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权健:一个传销组织是如何自造光环的?

传销组织一手遮天秘笈。

导语:坐拥豪华班底的球队,荣膺金光闪闪的头衔,权健的老总正在将他的商业帝国推向百亿甚至更高。然而透过金光闪闪的光环,我们隐约看到它背后黑暗的迷雾,以及被迷雾笼罩而迷失方向的无辜的受害者。

座无虚席的权健足球场

2018年11月11日,天津东南郊的海河教育园体育场,天气微冷,中国足球超级联赛最后一轮的一场比赛在这里开打,一边是权健集团旗下的天津权健队,另一边则是已经提前锁定冠军的上海上港队。

按理说,若在别处,这样没有噱头的比赛,观众会明显比年初少,但这一天,20000余名观众还是把这个地处偏僻,不通地铁的体育场几欲塞满。球场外停着许多外地牌照的大巴,其中不乏一些遥远的南方省份的牌照,许多权健队支持者正是搭乘这些大巴来到这座偏僻的球场,他们统一着装,不遗余力喊着整齐的口号,为权健队助威。

这些外地人,为什么会千里迢迢来支持一支天津球队呢?

权健足球俱乐部的球员

图片来源:网络

据了解,他们中的很多人并不是对足球感兴趣,他们或许是权健的经销商,又或许是权健的客户,也正是权健集团组织他们坐数十小时的大巴来天津参观权健在天津的“伟业”——总部大楼、肿瘤医院和足球队。权健集团会给他们包吃包住并给予一些补助,正是有了他们,权健队的球场才一直如此热闹。

这些“伪球迷”,是权健帝国建设的参与者,也是被权健的光环蛊惑的人。

足球队,只是权健光环的一部分,自收购球队以来,老板束昱辉就常用诸如“投资足球无所谓预算”这样的豪言壮语让所有旁观者震惊,并以天价引入多名球员,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不管球迷是真是假,体育场内的观众一直不少。

中国的球队能直接通过足球盈利的屈指可数,更何况权健的投入如此巨大。这一切的投资,绝对不是奢望直接借足球获取利润,而是为了不断给人树立权健是一家不差钱的、值得信赖的,愿意为体育产业出力的大企业印象。

前有万达王健林,后有恒大许家印,两位老板都曾借着足球上不惜力的投入与成就,让自己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束昱辉显然想复制前人的成功,他在接受采访时夸张地说过:“我的上市企业通过足球的影响力今年的市值增长100多亿。”他同样想借助这一社会性强、有巨大广告效益的运动,加筑集团的光环,为自己上不得台面的主业洗白。

投资了足球队,扩大品牌知名度,还不忘让球员给自己的产品打广告,一石二鸟。队内的一名球员受伤后曾公开发微博表示“正在用权健的药膏做治疗,相信会很快康复”。

权健球员的微博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除去足球俱乐部这一产业,权健还通过各种各样的头衔和媒体攻势,神化集团和集团“教主”束昱辉,无所不用其极。

“戏精”权健是如何自“戴”光环的

权健曾请过明星赵雅芝代言自己旗下的产品双歧胶囊,扩大它的光环。但由于不惜把代言人赵雅芝的肖像滥用到各款保健品中,欺骗消费者,遭赵雅芝方发律师函声明解约,不过这是后话。

不仅和影视明星合作制造流量,束昱辉更是和政府搞好关系,为自己的品牌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权健强大的公关团体是这么记录创始人束昱辉和他“一手带大”的权健的光辉事迹的:

2011年4月17日上午,第五届中华健康管理论坛在北京会议中心隆重开幕

全国十届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亲手将“健康中国诚信鼎”交到束昱辉董事长手中,作为束总及企业为健康事业诚信服务的见证。

权健公司先后获得世界最权威最严格食品药品监管机构FDA认证的四个证书。

《人民政协报》连续三年专版报道权健与束昱辉董事长。

2012年5月《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在权健总部举办关于权健营销模式的研讨会,人民论坛副总编辑主持会议,国务院有关领导、专家出席,都高度肯定并赞扬权健自然医学为祖国医学所做出的贡献。

2013年4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授予权健自然医学为中医药行业特殊工种实训基地。

2013年5月权健自然医学捐助雅安现金一亿人民币。

这些媒体上刊登的文章和眼花缭乱的头衔,就是权健招揽客户时用之不竭的谈资。

权健子公司之一——权健自然医学还创立了自己的公众号,登出大新闻《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登<财富>封面,一语“自私论”展现企业家大智慧》,配图却是泛着山寨味的所谓《财富》杂志的封面图。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本山寨杂志,是束“教主”与一位曾经的媒体人朋友的作品。

山寨《财富》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当我们打开权健自然医学的官网,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被描绘为“东方商儒英杰,古老秘方传人”的集团“教主”——束昱辉,他本人的故事同样是权健虚假光环的一部分,是权健拉拢人心的“精神领袖”。官网在对他的介绍中写道,他的母亲曾患癌,在西医无从医治的情况下,使用中医秘方后,“奇迹发生了”,他的母亲得以痊愈。

