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双十一”快递到了吗?来看看这份拆快递温馨提示吧~

拆完快递,才算过完剁手节!不过,你知道这么一份快递到底经历了sen mo,才来到你面前吗?

买买买到剁手已经不能够表达广大消费者的对网购宝贝们的狂热。

拆快递才可以!

2

快递来了,你首先要这样:

3

然后这样:

4

你可以选择这样开:

5

或者这样开:

6

But!不管你用哪一种姿势打开宝贝,土逗小编都要提醒你:小!心!中!毒!

7

8

9

所以,你手中的快递可能远远没有你想象的“纯洁”。在一大波快递包裹向你涌来的时候,小编在此友情提示:珍惜生命,拆后洗手!

为了降低成本,快递公司除了在塑料包装上“下毒”,它们还给广大群众寄送“免费包裹”。

10

快递公司为了虚构交易量,吸引更多消费者目光,电商与快递公司相互串通,向快递公司提供的客户地址寄送空包,造成大量信息泄露。

小编在此告诫广大消费者,如果收到意料之外的包裹,先不要太兴奋,你不一定是中奖或者被人暗恋,很可能,只是因为你曾经的一次快递,引致无尽的空快递。

11

——————————

若不是快递与商家对压缩成本、推高业务量的渴望,也不会出现有毒快递包装和快递空包。然而这些在快递资本花样圈钱的套路中不过是冰山一角。“双11”期间,快递业的大老板小老板为雇佣廉价劳动力可谓绞尽脑汁,出尽花招。

小老板的套路:找几个穷学生帮忙

一位高校快递派送网点的老板借用他的“地理优势”引入学校需要勤工俭学的学生为即将到来的“双11”快递高峰搭把手。

“每年的‘双11’都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由于货太多,原来的站点放不下,今年重新租了地方,此外,提前和20多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签订了协议,避免“双11”期间人手不够。”

——华商报《有同学开始疏远,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

然而这种规模和形式的临时招工比起快递大老板们来说简直弱爆了。

大老板的套路一:有什么找什么,有多少招多少

12

双11购物潮助推了快递公司对临时工的短期需求:依托各种非正式关系滚雪球,将现有员工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找来,然而……

13

为何费尽心思找人,开高价招人却“门可罗雀”?

以往顺丰临时人员的薪资都是计时制,今年为了激发临时员工的积极性,首次采用“计提制”,也就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

——北京晨报《快递招兵买马 呼吁亲友齐上》

……快递员的收入虽然并不算低,但是由于工作比较辛苦,而且在社会上被认为是比较“low”的一个行业,从而很多年轻人都看不上快递员这个职位。

“现在很多快递员都是年龄大的还有女的,很多年轻人看不上这个行业。

——金陵晚报《双十一将至,万元月薪找不到快递员》

在广州百姓网论坛上,记者看到了10月17日发布的标题为“菜鸟物流(即阿里巴巴)大量招聘临时工”的帖子,里面的小时工价为一小时14元。而15年出台的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非全日制职工小时最低标准为18.3元一小时。

——封面《曝广州高校学生“双11”停课捡包裹 不捡不能毕业》

原来所谓的“高工资”=超低单位工资x超长工作时间

14

大老板的套路二:强迫全校的学生廉价拣货

15

从9月份开始,小羽所在的工商专业班就接到通知,让整个班60号人集体在双十一期间停课前往阿里巴巴物流做包裹拣递。“……你说要是做点有技术含量的实习就算了,在流水线上拣包裹欸,如果不是双十一那些企业很缺人,学校根本不会让我们这么多人都去的。

学生们接到的实习微信通知上标明了实习工作的报酬和时间:

“@大家 阿里巴巴物流配送公司,包裹扫描,贴签。包吃住,10元/小时,每天工作8小时,有时工作10小时。11月1日—15日,增城区新塘镇。每个人都要去。”

低廉的报酬引起了不满:

……小羽十分气愤,“一个人一小时才10元钱,像我出去打工,好点的都要18元一小时。这里面学校回扣了多少我不知道,正常在我们校园里做这种工厂代理的,一个二级代理招到一个人的回扣都有700块。

然而,即使学生不愿意,这个实习不去还不行。

班委通知小羽,此次实习,被学校编进教学计划和学分挂钩。一次实习等于十几个学分,如若缺席修不满这十几个学分,则毕业证书不可能得到。

16

为了迎合“双十一”购物狂潮的用工需求,快递公司普遍采取了灵活用工的招聘和工资给付方式来降低成本。这批双十一招入的临时工数量极大,但临时工难被正式聘用、难享福利保障。

————————————

这些五花八门的伎俩,保证业务猛增的同时压低成本,快递业大佬们大捞一笔不在话下:

17

借着这股春风,快递业企业家纷纷涌入《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18

19

快递业真的有利可图吗?快递资本大咖春风得意,快递业这块“肥田”引来创业者,但他们能分多大一杯羹,又是否也“春风得意”?

20

21

在华商报的报道中,这位出身农家、世界史专业博士学位年轻小伙看准了快递这个“有前途”的行业,他在烟台大学成立了自己的快递网店,一干就是6年,他希望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然而这个活儿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送快件初期,我买了一辆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晴雨无阻。烟台的冬天,零下十几度,三轮车没挡风设施,冻得人直打哆嗦,膝关节由此落下了病根,现在每遇雨雪天、刮风天,都会隐隐作痛。我至今记得,有一次因为三轮车刹车失灵,下大坡时翻到了刚刚拆迁的棚户区,货物洒了一地,三轮车几近报废,庆幸的是自己只受了点轻伤。现在想起来,仍觉得后怕。

……

从事快递工作以来,没时间旅游,更没时间陪家人每年除春节几天假外,其他时间都在忙工作。工作期间,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净的,感觉每天都蓬头垢面,挤不出时间清洗。”

——华商报《有同学开始疏远,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

看来快递创业也并非看上去的那么美。物流链也是个食物链,越是在底部,就越是辛酸 承担“降低成本”,或者“增大利润”之苦的,往往是那些花自己血汗钱却买到“有毒快递”的广大消费者、那些创造了最多价值却拿不到相应回报的劳动者、甚至那些努力却挣扎在底层的创业小老板。

这条“快递哥”走了无数趟、连世界史博士都投身其中的艰难快递路,能否有其他的走法?

编辑:沙捞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