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食者欠外卖员的,一万句“谢谢”也偿还不了

这是一个关乎吃饭的问题

导语:该不该跟外卖员说谢谢?一个简单的问题一夜之间微博上居然成了一场战争。其实比起“该说”还是“没必要说”的观点争锋,这场论战能够爆发,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跟外卖员说一声谢谢到底难在哪里?消费者对外卖员的对立情绪从何而来?我们认为谈论这个话题无法撇开外卖员,只有深入外卖员的工作制度、弄清楚一份外卖的生产流程,才能让我们在“送餐员”的干瘪身份外对外卖员有更深入的理解。

一句“谢谢”引发的骂战

对于盛行竞价排名、明星八卦常常占据头条的微博热搜,从不对娱乐圈感冒的我一向提不起兴趣。然而这几天登上微博热搜榜首的一个争议话题着实吸引了我的注意:外卖员送餐时,我们该不该跟ta说一声谢谢?

这个看似普通的问题,激起了网友爆炸性的争论,堪称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事情缘起是在1月20日,知名博主阑夕在自己的微博上贴出了美团年底对12万骑手的一个调查,称骑手对用户的期望排名中,“收餐时能说声谢谢”是呼声最高的三个之一,并表达了不满和吐槽。

经查证,这份调查中,骑手对用户的诉求确实有一条是“收餐时说声谢谢”,排在第8位。

图片来源:美团点评研究院

然而事情还未来得及澄清,这条微博就因为网友们关于“要不要向外卖员说谢谢”的大型网络群架而迅速蹿红,成功使话题登顶微博热搜。

站队鲜明、观点争锋、情绪涌动,在这场以网络为舞台的辩论赛里,双方辩手们充分参与、积极转发,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己的立场和论证,过程之激烈令人吃惊不已。

秉持“不用和外卖员说谢谢”的反方辩手们普遍认为, 作为消费者的自己和作为服务者的外卖员之间只存在市场交易关系,我花钱,你服务,“天经地义”。

有些网友认为表达谢意是对消费者的不合理要求,“我说谢谢是我有礼貌有教养,但你作为服务业人员没有资格要求我说谢谢,谢谢!”

而认为“应该对外卖员说谢谢”的正方辩手们则从公民的文明素养出发,认为即使是形式上的答谢也好,对服务人员表达善意是最起码的礼貌。

总之,即使同为外卖的消费者群体,许多网友作为“当事人”对外卖小哥的态度大相径庭。我无意对坚持“不必答谢”的网友们进行道德指责,只是在思考:人与人之间的礼貌尊重本应是件自然的事情,为什么在许多网友看来,外卖员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始终超不出冷冰冰的市场关系?是什么现实造成了一些网友对外卖员的怨气和对立情绪?

一开始吐槽“汤不要洒袋子里”的微博博主,想必有过许多次糟糕的外卖体验。想象一下,当你被老板要求加班,忙得只能点一份简单的外卖充饥,好不容易空下来想吃个饭休息一下的时候,发现期待已久的汤洒了,这时即使外卖小哥道歉,任谁都会闪过一丝恼火。而在懊恼之外,如果我们跳出冷冰冰的市场关系、将外卖员看作真实鲜活的人,去了解他们现实的生活处境、工作待遇,去了解一份外卖的生产过程,就更能理解是谁在压低服务质量中获益、为什么外卖员冒着汤洒的风险也得加快运送速度,从而能真正地对外卖小哥多一分理解和善意。

二、外卖小哥的政治经济学

一份外卖的生产与消费,经历了下单—订单推送—订单分配—送餐—消费的全过程,参与这个过程的有四个主要的主体:平台用户、外卖平台、商家、送餐员。四个主体处于生产链条的不同位置,分别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与其他的主体之间也形成了十分不同的生产关系。

商家是这个链条中的生产者,主要是餐饮行业中的餐馆,基本职能就是生产食物这种商品并提供餐饮服务,而外卖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业务扩展。平台用户是消费者,处于整个生产消费过程的终端,他们购买和消费了食物这种商品,当然,送餐员的运输服务作为生产性的耗费,包含在了食物商品的总价值里。

