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多年了,我们怎么还在争取八小时工作制? | 土逗挖掘机

又是一年劳动节,劳动者还在呐喊。

导语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等城市的35万工人们爆发总罢工,他们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由此确立了五一劳动节。今年,五一劳动节确立后的第133年,由中国程序员开始起,掀起全网关注,全球瞩目的996·ICU网络抗议。到了今天,长时间加班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对抗长工时的行动还在继续,八小时工作仍然还只是梦想!在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土逗呈现存在于各个行业的加班问题,并带读者走遍全球,穿越历史,看劳动者们为争取合理工时都做过什么?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世界上80多个国家的全国性节日。这个全世界劳动人民共同拥有的节日,最初是为了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而确立的。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等城市的35万工人们爆发总罢工,他们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现八小时工作制。他们疾呼: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归自己。今年是五一劳动节确立的133周年,尽管8小时工作制早已成为全世界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但在各个行业、许多国家,仍有工人每天工作远远超过8小时。

近期,中国爆发了网络抗议“996.ICU”,互联网行业的加班现象被大量曝光。随着“996”工作制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成为常态后,类似的加班趋势也已蔓延至其他行业。有报道将中国国家统计局方面公布的《2018年北京市居民时间利用调查报告》与经合组织(OECD)早前公布的一份报告进行对比,发现北京市上班族平均每周60小时的工作时间,显然已经超过了2015年的墨西哥(43小时)、韩国(40小时)以及德国(26小时)等国家。“996”之后,网络上出现了“711”、“007”……这些自嘲式的表达代言了白领阶层对于个人生活挤压、亚健康等等问题的担忧。

图片来源:https://996.icu/#/zh_CN

中国已然成为世界上人均工作时长最长的国家之一。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英国人2014年平均工作1677小时,而中国劳动者年均工作时间是2000至2200小时,位居世界前列。长时间加班的除了白领工人,还有底层工人,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市场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农民工同样也是加班重灾区。在加班这个问题上,白领与底层劳动者有着共同的命运。不过,底层工人的处境与白领工人也有所不同,问题更加严重,却更容易被忽略。

小厂中的牛仔裤工人:每天工作15-16小时

“我每天工工作十五个小时,有的时候十六个,中间休息一个小时。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

德国纪录片《牛仔裤的代价》曝光了牛仔裤工厂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什么那些卖向各大全球连锁商超的牛仔裤,经过了设计、打样、订面料、裁床、洗涤、人工做旧等等烦琐工序的牛仔裤,却只卖四美元?廉价的背后是对于成本的极致压缩,而压缩的方式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降低原材料成本,规模化生产,或机械化生产。而是来源于极低的劳动力成本。有多低呢?这个数字是每人每月2000多元,每天工作15—16个小时,每月休息1天,这里是广州。

与他们的工作量相对应的是重复枯燥的劳动。在通风不畅、粉尘飞扬的工作环境中,每天眼里只有裤兜、裤兜、裤兜还有裤兜。他们的最大愿望,是希望每月寄回家里的钱,足够家里老人与孩子使用。

三星、苹果、优衣库代工厂工人:每月加班超百小时

也许有人会说,《牛仔裤的代价》里的服装厂只是一家小厂,工人的工作时间长,环境差是难免的。但实际情况是,即使是给三星、苹果代工的万人大厂,工人的处境仍然十分糟糕。2014年美国劳工权益保护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布报告指出:三星在华8家工厂中除三星科健外,其余7家工厂工人每年至少有6个月每月加班时间达到或超过100小时,严重超过法定时间。其中天津三星视界工厂在旺季的加班时间高达每月186小时,只有1到2天的休息时间。

苹果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2015年美国一家劳工机构发布报告称,苹果公司的代工厂和硕联合位于上海的一座工厂存在劳工薪水过低、过度加班等问题。报告称,该工厂迫使工人每周至少加班20小时。根据苹果为其代工厂商制定的官方指导,工厂工人每周工作时长不得超过60小时。而实际调查结果显示,该工厂每周工作60个小时或更少时间的工人数量仅占42%。

图片来源:凤凰网

与三星、苹果相比,优衣库剥削劳工不遑多让。2015年1月,日本零售服饰品牌优衣库的运营商日本迅销集团发布声明,承认其在中国的两家代工厂(互太和通威)确实存在劳工超时劳动等问题。根据香港非政府组织香港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ACOM)的报告称,互太工人平均每月加班134小时,要求部分工人签署“自愿加班申请表”。在加班工资计算方面,互太的周末加班工资计算方法仅以1.5倍基本工资计算,而非法定的两倍工资。

通威的烫衣工人表示他由早上8点工作至晚上10点,有时要工作至晚上11点,每天需要烫600至700衬衫,每件UNIQLO衬衫的烫衣费只有0.29元。在旺季,一天要烫900件衬衫,星期天也会有需要上班。衣服制作单价过低,工人为了糊口必须长时间工作。

Uniqlo供應商廠房內,工人熱得赤裸上身工作

(圖:優衣庫中國供應商調查報告)

淘宝店主:旺季每天工作高达20小时

许多制造业工人的梦想是攒够一笔钱,开淘宝店自己做老板。然而当了淘宝店主就真的轻松了吗?

