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虹桥一姐”们之间,差了几张毛爷爷?

有个娱乐圈内的朋友说,“在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不要讲情怀来点实际的,给爱豆花钱就是最直接的。就是: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给你花钱。”追星路上,是谁挥霍了我的崇拜?

1

2016年12月4日,袁成杰曾发微博晒出与粉丝共进早餐的照片,其中一位便是被称为虹桥一姐的龚玉雯。这位专业追星人并非某位明星的死忠粉,而是一枚博爱粉:杨洋、蒋欣、华晨宇、刘昊然、郭俊辰、林更新、沈梦辰等明星都在上海虹桥被她蹲到过点。

2

随着虹桥一姐的走红,她的身世也被曝光:她自小父母离异,被外公外婆带大,小时候曾被怀疑智商有问题而遭到同学欺负,后来龚玉雯辍学,开始沉迷于追星,而家人也都支持她。

3

虹桥一姐一时间红遍娱乐圈,但这种看上去是“单干户”的疯狂粉丝,只是“粉丝经济”中最不起眼的组成部分,而非追星的全部。

当我们谈论追星,我们在谈论着什么?

4

“团结就是力量”,组织化的粉丝力量无穷

固然,有爱豆必有疯狂,但疯狂也可以“有组织有纪律”。

TFBOYS成员三小只的生日应援花样层出不穷:

5

TF boys成员易烊千玺2016年的15岁生日,其粉丝团在英国伦敦、美国纽约为他升起巨型“生日蛋糕”热气球。

除了为易烊千玺承包游轮以及各大交通站内的广告大屏,更有粉丝通过保护野生动物、关爱环卫工人等公益性活动来为这位年轻的爱豆庆生。据娱乐资本论,TFBOYS单个成员生日应援的花费达200到300万元。粉丝团通过互联网得以跨空间地黏合散布的个体粉丝,凝成爱豆的坚实后援。

除此之外,粉丝也在创造世界奇迹:

6

今年8月19日,EXO成员、新生代偶像鹿晗的单条微博获吉尼斯世界纪录“微博上最多评论的博文”的称号(Most comments on a Weibo post)。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鹿晗的粉丝用自己的努力为爱豆送上了“世界级奖项”。2014年鹿晗在4月20日生日时,其微博上收到来自粉丝的420万条评论,此后评论量突破千万。七夕情人节,鹿晗的微博粉丝发起集结1314万封“微博情书”送鹿晗的活动,单条微博得到1320万余条评论,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微博上最多评论的博文”称号。创造这些具体数字绝非简单个体粉丝的无组织行动,粉丝团的网络宣传与组织号召能力(或许还有刷评论能力?)可见一斑。

如今,随着粉丝团力量壮大常态,粉丝团也渐渐成为了“主角”。今年11月,新浪娱乐和新浪微博专为粉丝主办了2016粉丝嘉年华,这场被称为“追星世博会”的粉丝盛宴上,李易峰、张天爱、刘昊然、迪丽热巴、许魏洲等明星现场撩粉,一方面让粉丝能够近距离和爱豆互动;另一方面,各个粉丝团在现场拥有自己的摊位,为同好提供交流的平台,现场就像一场粉丝的“百团大战”。偶像走下神坛,粉丝团也从台下走到了台上。

喜欢本是一件可以自由选择的事情,互联网使得更多粉丝得以抱团并且通过各类活动串联。但在追星这条路上,粉丝们真的只是在为爱集结吗?

圈内人爆料!用爱喂肥的不只是明星

小编有一个叫老八的朋友,她为一个拥有自己公司的独立音乐人工作将近一年,负责与这位音乐人的粉丝团对接。她告诉土逗,“一般粉丝团都是粉丝志愿运营的,由粉头带领——粉头是一群对明星很狂热,并能够影响召集一些人去做事情的粉丝。但是(微博上)加v认证官方粉丝团都是明星经纪公司成员在做:一些后援会做到一定的规模,像TFBOYS的那种,一般都有经纪公司的人专门在线上线下负责管理这些粉头,整体做一个统筹。”

而关于那些一再成为热门事件的应援活动,老八说:“那些应援活动有的是个人行为,有钱的就个人去应援,因为他喜欢。有的是后援会的,一般是粉头决定要去做一个应援活动,然后通过微博发通告介绍要做的应援活动,需要多少钱,大家志愿捐款,多给少给就看自己喜欢。”

娱乐资本论提到,应援活动并非粉丝独立完成,还有第三方参与,包括传统媒体、户外广告公司或者户外广告交易平台等,他们作为商家来完成来自粉丝客户们对于广告投放的订单。粉丝只需提供包括周期、预算、物料和授权资料等具体资料,然后交由公司或平台去完成即可。

国内专门做户外广告交易的服务平台鹰目网负责人表示,粉丝应援业务今年多了很多,他们已经将这一部分业务单独拿出来,其中大多都是有关TFBOYS的。

可提供直升机、宴会厅、游轮、航班等主题性定制项目的厂商更是乐意低价甚至免费与粉丝合作,因为他们的品牌可以通过应援项目获取关注度和认知度。

老八说,“粉丝就是市场”,明星同样从这其中间接获利。“比如说TFBOYS家的应援,虽然总是被说脑残,但是确实让市场看到了他们家的购买力,就会有各种合作,出很多周边。也让国外的人更多了解他们。结果就是,因为包了那么多广告,买菜大妈可能都知道TFBOYS这样的组合。”