权健官网还表示,十余年来,权健先后挖掘、收集和整理针对各类疑难杂症的民间中药秘方600余副,全线产品均在此基础上创新研发而成,束昱辉是“中医秘方复活者”、“用秘方治病的神医”。他曾宣称自己曾花8000万买秘方,还在采访中提到,自己的公司将50%的钱用来帮穷人治病,另外50%用来公司发展。

在自传《生命的代价》里,束昱辉也不断神化着自己和权健的产品,声称自己从清华毕业,还曾在江苏政府部门工作,即使这些履历都遭到质疑。

他力图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心系天下、无所不能、光彩照人的“神”,而且这一切并非他自己标榜,而是得到了官方认可的,如“中国杰出创新人物”、“中国健康管理行业星光领袖”、“天津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助人为乐天津好人”等,都是政府对他的表彰。

先不论这些光环的虚实,我们也不禁要问,权健如此痴迷于制造那么多光环究竟有什么实在的好处么?

权健自造神迹,玩坏了传统中医

权健用全方位、多角度的宣传,为自己打造了一层耀眼而梦幻的光环,而这层光环,就是用来迷惑人们前赴后继,上当受骗的好帮手。

我们先来看看,权健主营的到底是什么。

权健的经营范围乍看起来很广,归结起来主要集中在保健用品和医疗服务两大块,而医疗是以中医为主。

权健的策略很聪明,选择了保健品和中医这样很难验明真伪的产品作为它的主攻目标。自古以来,中医的理论和问诊多依赖于医生的综合判断,其中的某些概念往往是没有办法进行明确定义的, 因而在表述上具有一定的模糊性。

中医的这一特点,为权健集团所利用,成为了保藏骗术和假药的土壤。

我们又知道,保健品的市场非常广阔,因为它针对的是急于改善自己健康问题的中老年群体,而权健正是利用了“包治百病”的噱头,大肆宣传他们的产品,且屡试不爽。

比如权健最著名的产品之一骨正基,广告甚至都打到央视上了。不仅谁都适合穿,像男女老少、职业病慢性病群体,而且功效奇佳,什么都能治,小到痛经,骨骼不正,大到糖尿病无所不包。这样一副神奇的鞋垫,一双能卖到官方价1068元。

除此之外,它的主打产品还有配合火龙液使用的火疗和号称具有“治疗男性前列腺炎”的负离子卫生巾。

权健出品的“负离子卫生巾”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火疗看似高深,在百科释义里与针刺疗法并称为针灸。其实说白了就是把毛巾盖在身上,“火烤活人”,哪里不舒服烤哪里。

然而火疗配合上所谓的“火龙液”使用更是被夸得天花乱坠。在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的传记《生命的代价》里,火龙液是他和老大爷用棍子没日没夜的搅拌才熬制出的“秘方”,具有调节人体功能的奇效。

更重要的是,在夸张的宣传背后,还潜藏着同一种逻辑:如果你用了权健产品没好转,只是因为它效果不明显,如果用后健康状况有改善,那一定是产品的功劳。而且这些夸张的宣传大多数通过口头和自媒体发布,让人难以追究集团本身的责任。

在这种话术的掩护下,虚假的产品和传销行为就不会轻易损害权健帝国的光环。在反驳“丁香医生”公众号文章的声明及后续宣传中,权健仍然使用着民族、中药相关的云里雾里的模糊表述,欺骗着依旧信任他们的人。

 

如果只是缺少科学依据也就罢了,权健的产品甚至导致无辜者丧命:

澎湃新闻曾爆出,权健在全国开了7000多家火疗馆,4年就发生14起可查的火疗和仪器事故,2年内发生了2起命案。

2016年8月,浙江义乌市的朱某女士做完两次火疗后神志不清,抢救无效后死亡。经诊断,该女子得的是热射病(中暑)引发的神经器官受损;

2017年4月,湖南省怀化的火疗馆在使用“权健八卦仪”之后,癫痫发作死亡。该火疗馆并未办理相关营业执照,而且“权健八卦仪”的《使用说明书》也未提示“癫痫病”患者禁止使用。

一切光环,都是为传销帝国加持

除了产品的安全问题,权健的经营模式也是饱受诟病。这几年来,不断的有受害者在网上曝出被权健搞得家破人亡的经历,越来越多人开始质疑权健的经营模式实际上就是传销。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在山东加入权健的某经销商就表示,“老实说,加入权健的人只有极少数是为了吃药,基本都是为了挣钱,这些人为了忽悠下线则会夸大产品功效。”

传销的一大特点就是忽悠“下线”,拉“人头”,形成一个庞大的、层层分级的传销系统。上线的人依靠下线的人发展“会员”,忽悠会员购买权健天价保健产品,获取暴利。2012年,权健就卷入过一起传销案件的纠纷。该起案件掀开了权健传销模式和所获暴利的冰山一角,人们得以了解,权健的销售模式到底是怎样的:

