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出行,中国旅行团到底有多坑?

公司坑导游,导游坑顾客。

导语:旅游公司的底薪不高,导游和司机小哥只能想办法诓骗游客挣钱。

“每人只要3000块就能游香港澳门一次”,老妈兴奋地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去。

今年,老妈换了一辆车,车店赠送了一个优惠旅游。我以前听说,便宜团有不少是坑人的,会有强制购物,遂拒绝。但老妈软磨硬泡:“人家承诺了,没有强制消费。”

但是鉴于我没去过香港,就这样五天的港澳之旅开始了。

人生地不熟,身份证都放在欧阳导游那里

负责接待我们的内地导游是个高个子的女士。她说自己叫欧阳慧慧,并对团员说: “到了人家的地盘,我就是大家的‘娘家人’,有事和我说,我给大家做主,到时候大家听我指挥啊。有些事,不要随便做,毕竟你人生地不熟的,在香港,不在指定地点抽烟,罚款。乱扔垃圾,罚款。再强调一遍,在外边都听我的(划重点)。”

我们一到香港,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参观了海洋公园和紫荆花广场(导游的叫法,据香港朋友说,当地居民一般不这样叫它)。海洋公园的门票几百元,3000元的旅行,包含了门票,还是非常划算的。我得意洋洋地想,完全没料到后面等待我们的事情。

香港海洋公园  图片来源:驴妈妈

办理入住前,导游收了大家的身份证,说是要代理办手续。大家都没说什么,把身份证交了上去。办理之后,导游给大家发了房卡,但并没有把身份证还给大家。她说明天去澳门,还要由她代为办理各种手续。

晚上住宿是在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早晨,从阳台向下眺望,能看到一个游泳池,池水湛蓝,还有许多身材好的泳客在畅游。我心想:“总算享受到了土豪一般的生活,值了!”殊不知强行冒充土豪是有代价的!

可是,欧阳导游让我们7点集合,游泳什么的,这次是没有机会了。

集合完毕之后,我们便登上了旅游大巴。此时,香港导游正式登场。这位女士一头金黄色的卷发,穿着一件带有闪光饰物的背心,一件牛仔热裤,五官很精致,眼线也漂亮。

她开始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自我介绍,说自己姓王,同时报了自己的英文名字,还不忘说:“这次旅游呢,大家肯定会对我印象深刻的,我感激大家。不过,这里还有个人在为大家默默奉献,就是我们的司机师傅,来,我们为他鼓掌……”掌声响起,司机师傅回头笑了笑,总体而言,这位导游留给我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车子启动,前往购物地点。行程表上写着,今天要去三个购物地点:一家珠宝店、一家名牌包店和一家手表店。我想象中的购物中心,应该是很大的一个楼,分好几层,各种商品应有尽有……

强迫购物的香港导游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路上,导游拿出了她自己的首饰,展示给我们看。她说:“这些都是我的首饰,这是我的嫁妆,这是我老公送的求婚戒指,而这个是结婚十五年纪念日的礼物……”

“说到这个呀,我跟大家说我这些首饰是干嘛用的啊。我们香港呢,不少人都信风水,珠宝对改运有帮助,越贵的珠宝越好,能挡住血光之灾。我知道有些大陆的朋友会觉得这些是迷信,可是您听我说啊,这个风水,容不得你不信。以前有个大风水师预言:03年,名字里有木字的明星命里有劫难,你看,张国荣、梅艳芳、柯受良,好几个名字里有木字的明星那时候都出事了吧?”

我心里有些不满,这样说显得对逝者不太尊重吧?

老妈更是在旁边小声嘟囔:“不买首饰,就诅咒人家有血光之灾,嘴巴太毒了吧?我们尊重宗教自由,她这倒好,不信她们的风水就诅咒人家,太过分了!”

导游小姐接着说:“这珠宝呢,还有个作用。你看啊,我儿子今年20岁了,他已经会约女孩子吃饭了。我跟儿子说,挑媳妇要看她的妈妈,妈妈珠宝首饰多,吃相斯文,为人讲究,这样的女孩子,不怕娶回家。要是妈妈连个珠宝都不戴,吃饭咂嘴抖腿不讲究,说明这女孩的妈妈不幸福,她的爸爸对她妈妈不好,这样的女孩,不行,心地不好。将来我老了,她搞不好会巴望我早点死呢!”

我心里简直在打鼓,照她的说法,莫非买不起首饰的穷人家庭的女儿都不善良?再说,并不是每个女孩都喜欢珠宝,不喜欢珠宝就不善良?这样说的话,我们善良不起,也嫁不起她这无比高贵的儿子!

