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屌丝 我和白领服务员工人们聊了聊

我们拿到工资的前几天都是土豪。最后几天是土鳖!

1

图为巨人网络2013年推出的游戏“屌丝online”

“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阿明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仿佛看到暗淡无光的未来:房价、物价令人窒息;另一半与自己还隔着房子和车子的距离;有了孩子的,还要试问空气净化器哪家强,为奶粉和就学操碎心。时不时,阿明会用“屌丝”这个词来自嘲像自己这样日以继夜、吭哧吭哧做着PPT的年轻白领。

这场群体自嘲的文字狂欢,甭管是出于对现实的愤怒、无奈、自暴自弃,还是为了在二代和土豪面前昂首挺胸亦或是卖乖打趣。在这套由网络流行语组成的文字游戏里,阿明们把机械的脑力劳动成为“搬砖”。

2

图片来源:路透社

在如今所谓“人人自称屌丝”的时代,靠研究网络流行语讨生活的我决心探究这样一个问题:那些在真实生活里搬砖和从事其他体力劳动的年轻打工者,他们算不算屌丝?为此,我采访了在写字楼吭哧吭哧做PPT和从事其他脑力劳动的都市白领,服装厂和电子厂的工人,还有一线城市的餐厅服务员和理发师。

屌丝?骂人的呗,我们没事就互相损一下

2016年5月1日劳动节,江苏省常熟市一家百人规模的服装厂的工人迎来了一个休息日。不过,这和劳动节没有关系。和常熟市的大多数服装厂一样,这家工厂的规定是每月的1号和15号放假两天。

剩下的日子都是工作日: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9点半下班;午饭和晚饭时间工人各休息半小时。每月5号和10号不用加班;下午5点半下班的代价是,工厂的食堂基本不提供晚饭。5月1日这天,工厂宿舍按照休息天的惯例,不提供热水。

“平时也就每天提供一俩小时热水。大家洗澡都要抢的。”

“夏天最痛苦。工厂里只有38度以上才开空调。”

“那宿舍呢?”

“我们可以开空调,电费从工资里面扣。”

“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病假一天扣100元。旷工一天扣400元。”

我在这家服装厂的男生宿舍区采访了5个来自安徽省安庆市的打工青年,年纪在23到25岁之间。他们有的干服装已有七八年,有的才来几个月,有的干过家装、汽车修理,有的去过广东、福建、天津,浙江。父母大都打他们小时候起就不在身边,他们有的没“混过初中”,就出来打工。

“那时候读书苦。特别是冬天早上,天还蒙蒙亮,我靠,就要起来早读。”

“鸡都没叫呢!我们就起来。”

“那跟打工相比呢?”

“那肯定打工苦。”

“虽然打工苦,但可以赚到钱”。

“念了差不多了……感觉上不去了,就趁早下来。”

“有时候在那里混日子的话,父母还给钱…”

“反正我不想上课的原因是想着工作赚钱多好,自己有钱花,家人又不用管,就这样。”

“仗剑走天涯。”

谈起来服装厂的原因,吴亭说他当时听说这里的妹子多,可来了却发现这儿的女工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好像一心想找高富帅。

3

服装厂

“只能说我们没有自信吧”,腾飞说。“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小伙子特别痛苦。而且干服装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啊!”春生说道。

每个月有20多天工作13小时,这个服装厂工人的工资一般在四五千元每月。没有工作合同,也不知道最后拿到的钱是老板怎么算出来的。“反正他看心情给呗。私企不都是这样”。

每天下班后,他们回到宿舍,开始玩手机。“一下班就有精神。上班是死的,下班就活了”,鸿彬说道。隔壁宿舍的一个聋哑人私自接了WIFI,楼上楼下都蹭他的网。

“半夜两三点网速很快,我就爬起来看电视剧。”

“晚上不想睡,早上起不来。”

“一般睡到7点20才起,踩着点进厂区。有时实在不想去上班了,就旷工一天。扣钱呗!”

