诉我。“我们对孩子在家使用电子产品有限制。”

Wired的前编辑、现3D Robotics的主管、无人机生产商Chris Anderson,也对家里的每个电子产品设置了时间限制和家长管控。“我孩子说我和我老婆是法西斯,对高科技太过紧张,他们说自己身边朋友家里没谁管得这么严……那是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科技种种一手危害。……所以也不想在孩子身上看到类似情况。”

——纽约时报《乔布斯是个“低科技”家长》,2014

对于设计游戏的人来说,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怎样能让你一直玩下去。

问:新技术的设计者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答:创造电子游戏的人不会说他们期待人们上瘾。他们只想让你花尽可能多的时间在自己的产品上。

智能手机上的某些游戏要求你付费,所以他们想让你一直玩下去。这些设计者会在游戏中注入一定量的反馈,这跟老虎机偶尔让你赢一把以保持你的兴趣是一样的。

不足为奇的是,游戏制作者往往会预先测试不同版本的新发行产品,看看哪个最让人难以抗拒,哪个让人们保持注意力的时间最长。这的确有效。

——社会心理学家亚当•阿尔塔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谈为什么人们会对电子设备上瘾,摘自纽约时报《欲罢不能:电子设备为什么让我们上瘾》,2017

是谁在下毒?

呈现互联网虚拟世界的,是千千万万像手机和电脑这样的电子产品。这些产品从世界工厂(比如我们的祖国)运到世界各个角落,然后大家用这些产品来上网、打游戏、刷微博。

低头族,又称“玩工”。表面看来,他们使用手机、电脑及周边产品来上网、打游戏、刷微博,实质上,他们一边玩一边给大公司打工,而且常常是免费打工。“玩工”们有意识上载的图片、视频、日志、网络搜索关键词等资料、“玩工”们的浏览习惯、社交网络及其它信息,特别是个人消费信息,都变成了大数据,使科技企业可以更精准地进行研发,更有效地预测和引导市场消费。而不断更新的手机设备和应用内容,则使“玩工”们更加投入、更加不知不觉地参与到“生产”过程当中。于苹果和无数个科技巨头而言,一个完美的利润闭环就这样形成了。

17

图片来源:邱林川《Goodbye iSlave》

电子产品的利润和玩工在电子产品上贡献的时间和专注力,是构成21世纪令人上瘾的“白糖”,也是构成大公司大老板们不断“研发创作、更新换代”的原始欲望。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的第五肢,大数据成了我们的另一层皮肤,所以全国人民用手机聊天时,马化腾们可以赚钱;全国人民用手机X宝时,马云们可以赚钱。

01

作者:酥麻麻 沙捞越

美编:黄山

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