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国学的初心是什么?

新文化运动分子提倡国学就是要反对两千年专制之学,恢复自由多元的先秦诸子学。

1

鉴于和中国近些年来各方面取得的成绩相比,意识形态工作的成果并不能令人满意,年初国家出台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要为“国学”正名。

遗憾的是,以弘扬传统文化为目标的国学教育事实上一点也不传统。单看词头,“国学”似乎十分古老。《礼记·学记》就说:“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然而,“家有塾,党有庠”什么的只不过是战国以后儒生意淫出来的东西,绝不可能是西周圣人之制。而“国学”直到19世纪末,仍然指的是国立学校,比如清华大学、人民大学,而不是清华国学院、人大国学院里面学的那些东西。

2

(北大派与东南派)

直到民国以后,胡适才给“国学”下定义为“国故学”。“国学=中国的材料+西洋的方法”。用后来他高足傅斯年的概括,这种学问不体现什么传统价值民族精神,只不过恰好我们在中国,用了些中国的材料而已。

胡适的定义遭到了东南大学学者的反对,针对胡适“以科学的方法整理国故”,他们提出了“以国故董理国故[1] ”的号召。

进入21世纪,国人对国学有了新的认识。李零教授认为,国学是“国将不国之学”,大抵中国人还觉得自己处于文明中心时,从来都在宣扬普世价值,被西方侵略者打到被迫接受现代民族国家体系时,才开始强调本民族文化的特殊性。

从这个角度看,胡适的定义十分不接地气。我们是为了抵御西方帝国主义才去宣扬本民族传统,他这么定义国学,跟海外中国学有什么区别?

然而,现代国学本来就不是个国货!

一、日货国学

就国学而言,日本在明治维新前就走在了中国的前面。

江户时代后期,幕府统治危机四伏,隔三差五爆发“大饥馑”,诸如什么“享保大饥馑”、“天明大饥馑”……人民群众纷纷起来边吃观音土边造反。幕府的将军大多是儒学控,许多不满于幕府统治的思想家就从日本上古文献《万叶集》、《古事记》、《日本书纪》里面扒出了他们吸收中国文化以前的神道思想,用来对抗儒学。

例如有一个叫荷田春满的人是扒神道思想的先驱,他的学生贺茂真渊宣称要用神道思想代替从中国来的儒学。贺茂真渊的学生本居宣长说,世界万物都是由神“产灵”而来,也具有神的灵性,遵循“神御所为”。还记得《你的名字》里头神奇的宫水三叶一家么?(在《你的名字》的导演上一部作品《言叶之庭》里,女主人公雪野百香里老师就是教《万叶集》的。)

3

去神社的路上,奶奶给装有立花泷灵魂的三叶讲了一通产灵的道理

4

立花泷来到了宫水三叶的神社前

日本的最高神有两枚:产灵神和天照大神。前一个负责“产灵”,后一个负责“神御”。当然,人也是神“产灵”而来,所以要遵循神道自然之势。儒学主张“圣人”、佛学主张“佛陀”,都是以人力干预自然,一定会导致国家大乱。

乍一看,本居宣长的“产灵”学说好像要回到原始的拜物教去。但他又说了,万事万物都可以分为显事、幽事,说白了,一个是人间看得见的,一个是人间看不见的,前者是人事,后者是神事。人事当然要服从神事的安排,即是说只有天照大御神的子孙统治人事,才符合神的安排。

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子孙,领受八咫镜、草薙剑和八坂琼勾玉三件神器,万世永驻。既然天照大神是一切神明的“主宰神”,那么他的子孙天皇也应该是“万邦统帅”。天皇直接统治的日本,应该是神谕之国。本居宣长的学生平田笃胤把这种思想概括为“帝道惟一”。

5

(国学の四大人,图片来源:日本维基)

荷田春满、贺茂真渊、本居宣长、平田笃胤这师生四人被后人称为日本“国学四大人”。显然,他们的国学早不是传统的多神崇拜,而是全新的国家主义思想。这种思想成为了倒幕运动的精神动力。

时代走到明治维新前,日本全面倒向西方,一些日本学者甚至开始鼓吹黄祸论。是的,你没听错,他们那时觉得自己是白种人。外务大臣井上馨还负责督建日本国立娱乐会所鹿鸣馆天天请西方洋大人唱歌跳舞。

但娱乐是一码事,国家大事又是一码事。西方外交官不会傻到以为日本人花钱孝敬他们就代表该岛国已经完全西化。1880年到1887年日本以文明的方式开始了艰苦的修约谈判。

自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6

(鹿鳴館における舞踏会を描いた浮世絵,图片来源:日本维基)

1886年10月24日,英国货轮“诺曼顿”号在纪州大岛海面沉没。英国船长和26名英国船员全部乘救生艇脱险,25名日本乘客全部溺死。对此,英国领事裁判开出的惩罚是,船长有期监禁3个月,对日本乘客分文不赔……

日本舆论哗然,就连西方文明的铁杆粉丝福泽谕吉都不得不感慨文明外交梦幻泡影,“百卷《万国公法》不如几尊大炮有用。

于是就在日本修约运动失败的第二年,1888年2月11日,三宅雪岭、志贺重昂、井上圆等人成立了政教社,并刊印机关刊物《日本人》杂志。次年同日陆羯南又创办《日本》报。《日本人》和《日本》成为了日本国粹运动的转折点。这批人中就包括了日本贵族最高家格之中五摄家成员近卫笃麿,后来就是他儿子近衛文麿提出了著名的大东亚共荣圈。

