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996加班制:10万中国程序员拿起《劳动法》曝光IT大厂

工作996生病ICU,Developers’ lives matter.

导言:2019年3月26日,GitHub上出现了一个叫“996icu”的新用户。点开这个用户的个人主页,没有任何信息,很明显是个马甲。随后,他新建了一个叫“996.ICU”的代码仓库,直指互联网公司盛行的“996”工作制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48小时后,这个仓库得到了6万多颗表示赞赏的“星星”,成了GitHub有史以来星星数增速最快的仓库(地址https://996.icu)。

3月30日,996.ICU仓库星星数已突破11万,并衍生出几个周边仓库。其中名为“996.TSC”的仓库尤其值得关注。这是一个专门用于保存996.ICU活动周边文化创意产品的仓库,目前已有T恤、表情包、桌面壁纸等开源文创设计作品。这个衍生仓库的出现,标志着996.ICU活动已经由程序员发展到设计师等更加广泛的IT从业者人群。(996.TSC地址:https://github.com/lxlxw/996.TSC)

“996“文化与作为斗争场所的GitHub

每天早 9 点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 9 点。每周工作 6 天。这就是今天互联网公司流行的“996”工作制。

从Google搜索的结果看,“996”大约是从2014年开始被较为频繁地提及。2014年4月,一名有孕在身的阿里员工疑似在加班时子宫大出血身亡,网友在朋友圈发帖时将阿里的加班制度称为“该死的996”。这似乎是互联网上有据可查的首次使用“996”这个词。

一个朗朗上口的称谓似乎给了这种高强度的加班制度以合法性,更多的企业开始要求员工实行“996”。例如河南慢跑科技的负责人郭威坦言该公司实行的就是“996弹性工作制”,且该公司的员工也认为“互联网企业工作时间不固定已经是业界共识,这是行业属性决定的,不能双休也是常态”,因为“员工要与企业共同成长……加班费也就没有支付的必要”。

据《北京青年报》2016年9月的报道,58同城“要求员工实行996工作制,不能请假,并且没有任何补贴和加班费”,济南浪潮集团内部的“奋进者计划”“要求员工必须自愿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时,自愿放弃所有带薪年假,自愿进行非指令性加班……还要在春节、国庆等节假日无条件加班,随叫随到”。

不论是否实际采用“996”工作制,行业的舆论似乎存在一种导向,将“996”与“奋斗”、“成长”等积极的属性相关联,营造出一种认同、鼓励加班的氛围,给整个行业的从业者——即使企业尚未实行“996”——都带来了更大的压力。承受着这种压力的IT从业者,虽然感到痛苦和挣扎,但苦于不知道如何反抗,一直以来也没有形成有力的行动。

“996.ICU”代码仓库

全图可见https://996.icu/#/zh_CN

不过,暗流涌动终会积累成惊涛拍岸。马克思说,“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成千上万的程序员每天在GitHub上劳动、在GitHub上社交,他们的怨气终于在GitHub这个虚拟的场所爆发出来。

作为工作场所的GitHub

程序员可能是这个时代最神秘的职业之一。在外行看来,这些穿着格子衬衫和冲锋衣、神情木讷的年轻人,成天趴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打键盘,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的确,程序员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编写虚拟的代码,用这些代码生产出虚拟的软件。除了物理工作场所,他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虚拟工作场所。他们的代码放在那里,他们在那里提交(commit)自己对代码的最新修改,在那里和队友协作、交流。

那个虚拟的工作场所,叫做“代码仓库”(repository,或简称repo)。每个软件在生产的过程中都有至少一个代码仓库,有的大,有的小。大的可能包含上千万行代码,有数百人在其中协作生产。小的可能只有几行代码,可能只是某个程序员用来存放一点私货。

这个存储若干代码仓库的“地方”就叫“代码托管服务”。规模大一些的公司经常会有自己私有的代码托管服务,更多小规模的公司会使用别家公司提供的代码托管服务。GitHub是全世界最大的代码托管服务提供商,有大约3000万注册用户,托管了大约8000万个代码仓库。

GitHub就像一栋巨大的虚拟办公楼。程序员们每天上班时,会先走进自家公司物理的格子间,喝茶、聊天、上厕所、看新闻……然后他们打开电脑,走进GitHub里一个虚拟的格子间(代码仓库)。这时,程序员一天的工作才真正开始。

