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传统食物,代餐饮料能给世界带来多大变化?

Soylent可以迎来一个新的世界吗?

导语:Soylent 这个单词源于 1966 年科幻小说《Make Room! Make Room!》,为大众所知的是根据其改编的反乌托邦科幻电影《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小说描绘了一个由于全球变暖和人口过剩而导致资源枯竭的未来世界:蔬菜和水果变得极为昂贵,人们依靠以大豆(soy)和扁豆(lentil)制成的 Soylent 饼干度日。如今,研发出来的代餐Soylent 受到很多工作繁忙的上班族的欢迎。

人类不能仅仅靠面包生存,但我们可以仅靠Soylent生存下来;Soylent是一种正被媒体冠以“食物的终结”称号的粉末状膳食替代品。Robert Rhinehar,这位电气工程师兼业余生化学家发明了这款食品。他声称Soylent类似于类固醇,一小袋就包含了35种必需营养素。将Soylent跟水和油混合搅拌后得到的不仅仅是一次进餐的简单替代,更是一杯可以永久饮酌的醇香鸡尾酒。

目前Rhinehart和他的小团队离开了硅谷。他们不仅通过TED演讲来讨论凸显他们对发明Soylent的极大乐观,而且Soylent推出之际被大量程序员接受,这些崇尚生活最大效率化的程序员们发现在办公桌上“饮”餐能最大程度地提高工作效率。

Soylent Powder

图片来源:sspai.com

这就是许多评论家担心Soylent和类似产品崛起的原因。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我们大半清醒着的时间都用于执行老板的指令。我们一直顶着提高生产效率的压力——不是为了更高的工资,而仅仅是为了保住我们的工作。谋求一份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越来越难,公司也随之要求延长工作日时间,不仅如此,他们还要确保工人在整个工作日内实现最高生产效率。

对员工的普遍监督,将工作切割成平凡琐碎的组件式任务以及高强度的生产节奏一直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劳动力联系在一起。但在未来我们将在一个个隔间工作,也没有工会,就更不可能反击这些趋势。

对于我们这些仍然有幸拥有午餐休息时间的人来说,这一小休是工作场所专制暴政中的最后几种缓刑之一。这个午餐时间,我们花了一半在Chipotle排队,但这并不浪费,能够有这么一段时间与他人交往并且远离苦差才是意义所在。

我们为维持生产对食物的生理需求是雇主必须尊重的少数几件事之一。一整天在办公桌上啜饮Soylent的劳动力不用准备食物、用餐和清洁就满足了饮食的生理需求。40小时工作周、带薪假期和病假,以及“凯迪拉克”保健和牙医计划的那个时代早已过去了,现在连午餐时间也要一同被视作过时的奢侈品了。

但是反乌托邦和乌托邦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如今大量使用Soylent会让我们一直粘在办公桌上,直到死亡(或许他们接下来将创造出一种省去上厕所的方式),但这只是资本主义以牺牲员工为代价利用技术进步来实现最大化获利的一部分。

然而,Soylent本身是一种具有极端平等主义核心的产品。在另一种条件下,它可以促进人类的繁荣和自由。

当下食物运动的趋势,不论是从都市农业到有机食品,还是从农场到餐桌的运动,它们无不在与规模问题作斗争。快速浏览一下Instagram上那些自称是美食家的账号就会发现,这些运动在很大程度上都发生于特权阶层。

但是全世界有70多亿人需要食物生存,其中有8.42亿人缺乏足够的食物。即使许多人不缺食物,但他们获取的食物往往也缺乏必需的营养素。据统计,营养不良每年会导致310万儿童死亡和数百万儿童发育不全。气候变化只会使得这种局面越来越糟,相关食品专家警告我们将迎来一个缺乏食品安全的时代。

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水面持续减少

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今食品生产代价高昂,环境效率也低,但它本不需要如此。农业生产使得淡水量减少了70%,畜牧业生产制造的温室气体占了人类制造总量的20%。总的来看,农业和畜牧业生产系统占用了世界陆地面积的40%。

膳食替代品的增加可以改变这个现状。Rhinehart接受《纽约客》采访说,我们需要的是食物中的营养元素而不是食物本身。Soylent已经相当便宜,但通过更加集中、公共驱动下的生产模式实现规模经济,它可以成本更低。这不仅可以为实现人类可持续生活腾出更多土地和资源,而且可以打破新石器时代革命以来相当辛苦的农业工作,第一次打开一条新的出路。

获取营养不再是运气使然。今天的穷人被迫接受企业生产者提供的加工食物,然而富人却可以享受慢食和有机食品。在发达国家,肥胖和糖尿病对低收入人群的影响比对其他任何人都要大,而自由派的解决方案只能提供一些施舍性的推动和个人选择的政治手段来遏制这一流行病。但若是在一个粉状食品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相同的食物。

当然,市面上总会有传统的食物。但我们只是从这类食物中获取休闲愉悦或者社交娱乐。我们并不需要依靠它来生存。

粉状食品的发展也有女权主义方面的意义。一个没有食物的世界也将是一个无须烹饪的世界。烹饪本身就被视作是无偿家务劳动的一部分,而且全都不成比例地交由女性负责。因此Soylent的出现也将是对抗劳动的性别分工的胜利。

Soylent Powder

图片来源:sspai.com

Soylent还具有“开源”的优点。这意味着它的成分不是专有的,它可以轻易从公司供应链中获取并进入公共领域。愿景如此美好,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出一百种这类发展会如何伤害人民的场景。毕竟,如果没有强大的政治和社会运动来帮助其实施,技术进步就不可能稳定实现。

但我们仍可看到这些运动如何重塑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并引领我们走向一个自由的新时代。这个新时代意味着我们将摆脱厨房性别分工的专横、田间和屠宰厂的危险生产条件、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困境以及因不合理利用资源产生的不必要的冲突。

只要运气好,再加上足够的政治毅力,我们不久就能生活在一个拥有这种自由的星球上。摒弃传统的食物,这样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告别饥饿。再见吧!传统食物!

本文就代餐食品与传统食物之间的碰撞展开讨论。本文内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仅供借鉴与参考

原文链接: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4/5/soylent-end-foodinsecurity.html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Bhaskar Sunkara

编辑:Targaryen

翻译:Symcal

美编:阿永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