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胜选,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真的赢了!

【编者按】特朗普赢了!回首右翼民粹主义在美国历史上的斑斑劣迹,特朗普的当选不但显示了美国政治的新走向,也将搅动新的社会不安与不稳定性。

1

(特朗普真的赢了!)

举世瞩目的美国大选落幕,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获胜。这次选举引发广泛关注,不仅是因为美国在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中的地位,也是因为特朗普的政治主张突破了美国“主流”政治的框架

民主党&共和党:左翼&右翼

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两党政治,其他政党在美国的选举中很难获胜。在美国政治格局中,民主党是相对意义上的“左派”(实际上是中间派),共和党则是右翼。从罗斯福时期起,美国民主党就“负责”吸收各种比美国民主党更加左翼的力量,例如罗斯福时期的美国民主党就收编了当时蓬勃发展的美国工人运动,约翰逊-肯尼迪时期的美国民主党,则收编了当时美国风起云涌的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使得这些运动不至于对美国主流政治的框架造成剧烈冲击。相应地,尤其是20世纪以来的美国共和党,吸纳了那些比美国主流政治更右翼的社会力量。例如20世纪60年代与约翰逊竞选总统失利的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就是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在主流政治内的早期代表。尼克松能够上台,一般认为和反对美国民权运动、反战运动的所谓“沉默的大多数”有直接关系。里根之所以获胜,和美国基督教保守派(亦即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的另一个主要流派)的支持密不可分。90年代初和老布什以及(男)克林顿竞选总统的佩罗也是其著名代表。

2

图片来源:网络

换言之,虽然特朗普算是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的集中体现和第一个成为主流政党代表的人士,但是这一思潮和运动,一直作为一股潜流暗涌在美国政治中。这次特朗普的获胜之所以引人注目,正在于为他的崛起和当选,说明美国主流政治收编更加“激进”思潮和运动的能力,正在下降,这不能不说是美国的社会与政治危机的表现,也是特朗普获胜之后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动荡的原因。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这是美国政治的地震,是全球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政治的地震。

特朗普不是第一个:什么是右翼民粹主义

右翼民粹主义在美国历史上可谓源远流长。从殖民地时代起,就有一部分白人殖民者以北美大陆的主人翁自居,发展出了一套“殖民者意识”。这些殖民者以“主人”的态度面对英国统治当局,也面对黑人和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他们一手向英国统治当局争取自己的自治,一手奴役、镇压和屠杀黑人、印第安人等“少数民族”。当然,这一殖民者意识并不局限于美国,南非的布尔人、以色列的定居者同样拥有这种意识。并非偶然的是,这三个国家也有(或者曾经有)互相颉颃、互相比肩的种族隔离制度。这种“殖民者意识”正是右翼民粹主义的重要起源之一,也构成了右翼民粹主义两面性的早期表现之一。右翼民粹主义是民粹主义,因为这种思潮以“人民”的代表自居,反对所谓“精英”,或者更准确地说,反对那一部分被他们认为“背叛”了自己的“精英”,把现实中的种种社会问题归咎于这些“精英”的“背叛”或“出卖”。右翼民粹主义是右翼的,因为这种民粹主义并不试图解决现实社会中的诸种政治压迫(这一点是他们和沙俄“民粹派”的一个重要区别),恰恰相反,右翼民粹主义寻求的是维护并且强化现实社会中的不平等压迫。右翼民粹主义的基本主张是:美国的现实政治制度是没有问题的,美国的既存社会结构也没有压迫性(当然也无所谓剥削)。在这一点上,美国右翼民粹主义与世界各地的主流自由主义者是一致的。但是他们与主流自由主义者的区别是,右翼民粹主义一般不否认美国等国现实社会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并不指向这些社会的基本结构和原则(如果他们承认这个,那他们就不是右翼民粹主义,而是左翼的激进派乃至革命派了),这些问题的出现是由于“精英”们的“背叛”,特别是和右翼民粹主义认定的那些替罪羊,例如黑人、犹太人还有拉美裔等“勾结”的“精英”们的背叛和出卖。只要清除了那些替罪羊,还有和这些替罪羊们勾结在一起的“精英”,那么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美国社会中充斥着无数正式的和非正式的种族主义、排外行为,右翼民粹主义的主张无疑是美国已有的种族主义的超级强化版。事实上,美国历史上的排华、迫害黑人、三K党等都是右翼民粹主义的杰作。这一次特朗普把矛头对准了拉丁裔。

3

在历史上,美国的右翼民粹主义劣迹斑斑。从19世纪初期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扩大白人内部的民主权利与强化镇压与屠杀印第安人相结合的策略,到反共济会、“本土主义”;再到19世纪末期的老罗斯福,20世纪针对美国尚未被收编的白人工人运动的攻击、反犹主义(美国汽车大亨亨利·福特就是其著名代表之一)、反共、反对民权运动(例如杀害民权运动人士)等等,罄竹难书……甚至有一些右翼民粹主义分子为纳粹和希特勒翻案,公然主张篡改历史,1990年代以来针对堕胎诊所采取暴力行动,组织白人民兵(1995年美国俄克拉荷马州联邦大楼爆炸案正是由白人民兵组织发动的)。很明显,这一思潮和运动不可能缓解、更不用说克服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各种危机,当下的右翼民粹主义将会如何发展,如何主导美国社会的发展,无疑是世界瞩目的。从另一个角度说,美国主流政治吸纳整合能力的下降,也是美国开始衰退的表现之一,这意味着美国统治阶级的分裂和衰退。

那么,为什么这次特朗普能够上台呢?或者说,为什么右翼民粹主义在美国取得强势胜利呢?笔者以为,从根本上说,这是因为全球范围内的经济社会危机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退潮。从前者来说,自从1970年代新自由主义在欧美各国凯歌高奏,世界各国各地区的社会分化都在急剧扩大和恶化。各个资本主义国家原有的一些缓和危机、相对稳定社会的福利政策和组织也被资产阶级弃之如敝屐。这就造成了包括欧美在内的各国社会不稳定的“风险社会”的降临。以往这种不稳定性,主要体现为大规模的工人运动,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遗憾的是,全球社会主义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的衰退大大削弱了其作为反对派的力量,一些知识分子转向文化多元、后殖民等理论呼应着这一趋势。但是,现实中的反抗不可能就此结束,这些反抗只是被碎片化和被去政治化了。这些碎片化、非政治化的反抗反过来也强化了诸如朱利安尼(Giuliani)这样的维持乃至强化现有的剥削压迫体制的主张得到的“支持”,在美国的现实生活中,这就是右翼民粹主义。当然这也是美国长期以来右翼、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产生的影响——不然美国出现的就可能是希腊的Syriza,西班牙的Podemos这类社会运动。

4

笔者以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也打破了一些人的“美国例外论”神话。在这种观念里,美国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典范,也是社会和政治稳定的典范,美国政治和社会制度也是大体上完好的、稳定的,不会受到任何根本性的颠覆和挑战(所谓“现代化”理论就是这一思想的典型代表),一些人对美国和欧洲的保守主义趋之若鹜,把美国和欧洲的保守主义视为样板和模范。事实上,美国的社会和政治与任何其它国家的社会与政治一样,也是受到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与矛盾支配的。美国的自由主义并不真的是“理中客”,这种自由主义所维持和维护的,仍然是一个剥削性、压迫性、处在分化中,且在不断急剧恶化的社会。

责任编辑:钱多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