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圆桌:公共食堂,安全何在?

校长陪吃,足以解决安全问题吗?

导语:事件经历各种真真假假颠颠倒倒之后,我们仍然不要忘记思考:为何本该有安全健康保障的公共食堂难以让人放心?你和食堂,有怎样的故事?关于保证公共供食,我们又可以有怎样的想象?

炖新闻一周精选

“炖新闻一周精选”栏目将为读者精选上周要闻,回顾上周大事。欢迎关注土逗小助手(ID:tootopia666)朋友圈,土逗炖新闻将在周一到周五每日呈上。

【国内 上班族| 京东回应实行“995”工作制:不强制 但要全情投入】

近日,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有自称京东员工的网友表示,京东未来将实行“995”工作制,且是“强行规定”;还有网友表示,京东时尚居家平台事业群甚至收到了“996”工作制的通知,其他部门暂时不清楚。

对此,网友解释称,京东小部分事业部在推行“996”工作制,大部分即将推行“995”工作制。也有网友认为,“之前一直都有各种加班,活多加班干完就行”,但现在强制9点以后走,会直接导致一批人主动离开;质疑京东此举是在变相裁员。

在京东之前,杭州移动零售服务商有赞就在其年会上宣布,将实行996上班制(早九点至晚九点、每周工作六天)。该事件当时在网络上引发大量关注和讨论。

△潜台词:不听话就滚蛋。

【国内 教育 | 继奥数热后,少儿编程热出现了】

据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对2007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4.4%的受访者觉得孩子有必要专门学习少儿编程培训课程。某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老师介绍,家长主要希望借此提高孩子逻辑水平,“挖掘技术天赋”;或者“从小学习编程,走在人工智能前列”。也有受访家长表示,希望借助编程课提升正读小学3年级孩子的数学成绩,一方面不少同班同学都报名了,“学了总不吃亏”;而另一方面,家长并不清楚少儿编程究竟学些什么。

针对初高中生的更高阶培训也同样受到追捧,且带着更明确的升学目的。初高中生报班时,咨询的第一要素不是学什么,而是能否速成。2017年,浙江出台新高考政策,规定了考生的选考科目:从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技术(含通用技术和信息技术)等7门设有加试题的高中学考科目中,选择3门作为高考选考科目。编程由此与升学挂钩。

从多家机构公开的价格来看,少儿编程培训线上一节课(1小时)价格在300元左右。若是报全年班,一节课在200元左右,一年下来所需费用达到17000余元。若是线下报班,费用还会上升。

△ 编程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它在中国演变成一种畸形教育。孩子要想成为赢家,就不被允许环顾四周、提出质疑,更没有时间想一想,一大家子人卯足力气奔跑的方向,究竟是在前进吗?

【国内 性别 | 徐锦庚代表:职场、高校和公共交通性骚扰高发,应出台更全面防性骚扰法律】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人民日报社山东分社社长徐锦庚提出,从自己获得的资料看,中国性骚扰现状日益严重,其中职场、高校和公共交通为性骚扰高发区。他认为,“关于性骚扰具体处理的相关法律散落在《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民法通则》里,涉及的条文都没有明确提到‘性骚扰’,涉及范围较窄,适用条件模糊,造成很多性骚扰案件不了了之。”

因此他建议全国人大,督促人社部门出台《职场防治性骚扰规定》,明确职场性骚扰的定义、雇主责任(包括开展反性骚扰培训,鼓励员工主动举报性骚扰者,积极回应处理性骚扰投诉,杜绝谴责求助对象、泄露其隐私,保证不会报复提出投诉的员工,设置明确调查期限等等)及处罚措施;督促教育部门出台《高校防治性骚扰规定》,规定发现性骚扰必须24小时内报案、鼓励和协助学生成立学生组织/社团以促进学生和老师的反性骚扰和反性别歧视的工作等;督促交通部门修订《轨道交通管理条例》运营服务和安全管理章程,加入反性骚扰的内容,如公交、地铁部门对员工进行防治性骚扰培训、设置便捷的取证渠道等等。

△ 如果能投票,一定投给他!