所以这时的日本国粹运动不再把日本国学神道教跟儒学对立起来,而是试图融合二者。跨入二十世纪,日本这股思潮蓬勃开展并压倒欧化主义,而与此同时清政府开启了它有史以来最激进的改革——废除科举,敲响了自己的丧钟。

二、反传统的国学

早在1878年,赴任大清国驻日本参赞不久的黄遵宪就开始撰写著名的《日本国志》。书中特别提到,本居宣长等人,“或著书游说,或倡言国学,皆潜有尊王意。”(《国统志三》)并在《学术志》、《礼俗志》等部分专门介绍过日本国学的相关内容。这里的“国学”即特指日本神道教。

等到戊戌变法失败,梁启超跑路日本。他曾想在日本创办《国学报》,就写信咨询黄遵宪。黄遵宪不以为然,说了一通挺有名的话,大意是:

日本人没什么文化传统,基本都是在模仿别人。中古时期觉得中国牛逼,模仿中国,近代觉得欧美牛逼,又在模仿欧美。(中古之慕隋唐,举国趋而东;近世之拜欧美,举国趋而西。当其东奔西逐,身影并驰,如醉如梦。)

这两年他们稍微发迹,又羞耻于自己没文化,才搞出一番国学。中国人文化传统太深厚,就怕妄自尊大。所以当务之急是吸收外来文明跟旧学比较竞争,等过了这个阶段再考虑要不要提倡国学(病在尊大!病在固蔽!非 病在不能保守也)。

黄遵宪毕竟是个改良派,到了革命派那里,情况又不同了。

1905年,一帮在上海的激进青年成立了具有革命倾向的学术团体国学保存会,并刊布了机关刊物《国粹学报》,以“研究国学,保存国粹”为宗旨。这是清末最重要的国学阵地。

7

(黄遵宪,图片来源:shobserver.com)

其主要人物黄节在《发起辞》中就很明确地说:我们搞的国粹,就是从日本人那里来的,“名从主人,物从中国,吾有取于义云尔。”当然,他在这里讲的国粹,已经不再是那种单纯的神道教,而是三宅雪岭、志贺重昂那些人的国粹。

日本人讲国学复古,是要“尊王倒幕”。这些人要革命排满,也提出了类似的口号——“古学复兴”。注意,这个词的英文翻译是:Renaissance!文艺复兴!

8

(章太炎在日本,图片来源:wiki)

他们的精神导师章太炎在日本东京有一拨学生,同样以这个英文单词号召振兴国学。不到十年,又是这些人举着“Renaissance”的旗号跑到北大发动了一场后来称为“新文化运动”的运动。

文艺复兴也好,古学复兴也罢,一看名字就知道,国学振兴的绝不是经学。当时有个叫宋恕的人说,有“国粹”就有“国糠”。但怎么才能准确地区别“粹”和“糠”?宋恕没细说,但不代表国粹派的人不能快刀斩乱麻。黄节就明确指出,他们提倡国学就是要反对两千年专制之学,恢复先秦诸子学。显然,自由多元的先秦诸子学就是粹,专制封闭的经学就是糠。

1906年,章太炎在《国粹学报》第8、9册连载了名文《诸子学略说》点评诸子各家。其中就说:

儒学的恶果就是让人醉心于功名利禄,给统治者当走狗。儒生要混政界,所以十分滑头,总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还美其名曰“中庸之道”。孔子批判乡愿鼓吹中庸,中庸就是国愿,比乡愿无耻多了。长此以往,这些模棱两可的思想搞得中国人一脑子浆糊,不会严谨说话办事了。(儒术之病,在利禄为心。……所谓中庸者,是国愿也,有甚于乡愿者也。孔子讥乡愿,而不讥国愿,其湛心利禄,又可知也。……而儒术之害则在淆乱人之思想。)

不止如此,章太炎还说孔子从老子那里学权谋,学来以后又想杀掉老子独霸天下。害得老子西出函谷关,躲到祖国大西北才写出《道德经》,“藉令其书早出,则老子必不免于杀身”。这个理论直到1936年还可以在鲁迅的《出关》中得见。

可是,先秦诸子争鸣,要是碰到双方意见相反,总不能两个都是“粹”吧?怎么准确地在相互矛盾的先秦诸子里头挑出“粹”的那部分呢?

其实这也很简单,另一个国粹派干将邓实就指出:

15世纪为欧洲古学复兴之世,而20世纪则为亚洲古学复兴之世……西学入华,宿儒瞠目,而考其实际,多与诸子相符。于是而周秦学派遂兴,吹秦灰之已死,扬祖国之耿光。亚洲古学复兴,非其时邪?

9

(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拉斐尔《雅典学院》)

如此一来,先秦诸子不仅跟毕达哥拉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第欧根尼等古希腊人相似,也跟达芬奇、薄伽丘、维吉尔等文艺复兴巨匠相似。与西方人相似的就是粹,不能跟西方人附会的就是糠。

国学大师刘师培更是按照西方心理学、逻辑学、社会学、政治学、教育学、工艺学等分科把周代诸子学分门别类。凡是符合西方学术体系的就是粹,不符合的就是糠。

所谓国学,其实西化得紧。

[1] 东南大学国学院于 1923 年制定了”整理国学计划书..规定

成立”以科学理董国放”的”科学部”和”以国故理董国故”的”典籍部”

作者:无生老母

编辑:Catherine

美编:黄山

文章来源:土逗原创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