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同时应对数十个买家提问,对着电脑不停敲击键盘;能再多做一分钟就绝不去上厕所,能不喝水就不起身倒水;不是昼夜不分,就是日夜颠倒,大多数人有胃病和干眼症……这是淘宝中小卖家的工作常态。在网店经营旺季时期,卖家的工作时间有时长达20小时左右,而休息的时间大约在3小时,如果旺季持续时间较长的话,店主也要一直这样坚持着,即使在淡季,每天也要工作十多个小时。

图片来源:半岛网

根据淘宝网发布的网购从业者生态环境报告,超过70%的女性店主有时或经常头晕头痛,男性店主这一比例约60%,约80%店主有时或经常肩颈酸痛,约56%卖家有时或经常手腕、手指酸痛,80%以上卖家感觉眼睛干涩。没有休闲娱乐生活是另外一个较大影响,尤其对于一些又当卖家又要兼做客服的人来说,有足够的睡眠已是奢望,更别提娱乐了。有的人甚至表示,已经有1年多没见过朋友,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离家200米的商场超市。

世界各地劳动者抗议延长工作时间

我国的劳动者还在每天忙碌10多个小时,反抗加班的声音开始以前所未有之势遍及上班族及舆论空间,其他的国家的劳动者们也在为缩短工作时间而斗争。

2016年,英国卫生大臣杰瑞米·亨特宣布要在英国实施新的医疗改革,这项改革将使初级医生的五天工作制度改为七天工作制,增加工作时间同时还取消所有津贴。面对这项改革,当年4月26日至27日,在医生协会的组织下,英国英格兰地区的初级医生和初级护理人员“倾囊而出”,走上街头为自己的权益而呐喊,成为英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医生集体罢工事件。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在东亚,2016年五一劳动节当天,韩国的两大主要工会发动了大游行,一方面反对即将通过有明显反劳工倾向的劳动法修订案,另一方面,基于韩国每年的工作时间是2124小时,比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1770小时要高的事实,工会呼吁减少工作时间,同时提高最低工资。这次游行据称有至少8万人参加。

而在2019年中国的这一次反对996的网络行动中,截止到发稿前,在https://996.icu/网站上996.ICU获得的star达到23万。在加班文化被热议时,更多行业的劳动者的问题与行动也被挖掘、关注,许多舆论的讨论也引向了加班问题背后的社会机制。

但许多人坦言,他们仍然很难在现实的劳动场所中站出来反抗加班。一位从业5年的白领向土逗表示,“如果真的有一个游行,我也想要去参加。但是我目前只能够接受每天的加班,因为我一次项目没做好,就拿不到更多的项目,就没办法升级涨薪。所以,我不得不同时操作好几个项目,并忍受老板对我们加班工资的克扣。”而在蓝领工人群体中,尽管工人们同样苦于长时间的加班,他们仍然希望“有班可加”,这是因为在层层盘剥下,蓝领工人的时薪极低,个体工人只能通过延长劳动时间来获得基本的生活收入。

距离1886年芝加哥工人大罢工已经一百三十多年,如今每天工作八小时几乎在世界各角落已经是最基本的劳工权益保障。但是在狼性的竞争文化,在分配不均,底薪太低的现实中,不同层次的劳动者仍然在被迫自愿加班。“八小时劳动,八小时娱乐,八小时休息”的理想还远远没有实现。长时间工作,剥夺了工人休息和娱乐的时间,也少了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休闲的机会,更遑论进行自我提升、改善生活的活动。

当然,我们要争取的不仅仅是八小时工作制,还有一个能够真正实现自由、平等、民主及劳动者从剥削中解放的社会。这些目标,不是五一劳动节一天的游行示威或是倡导就可完成——这只是第一步。我们还得回归到日常生活中,清楚认识自己与雇主之间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反对雇主肆意的违法行为,并在同单位、同行业、跨行业、跨阶层的同伴中寻找互助的力量,逐渐打破资本霸权要将“过劳”合理化的意图。

*文章部分信息来自微信号“天时实验室”、半岛都市报、马齿、搜狐国际。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编辑:土逗菌

美编:土逗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