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炖新闻 20190419

关键词:最缺觉一代,尘肺矿工,资源诅咒,文学改变世界,meme

【国内 社会 |睡前玩手机、通过熬夜释放压力,95后大学生成最缺觉一代?】

今年3月份,《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在深圳发布,报告显示:70后最爱睡前看书,80后最爱失眠,90后睡得最晚。不同代际之间的睡眠状况也各不相同,越年轻睡眠越紊乱,越年长睡眠越有规律。作为95后的大学生一代,更是成了缺觉的主力军。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辅导员李行曾在学生中做过调研,“七成以上学生睡眠不足7小时”。他了解到主要是两大类原因:部分学生因为课业和社团工作熬夜;而更多的同学熄灯后在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看短视频、看剧或玩手机游戏。

白天上课犯困、皮肤变差、长黑眼圈、掉头发、体质变弱,诸多问题在很多熬夜的大学生身上逐一显现。明知道熬夜不好,却很难改变。熬夜的大学生们“总是在熬夜的愉悦感和白天的负罪感之间徘徊”。

△ 只能靠报复性熬夜宣告时间主权。

来源: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314980

【国内 工人 |贵州3名尘肺矿工获国家赔偿 曾因涉嫌骗保被刑拘】

2017年底,贵州公安机关以500多例尘肺病诊断错误为由,将贵州航天医院3名医生以“失职罪”起诉,警方认定其诊断差错率高达92%,造成3000万元社保资金流失。
在贵州航天医院3名医生被刑拘之前的2016年,涉事企业——贵州遵义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至少有7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被警方刑拘,原因是骗取尘肺病社保资金,后被取保候审或监视居住。

根据案件代理律师程广鑫介绍,矿工任云凯被解除取保候审后,人变得沉默寡言,精神也有些恍惚,并且不愿意见生人,体重从120斤降到90斤,2018年5月17日,任云凯去世。

2018年9月,被刑拘7名矿工中的王正富、任云庆,以及任云凯的家属,向绥阳县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王正富等人认为,解除取保候审一年多后,案件未移送审查起诉,警方也未作出撤销案件决定,遂依法申请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

4月18日上午,他们接到了警方作出的赔偿决定书,三人分获1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

△ 谁在骗取工友的命?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B92mH0GaGGL473nsljgZlA

【国内 法律 |深陷“资源诅咒”的东北小城】

近日,鹤岗因为个别小区的房价暴跌到“白菜价”(每平米三四百元)而登上了热搜。这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每平米五六万元的房价,可谓天壤之别。表面上看是房价的暴跌,本质却是当地经济的发展困局。

鹤岗,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2017年的经济总量在黑龙江13个地级市中排名第十,人口规模100.9万人。当地有着极为丰富的煤炭资源,储量超过20亿吨,自1918年开始采煤,年产量长期在1000万吨以上,为我国工业化进程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种情况似乎注定了当地经济对煤炭产业的过度依赖,带来的结果是:一旦煤炭产量下降,经济就受到影响。事实上,鹤岗自2013年起就进入了GDP负增长通道,人口外流也极为明显。虽说近年有所复苏,但仍面临着巨大的经济下行压力。

丰富的自然资源虽然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也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

△ 北上广深要人要资源,资源枯竭,产业崩溃,东北之殇。

来源:http://www.sohu.com/a/308831914_371463?_f=index_chan08businessnews_5

【国内 运动 |印度作家和艺术家发起的街头运动,用文学改变世界】

一副张贴在印度城市班加罗尔街头的海报上印的不是商业广告,而是一段布克奖得主萨曼·拉什迪在一场讲座中的讲话:“没有作者真的想要谈论审查。作家想要谈论的是创作,而审查是反创作的、负能量的、没有创造力的、莫须有的。”

这幅海报是由印度作家和艺术家发起的一项名为 StickLit 的运动的产物之一。StickLit 试图通过在街头张贴印有诗句或者文学作品摘选的贴纸、海报和壁纸拉近优秀的文艺作品和普通民众之间的距离,在千篇一律的街头商业广告中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活动的创办者希望人们根据不同的环境张贴内容不同的文本:例如在等候时间更长的火车站可以张贴诗,这样人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诗的意义;而在匆忙的街头则可以张贴更短的引文和摘选。

“我们愿意相信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会被 StickLit 吸引,因为他们并不厌世。他们仍然相信一支笔可以改变世界。而我们愿意推动这样的事情发生。“印度自由作家说。

△ 动起来,来诗意游击

来源:http://www.qdaily.com/articles/63097.html

【国际 趣闻 |#Meme:为了维权,Instagram 上的 meme 人也组了工会】

做表情包、创作病毒流行语和笑话等 meme 算是一份工作吗?如果只是一种偶尔为之的创作,那可以算作是兴趣。但如果是长期持续稳定地产出,那么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一种职业,类似专业段子手。

若是算作职业,那么就必须要有权益保障。而现在,据《大西洋月刊》说,Instagram 上的 meme 人正在组建一个工会。虽然这个组织还没有得到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的认可,但它已经开始承担传统工会的角色了。公告称,组织成立的初衷是当 Instagram 对各位 meme 人的账号做出了不公平的处理时,可以凭借组织的力量一起维权。想要参加这个工会的 meme 人只需要在线填一张表格就可以了。

对于创作者来说,平台就是一个帮助扩大影响力的传播途径,但同时也是一个不稳定的风险因素。因为它随时就可能被封号、限流、屏蔽或者遭到侵权。个人的力量比较单薄,而专业的组织往往处理起来更有优势。这便是这个公会成立的初衷。

△ 难以组建工会,创作者们为什么不试试搭建平台合作社?

来源:http://www.qdaily.com/articles/63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