导游小姐一边眉飞色舞地说着,戴着钻戒的手还不停晃着,说:“以后等我老了,我就一边让儿媳妇给我倒水,一边用这些首饰晃她眼,啥意思呢?这是告诉她,你伺候好我,等我死了,这些首饰就都是你的了。”

“谁爱要你那些个破玩意儿!”我在心里忍不住怼她。

路有些远,半小时过去了,还没到目的地。导游小姐似乎耐心也有些不足了,来回打量着大家。忽然,她的眼神飘到我这边,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话题。“有女儿的父母,一定要从小给女孩戴好首饰啊,不然,她就会被男人骗的。你从小给她戴好首饰,将来,她就看不上只会花言巧语的穷小子了,男人向她求婚的时候,说不定就送钻石了呢!”

我简直浑身起鸡皮疙瘩,我当然对“男人爱你,就该为你花钱”这类理念接受无能。关于性别不平等,大多数人都对此有一定体会,但把落脚点放在增加男方在物质方面的付出上,和性别平等还是背道而驰的。

作为拥有更多工作机会的现代人,难道不应该在重构平等的两性关系方面多下功夫吗?强调“男人爱你就给你买钻石”根本无法打破传统对两个性别的桎梏,丝毫无法撼动婚姻中不平等的基础,反而强化婚姻对资本的依赖,强化传统的两性秩序。把与经济不好的男性谈恋爱视为“被骗”,把从男人手里获得更多物质作为目标,更是强化“谁有钱谁是老大”的思想。女性和贫困男性都是这套秩序的受害者。

我们买的东西多少,决定我们今晚住什么样的酒店

终于到了目的地,我顿时有种“解放”的感觉。出现在眼前的珠宝店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店是单层的,面积总共加起来,也只有300平米左右。

这时,欧阳导游说:“跟大家说个事啊,今天去的珠宝店呢,是我们今晚住宿的赞助商,我们买的东西多少,能不能让人家满意,决定我们今晚住什么样的酒店,好的非常好,差的非常差,这边可是多差的酒店都有。所以啊,大家既然出来了,就买点吧,图个吉利。”

切,不是说没有强制消费吗?我心里暗暗笑了。顺便下定决心,不买,就是不买。

进去珠宝店后,里面人挤人,厕所前都排了长龙,特别是女厕所。排完一波长龙之后,出来看见同行的一对夫妻在柜台前,看样子是要买点啥。

售货员小姐姐满脸堆笑,亲切地问:“二位结婚二十年了哇,女儿都考上了大学啊,那好不容易哦!那么既然出来玩了,给老婆买个戒指,犒劳一下她这么多年的勤俭持家吧!给女儿买个手镯,祝贺她考上大学。男人家这点钱不能小气啊,男人小气,家业不兴。”

夫妻中的男士不慌不忙地解释:“在我家里,勤俭持家的是我这个老公,做饭拖地的都是我,我老婆是事业型,不过还是感谢老婆对这个家的付出,对女儿的关心和爱护。”

售货员小姐姐并不接招,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您就买个戒指送你老婆吧,或者买一对戒指,见证二位的爱情。夫妻这么恩爱,真叫人羡慕。还有,您看您的女儿过几年也该谈婚论嫁了,她总该有点像样的嫁妆对吧?”

互相交谈了几句,那对夫妻居然真的拿出了信用卡,买了一对戒指。男士对着旅行团其他成员笑笑,眼神仿佛在说:“没办法啊,出门在外的,不掏钱不够爷们了。我们俩一起这么多年,给老婆买个戒指,应该的。”女士的表情有点复杂,似乎有点“花冤枉钱”的遗憾,但架不住售货员的游说,脸上又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买戒指似乎验证了售货员所说的“你们看起来很恩爱”。后来我们一聊才知道,一对戒指花了5千左右。

图片来源:十六番Achilles

旅行团其他成员大多是中年和老年人,好几个人买了首饰,大家似乎都很开心。

“出来玩嘛,花点钱就花点钱了,开心重要!再说,就当是花钱让晚上住的地方好点!”

我和老妈就在附近逛,刚才的销售员小姐姐突然过来,主动与老妈攀谈,开口便是叫“姐姐”,老妈被这样一叫,就站定了。

“来看看戒指吧,小妹妹要好好打扮啊,底子这么好,没个首饰装扮怎么行呢?爸妈给买手链,说不定以后男人就送大钻石了。”销售员小姐姐的笑容像一朵大牡丹花绽放在脸上,脸上的每块肌肉都参与其中。

说真的,我对首饰没什么兴趣,戴着什么东西总让我觉得很累赘。

“刚才你们旅行团的人就给女孩买手链了呢!”

我原本内心是拒绝的,毕竟来的最初目的是了解行情,可是售货员小姐姐拿出一条手链,戴在我手上的一刹那,我真的觉得它非常好看。

老妈也有同感,问我:“要不,买了吧?”