而作为连接商家和消费者的外卖平台,在商品从商家到消费者的转移过程中起到了桥梁作用。这种桥梁作用包含了商家和用户在平台上沟通缔约的过程,以及平台将食物商品从商家运送到消费者手中的运输过程,也就是外卖平台提供了信息服务和运输服务。而送餐员作为平台或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接受平台的管理和调度,老板支付给他们工资,他们用自己的劳动将外卖平台的运输职能付诸现实,事实上只是出卖劳动力的雇佣劳动者。所以消费者购买的运输服务事实上是从外卖平台购买的,消费者和外卖平台公司存在着交易关系,而像资本主义的其他生产一样,这种服务只是通过送餐劳动者的劳动来实现罢了。

事实上,外卖背后有一个规模庞大的产业——即时配送。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美团点评联合编纂发布《2018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所谓即时配送,事实上就是在商家和消费者之间无中转、点对点的快速准时送达服务,覆盖范围在5公里范围内,配送市场在30-45分钟以内,常见的主要场景是外卖、商超便利、生鲜宅配等,目前外卖仍是及时配送市场的主要订单来源,占比80%以上。

即时配送行业中的几个重要主体和生产关系和外卖几无二致。数量庞大的配送员队伍作为劳动者,用自己超负荷的劳动付出,承载了整个行业800亿元的规模,通过自己的价值创造和转移实现了行业巨头们快速的资本增殖。但是这些外卖配送员是否能够共享整个行业的繁荣成果?作为一般劳动者,以外卖员为代表的配送员又面临着怎样真实的境遇呢?

三、作为农民工的外卖员的困境

2018年5月,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了《新时代 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根据报告,75%的骑手来自农村地区,大多来自河南、安徽、四川、江苏、广东等省份, 近7成的骑手选择离开家乡在外地打拼,奋斗在一二线城市。从年龄来看,骑手多处在青年阶段, 80、90后为骑手群体的中坚力量,占比高达82%,将近一半人在目前的工作地居住了9年以上。

骑手的教育水平也有统计,多达到初高中教育水平,其中初中毕业39%,高中及中专毕业50%。

家庭方面,62%的骑手已经成家,有照顾家庭的需要。

也就是说大部分的送餐员都是“农民工”,教育水平普遍是初高中,大部分外卖员的收入都用于家庭的消费。这些配送员一如“农民工”一样,他们在现实中的劳动保障和权益保护成为最大问题,外卖领域的复杂的分包关系和所谓众包的用工“创新”使得外卖平台得以规避劳动合同法等法律、压低工资待遇从而压低用工成本,使得外卖员作为劳动者却得不到劳动者应有的保护、保障。

根据《2018中国即时配送行业发展报告》,配送平台目前组织运力的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是自营,就是平台自己雇佣配送员进行配送;第二种是加盟,就是平台和物流公司合作,将特定区域的配送业务承包给特定的物流公司;第三种是众包,按百度的说法,“众包指的是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型的)大众志愿者的做法。”

这三种运营模式对应着三种不同的用工模式。以外卖为例,自营模式下,送餐员与平台签订劳动合同、存在劳动关系,美团外卖运作初期就以自己的美团骑手有着劳动合同和齐全的劳动保障作为招募骑手的招牌。加盟模式实际上是一种分包模式,外卖平台会将自己特定区域的业务承包给特定物流公司,由承包商来运营特定区域业务,平台通过这种方式大大削减了运营和用工成本,而物流公司往往无法为配送员提供齐全的劳动保障,甚至还会通过劳务派遣的形式降低成本,增加利润。

最后一种众包模式则更加堂而皇之地撇清用工企业的责任,送餐员被认为和服务平台之间仅存在合作关系,没有劳动关系,甚至没有劳务关系,平台的用工成本和风险几近于0。对于平台来讲,这三种运力组织方式的用工成本不断缩减,利润空间不断增大,这也就是2015年以来,各大服务平台纷纷上线众包服务的重要原因,也是美团外卖这几年由自营到加盟再到众包不断转型的利益驱动,更是美团上市盈利成为行业巨头的罪恶的秘密。

笔者曾经参与过关于北京市外卖员劳动权益保障状况的一个调研,访谈了北京不同城区、不同平台的外卖送餐员们。调查中很少遇到直营模式下与平台直接签订合同的送餐员,多数送餐员都是加盟模式和众包模式下的用工方式。加盟模式下,有些分包的物流公司会和外卖员签订合同,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西直门的站长就告诉他们,说要是签了会有五险一金,但是送一单只能按5元计价,如果不签,一单就按7元计价,一单2元的差价就是一个月就是几千元的收入差距,这对于送餐员来说几近于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很多人都看似“自愿地”放弃了合同。劳务派遣在这种加盟的模式之下也很常见的,平均一年换一次合同,我们在海淀黄庄遇到的一位送餐员说,在他6年地送餐经历里,一共签过七次合同。

