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总统对美国劳动法的影响

特朗普这次当选美国总统非常意外。不过也带出了长期被美国社会忽视的一个群体,白人蓝领阶级。用福山的话说,这次选举,阶级问题终于浮出水面。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美国劳动法观察(ID:Americanlaborlaw),由作者授权土逗公社转载。

1

图片来源:Rachel Orr/The Washington Post

特朗普这次当选美国总统非常意外。不过也带出了长期被美国社会忽视的一个群体,白人蓝领阶级。用福山的话说,这次选举,阶级问题终于浮出水面。因此,可以乐见劳动问题会得到社会更多的讨论,包括但不限于全球化对劳动法的影响等问题(参见文摘(第5期)| TPP对美国制造复苏的威胁等)。尽管在大选之初,工会问题根本就已经被大选议题所遗忘。

在本次选举中,特朗普对白人蓝领的承诺就是工作。特朗普的政策主要是两条。第一,反自由贸易,反TPP,采取措施让企业不要把业务外包到国外,其次是反非法移民,连着H1b签证可能都会收紧,多留工作机会给本地人。正因为如此,在本次选举中,出现了工会领导层支持民主党希拉里,而大量的工会会员选择支持特朗普的现象参见Trump成功吸引了工会会员的注意?)。

虽然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中经常说自己爱工会,但是就在大选投票前两天,特朗普旗下的位于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酒店被NLRB判定因为拒绝与已成立的工会进行集体谈判而违反《美国劳动关系法》,构成不当劳动行为。

不管特朗普是否爱工会,工会组织还是要做好工会继续衰退的心理准备,而right to work就是悬在工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Right to work规则是指州立法禁止工会对非工会会员收代理费或者将收取代理费作为雇佣前提。在今年的Friedrichs v. California Teachers Association一案中,共和党保守派就力图通过最高院的判例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right to work,只是因为斯卡利亚大法官突然去世,政府机构的工会才得以续一秒(参见斯卡利亚去世,“拯救”了美国工会)。而民主党也在威斯康星州反击,希望法院能判决right to work违反宪法(参见简讯:威斯康星州一基层法院法官裁定“right to work”规则违反州宪法)。如今特朗普当选总统,共和党也控制参议院,特朗普势必会提名保守派法官担任最高院大法官。一旦right to work的诉讼卷土重来,最高院很可能就会支持right to work。而工会的财源一旦减少,肯定更加弱势。

另一个坏消息是,劳动关系委员会可能被共和党控制。劳动关系委员会的委员由总统任命(参见美国劳动关系委员会与党派政治)。过去几年,奥巴马任命的委员占到了劳动关系委员会的多数,因此委员会对工会提出的不当劳动行为的申诉多数予以支持,并且推出了一些有利于工会活动的规则(比如美国共同雇主认定的新标准,以及认定私立大学研究生可以组建工会)。但是,一旦这些委员任期结束,特朗普就有机会任命新委员,新的委员会是否又会推翻这些规则将充满变数。

其次是劳动基准法方面。因为共和党继续执掌参议院和众议院,而特朗普对工资工时职业安全等话题并不热衷,预测未来四年这方面的劳动保护立法会继续停滞。奥巴马时代至少还靠着行政命令和劳动法规章来推行政策。未来四年的劳动基准法立法还得靠地方来推动。

最低工资可能是例外。在民主党的初选过程中,围绕最低工资的辩论比较多美国总统选举议题之最低工资:涨不涨?怎么涨?。特朗普也曾经对工资发表看法,他表示美国工人的工资太高了,引来大量批评,之后改成美国工人的工资不够高,需要增加最低工资。事实上,大量地方立法已经提高了最低工资。但是作为联邦层面,最低工资依然停留在之前的7.25美元。特朗普虽然承诺提高最低工资,但是恐怕还要和共和党的国会成员讨价还价才能实现。

不过,带薪产假和儿童护理假改革可能会被落实,毕竟是特朗普的女儿伊凡卡在力推(参见特朗普的带薪产假和儿童护理减税政策)。

社会保障方面,对于养老金,特朗普并没有提出比较详细的改革方案(参见《纽约时报》社论:大选日,美国社会保障处于关键时刻)。但是医疗保险就不一样,这也直接到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就在上个月,美国很多州的医疗保险费都上涨,像亚利桑那州,保险费上涨了至少100%。特朗普在竞选中也多次表示,如果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他就会废除奥巴马医改。媒体也已经在讨论这方面的事情。据媒体猜测,本卡森当选卫生部长的呼声很高,而废除奥巴马医改后如何推出新的医改方案,也将由本卡森操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