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圆桌:关于996,马云们的言论错在哪里?

加班使人幸福吗?

土逗炖新闻

“炖新闻一周精选”栏目将为读者精选上周要闻,回顾上周大事。欢迎关注土逗小助手(ID:tootopia666)朋友圈、微博“土逗公社”,土逗炖新闻将在周一到周五每日呈上。

【国内·电商|京东取消快递员底薪:下调公积金比例,揽收加入绩效】

4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京东将取消旗下快递员的底薪,另外将增加快递收件任务,揽件将计入绩效,直接影响工资收入,也就是说快递员的收入以后要全凭绩效。另有网友爆料,京东还将降低快递员的公积金系数,从12%降到7%,下调了5%。

对此,京东物流官微进行了回应,称如今京东物流独立运营之后,不仅服务京东商城自身的订单,还有大量外部订单业务,大客户业务以及个人快递的揽件业务等等,原来的薪酬结构已经不适应新的模式,无法对绩效优异的员工体现出足够的激励。因此,在部分地区试点将底薪转变成更有激励性的业务提成。

界面新闻: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3019690.html

△所谓“激励”不过是残酷的竞争物语。

【国内 社会 | 童模被踹、日入万元背后的争议】

近日,一则关于“杭州女童模被成年女性当街踢踹”的视频广为流传:正在拍摄的女童被妈妈从身后踹了一脚,小姑娘打了个趔趄险些摔倒。超过百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保护儿童权益,表示拒绝一切拍摄过程中有粗暴对待儿童行为的图片视频等。此事引发了许多人对童模群体的关注。

目前国内童模市场广阔,基本行情是拍一套衣服100元。名气高的童模单价高,单子多,一天拍一百多套也不罕见,年收入可达几百万。一位家长接受采访表示,自己是为锻炼孩子胆量,提升形象气质而送孩子入行,不是将孩子当赚钱工具,“一般来说,孩子一天拍多少套衣服,家长是可以控制的。”

△ 剥削从儿童开始,是吗?

来源: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291032

【国内·劳工|Python之父发声:我们能为中国的“996”程序员做什么?

日前,GitHub上个“996.ICU”项目控诉“996”工作制的不人道引发全球关注,对此Python之父吉多·范罗苏姆认为996工作制是不人道的,呼吁媒体和政府积极关注这一事件。

吉多·范罗苏姆此前在Python官方论坛中发表了一篇“我们能为中国‘996’程序员做些什么?怎样才能能引起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关注?”的帖子,CPython核心开发者森迪尔认为,范罗苏姆这一举动充满善意,对社区是激励也是帮助,身为领导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对此,CPython核心开发人员Senthil提出了3条建议:“首先让大家都意识到这种剥削,然后列出所有执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并停止与它们开展业务,最后拒绝这些公司使用Python语言。”

目前国内各大互联网公司已经让自家浏览器屏蔽了996.icu网站,没有一家公司针对996工作制做出回应。

https://news.mydrivers.com/1/622/622024.htm

△ 取消存在过劳剥削事实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的Python软件基金会许可证?

【国际·经济|被财阀绑架的韩国经济】

一场斗殴引发的“胜利门”事件还在不断发酵,这场韩国娱乐圈史上最大风暴已经蔓延至政治、经济、社会等圈层,指向了韩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特权阶层——财阀。在这次不断发酵的韩国娱乐圈丑闻面前,文在寅在听取有关胜利夜店事件以及张紫妍自杀事件的报告后下达指示表态,要求警方和检方“赌上各自的命运”进行彻查。

这番表态虽然“热血”,但能在多大程度上撼动财阀的地位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根深蒂固的财阀体系很难靠一届政府之力就发生改变。而韩国民众对财阀的态度也十分矛盾。尽管舆论对财阀的特权和不公充满了愤怒,但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能进财阀旗下企业工作仍然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毕竟其他企业的平均工资只有财阀的约60%左右。

界面新闻:

https://m.jiemian.com/article/3017605.html

△难以抵抗财阀,就成为财阀代理人?

