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周报:聪明药,能治精英教育的病吗?

你怎么看?

导语:本周土逗圆桌:“聪明药”、补习班、奥赛班,是扼杀了你的童年,还是带给了你想要的生活?

“炖新闻一周精选”栏目将为读者精选上周要闻,回顾上周大事。欢迎关注土逗小助手(ID:tootopia666)朋友圈,土逗炖新闻将在周一到周五每日呈上。

国内 教育 | 18年幼儿园数量增长过万,入园儿童却减少74万

据教育部最新统计,2018年全国幼儿园数量超过26万所,与上年相比增加了1.17万所。包含公办幼儿园、集体或单位举办的公安性质幼儿园、提供普惠性服务的民办幼儿园三类的普惠性幼儿园占全国幼儿园比重的68.57%。专家认为,其增长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学前教育市场。

与此同时,全国幼儿园入园人数创下近4年来的最低值,相较去年锐减74.04万人。人口结构因素是原因之一,即幼儿园入园人数走势与新出生人口成一定正向关系。部分入学门槛低、学费便宜的“黑园”未被纳入教育部门的统计范围当中,也对入园人数下滑造成影响。此外,北京等一二线城市幼儿园入园人数却呈现逐年提升的趋势,外来人口的大量流入成为重要增量。

原文链接: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9-02-28/1304689.html

△靠市场调节,正规幼儿园动辄上千上万的入园费,项目繁多的看护、营养费,新工人怎么可能负担得起?

国内 教育| 获奖保研不愁,就业起薪高:大学生也开始加入“拼竞赛”队伍

近日,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发布2014-2018年中国高校学科竞赛评估结果,浙江有三所高校杀入TOP20。排名第一的浙江大学成绩好并不意外。

“学校每年有近7000人次参加各类学科竞赛。”浙工大每年参加竞赛人数在1.4万人次以上,现在“拼竞赛”已经不再是中小学生的专利,大学生也加入到这个队伍。

多年来,浙大一直坚持学生是学科竞赛主体,参与学科竞赛并取得成绩的学生,可以拿到学分或专门的奖学金,甚至获得推荐免试研究生的资格。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工程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浙江大学机器人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陆国栋表示,之所以要对学科竞赛进行排行,主要是希望通过比赛促进教学,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能力,让高校的教学成果更接地气。

原文链接:

https://m.thepaper.cn/wifiKey_detail.jsp?contid=3046357&from=wifiKey

△以为上了大学就能摆脱高考式的激烈竞争?不存在的,第一波就业寒冬来了,准备好瑟(抱)瑟(团)发(取)抖(暖)吧!

国内 教育 | 最高检将推动性侵犯罪信息查询成为教师从业前置程序

日前,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称,将把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查询设置为教师资格申请和教职工招聘的前置程序,促进预防性侵害制度落实。自2017年7月至2019年1月底,上海市闵行区建立的“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信息库”已录入3800余人,他们被禁止从事未成年人服务的教育单位、培训机构、医疗机构、救助机构、游乐场所、体育场馆、图书馆等行业领域工作。

早于2018年12月,教育部回应最高检建议,印发了《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预防性侵害学生工作的通知》,提出联合供胺部门建立性侵害违法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除了教师个人道德,该文件还希望通过加强校内外监控、减少环境因素来预防性侵。另有专家表示,留守儿童群体因与强有力的监护人分离,容易受到性侵,需要更多重视。

原文链接:

http://m.xinhuanet.com/2019-02/27/c_1210069377.htm

http://www.uschinapress.com/2018/1224/1152095.shtml

△  为啥新工人会跟子女骨肉分离?