我问这些年轻小伙知不知道屌丝和搬砖。吴亭说:“我们都是屌丝。”

“具体什么意思不懂。因为人家都说屌丝男、屌丝男,这么叫的。意思就是说,比喻一种骂人的语气。所以我们没事就互相贬一下,屌丝男。”

“我觉得屌丝是那种穿得特别乱七八糟的,还自以为自己很帅的很好看,然后头发稀奇古怪,觉得很时髦的那种。”

“我觉得屌丝分两种情境,一种是生活上的,另一种是思想上的。生活上就是,穿得很帅的,但是房间里乱糟糟的。还有思想上呢,就是说假如前面来个美女,盯着人家看,然后……挖鼻屎,弄弄啊。”众人:“屌丝啊!”

“那搬砖呢?”

“搬砖是不是打麻将?在我们家乡话里搬砖就是打麻将的意思。”

我问他们怎么理解土豪的意思。春生说:“我们拿到工资的前几天都是土豪。最后几天……是土鳖!”谈到梦想,他们的想法相当一致:回老家盖个房子,买个小车子;结婚后,改行做点小生意,钱不用多,最重要的是健康。

然而改行没那么容易。访谈过去后的某一天,腾飞发QQ问我,是买县城还是镇上的房子好。他说他要回去相亲了。改行的想法还得缓缓,眼下最重要的是工作、攒钱、结婚。

“他们搬的砖好轻哦”

近年来中国制造业的凋零,可能没有几个地方比广州番禺更让人深有体会。“04/05年时,这里大大小小电子厂的工人加起来有10万多吧,每天晚上都好不热闹。现在大概还剩下三四万人吧,”虹姝说。

我见到她时,她是个待业在家的全职妈妈。虹姝10多年前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后手部因使用工厂机器严重受伤。几年前,她开始为广州一家劳工NGO工作,但类似的非盈利组织如今已经消失殆尽。她给我介绍了几个以前参加活动时认识的姐妹。她们到番禺打工都超过10年,如今也是拖家带口。和常熟服装厂的小伙们一样,这些年轻妈妈差不多在初中毕业时就外出打工。她们来自湖南和重庆。

“出来工作,减轻家里面的负担嘛。”

“那时家里累死累活,一个月也只能赚个三四百元钱。”

“哪有那么多?”

“那时候我念完书,也没出去找工作。人家带我上山采茶玩。一天赚个几块钱。”

“我也差不多。那时候去搬砖,早出晚归的,一天赚个四五块钱。”

“那时候就是在玩。”

初到番禺时,电子厂靠加班加出来的工资不算低。连着做三个班头,早上六点多起床,干到晚上12点多结束,在大一点的厂能赚到将近一千元。要进入这些电子厂当流水线上的工人要求可不低,要考数学还有ABC。“我们又不大懂,都是找人代考的,”佳佳说。

4

电子厂

“那时候还年轻,感觉怎么睡都睡不够。”

“刚来的时候,好想家哦。”

如今在广州番禺尚存的电子厂,基本上都是按广州市的最低工资给钱。打工者可以为自己交社保金,这样下来,预计以后的退休工资可以拿1000多元。

几个妈妈眼下最担心的是自己孩子的就学问题。对她们而言,“拼爹”并不是指二代之间的财富和地位的继承。在广州等大城市,孩子入学也要“拼爹”、“拼妈”。学校要看家长的工作、户口和财产情况。为了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这些在广州工作多年的妈妈只能付钱找广州当地人充当自己孩子的爸妈。

说起屌丝这个词,大家都表示从新闻里看到过,但不大清楚什么意思。

虹姝说屌丝就是打赤脚的人,没钱没房没后台,什么都没有。但佳佳觉得,要有一点钱才叫屌丝:“就有一点钱,但不是特别有钱的那种。所以还挺自傲的。”

来自东北、在上海做理发师的诚诚也认为:“工资要是不到一万,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都称不上是屌丝。”

当我向她们解释,现在不少都市白领用搬砖一词来比喻他们的工作,这些在真实生活中搬过砖的女工有些哑然。虹姝说:“他们搬的砖都好轻哦。”