众包模式下的送餐员也不鲜见,我们访谈了几个美团众包的骑手,尽管平台声称和他们只有“合作关系”,但这些骑手事实上也是以送餐为业的,基本上一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全年无休,工资的计算按单来计算,都由美团来规定,他们自己事实上并没有议价权。但他们也觉得有好处,相较于美团自己的专送外卖员,他们不受特定站点的管理,没有最低接单量的限制,上班的时间没有限制,随时都可以休息,较为灵活。对于外卖平台,自然乐于接受和宣传这样的说辞。

然而这些外卖员真的自由吗?在缺乏劳动法律的保护下,我们不过正在见证什么叫“自由得一无所有”。明明是雇佣劳动关系却硬要说是合作关系,以合作之名行剥削之实,以劳动者的自由之名规避劳动法律,“创新”的用工模式成了外卖平台规避法律、更大程度压榨外卖员的挡箭牌和新工具。事实上这种在法律上界定不清的劳动关系并不只在中国出现,在国外已经有多起劳动者将类似的互联网平台告上法庭,要求承认雇佣关系、获得劳动保护的案件,并且最终劳动者胜诉。而在中国,劳动者在用工制度的灰色地带中仍然处于弱势,在劳动纠纷中难以维护权利。

除了复杂的用工状况,外卖平台复杂而严苛的管理设计也让人叹为观止。首先是成本转嫁,各个外卖平台都有自己的统一标识,保温箱、帽子,T恤和外套,都是要外卖员外自己掏腰包的,以交押金换装备为名,将外卖员与该公司捆绑,工作达到一定的时间,往往是一年才可以退,我们在金融街遇到的一个送餐员因为公司提供的装备过于昂贵而自己在淘宝上订了装备。其次是严苛的罚款制度,据我们访谈的情况,罚款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请假超过规定的休息日,暴雨天不出勤,客户投诉,差评过多,突袭检查中不穿制服、不戴帽子等。最后是逼死人不偿命的时间管理,用户从下单到接餐几十分钟的时间限制里,包括了餐馆接餐做饭和外卖员送餐的全部时间,所以留给外卖员的时间是很少的,专送的外卖员往往会受到同一方向的错落有致的几个派单,往往就差了几分钟,使得他们不得不每天都上演生死时速,每个外卖员都告诉我们,送外卖不违反交通规则是不可能的。而作为外卖消费主体的城市白领和大学生与外卖员直接对接,这其中因为时间和各种问题产生的矛盾与冲突不计其数,也为这次微博热搜埋下了伏笔。

四、当我们谈论外卖员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在微博上的这次群体论战中,我们无法忽视的一点是,那些外卖员们和以往无数的劳动者一样,再一次在与他们相关的大新闻中失去了自己的声音,成为舞台之外的“他者”。作为城市运转的重要一环,他们是个庞大的群体,我们每天都与他们擦身而过,从他们手中接过食物;他们也是被折叠的城市隐藏的群体,在地下室和城中村才能有一方栖息之地;他们又是沉默的群体,在劳动保障的缺位和资本步步紧逼之下逃无可逃,只能压低劳动力的出卖价格换来一份紧张繁忙的工作。

外卖送餐员也是劳动者,和作为外卖消费者的城市白领一样,他们理应得到劳动法的保护。只是在即时配送这样一个新兴行业里,在这样“创新”的用工模式前,没有一家外卖平台会良心发现、自愿按照雇佣劳动关系来给付报酬。一个个宛如“打工战士”的外卖小哥,就是在这样严酷的体制下倔强地生存下来,将一份份外卖送到我们手中。不是外卖小哥粗心大意将汤洒出来,而是在严格限定的工作时间下,他们难以保证100%的服务质量;不是外卖员和消费者天然存在对立,而是外卖平台将风险与矛盾转移到外卖员和消费者之间。等哪一天外卖员不是作为城市的“他者”而是作为有尊严的劳动者被接纳,哪一天我们和外卖员的身份隔阂被拆除,那时候“该不该说谢谢”就不会成为一个值得争议的话题了。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两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皮皮

编辑:土豆饼

美编:太子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