国际 科技 | 抖音在美被控侵犯儿童隐私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简称FTC)于2月27日出具声明,指控Musical.ly(2018年8月与抖音海外版Tik Tok合并)未征得父母同意而收集13岁以下儿童的姓名、电子邮件和其他信息,侵犯了美国《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并同意其支付570万美元的罚金解决。这是FTC在美国儿童隐私案件中做出的最大一笔民事罚款,主席称旨在警醒所有针对儿童的在线服务和网站。

Tik Tok随后表示,应用今后不再允许分享个人信息,且会进一步加强在内容和用户互动方面的限制。此前,Tik Tok在印度、印尼也因文化传输引发争议。当地立法者认为“Tik Tok作为一个激烈辩论的平台,不受法律和秩序的影响,还会分享性暴露的内容。”然而,Tik Tok仍在各种当地监管中迅猛扩张——据应用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最新数据,Tik Tok咋全球下载量已超过10亿次,仅2019年1月份就获得了超过7100万新用户。

原文链接:

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485173

△ 杀鸡给猴看能不能在世界范围内通用呢?

国际 民生 |乌干达在引入“社交媒体税”后,数百万网民选择退出互联网

2018 年 7 月,乌干达政府对通过手机访问约 60 个网站与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用户实行征税,其中包括 WhatsApp,Twitter,Facebook。征税由国家电信公司强制执行。

为了访问这些网站,乌干达网民每天需缴纳 200 加元先令(近12人民币)。而这个国家约四分之一人口的每日生活费不到 1 英镑。乌干达通信委员会称,在征收税后三个月内,互联网用户数下降超过 250 多万。

对于征收“社交媒体税”原因,是总统曾于去年3月写信向caiwu部敦促,该税收将作为处理“八卦舆论”的方式之一。他还示意,“社交媒体只是闲聊的地方”。乌干达人中使用社交媒体的年轻人失业、没有前景,对政府未来感到不满。

有批评人士将此次征税描述为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在 2016 年总统选举期间,乌干达的社交媒体网络访问被迫关闭。不过,乌干达并不是是唯一一个征收移动互联网或货币服务税的非洲国家,肯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近年来都采取了类似措施。

原文链接:

https://www.qdaily.com/articles/61645.html

△ 中国:非洲兄弟,我们高新xx技术要不要引进一点?

土逗圆桌

“土逗圆桌”栏目,将挖掘每周热点话题,并在“一颗土逗”、“两颗土逗”梳理每周圆桌话题背景资料。每周土逗将会组建临时圆桌讨论群,土逗编辑将会参与讨论,有意参与圆桌讨论的读者可以添加小助手微信号(ID:tootopia666),关注每周土逗圆桌活动信息。

参与圆桌活动的三种方式:

1、成为圆桌话题发起人,每周五之前发送感兴趣的话题到土逗邮箱contact@tootopia.me;

2、成为圆桌讨论主持人,请加土逗小助手报名,并索要主持人细则;

3、成为观点贡献者,你可以进群参加讨论、给土逗留言或发送观点到土逗邮箱,土逗将精选有价值的观点,在下周周报呈现。

“聪明药”,能治精英教育的病吗?

上周,新京报的一篇报道聚焦了服用“聪明药”利他林的人们。被成绩压力不断折磨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开始尝试这一捷径,来让痛苦的进步过程变得简单。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王梦阳说,哌醋甲酯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在药效内,服用者的注意力提升、疲劳感下降。

一名服用过利他林的网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药效内注意力集中,效果好,而且“没有成瘾性”。但这并非全部事实。在中国,所谓“聪明药”被卫生行政部门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是严格的处方药。北京高新医院主任医师徐杰说,哌醋甲酯的作用机制与冰毒的主要成分苯丙胺(又名安非他命)类似,在大剂量服用时可能成瘾,但药效较弱。“到我们这戒毒的,有一成左右是利他林服用者。超过一半都是从‘聪明药’开始,最后变成麻古、冰毒等毒品的成瘾者。”

在北美,同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很多年。根据加拿大药剂师协会的一项研究,本国一些大专院校的学生滥用处方药,服用含有安非他命的药物Adderall,以求在上学或考试期间集中注意力、减少睡眠,甚至减肥。