农民工是次屌丝,我们这样的是屌丝

语言是那么一种有趣的东西,能把被比喻的对象和比喻本身完全隔离。与屌丝一词有关的一系列流行语狂欢中,搬砖表示屌丝的工作内容和环境。

我访谈过的白领和大学生,用“搬砖”一词形容自己工作的大有人在。但当我问道,“在生活里真的搬砖或者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他们是屌丝吗”,他们往往陷入沉默,整个谈话萦绕几丝尴尬。这是一种话题突然涉及他者时的尴尬,无论是黑人、同性恋,维族人,还是打工者。

显然,绝大多数平时自称屌丝的白领眼里并没有打工者的身影。屌丝这个身份是相对于富帅(美)、二代和土豪而言的。用在北京金融行业工作的白领然亭的话说:“屌丝是在办公楼里的我们使用的,因为我们身边有过着体面生活的榜样……而打工者可能没有这样的憧憬。他们的生活已经够苦的了,不能再去嘲讽他们。”

在接受我的访谈时,然亭的工资在每月万元左右。来自江西的她说自己非常认同屌丝这个身份,因为自己尽管衣着光鲜、出入高档写字楼,但其实过得很辛苦。

5

图片来源:hiroo yamagata

在上海一家公司的人事部门工作的Daniel则认为打工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屌丝,但屌丝没办法和农民工二代挂钩。他们是真正的底层,所拥有的社会资源最少,在这个社会更不可能逆袭。从这一点上说,他们不具有可调侃性。”

汽车维修工程师龙一在接受我的访谈时,刚刚集全家之力在上海买了一套房。整场谈话,他不断感叹中国实体行业的衰败和社会不平等的加剧,他对屌丝的身份也是感触颇深。沉默良久后,他说“农民工是次屌丝,我们这样的是屌丝。”

在安徽省阜阳市,我采访了一组阜阳长大如今各奔东西的男女白领。他们认为屌丝除了自嘲,还代表着一种不求上进的心态。用屌丝去形容靠辛勤劳动挣钱的打工者根本就不合适。如今在合肥当建筑设计师的东元说道:“讲到农民工,我们好像下意识地就会去同情他们。但从人性的角度来讲,我感觉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同情这个词……人家为什么要我们同情?”

“对对对,有可能别人……干得累一点,但是他过得很好。”

“总感觉他们是弱势群体。”

“对,总感觉别人需要我们同情。”

“对,其实并不需要。我们自己夜郎自大,呵呵。”

在帝吧拥有元老等级的东元对我说,自己最近有点心寒。他在公司当了回刺头,替大家要到了老板拖欠多时的设计费,但他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委曲求全、把老板发工资当成施舍的人太多。

“我听自己父亲的同事评论说中国改革开放后,把所有的价值观都打破了,如今的价值观是真的只和价值、只和钱相关了,我自己的价值观好像也扭曲了。”

谁是屌丝?

搬砖的屌丝不止出入于写字楼,更来自建筑工地、工厂,来自所有存在着剥削劳动的地方。打工者的日子过得并不好,但他们同样有着梦想和随之而来的烦恼。

当中产家长们为孩子是参加奥数班还是接受快乐教育以后出国留学而伤神时,打工者们的孩子需要靠“拼爹”获得入学资格。

而打工者如此高强度地从事体力工作,是因为他们自己出生在一个没有条件接受快乐教育、甚至没有条件接受教育的环境中。

如果说屌丝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与权贵阶层的鲜明分野,那么这个词语含义的扩大不应是往上挪移,以致纳入像王思聪这样的典型富二代,而应该看到比都市白领们生活更为苦痛的打工者,还有千千万万都没有条件离开农村的年轻人。

因为访谈,我人生第一次来到爷爷的老家,山东沂水下属的一个乡镇。在新开发的一个大山景区内,我遇到一个抱着小孩卖水果的年轻妇女。她89年生,和我同年。我问她知不知道什么网络流行语?她说自己从来没有用过手机和电脑。

(为保护访谈对象隐私,文中的名字皆为化名)

作者:黄炎宁

编辑:小蛮妖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