那一刻我居然没拒绝。事后,我梳理了没拒绝的原因:一、手链确实很漂亮。二、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身份证都放在欧阳导游那里,真的怕被安排在不太好的住处。

可是买回去之后,我又不想戴了,戴着东西总是不自在,于是,我把手链套在了松鼠娃娃的脖子上。

买了东西,本以为可以走了,谁知,导游说,还不到离开时间,规定是要在珠宝店活动两小时,现在才过了一小时而已。

我望向出口处,一个葡萄牙裔的安保人员站在那里。商店出口已经拉了条铁链,旁边还有一块用简体中文写的牌子:“他听不懂中文,有事找导游。”

我看了看四周,原来这全场爆满的景象,是因为把大家都拦在里面,不能自由出入!

我看见我们旅游团的成员在里面逛。有一对夫妻刚才没有买任何东西,这会儿也买了一对戒指。

这时候,我遇上了欧阳导游,我告诉她,这里的人太多,二氧化碳浓度太高了,我头晕。欧阳导游一听,赶紧带我往出口处走,遇到葡萄牙裔安保人员,欧阳导游用普通话对他说:“这个小姑娘不舒服,我带她去透气。”安保人员拉开了铁链子,他显然是懂中文的!

我坐在花坛里开心地玩起手机来,有种“解放”的感觉。欧阳导游则到指定的吸烟地点,悠哉地抽起了烟。我们俩一起,把时间耗到了规定的结束点钟。

司机小哥抱出了一堆包装精美的袋子, “礼品不贵260一个”

车上,香港导游又开始介绍她的“人生经验”。

“一说奢侈品呢,大家想到什么?看起来不起眼的一个包包或者鞋子,怎么那么贵呢?因为它精致啊,假货肯定比不了,就拿包包来说,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边角,都是匠心独具。”

“之前,有个女游客跟我吵架来着,她背了个假名牌包,还说假的跟真的一模一样,假的才几百,真的上千上万,没必要买真的。我跟她说啊,这男人就是男人,太监呢,就是太监,你嫁的老公是太监,你也说,假的跟真的一样?她就跟我火了,可就算你发火了,那假的也成不了真的啊。”

我听得呆住了,不由地对导游心生佩服。

到了奢侈品店,依然是把我们关在店里,还好这次只有一小时活动时间,大家几乎都没买什么,导游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次没有“赞助商任务”作为压力。

接下来是名表店,我只认得几个牌子。

后来,导游在车上宣布,今天大家的表现很好,所以,今晚赞助商在澳门为我们安排了一家星级酒店。

想到即将离开香港,乘船到达澳门,我们顿时心情好了。可以住进星级酒店,不管怎样还是要高兴一下的。谁知道,最后一弹来了,终于来了!

香港导游说:“这一路上呢,我们的司机小哥默默为我们奉献,可他的薪水却不多,我们来支持一下他吧!”

一路沉默的司机小哥抱出了一堆包装精美的袋子,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小礼品。”然后微笑着给每一个人分发。我心想,这么大方?

这时候,香港的导游小姐姐说话了:“这个礼品不贵,260一个,是香港旅游纪念币。来一次不容易,互利共赢。”

哇,礼物还要钱呢!我心里跑过一头名为羊驼的野生动物。增加福利待遇难道不是公司的责任?

我是下决心坚决不买的,然而,同行的大部分旅客都买了。

晚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终于登上了前往澳门的船。香港之旅就此结束。

我们是被“精准收割”的大头菜

旅行团声称不会有“强制消费”,但有“强烈建议”的消费,有保镖拉链子不让出门!

后来回想,那家拉链子的珠宝店,似乎是专门招待内地旅行团的。回忆了一下整个旅途和我的心理变化,突然觉得细思极恐……原来我们是被“精准收割”的大头菜。

首先,我们能买得起一辆10w左右的车,说明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但也绝不是开得起某马某驰的“壕”。如果我们的消费能力很强,大可以参加更贵的旅行团或者自订旅程,享受更好的服务。如果我们的消费能力再弱点,就不会太在意晚上住得好不好,任由他们安排(何况晚上住不好很可能是吓唬我们的)。

既渴望享受“壕”的待遇,又不想承担高消费的我们,成了他们精准定位的“猎物”。当我们的权益被侵犯的时候,我们也不是较真维权的“秋菊”。因为大多数人要上班,即使老人也要忙带孩子,维权的时间精力成本都高,我们“耗不起”。

还有一些细节,比如导游拿走我们的身份证,也是一种软性的人身控制。一位旅客在办手续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欧阳导游的身份证,发现“欧阳慧慧”是“化名”,她既不姓欧阳,也不叫慧慧。这次旅行因为是车店组织的,我们都较为放心,竟然没和他们签订任何有字据可查的合同或订单。

后来,一位了解法律的朋友提示:即使没有合同,只要有相关的证据,也可以尝试维权的。

导游和司机小哥都是无产阶级,旅游公司给他们的底薪不高,他们只能想着办法诓骗游客挣钱。这明明是劳动者与公司的矛盾,被成功转移为劳动者与顾客之间的矛盾。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李霜氤

编辑:小蛮妖

美编:太子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