土逗圆桌

“土逗圆桌”栏目,将挖掘每周热点话题,并在“一颗土逗”、“两颗土逗”梳理每周圆桌话题背景资料。每周土逗将会组建临时圆桌讨论群,土逗编辑将会参与讨论,有意参与圆桌讨论的读者可以添加小助手微信号(ID:tootopia666),关注每周土逗圆桌活动信息。

参与圆桌活动的三种方式:

1、成为圆桌话题发起人,每周五之前发送感兴趣的话题到土逗邮箱contact@tootopia.me;

2、成为圆桌讨论主持人,请加土逗小助手报名,并索要主持人细则;

3、成为观点贡献者,你可以进群参加讨论、给土逗留言或发送观点到土逗邮箱,土逗将精选有价值的观点,在下周周报呈现。

“马爸爸”和“东哥哥”,到底错在哪儿?

996.ICU从兴起之日,“马爸爸”和“强哥哥”们就如坐针毡,不是删帖封禁,就是频频爆出“马氏金句”和“强哥壮语”,诸如:

“这世界上996的人很多,每天工作12小时、13小时的人很多,比我们辛苦、比我们努力、比我们聪明的人很多……所以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你去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

“加入阿里,你要做好准备一天12小时,否则你来阿里干什么?我们不缺8小时上班很舒服的人。”

“只有你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有回报,你不付代价,你是不可能有回报的” ,

“这就是生活,你选择了一个中国今天排名第一的公司,第一是要付出代价。”

“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你一辈子没有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在阿里呆十年,接受996,就是成长。”

 “关键是我们认真思考过自己的选择了没有,我们人生的意义和奋斗的方向在哪里,思考清楚了,就不会纠结,懊悔……找到喜欢的事,不存在996这个问题”。

而3月初就打算实行“996”工作制的刘强东,则称自己“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高效产出”。去掉快递员基本工资、减少住房公积金、坚决淘汰三类人(不能拼搏的人,不能干的人,性价比低的人),拿这些来鼓励吗?

总之,“马爸爸”苦口婆心,“强哥哥”慷慨激昂,无外乎你不努力氪肝到深夜,你不为公司工作至死,你配有幸福未来?你配叫“马爸爸”和“强哥哥”?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着,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4小时;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每日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加班工资不得低于平日工资的1.5倍。而在“996”工作制下,劳动者每天早9点到岗,晚9点下班,每天工资6天,周工作时间至少为12×6=72小时。

“马爸爸”和“强哥哥”一眼看穿现行《劳动法》在现实中的bug:有多少人能忍受繁琐的诉讼程序,负担起高额的维权成本去跟企业正面刚?

搜集公开资料可知,早在2016年9月,网友爆料58同城口头下达实行全员“996”的通知、且不会给任何补偿时,公司就回应称,此举为应对业务量高峰期的“常规性活动”,并非强制。2019年1月,杭州电商公司“有赞”宣布未来将会执行“996”,CEO回应称“几年后回看,这次绝对是好事”。

“996”泛滥背后的原因是以强调专业弹性化的后福特主义的大肆推广,使得灵活用工和弹性化管理给企业带来巨大受益。企业不但可以转嫁社保支出降低用工成本,而且可以“快速调整员工数量、工作时间、工作内容以及工作组织,以因应全球市场上的产品周期的缩短、消费市场日渐多元化与个人化的需求以及景气的荣枯变动,使得企业承担最少的创业风险,在市场中竞争,延续生存。”

而“马爸爸”和“强哥哥”接连参与“996”论战, 不是强调“过劳”是修行,是福报,就是与兄弟“拼杀于江湖”,共逐未来幸福。他们对“工作热情”文化大力推崇,正是对当前经济下沉的绝好反应。毕竟经济下沉,年轻人连“996”都受不了,怎么迎接将来可能的“12´12”,“8116+8”?

所以,氪肝“996”到底在逐梦,还是成为“马爸爸”、“强哥哥”幸福路上的“代价”? 这些企业家的鸡汤言论,问题到底在哪里?

注释:

[1] 马云在支持“996”的,说自己可以“12×12“,可能指全年12月无休,每天工作12小时。

[2] 刘强东在朋友圈声明自己可以“8116+8”,周一到周六6天,从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再加上周日工作8个小时。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两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土逗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