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学历≠高薪与稳定,白领该靠什么来改善工作条件?

打破白领世界的反工会传统。

导语:“我们社会中一些受教育程度最高、技术水平最高的人,他们拥有专业领域的博士学位,也属于受剥削最严重、最贫困的群体。他们没有工作保障,没有福利,工资很低,甚至不能糊口,这是真的很可怕,很可怕的生活条件。除非他们组织起来,否则他们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Maida Rosenstein是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nited Auto Workers) 2110分会的会长,这一地方工会代表纽约市出版业、艺术界和大学中的(白领)工人。四十年来,她一直致力于组织传统上无工会的行业,比如杂志业和画廊界。我们通过电话和Rosenstein谈了她的经历,以及组织白领工人工作的现状和未来。

你是如何参与劳工运动的?

我之前在哥伦比亚大学做办公室职员。当时我刚从大学毕业,在做办公室工作,想着要去读研究生。那是80年代。我们开始在那里组织办公室工作人员(成立工会),这马上成为我一生中最激动的事情。我作为一名办公室工人参与了组织工作。我们赢得了选举。我成为了工会的全职组织者,最终被选为当地工会的一名官员,然后成为了当地工会的会长。

图片来源:Maida Rosenstein 推特

当时哥伦比亚大学办公室白领工人的待遇怎么样?

首先,工资很低,全职工作的年薪一般是8千, 9千, 或1万美元——挣1万5千美元就算很高的薪水了。另外,部门之间的待遇差别很大。当我们组织工会并进行谈判时我们发现白人和少数族裔之间的工资待遇非常大,在男性和女性之间业存在着巨大的薪酬不平等。这也是我们罢工的原因之一。

另外,我们一共有一千多名工人,里面主要是女性,我们很多人都受到了女权运动的影响,而学校里的女性工人却还没有组织起来。我们校园里的维护和安保工人在上世纪40年代起就加入了工会,他们挣的钱很多,福利待遇也比我们这些办公室职员好得多。

所以很明显,我们需要做点什么来改变工作条件。我们工作不是为了赚零花钱。我们都是有全职工作的工人,我们中的一些人要养家糊口,我们需要认真对待我们的工作,而建立工会就是在认真对待我们的工作。一开始,我们遭到了大学的强烈反对。大学官方好几年都和我们的谈判小组僵持不下,推迟我们的选举。他们还发动了一场恶毒的反工会运动。即使在我们小组投票之后,他们仍然反对投票,并且继续拖延了很多年。这不是一场善战,也不是一场轻松的战斗,我们不得不为第一份合同罢工。所以这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战斗。但我仍然认为我很幸运,我以这种方式加入了劳工运动,因为我们赢得了一场激烈的斗争,我意识到,即使有一个难对付的雇主,我们也能成功。

在那时,组织白领工人建立工会是不是有点不太寻常?

之前没有太多先例。但我们觉得自己是当时潮流的一部分,因为当时很多大学职员都在组织工会。我们非常乐观地认为我们正在打破界限,觉得我们能够再接再厉组织成千上万的大学工人、女工人、办公室工人、白领工人,而我们的后辈还会接替我们的事业,这非常令人兴奋。

美国联合汽车工会UAW主要并不是一个白领工人工会。你有觉得,或者UAW的人有觉得组织白领工人(或者所谓的创意产业工人)和组织汽车装配流水线工人有不同吗?在组织策略上,二者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很多地方都有不同。比如,组织兼职教师与组织在固定地点办公、遵循固定时间表的办公室职员面临着完全不同的挑战。就日程安排和运营而言,组织临时教员和组织办公室职员之间的差异,可能就像组织组织办公室职员和工厂员工之间一样大。他们的工作场所是不一样的,你必须了解他们具体的职位、他们的工作场所是怎么样的。这总是个挑战,你不能先入为主。

图片来源:uaw官网

对于这些在所谓的创造性环境中工作的白领工人而言,有没有什么是他们常面临的问题?