更直接地,明星生日会也逐渐演变成热闹的赞助商演出,而粉丝成为了明星的“助演嘉宾”。2016年Anglebaby的生日会由美图手机等九家品牌赞助,baby在粉丝互动环节拿美图手机与粉丝自拍;鹿晗生日不仅是一场明星粉丝活动,更像是一次商业品牌的狂欢:Me直播、联想小新笔记本、肯德基等8大品牌为鹿晗庆生,并因此获得流量和销量的增长。

7

可见,粉丝的爱早已被嵌套到更复杂的关系中:明星不再是商业宣传的配合者,而成为商家商业价值的主要带动者,而粉丝则成为了商业选择明星的条件。因此,明星需要的不仅仅是粉丝的喜爱,他们还需要粉丝来规模化组织化地帮助其扩大影响力。

8

粉丝成为一种经济,他们不仅养活了明星,也养活了粉圈江湖的“包打听”、广告商、周边生产商以及大品牌。只要粉丝支援不断,大家就能把钱赚下去。

爱是赤裸:拉近粉丝和偶像的是钱

Web2.0年代,粉丝和偶像之间不再有不可逾越的鸿沟。除了“睡到偶像”这种事情,只要你想,关于偶像的一切你都能知道和掌握。例如,明星的行踪同样也成为了一条买卖的链条。

小慧是一名在英国留学的学生,因为个人兴趣长期在一家明星摄影工作室里当兼职助理,这家摄影工作室和中国明星经纪公司合作,承包了许多去英国活动的中国明星的跟拍任务。她告诉土逗,粉丝可以通过微博搜索明星行踪的“小道消息”然后私下交易,或者通过淘宝购买这类信息,这个圈内都知道。至于放出消息的,不是专门做卖明星行程的,就是家里跟娱乐圈沾点边。对于粉丝来说,“花钱啥事都能解决”。

9

10

明星行程消息的倒卖者在微信朋友圈、微博列出信息清单。

11

这位明星行程卖手不愿透露证件、航班信息的来源渠道。但据海南特区报2015年11月的报道,部分航空公司和高铁的工作人员从系统内部获得的明星航空信息出售给中间人,经一名或多名中间人倒卖给粉丝。明星经纪公司也会在自媒体平台或者追星app中发放明星行程福利。毕竟明星需要的并不是藏起来,而是人气。

当然,兜兜转转获得一两条明星信息还只能算是小透明级别。想要长期获得明星的消息甚至得到和明星直接的接触渠道,那大概还得再多花点钱,打入粉丝高层。

12

在追星体系已经相当成熟甚至产业化的韩国、日本,要加入偶像的官方歌迷会才算是真正的粉丝,入会要交会费,加入后,粉丝在偶像的各种活动中才有优先和抽奖福利(送偶像的签名,CD),在应援圈里爬得越高,他们的集资应援物品越能够通过经纪人交给偶像,而往往,经济实力决定粉丝地位,也决定粉丝和偶像之间的距离远近。那些有钱有时间跟着偶像到处飞自己应援舍得花钱的粉丝被称为死忠饭;而那些不愿意在偶像身上花钱的被称为白嫖饭。

中国的粉丝圈高层同样也要用“实力”进入:

13

14

老八表示,“喜欢一个明星,你会希望为他做些什么或者被对方知道。在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不要讲情怀来点实际的,给爱豆花钱就是最直接的。就是: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给你花钱。哪怕一块钱,你花了就是和没花的不一样。花的多的,爱豆肯定会有印象,比如记住你的ID。”

用父母的钱追星,你偶像知道吗?

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在全国1211位大学生中进行的调查显示,34%的受访者会掏钱支持自己的偶像,花销500元以下的占32%,500~1000元的占5%。据中青报报道,这些尚无独立经济来源的大学生往往依靠家里支持来追星的。

15

正如小慧提到:有一次李易峰到伦敦,一群粉丝自己包车跟随他,她工作闲暇时从粉丝口中得知,粉丝(多为留学生)包车一人一整天花费50磅(约合人民币425元),7个人的车就是350元磅,花的都是家里钱。

但粉丝并非都是白富美,小穷阶级发展的是另一套追星方式。小编一个从小酷爱周杰伦而家境一般的哥们儿,从初中开始到大学为了攒一张周杰伦演唱会的门票,拒绝了他学生生涯中几乎所有需要花钱的同学聚会,最后用多年来攒下的零花钱,和大学期间勤工俭学的收入,终于亲自朝拜偶像。

16

但有种情况,会让学生粉中那些小穷阶级们哭都哭不出来:近日,王菲“幻乐一场”的官方定价有1800、5800、7800三档,在黄牛炒作之下票价高抬,最好的位置甚至炒到100万。

17

追星似乎越来越成为有钱有闲的人才玩得起的游戏。个人固然可以选择默默地喜爱,但人人微博的时代,互联网不断向平常粉丝传导着追星的“正确态度”,不断告诉大众,应援、送礼、跟车、蹲点、消费以及其他花钱示爱的方式就是理性和正确的。市场与利益导向的舆论与商业环境决定了利益化的追星方式,它正在塑造着你该喜欢谁、该如何喜欢,甚至还决定着谁才有资格追星。

借了张专辑就睡不着,听了首歌就幸福得要死的纯爱追星时代已经过去,想要在追星路上独善其身,保持自由,比想象中大概难得多。在这个本就充满了竞争和压力的时代,会不会想追个星寄托一下信仰,都因为口袋空空而惨遭淘汰?

作者:林深

编辑:胖头陀

美编:黄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