美国的研究人员发现大约有30%的学生正在滥用Adderall,据悉,在美国肯塔基大学校园里,经常能够听到学生谈论:“嘿,我吃了一片 Adderall,3小时就写了5页纸论文”;“今晚要熬夜,得吃一片Adderall”;“有Adderall吗?要考试了,得临阵磨枪。”

可见,此类药物的滥用在一些国家已经较为普遍,而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从小就面临极大压力的学生,开始铤而走险,走上了吃药这条暗藏杀机的“捷径”。

为什么传统上不喜欢西药的中国家长会主动说服自己的孩子吃可能有害的“聪明药”?

养老、医疗、住房三座大山的已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他们只好寄希望借助教育助力子女完成阶级跃迁缓解自己面对糟糕的政经现状束手无策的焦虑和恐惧。在教育产业化的趋势下,高校连年扩招,优质的教育资源不断集中顶尖名校,他们坚信“名校文凭”依然是就业市场的硬通货和阶级晋升的垫脚石。

从幼儿园开始,望子成龙的中产阶级家长们恐怕就得带着孩子们参加各种智力开发班等学前班提高“综合素质”。为了孩子能进优质中小学,他们卖掉三室一厅蜗居学区房;为了给子女创造竞争优势,他们给子女报网课,参加各式夏令营。他们看穿“高分”不是进入名校唯一的通行证,费尽心思为孩子报奥赛,培养突出才艺为名校自主招生做准备。

到了高中,又是“学畜”的新阶段,高中阶段,最重要的目标只有一个——升学。为了进入超级中学,多少学生和家长拼成绩,找关系,费尽周章。进入超级中学之后,无休止的学习和补习常是让学生无比疲倦,为了高考,加分、移民,这些颇费功夫的捷径,统统得尝试!如果成绩实在没法满意,又或者不满意国内的教育体制?为了不被竞争激烈的社会淘汰,准备雅思托福,通过费用高昂的留学,另辟蹊径。

都说上了大学就轻松,但对于对“优秀”有着无限追求的“学畜”和家长来说,征程还远未结束。期末、竞赛、学生会、网课、考证,和未来的考研,如果你想更出类拔萃,时刻都要绷紧神经,这个过程中,报考研班,外出租单间,仍旧不可避免投资大量金钱。

到了研究生阶段, “学畜”仍然要拿着低廉的报酬为导师打工,时常要违背自己的意愿对导师言听计从,压力依旧伴随左右,研究生的自杀也屡见不鲜。

残酷的被商品化的精英教育,无休止的争上游,“学畜”永远不停歇,他们的家长从口袋里流出,付诸教育的金钱也永远不停歇。

而在精英教育流行的今天,如果“学畜”早早跟不上这个节奏,家庭还有点积蓄的话,尚可用金钱与时间,另辟蹊径来挽救。如果家境普通,跟不上节奏就注定悲哀。对于家境普通的“学畜”而言,在这个商品化教育的时代,如果你没法支付补习班、游学、超级中学的各项费用,或是没有强大的家庭撑腰,即使你努力,也仍可能败在金钱砸出来的“学畜”的脚下,难以实现阶级的跃迁。

这时,在金钱与学习的压力面前“聪明药”就成了对抗命运最后的廉价救命稻草,吃了它,前途可能就会一片光明,就算危险,成功的诱惑它就在那里,别人吃了,你真的不吃吗?

而这样商品化的精英教育教育出来的“优秀”学生,也并不与社会现实那么契合,很多时候,这样的教育只是一次任务,一场赛跑,大学生越来越多,就业率也越来越低。

你觉得,“聪明药”、补习班、奥赛班,是扼杀了你的童年和好奇心还是带给了你希望的生活?

注:

本期土逗圆桌话题由土逗读者提供。

参与本期圆桌讨论,请发“聪明药”给土逗菌报名,具体讨论时间请关注土逗菌票圈。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两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土逗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