2008年4月,孟某某加入权健自然医学公司,打着销售保健品的旗号,要求参加者以960元购买“骨正基磁疗鞋垫、”“益钙素”、“益菌素“等产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按照七个层级进行传销活动。(来源:澎湃新闻)

2009年,权健设立了三个传销系统之一的“人人系统”后,委任孟某某为该系统最高领导人,并在系统内建立了七层会员体系。整个系统分为代表(一星至五星)、初级经理、中级经理、高级经理、钻石经理、皇冠经理、皇冠大使七个层级。(来源:澎湃新闻)

此外,多名证人证言还提及,权健公司还对做权健产品规定有管理奖、零售奖、推广奖、合作奖、培育奖、卓越奖和福利奖这七种。

以零售奖为例,卖权健公司的产品卖到1000至6000元就可以升级为一星会员,一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9%提成。卖出6000至1.2万元产品可以升级为二星会员,二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12%提成。三星会员是卖出1.2万至2万元的产品,按卖出产品货款13%提成。四星会员是卖出2万至2.8万元的产品,按卖出产品货款18%提成,卖出2.8万元以上的成为五星级会员。五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的21%提成。

而对于高级别的高级经理、钻石经理、皇冠经理、皇冠大使等人,每月可分别享受权健公司全球销售利润分红的1%、2%、3%、4%。

经统计,该起案件中的孟某某在此系统内发展下线会员5000余人,个人非法所得231.9万元,徐某甲非法所得97余万元,战某某非法所得99余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孟某某在判决书里的供述是,人人系统做权健产品的运营模式(奖金制度)是他自己策划的,和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并没有任何关系,公司只是为人人系统提供产品和资金管理的平台。这样一来,就把权健和传销撇的一干二净。

和传统认知中封闭式的传销模式不同,权健的传销很“自由”。它不会限制加入者的人身自由,而且洗脑方式更“温柔”,以家庭为单位,一对一进行洗脑。这样的方法非常适合拉拢赋闲在家的中老年人,再加上打着保健品的幌子,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效果立竿见影。

然而明眼人都看出权健骗人的把戏了,权健为何始终不受管制和惩罚?

图片来源: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

自从2012年的传销案之后,权健更聪明了,给自己申请了直销许可证,称自己不是传销,而是合法的“直销”,还在全国分布了10个分支机构,23个服务网点,销售3类40种产品。有了合法外衣,权健继续大摇大摆的招摇撞骗,祸害无辜群众。

更精明的是,权健除了自己的直销网点,还授权了7000多家加盟店。这也是大部分事故发生后,权健纹丝不动的重要原因之一:加盟店的行为与权健无关,权健一无所知。

图片来源: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

不仅在保健品市场,权健的魔爪还伸向了医疗领域,它成立的权健肿瘤医院,更是害人不浅。

2017年在权健肿瘤医院发生一起事故,当事人是个20多岁女孩,患卵巢癌,来到医院的时候是早期,选择在权健住院保守治疗,医院不让她做手术。他们家的一个亲戚相信权健,结果没有两个月就死在了医院里。与周洋事件不同的是,这位小女孩的父母对女儿的死并没有什么质疑,并未将权健告上法庭,女儿死后,他们便在附近的火葬场将女儿火化了, “他们是偏远地方来的,很相信权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农村的家庭不远千里来城市求医问药,只希望让自己的孩子获得一线生机,但是权健利用农村消息闭塞的便利,狠狠掏光了他们的钱包,还利用他们的信任为自己省了一笔诉讼费,真是把聪明才智发挥到了极致!

身负血债的权健怎能一手遮天

就这样,利用强大的公关培养起一批忠诚的“信徒”,权健称霸保健市场数十年。

回首看去,权健不仅坑蒙拐骗,更是背负了累累血债、却依然屹立不倒。创造了“不朽”的商业神话,难道只是权健自己一手做局吗?

在一个赚钱作为第一要义、广告宣传无人监管、商人变身社会权威的社会,任何人的脆弱、焦虑、无望都被视为巨大的商机,在庞大而充满谎言的保健品市场,所有的苦难不被同情,而是被消费。

归于尘土的20岁女孩,并没有感到冤屈,面对权健体系化的包装和话术,她能获得的信息与对方是严重不对等的,最终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但我们所有看到了真相的人,却急切地想要知道,权健长盛不衰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推波助澜:

是谁允许权健滥发虚假广告,大肆宣传,甚至还为他的虚假广告添油加醋?

是什么样的监管制度导致对权健的非法传销行为、对保健品的安全问题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又是什么样的土壤滋生了权健这样大而不除的毒瘤?

如果这样的问题不得到解决,哪怕现在权健终于要“恶有恶报”,必然还会有其他的垄断巨头仍然在自由市场里草菅人命,逍遥法外。

本文及封面图首发于一颗土逗,转载请联系土逗获得内容授权。

作者:牛柳 圆葱

编辑:子衿 林深

美编:太子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