作为社交场所的GitHub

GitHub的几千万个代码仓库中,有少部分有访问权限控制,只允许特定公司或特定团队的人查看;大部分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和下载。从1960年代开始,程序员群体(至少其中的一部分人)就一直有着倡导自由、开放的精神。很多真心喜爱编程的程序员,会在工作之余继续编写自己感兴趣的软件,并把代码免费开放给别人。这种被称为“开放源代码”(Open Source,简称“开源”)的传统催生了很多重要的软件作品,例如大部分智能手机用户每天接触的安卓操作系统,就是由Google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下载安卓的源代码,(理论上)可以自己编译出一个可运行的安卓版本。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开源软件的影响已经如此之大,现代的软件开发几乎不可能不使用开源软件。所以,在GitHub上,程序员不仅会跟自己在物理世界里认识的、同一家公司的同事协作和交流,还会跟远在世界另一端、从未见过面的开源软件贡献者们交流——当然这些贡献者大概率也是跟他们一样,是白天在公司格子间里上班的程序员。

GitHub提供了很多工具来支持这些交流。比如说,如果一个程序员在使用某个开源软件时遇到了困难,他可以去这个软件的代码仓库上提一个“问题”(issue),软件的维护者大概率会回复他,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如果他想自己修复这个问题,他可以把源代码“分支”(fork)一份,在这份新的拷贝上做修改,然后提交“拉回请求”(pull request,简称“PR”);软件的维护者会审阅他的修改,如果觉得合适就接受拉回请求,把他的修改融入开源软件中。

当然,还有最简单的交流互动形式:打星星(star)。如果觉得这个仓库很棒,想给它点个赞,鼠标一点,就可以给它打一个星星。仓库的星星越多,说明人气越旺;程序员从自己维护的仓库得到的星星越多,说明水平越高。

很多程序员每天上班时会在GitHub上和开源软件的维护者交流,解决工作上遇到的问题;下班后则自己变成另一个开源软件的维护者,又去解决别人的问题。很多在三次元世界木讷寡言不善社交的程序员,在虚拟的开源世界里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甚至变成侃侃而谈的“大侠”。所以有人戏称GitHub是全球最大的同性交友社区。

给黑心公司部门投上反抗的第一票

3月26日,此时的996.ICU仓库里还只有一个文件,这个叫“README.md”的文件里只有三句话:

Empty repo only for counting stars. Press F to pay respect to glorious github.

这是个空仓库,只用来集星星。请按下F键,向光荣的github致敬。(注:此处是笔误,后来改成了“光荣的软件开发者”。)

Suggestions and PRs are welcomed!

欢迎提建议或PR(注:拉回请求)!

Join discussion at [#20](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issues/20).

现在键入网址显示404

在下列地址加入讨论。

正如作者所说,此时的仓库只是一个空壳,连“996.ICU”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还没解释。不过就像程序员们习惯的“敏捷软件开发”一样,这个仓库在快速地演化。第二天,仓库里出现了一个中文的文件,大致的内容与前面的截图相似。“996.ICU”也得到了解释:

什么是 996.ICU?工作 996,生病 ICU。

Developers’ lives matter.

从3月27日起,这个仓库得到的星星数开始暴涨。程序员们在热情转发的同时,也本能地展现出开源精神。仅27日一天,这个仓库就收到了50多个PR。这些PR既有帮助修复笔误的,也有添加内容的,还有将中文内容翻译成多种语言的。

这些接踵而至的贡献者,在自主自发地为996.ICU仓库添砖加瓦的同时,他们的提交动作又把这个仓库传播给他们的“跟随者”(Follower。在GitHub上可以通过“跟随”一个人的方式看到他向仓库中提交代码、发起PR等动作),把“工作996,生病ICU”这句朗朗上口的口号传播得远。

3月28日,一个ID叫“LinXueyuanStdio”的程序员提交了一个PR,其中包含了一个“曝光996公司及部门”的投票功能(详见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pull/1644)。这个PR很快被996icu接纳合并到996.ICU仓库中。于是,程序员们的热情再度升级:现在他们不止可以打星星,还可以发出更直接的声音,“给黑心公司部门投上反抗的第一票”。到3月29日,这个榜单上已经列出了上百家公司,前几家中国网友耳熟能详的公司都有数百人投票。

目前996.ICU的热度仍在不断升温,已有多个公众号报道了这一事件。可以期望,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加,还会有新的斗争形式被发明出来。

996.ICU不是尾声

在数字化技术日益深入生活的今天,如何运用数字化技术抵抗资本的力量、发出劳动者的声音,是个值得一直探索的问题。在过去,我们看到其他行业的劳动者运用博客、微博等数字化工具为自己的权益鼓与呼。但真正使用数字化的生产工具生产出斗争的武器,这样的案例我们很少看到。

在这一次的事件中,由于程序员的切身权益受到了侵害。他们拿起了自己用惯的劳动工具、聚集在自己习惯的劳动场所,然后惊喜地发现:在这个由他们的智慧和勤劳构建起来的数字空间,他们可以轻易地发出响亮的声音。我们有理由相信,996.ICU不会是程序员为劳动者发声的最后一个案例。它是一个开端,一个榜样,值得我们更多反思和学习。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两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Xokctach

编辑:小蛮妖

美编:太子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