通常有一些特殊的因素能够促使一群工人努力组织起来。也可能由于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比如福利的突然削减或者管理层的变动。

首先,白领们在金钱和福利等基本问题上苦苦挣扎。即使他们在办公室里工作,即使他们的雇主非常有名有钱,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工资很高。这些工人虽然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他们有学贷要偿还,几乎入不敷出。如果你在出版业工作,年收入2.5到3万美元之间,有学贷,还住在纽约,那么你基本上租不起房子。这些人都很难满足自己的基本存活条件。白领工人们也看重晋升机会——不被解雇,或者不被换工作而升职的能力。另外,医保对每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关键问题。

当组织白领工人时我们常常听到的一点是,人们会担心工会会伤害他们所在工作小组的声望,也可能会伤害同事情谊。这些是障碍吗?

是的,这些都是管理层使用的反动反工会伎俩。“如果成立工会,就会破坏气氛,影响团结。”当我在纽约大学组织研究生助教的时候,官方就用这套说辞来吓唬教员。人们常常担心他们会因为想要成立工会而受到惩罚,担心管理层之后会报复他们,他们认为工会会制造障碍。但是,如果你的雇主对集体谈判持开放态度,那么工会就不是阻碍。

哈珀斯杂志

在1950年代在哈珀斯杂志(Harper’s, 如今也成立了工会)上,一名匿名的工会组织者写了一篇叫做《为什么白领工人不能被组织起来》的文章。作者谈到了组织白领工人成立工会的困难。他提到的一件事是,在蓝领行业,工人们倾向于将自己描述为属于某个特定行业,而不是他们所处的位置。所以他们会说,“我在煤炭行业工作”或“我在钢铁行业工作”。而白领工人则倾向于描述自己的技能,比如“我是一名速记员”,“我是档案管理员”。

他提到的另外一件事情是,白领工人都有一种精英主义的理想。他说,“与蓝领工人相比,美国梦依然对白领工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与此同时,他也感觉白领工人是美国最受剥削的工人群体之一。这时在1957年。我想知道这位作者的观点在某种意义上对你来说是否还是正确的,还是说现在已经改变了。从历史上看,除了公共部门外,白领工作中的工会密度一直没有太高。

是的,虽然在大学中工会的比例高一些。你刚才说的都是雇主用来反击的心理战术:某种程度上白领工人更精英、更专业、更独特等等,现在的反工会运动中充斥着很多这一类的话术。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没有意识到,即使你拥有极高的教育水平和技能,如果你没有权力,你照样会被剥削。

哈珀斯杂志

这很荒谬。我们社会中一些受教育程度最高、技术水平最高的人,他们拥有专业领域的博士学位,也属于受剥削最严重、最贫困的群体。他们没有工作保障,没有福利,工资很低,甚至不能糊口,这是真的很可怕,很可怕的生活条件。

除非他们组织起来,否则他们没有能力改变什么。所以他们的教育和技能——即使他们的雇主需要它们——并不足以转化为良好的生存条件。没有工会,他们就没有能力改变这些条件。所以,对雇主来说,权力比技能、教育更重要。没有全力,这些白领工人们无法改变任何事情。你看看医生们发生了什么?医生们救死扶伤,但权力都掌握在私人保险公司、医院和企业手中,他们能够迫使医生的收入大幅下降。

你提到了白领行业工作环境恶化的大趋势,包括出版业、专业人士和大学。你认为工会的前途光明吗?

我确实认为,这些白领工人群体中有更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事情需要改变,他们也需要找到组织的策略来实现这一点。我认为,即使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你也能在媒体工作者和传播业工人中看到这种觉醒的意识,当然在大学中也有很多组织。但是人们面临着非常严重的阻碍,法律对工会的组织并不友好,右翼势力试图摧毁组织和工会,这些都是很强大的反对力量。但我认为人们仍然有动力去组织起来,因为人们在失败中不断进步,我认为潜力就在那里。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Maida Rosenstein

采访:n+1

翻译:INFP

美编:太子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