土逗圆桌

“土逗圆桌”栏目,将挖掘每周热点话题,并在“一颗土逗”、“两颗土逗”梳理每周圆桌话题背景资料。每周土逗将会组建临时圆桌讨论群,土逗编辑将会参与讨论,有意参与圆桌讨论的读者可以添加小助手微信号(ID:tootopia666),关注每周土逗圆桌活动信息。

参与圆桌活动的三种方式:

 

  • 成为圆桌话题发起人,每周五之前发送感兴趣的话题到土逗邮箱contact@tootopia.me;
  • 成为圆桌讨论主持人,请加土逗小助手报名,并索要主持人细则;
  • 成为观点贡献者,你可以进群参加讨论、给土逗留言或发送观点到土逗邮箱,土逗将精选有价值的观点,在下周周报呈现。

 

反转之后,仍要问公共食堂里的食品安全问题

自3月12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食品安全事件被家长在社交媒体曝光后,短短一周内,屡经”反转”。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从“示范性标准化学生食堂”到被曝生产加工制作“霉腐食物”的“黑心食堂”;从校方对外宣称是“不要求合理回报的非营利性学校”,到被曝年营收过亿并被多家资本青睐的“牟利平台”;从校方甩锅给学校食堂承包方德羽后勤服务公司后,又被曝出德羽后勤与四川省中学校长协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社交平台现象级传播七中实验学校食堂“黑心证据”,再到官方公布三位七中实验家长为吸引关注故意制造假证据被刑拘;从取样现场被破坏、测试项目遭质疑,到官方公布取样食材仅有粉条不合格,多方各执一词,食品安全问题解决措施却始终被悬置。

更换承包商加强监管就能解决学校食堂食品安全问题吗?据NGOCN搜索公开报道发现,在近3年内,被媒体报道的食堂食材问题事件共37起,当中有32起为食材或调味品出现变质过期问题,当中仅有5起确认属食堂承包方责任。

据端传媒报道,当前中国学生用餐安全管理与监督依据的是2018年5月1日有教育部、国家食药监管总局、国家卫计委联合出台《学校集中用餐食品安全管理规定》,该规定强调学校作为学生食品安全的主体责任人,负责选择和日常监督为学生供餐的食堂和配送单位,即学校负责自我监管和自查自纠。

据财经报道,2018年年底,部分家长向学校反映,认为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存在勾兑饮料、油炸食品和冷冻食品过多、价格过高等问题,并未受到温江区教育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学校重视。

今天学校食堂为什么屡屡出现食物安全问题?据财经报道,教育界通常认为,学生食堂的收益不得超过5%,利润控制了,过程也就控制了。问题在于,餐饮行业的成本很难监控,承包商不一定都向合格的机构采购食品,有人就会铤而走险、以身试法,把食堂当成牟利的行业。

作为公益性事业单位的学校,在教育产业化背景下,不断成为利益集团谋取私利的空间。学校食堂拥有统一安排膳食,缺乏竞争机制、招标和监管不透明等诸多特点,催生了许多学校、后勤服务公司与食材供应商的灰色利益链条。而食物安全问题具有隐性、长期的特点,普遍缺乏食物安全教育和公民意识的学生群体,常常忽视自己的食物主权。

3月11日,我国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公布《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将于4月1日起施行。学校食品安全实行校长(园长)负责制,中小学、幼儿园每餐均应当有学校相关负责人与学生共同用餐。

该制度与日本的午餐给食制度相似。日本提供午餐有两种形式:学校食堂或是配餐中心。学校食堂只为本校提供配餐,配餐中心则为周围数所学校提供配餐,一般配送距离在4公里左右,这样可以保证午餐在10分钟以内送达。到底是采用学校食堂还是配餐中心,一般由地方政府来确定。

1954年,日本正式颁布《学校给食法》,并先后配套推出多项规定,营养午餐制度得以确立。

对于保障午餐的安全,日本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文部省专门制定了《学校给食卫生管理基准》。1954年,日本正式颁布《学校给食法》,并先后配套推出多项规定,营养午餐制度得以确立。截止到2012年,日本全国实施给食的中小学达到32400所,整体实施率高达94.3%。除此之外,学校午餐做好之后,并不是马上要让孩子用餐,而是先准备出一人份送给校长。日本学校的校长必须每天第一个为孩子们试吃午餐,校长吃过没问题之后,食堂才可以正式宣布:开动!老师也会与学生们吃同样的食物。

根据规定,学校应当配备专(兼)职食品安全管理人员和营养健康管理人员,建立并落实集中用餐岗位责任制度。有条件的中小学、幼儿园应当建立家长陪餐制度,对陪餐家长提出的意见建议及时研究反馈。

然而我们仍然可以从媒体报道上看到,日本学校近几年出现了多次师生集体中毒事件,似乎实行了大半个世纪的给食制度仍未根治日本学校食堂食物安全问题。为何应当有安全健康保障的公共食堂难以让人放心?你和食堂,有怎样的故事?关于保证公共供食,我们又可以有怎样的想象?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土逗君

编辑:圆葱 木匠

美编:太子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