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非要叶璇上头条才能讨回她们的欠薪

  老编大周末的在刷微博,看到叶璇又上热搜头条了: 11月4日下午,有网友爆料,叶璇在上海 […]

1

 

老编大周末的在刷微博,看到叶璇又上热搜头条了:

2

11月4日下午,有网友爆料,叶璇在上海市静安区的高档住所楼下出现家政工讨薪:

3

新浪娱乐采访了参与讨薪的几位阿姨。有阿姨表示,她从9月24日开始受雇工作,10月18日时叶璇单方面终止服务。按照约定,叶璇应该在10月25日支付阿姨5500元工资,但她不仅不出工钱,也不接电话、不回微信。

有阿姨出示了和“大小姐”叶璇的微信聊天记录:

4

中介平台想和叶璇交接终止服务事宜,但是叶璇照样不理:

5

6

然后说按合同办事,会在10月25日给阿姨结工资,还要保留追究“闹事”阿姨的权利:

7

根据受访阿姨出示的合同,阿姨为不住家型全日工。但有阿姨表示,叶曾邀请她免费住到其助理家中。阿姨共计住了10天,然而叶璇不仅没给阿姨结工资,还反过来问阿姨要一个月4500块钱的房租。

8

在11月3日,叶璇已经发过一次微博投诉自己遇上了“黑中介”和“盗抢保姆”。11月5日下午,还转发了网友评论,声称要用法律制裁“违法犯罪分子”。

9

阿姨们出示了白纸黑字的合同和微信聊天记录之后,“大小姐”不高兴了。“大小姐”叶璇11月6日发文控诉家政工的种种“黑”与“盗抢”的罪行,并将这位保姆的身份证照片放到网上,称法院不日将传票送给“黑中介黑保姆”。

10

然而,即使叶璇声声控诉,她并未对“闹事”阿姨们呈现出的微信记录与合同等证据做出直接的回应。

11

听说很多人在问叶璇是何许人也:

12

老编年轻的时候看过她演的电视剧,感觉她多以知性气质出境,而且有段时间好像是TVB的当家花旦:

13

只是最近几年她好像不太靠演艺作品出名……

1415

只能说家政阿姨讨薪这事又帮她上了一次狗血的头条……

——————————

如果没有这样“闹”一下,估计也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家政工这个群体。

据工人日报的数据,目前我国有超过2000万名的家政工,绝大部分是进城务工的农村妇女。她们有可能是在农村家中遭受很严重的家庭暴力,所以来到城市打工,逃离丈夫,养活自己和家庭:

16

我一个月四天假,为了多挣钱,就只休两天。当时我给我前夫找了个在通州看院儿的工作,休息日我就上他那里去。

一年夏天,大姐生病了,我给她熬汤药,就一个多月没休息。他就天天打电话来骂我,说话可脏了,还说什么“不回来了,住那儿了有人养你了”。我说大姐在河北病了,他就说“在美国的也回来了”。

我和河北阿姨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她听到了,对我说:“这样的人,别要了。”我说:“有孩子没办法。”

媒体常常喜欢营造一个“家政工工资高又难找”的舆论氛围:

171819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家政工人通常通过家政公司对接客户,所以工人的工作不固定

20

……随时都可能有新活儿,也随时都有可能被炒掉。工人们只能排队在公司等机会,王大姐数过,最多的时候,一间四五十平米的房间里有87位工人。同时,一位工人会在几家家政公司登记,以拓宽潜在的工作机会。

——尖椒部落《”地丁花”面临法律困境,家政工、公司、客户都喊冤》

她们的劳动保障高度缺失:

212223

因长期接触凉水,家政工大多患有腱鞘炎,她们希望能有养老保险,多一份晚年生活的保障:

24

她们时不时受雇主歧视甚至辱骂

25

甚至遭受来自雇主的性骚扰

26

因为缺少统一的服务标准,干活会有别样纠结:

在北京做家政工的李雪华告诉记者,不同的雇主有不同的需求,由于没有一定的标准,她们在工作中常常遇到比较“难缠”的雇主。“眼里要有活,不要雇主指一点干一点,要不怕脏不怕累。哪个雇主不喜欢爱干活的家政工啊!”

从济南大涧沟村出来的高云不仅坚持做了12年家政工,还总结出了从业原则:年轻雇主家好干;吃亏不吃“气”;眼里要有活;婆媳矛盾不要参与……

——工人日报《家政工“很受伤”:我的权益谁保障?》

拖欠工资也不少见(遇上了顺带着把孩子抛弃的雇主,这……):

272829

所以这次也不知道幸或不幸,家政工阿姨们通过这种方式上了一次微博热搜……

30

——————

不过,家政工阿姨们远比大众舆论的想象有力得多。

比如,她们组建了自己的工会,帮助家政女工们“找到组织”:

在西安,从企业下岗转身成为家政工的女工们成立了“西安家政工工会”,“工会”带着工厂的印记,是她们熟悉的……

这是中国第一家家政工工会。2004年成立之初,这里有162名会员,如今已发展到千余人……

“回到工会就像是回娘家,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姐妹们倾诉,也可以接受免费的职业培训。遇到法律问题也可以找到专业的支援。” 后来她成为这里的义工,她对这份没有酬劳的工作很上心,说到这件事她很骄傲地告诉青阅读记者,“能帮助到和自己一样曾经彷徨过的姐妹,真的很开心”。

——北京青年报《你了解家政工吗? 听,她们有话说》

比如,她们有自己的地丁花剧社,通过戏剧组织起来:

3132

成立于1996年4月的打工妹之家是中国第一家为农村走进城市寻找工作的打工妹服务的机构,后来机构成立的家政工文艺表演队渐渐发展成为一个剧社,在北京做家政服务、爱好文艺的女工们,每周聚集在这里,编排小品歌舞以及戏剧。

“原本我也觉得,以戏剧这种文艺形式把大姐们聚集起来有些奇怪,但和她们接触,这些30到40岁的家政工们,大多是能歌善舞的,她们希望有这样的娱乐活动。更重要的是,不像其他地方,在北京打工的大姐们来自祖国的各个地方,甘肃、东北、福建、山西、山东……就是你能想象的各种天南海北,因为各地风俗不同,让她们坐下来吃到一块聊到一块其实不容易。

——北京青年报《你了解家政工吗? 听,她们有话说》

比如,她们还和文青一起制作讲述自己故事的纪录片

33

《野草,野草》由两位年轻的“小镇青年”和一位来自农村的家政工大姐一起拍摄。最初预报的105分钟片长,待到实际播放时,被缩减到了50分钟。看似平淡的生活与心情记录,几乎每一分钟都被对比、冲突与强烈的情感所充斥。

这其中,家政工金枝姐不仅本人端起了摄像机,还本色出演,无比坦诚地将自己的人生展示出来。这是一股既陌生又熟悉、既坚韧又盛大的生命力量。

……金枝姐就是其中一位。她一定不太了解女权,但她一定是叛逆的。……永远是有一小撮人在大声疾呼,同时有一大波人在沉默中践行。金枝姐就在践行着某种形式的女权。

——尖椒部落《大姐的第3次叛逆:她和文青们一起制了部纪录片》

不知道叶璇家楼下讨薪这个事情后续如何,但城市生活离不开家政工们的辛勤劳动,她们早应得到这样的关注。

编辑:林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